朝吹千月也笑了,說:「引以自豪的應該是我才對呢,您是一位有才華、魅力的男人,我喜歡。」

張鵬飛說:「你誇得讓我不好意思了呢,被一位漂亮的小姐誇,任何一位男人都會興奮。」

「是嗎?」朝吹千月嫵媚地盯著張鵬飛的眼睛,「您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張鵬飛躲開她那雙狐媚的眼睛,好像看時間久了,魂魄會被吸走一樣。他說:「對不起,雖然我一直在努力,甚至差點找到了那個人,可是就在前幾天,事實表明我的調查方向出現了偏差,沒有找到你要找的那個人。不過我不會放棄的,我希望你再同父母聊聊,是否能找到其它證據,因為我的調查完全按照你給我的證據,我找不到出現偏差的原因。」

朝吹千月怔怔地盯著張鵬飛,雖然身體依靠著對音樂的敏感,以及張鵬飛的帶動還在扭動,但是思維已經完全停頓了。過了很久,當兩人的身體結結實實撞在一起的時候,朝吹千月才反應過來,眼睛里明顯閃動著淚花。

張鵬飛有些臉紅,這個女人失神的時候太迷人了。他剛才有些走神,一不小心同她撞了個滿懷,那豐挺擁有著過人彈性的**狠狠地撞在了胸口,讓他一陣心悸。「對不起,我……」

「謝謝您,」朝吹千月眼淚汪汪地說:「我……本來沒抱任何的希望,本以為您早就放棄了,可是卻沒想到您一直在為這件私事努力,我……很感動。」

「我們是朋友,不對嗎?」

「嗯,我們是朋友。我會再詳細問問父母的,希望他們能想起什麼。」

「那就太好了!」張鵬飛興奮地說。

「此生能夠認識你,是我的榮幸。」朝吹千月前傾著身體,

……………………………………………………………………………………

曲畢,張鵬飛牽著她的小手來到休息區坐下,心裡稍微有些不舍,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男人都會產生一種不願放手的感覺。張鵬飛閱人無數,對女人的欣賞更加獨到。

朝吹千月舉起酒杯,說:「張書記,關於紅星葯業的合作,我同意您之前的要求,我們可以出資買下紅星葯業的部分股權,不但可以為紅星葯業注資,合作研發新品種,同時也可以與紅星葯業共同投資成立全新的生產線,作為我方集團的生產基地。當然,紅星葯業的投資只能用股份進行等量交換,因為它們所缺的正是資金!」

張鵬飛低頭不語,思量著朝吹千月的話。同第一次洽談相比,朝吹千月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做出了很大的讓步。按照他的這種說法,完全對雙林省有利。不但盤活了紅星葯業,還保住了這個國有老品牌,同時雙林還得到巨資投建新廠,這是一本萬利的買賣。至於朝吹千月提到雙方合作投資新廠,需要紅星葯業拿出股份進行交換,是她唯一能佔到便宜的地方,她想通過這種方式成為紅星葯業的大股東。

想到這裡,張鵬飛便問道:「依你的想法……最終由誰來控股呢?」

朝吹千月笑了,說:「從一個女人的角度出發,同跳舞相比,您談生意的時候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不太喜歡,太直接了。但是如果從一個企業家的角度來看,我更喜歡您的直接,這會節省我們雙方的時間!」

「哈哈……」張鵬飛放聲大笑,心裡不禁在想,如果她真的是自己身邊的幹部,或許自己真會收了她。這個女人太媚了,一顰一笑都在**著男人。

朝吹千月笑過之後說:「張書記,我當然想控股,不過您放心,紅星葯業的問題雖然是管理上的,但這與你們國內的體制相關,有一些企業領導者還是不錯的,可以繼續留任,之前的所有職工也可需繼續工作,而那些被買斷、下崗的,我們也可以付出一些補助。」

張鵬飛靈機一動,說:「我同意由你們來控股,把紅星葯業交給全球最有實力的葯業集團發展,我很放心。但是我有一個想法,紅星葯業的職工有很多,現今的管理者肯定不願意從一個主子完全變成打工者,不如留給他們一部分股份,把紅星葯業的股份分成三份,你一份,紅星葯業保留一部分,那些管理者與職工再留下一份。」

朝吹千月苦笑道:「您的精明讓我感到可怕,幸虧您是我的朋友,而不是我的對手!」

「哈哈……」張鵬飛見她並沒有反對,懸著的心也就放心了。

朝吹千月當然明白張鵬飛的用意,表面上改制后,朝吹葯業腔股,但是如果管理者與職工也擁有股份,他們與紅星葯業所持有的股份相加,肯定要高於朝吹千月手裡的股份。張鵬飛這麼干,是為了確保萬一今後出現變故,他仍然可以控制紅星葯業。但從經營者的角度出發,他同意朝吹千月是最大的股東,也就是實際上的控股人。

朝吹千月伸出手來說:「具體的工作方式,我們再認真談,但我現在可以表態,您的大部分想法我都可以接受,只要您今後幫助我們集團在大陸的業務擴展!」

「沒問題!」張鵬飛同她的手握在一起。

……………………………………………………………………………………

兩人無論是跳舞,還是坐在這裡休息聊天,都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有人羨慕,有人猜測,還有人嫉妒。這些人的目光隨著兩人的舉動變化,他們倆人在一起真是太吸引人了!

郝楠楠正在陪客人說話,扭頭髮現王雲杉坐在那裡直勾勾地盯著張鵬飛的方向,心裡不免嘆息,心想這也太明顯了!她趕緊走過來,坐在王雲杉身邊笑道:「王秘書長,看啥呢?」

「啊……」王雲杉嚇了一跳,趕緊收回目光,不好意思地對郝楠楠傻笑:「郝部長,我想點事。」

「哦……」郝楠楠看了眼張鵬飛,說:「哎,張書記和美女呆在一起,真是幸福啊!」

王雲杉臉色一紅,訕訕地笑,知道郝楠楠這是在提醒她。

張鵬飛指了指胡常峰的方向,對朝吹千月說:「你應該請省長跳一支舞,他將具體負責紅星葯業的改制。」

「可您是一把手啊,把你買通不就行了嗎?」朝吹千月俏皮地說道。

兩人正在閑聊,冉茹落落大方地走過來,說了聲對不起打擾了,面向張鵬飛伸手道:「張書記,能否請您跳支舞。」

朝吹千月對張鵬飛苦笑道:「看來我真的要去找省長了。」

張鵬飛對她點點頭,拉著冉茹的手站起來,邁入了舞池。

「哎,摟著東瀛美人跳舞……幸福吧?」冉茹貼在張鵬飛耳邊,俏皮地笑道。

張鵬飛說:「無論是哪的美女,摟著都幸福,包括你在內。」

「這話應該是一位省委書記說的嗎?」

「這話是一個男人說的。」張鵬飛笑道。

冉茹說:「你真要同她合作,能信得過嗎?」

「我覺得沒問題,」張鵬飛認真地分析道:「我們之間只是商業上的合作,沒有其它的交往。」

「可是你想過沒有,她的身份很敏感,同這樣的人合作要承擔一定的風險,大陸人對她們國家的態度……你不是不知道。」

「我明白,我這些年承擔的風險已經夠多了,不怕再多承擔一個。其實這種合作外人很難知曉,因為我要保留紅星這個老國有品牌。」

「嗯,這樣的話……還不錯。」冉茹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又接著問道:「你和朝鮮的合作……有沒有希望?我是說那個港口。」

「商業機密。」

「哼,你不想告訴我?」

「怎麼……你想去挖金?」

「不行嗎?」

「那你就去吧,可以私下裡提前和他們談談合作,比如地產啊,酒店啊……」張鵬飛暗示道。

「謝謝。」冉茹手不手指輕輕捏了一下張鵬飛。

「幹嘛,還想誘惑我?」

「沒大沒小的!」冉茹瞪了他一眼,「說實話,我的誘惑力有那個東瀛女人大嗎?」

「嗯,這個嘛……好像稍微差那麼點……」張鵬飛笑道。

「你還真敢說!」冉茹難免有些生氣,這次狠狠地掐了他一下。

……………………………………………………………………………………

有了張鵬飛與朝吹千月私下裡的妥協,針對紅星葯業的合作談判進展很快,已經到了實質性的洽談階段。與此同時,秦朝勇與朝鮮白安道的合作談判也有了進展。這天下午,就在胡常峰與朝吹千月洽談的時候,秦朝勇興奮地跑來向張鵬飛彙報,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已經同意將白安道地區的先峰港租借給雙林省企業建設並使用。同時成立先峰特別市,用以進一步加強兩國親善友好關係,並進一步擴大發展對外經濟關係,為成立經濟區提前做好準備。

為了這個港口,雙林省不但要扶持白安道成立經濟區,同時更要幫助咸境北道地區的二次發展。這是張鵬飛拋下的誘餌。為了配合張鵬飛的行動,兩天之前內務院也批複了一項朝鮮的請求,由姜振國親手簽字,同意貸款10億人民幣給朝鮮,支持他們的城市基礎建設。

這是張鵬飛同姜振國的計劃,就在雙方談判的重要時刻,用此舉來麻痹朝鮮,讓他們見識到我們的誠心。在他們看來,等經濟區成立之後,華夏對他們更會有求必應。他們哪裡知道,張鵬飛只是用這10億元做先期投資。

接到秦朝勇的彙報,張鵬飛十分的興奮,拿著朝鮮方面傳過來的文件,說:「這樣一來他們就等於向我們認輸妥協了,下一步可以談談經濟區的具體建設問題了,這才是他們更樂意談的。」

「是的,按照您的指示思想,我已經做好了準備,相信談判進展會很快。」

張鵬飛說:「你記住,我們前期可以在投資方面吃些虧,只要保持經濟區的控制權在我們手裡,經濟區的貨幣是人民幣,法律也是獨立的,那我們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秦朝勇笑道:「我明白,先給他們一點甜頭,對於經濟區的建設,他們兩眼一抹黑,離開我們肯定不行。我已經看出來了,白安道地區是很贊成由我們來主持建設的。」

張鵬飛滿意地說:「你分析得不錯,但現在的問題是一但成立經濟區,就會由中央直管,所以朝鮮高層想給我們找些麻煩。」

「嗯,沒錯。」秦朝勇說:「下一步我就會全盤把我們的意見說清楚,等待他們的最後批複,其實他們已經失誤了,在經濟區的合作沒有完全談好之前,怎麼能讓我們撿了這麼大的便宜,花了10億人民幣就讓我們收買了,見識短淺啊!另外一個失誤就是向媒體放出風去,說準備成立先峰特別市,成立世界級經濟區,這不就等於已經默認了我們的所有要求嘛!」

張鵬飛笑道:「所以我才跟姜總打了包票,只要他送出這十億,我們就會有大進展!」

「高,您真是太高了!」秦朝勇佩服地豎起大拇指。

張鵬飛伸了個懶腰,說:「這件事辦妥之後,我們的發展基礎就算打下了,今後的一切就不需要太操心了,只要選對幹部。」

秦朝勇點點頭,說:「我聽說老林好像經商了!」

張鵬飛笑了笑,說:「我在想以他的性格,或許經商更合適!」

「金錢美女、醉生夢死,呵呵……」

「我還真挺羨慕的。」張鵬飛含笑說道。

秦朝勇說:「下一步,您該考慮一下由哪家公司接手組建先峰港了,雖然說我們拿下了租用權,可是需要投入大量的錢來修建。」

張鵬飛神秘地說:「我已經準備好了,過幾天就讓這家公司參與談判,你放心吧。」

秦朝勇知道張鵬飛從來不打無準備的仗,起身道:「那我就放心了。」

……………………………………………………………………………………

秦朝勇走後,張鵬飛給姜振國打了一個電話,彙報了一下眼前的進展。姜振國聽到張鵬飛從朝鮮人的手裡拿到了港口的使用權,興奮地說:「鵬飛啊,你又幹了件不太可能的事情,這可真是兩面開花,兩面結果啊,一切都按照你的計劃在進展。不錯,不錯……延春有希望了,雙林省有希望了!這樣一來,你的江遼延發展規劃就有了硬體支撐!」

張鵬飛笑道:「這一切都要感謝您的支持,要不是您那10個億,我的進展才沒有這麼快!」

「哎呀,聽到這個消息我太高興了,那個接手港口的企業……一定要信得過,知道吧?」

「嗯,您放心,這個我有分寸。」張鵬飛明白姜振國的暗示,對於張鵬飛背後的家族企業,高層是了解的,要不然那兩大集團不可能發展得如此順利。有了這兩大集團,也讓共和國在國外的事業不那麼敏感了,因此高層還是支持的。這些年,梅子婷和劉夢婷在國外收購了很多產業性集團,這對華夏十分有利。

「鵬飛,你上次發過來的文件我看到了,從中看到了你們雙林省幹部的決心和信心,可是你要知道一點,雖然大家都同意你的意見,可萬一出了差錯,承擔責任的是你!你和我都清楚,這件事你完全可以必免!」

張鵬飛說:「我明白,我上交這份文件,相信您也明白了我的用心。首長,這是我們雙林省幹部自己的意見,出了問題,當然由我這個省委書記承擔,如果雙林省因改革出現不平穩的現象,我自然要承擔責任。」

「好吧,你等我的消息。」姜振國十分佩服張鵬飛的勇氣。

張鵬飛一臉疲憊地坐在椅子上,他終於從雙林省看到了一些希望,這裡發生的一切正在按照他的設想緩緩走著,現在是全面開花的季節,他等待著全面結果。

電話吵醒了他的思考,他拿出來一看,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喂,我到啦!」手機里傳出一個略顯頑皮的聲音。

「那你在老地方等我,我下班后就過去和你談工作。」

「談工作?」

「等我……」 ?「>「別亂動,孩子在呢!」劉夢婷拍掉張鵬飛按在自己胸前的魔爪,嬌羞地白了他一眼。()

張鵬飛訕訕地笑,望著正在看動畫片的小女兒,很失望地說:「小傢伙……不理我啊?」

「哼,誰讓你不給她買禮物了!」劉夢婷撇撇嘴,「來之前人家可是充滿了期待,覺得爸爸會帶給她禮物的!」

張鵬飛不好意思地撓頭,說:「夢婷,那……你說我應該怎麼辦,想個辦法?」

「我不知道!」劉夢婷扭開頭,「孩子都很敏感的,這麼久也沒看到你,你應該主動一點吧?」

張鵬飛想想也是,摟著她說:「你教教我……應該怎麼主動?」

「哼,對女人……你不是很有辦法嗎?小女人也是女人啊!」劉夢婷忍著笑,瞧著張鵬飛那無助的模樣,感覺十分好笑。

「哦……」張鵬飛笑著就要吻上來。

「去……你不說找我談工作嗎?」劉夢婷推開他的臉,一臉認真。

「那我找女兒去!」張鵬飛回身把菲菲抱起來,一副可憐的語氣:「寶貝,爸爸想死你了,你怎麼不和我聊天啊?」

菲菲抬頭盯著爸爸的眼睛,好半天才說:「爸爸,你真的想我?」

「嗯,你是爸爸的寶貝,爸爸天天都想你呢!」

「那……那你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菲菲不高興地問道。

張鵬飛一陣汗顏,小傢伙雖小,但是已經懂事了。他只好解釋道:「爸爸太忙。」

「哦……」菲菲盯著爸爸,仍然不太高興地說:「爸爸,我想要大抱熊。」

「爸爸明天就送給你一個大的,好不好?」

「嗯,爸爸真好。」菲菲必竟是孩子,高興得摟著爸爸的脖子就親,再也不像剛才那麼冷漠了。

張鵬飛鬆了一口氣,回頭對劉夢婷擺了一個勝利的手勢。劉夢婷不屑一顧,只是撇了撇嘴。菲菲抓著張鵬飛的臉,突然笑道:「爸爸,你能教我游泳嗎?」

「能,等哪天天氣好,爸爸就教你,好不好?」

「嗯,爸爸真好。()」

「寶貝,我看你困了,快去睡覺吧。」張鵬飛摟著女兒說道。

菲菲打了個哈欠,說:「那……你摟我睡好不好?」

「好,爸爸摟你睡。」張鵬飛把女兒抱起來走向小房間,摟著她躺在床上,看著女兒那幸福的模樣,他很開心。

有爸爸相陪,菲菲很快就進入了夢香。張鵬飛給她蓋好被子就出來了,笑道:「小女人哄好了,現在開始哄大女人!」

「切,我不用你哄!」劉夢婷心裡暖暖的。

張鵬飛貼著劉夢婷坐下,摟著她說:「你真不希望我哄,那你過來幹嘛了?」

劉夢婷輕哼一聲,說:「你不是說要談工作嗎?」

「呵呵,確實要談工作,等工作談完了咱再談私事?」

「去你的!」劉夢婷點了點張鵬飛的額頭,最後依偎在他懷中。

張鵬飛說:「朝鮮這個港口我想交給你,這樣也方便你的集團在那邊進行產業的發展。」

劉夢婷想笑道:「你把遠東交給了子婷,把朝鮮交給了我,延春還是我們的產業,這個小三角地區不成了咱家的了嗎?高層知道了能放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