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邦妮卻取出了一件耀眼之極的物品.就連我都張開了嘴.差點沒發出驚嘆.

那是由通體晶瑩剔透的水晶做成的簡易型小號(也就是最初的喇叭狀小號.沒有活塞).做工極其精緻.在黃色的燈火下也反射著光芒.

「那是水晶還是…」我在仔細看了看那小號.發現他感覺上去比水晶更圓潤而且沒有一絲雜質.而且反射的光芒也不是十分的強烈.所以這應該是只是玻璃.

玻璃小號.玻璃做的話能發出好聽的聲音來么.我還真不知道.不過這肯定就是那個魔法樂器了.


米婭看起來有點失望.估計是她也發現了這只是玻璃做得了吧.雖然玻璃也很昂貴.但是和水晶可不是同一個價位的.不過據我的獨到眼光看.這個小號做工精緻到這種地步.應該也值不少錢.而且這還是一個魔法物品.如果效果好的話.那麼它就會是天價的了.

艾莉卡輕輕地動了一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發現她正看著我.用十分嚴肅的表情正在慢慢的搖著頭.似乎想說不能這麼做.

我無奈的看著她.然後輕聲說道:「這傢伙要是用這個樂器可是作弊行為啊.制止一次作弊可不違背你的騎士誓言吧.」

「可是至少我們應該光明正大的讓他知道啊.」艾莉卡看起來十分的固執..嗯.反正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就知道了她是個十分正宗正派的騎士了.

嘛.不過說起來也是.我幹嘛要這樣偷偷摸摸的呢..雖然這樣的確很好玩就是了.

於是我嘆了口氣.然後走到床邊.啪啪啪的拍起了手.準備把那個光頭叫起來.

艾莉卡鬆了口氣.感激的向我點了點頭.

「啥.怎麼了.啊.啊.」光頭一驚一乍的醒了過來.而在他看到我們的時候他似乎被嚇傻了:「啊…什.什麼情況.」

「啊.長話短說吧.」我接過了玻璃小號:「我們在歌劇院聽到了你和你朋友的談話.然後跟蹤你到這裡來.搜索到了你準備用來作弊的魔法樂器.現在我光明正大的叫醒你然後告訴你.要想在比賽上作弊.你先得過流浪的英雄這一關.」

光頭一愣一愣的.似乎根本沒反應過來.而我說完最後一句話之後.他卻是再次吃了一驚的表情:「啥.流浪的英雄.哪.哪呢..」

我指了指我自己.然後伸手召喚出了留在下面的大劍.

咔嚓~

光頭的下巴誇張的掉了下來..呃.的確誇張.但是我沒有用修辭手法.他的下巴似乎是脫臼了一般的掉了下來.但是然後他毫不在意的把下巴咔嚓的又推了上去.

「你.不是.您就是流浪的英雄楊寒.」光頭一副敬畏的表情.如同看著一位高大的黃金雕像一般的看著我.

啊.這傢伙還是我的崇拜者.這樣一來的話.我倒是不好太過於苛刻了啊……

「流浪的英雄.求你讓我.不是.讓我們兄弟倆做您的隨從吧.」光頭接著伸出了手.合成十字簡直可以說是虔誠的看著我.然後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補充道:「這個號就送給您了.」

我為難的看著他..嘛.隨從什麼的雖然聽起來很有趣.不過我可不想帶一個.而且這傢伙之前還是先要作弊的敵人啊.一轉眼又變成這樣子真是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對待他.


就在我為難的時候.門突然被推了開來.一個身材矮小如同矮人一般.但是卻並不像矮人那樣強壯的人走了進來..那是個侏儒:「勃蘭特.開幕式結束了…怎麼回事.」

光頭.也就是被稱為勃蘭特的那傢伙站了起來.而當他站起來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傢伙居然比我還要高五公分.而且全身肌肉也是誇張的強大.

「大哥.這個.這個是流浪的英雄啊.」勃蘭特激動的說道.

侏儒也吃了一驚.他看著我.也激動了起來.

「嘿.怎麼回事.我也不至於讓你們激動成那樣吧.」我詫異的說道.

「絕對至於.對於我們來說您就跟神明一樣啊.不.比神還強.」勃蘭特依然誇張的說著.

侏儒也點了點頭.然後走到了那個似乎是他兄弟的大個子光頭身邊.對我說道:「流浪的英雄.求求你.讓我們兄弟倆做你的隨從吧.」

不愧是兄弟倆.說的話都一模一樣.但是這讓我更加好奇.為什麼他們想讓我收他們.

「為什麼.」我直白的問了.

「因為.我們想要出人頭地.」

嗯…這是個很平常的目標啦.這也讓我能夠理解了.於是.我擺了擺手.試圖委婉的說道:「說實話.我到這來是為了阻止你們在比賽里作弊的.雖然你們還沒做.但是如果我告發了你們的話.你們有很大可能會失去參賽資格.所以我不準備高發你們.但現在事情已經結束了.所以我也該走了.」

「求求您.」

噗通.侏儒居然跪了下來.用和腦袋不成比例的手擦著臉.居然哭了起來:「求求您.」

看到了哥哥跪了下來.光頭也反映了過來.然後發出更大的響聲也跪倒在地:「求您了..」

我愣住了.然後為難到極點的撓了撓頭.猶豫了幾秒鐘才嘆了口氣.然後繼續說道:「為什麼.我是說.為什麼你們想出人頭地.」

「這.這…說來話長.」

「嘛~反正我有的是時間.」

侏儒看了看自己的兄弟.然後開口說了起來.說了自己兄弟二人的故事. 傳聞中幸運、美麗、青春三女神有很深的靈魂關聯,現在看來果然有些道理,這傢伙能夠同時得到三位女神的青睞,看來我當初的選擇一點沒錯啊,哈哈,正在辦理開戶手續的莉莉婭心中笑道。

此時的她完全忘記了之前那些後悔的情緒是怎麼來的,還威脅對方要解除關係。至於曼西斯最後的話,她當然明白什麼意思,不過看在剛纔的支援上也不放在心上了。至於白隱,更是沒有什麼情緒表示,本來他也就沒有多少感情。

這下好多了,很快就能拉起隊伍了,果然幸運之神的作用實在太大,難怪她很少能發揮作用。莉莉婭在人類專用窗口迅速地辦理着一道道相對簡單許多的手續。

莉莉婭在辦理手續,幾人就坐在銀行提供的座椅上休息,順便看看來往的各式人羣們,這裏也頗有不少其他族羣的英雄進進出出,不過似乎看起來那些工作人員對他們的態度並不很好,也就是一般般,還得一個個輪流着來,完全不像莉莉婭一樣,她幾乎沒用排隊。

不過那些英雄似乎對此習慣了,也沒有發出什麼怨言,估計他們也知道這銀行和城市都是人類建造的,就得接受這點不公。

趙燁來自另外的宇宙,心裏倒沒有什麼種族歧視的念頭,但也覺得有點優勢還是不錯,誰不想被人高看?聽剛剛那位著名英雄曼西斯的話,估計若自己不是人類英雄,相貌再好也白搭,他或許會客氣幾句,但絕對不會給這麼大的支援。這幫助太重要了,現在對於自己來講,就好比玩遊戲上來有個高級的朋友支援給你一大筆遊戲幣一般,輕鬆太多。

“尊敬的曼西斯閣下,您今天少有的高興啊,難道這就是幫助他人帶來的快樂?”一個高階追隨者,在曼西斯走出銀行不遠後問到。

“嗯,幫助別人是一件快樂事情,但我今天的高興不止這些,你們對這次百年戰爭後出現的那些新英雄有什麼看法?”曼西斯放慢了腳步,問道。

“大都不錯,但我們人類中潛力真正高的, 能與曼西斯閣下相比的還是太少了,也許今天剛見到的那位,潛力或許能和您相比,不過似乎不像是經歷多次戰鬥出現的英雄,而要單靠自己鍛鍊,期待某個神的青睞,那得需要多少人生纔夠,我是無法想象的,”那個發問的追隨者想了一下才回答道。

“嗯,你說得不錯,但是你似乎忘記了一個很少有人提起的常識,那就是創世神的恩惠,這種千年難得一遇的事情,如果出現後,是可以讓一個靈魂本來脆弱的傢伙,直接成爲英雄的。雖然這種條件下的英雄往往初始實力就很差,很難發展起來,往往一次戰爭就淘汰了,因此也不被人們重視。不過這個有意思的傢伙,還受到幸運、青春、美麗三女神的同時祝福,那就有很大可能度過多次百年戰爭,像我一般,不,也許成就還在我之上,”曼西斯說這話的時候,居然毫無妒嫉的表現,反而露出一些欣慰的笑意。

“那樣的話,如此一來,我們人類又將出現一位著名英雄,我們的勢力也能擴大很多,可惜啊,受到靈魂轉生的限制,我們人類的絕對增加數太有限,而且喜好和平生活,享受各種樂趣的人畢竟佔據多數,雖說平均智慧在高等種族中佔據前列,可惜每次百年戰爭之後,英雄出現的數量總是不佔據什麼優勢,曼西斯閣下,真讓您太費心了”另外一位追隨者有些惋惜地說到。

“不,你有一點錯了,多數人類喜歡享受生活樂趣,並不是什麼缺點,恰恰是我們這些人類英雄們存在的根本意義,沒有這個,我們努力戰鬥,最後也只能成爲戰爭機器而已,……”說到這裏,曼西斯停住了話頭,看着前面出現的幾個傢伙們。

“哼,曼西斯,聽說你又在第九銀行裏充大款,拉攏新人類英雄,你不擔心這會受到公正之神的指責?”一位精靈模樣,手持長弓,長着和海霧酒館那位服務生一樣長耳朵,面容清麗脫俗的女英雄正擋住了曼西斯的去路,她一臉憤怒,似乎曼西斯得罪過她一般。

“那又如何?你們若是有能力,就去自己資助,我也不會妨礙,這就是公正之神諭示的真正含義。明白了嗎?海茜,今天我心情很好,不想和您去競技場再爭論這個問題,請您讓開我前行的道路,如果您還對人類諸神有所尊重的話,”曼西斯對這女人並不客氣,直接說道。

“哼,我不知道你的所屬神和公正之神達成了什麼祕密交易,居然容許你這樣隨意破壞英雄成長過程,難道你不擔心,那些英雄們沒有經過足夠鍛鍊和辛苦,對力量就不珍惜嗎?”海茜稍稍平息了怒火,又用一個理由勸道。

“哈哈,若是你們外族中愚蠢的英雄,當然有可能,我們人類有足夠的智慧和知識,可以彌補那些初期修煉過程的缺乏,只要一次教訓就足夠讓他們明白,力量需要如何使用,而不是像你們一些英雄一樣,非得被迫轉生才能在靈魂中記得住,”曼西斯笑了幾聲,對海茜的勸告根本沒有放到心上。這些問題根本不成問題,因爲人類的學習力和記憶力普遍都是很強的,對於能成爲英雄的單個人來說,更是不會在一個地方犯多次錯誤。想拿這點來說服自己,那是完全不行的。

而絕大多數人類英雄,都會遵守早已制訂好的規則,不會去觸犯,哪怕他們掌握了更大力量之後,只要沒有超出平衡的力量,就不敢如此,這就是智慧的最大作用,能夠較爲準確地衡量後果。不像一些智慧低下的傢伙,有了一點力量就敢肆意妄爲,下場只能是重新開始。

“哼,你既然不聽我好心相勸,那等你吃到自己種下的惡果時候,才知道平衡之神爲什麼也是主神之一了。”海茜沒有辦法,問知識之神,也沒有給出更好的答案。

“我當然清楚,惡果肯定會有,但那絕對會在我們彌補的範圍之內,雖然可能會有所傷害,但和得到的相比,絕對是值得的,這些東西,你這種對輝光神不屑一顧的英雄是絕對不會知道的,”曼西斯對這個女人也有些頭疼,對方的實力也就比自己差一點點,名聲甚至比自己在大陸上還廣,甚至那自己喜歡去的海霧酒館,都有她的參與。

“哼,那個卑鄙下流無恥,被諸神中的大部分暗暗唾棄的神氏有什麼好顧的?也只有在你們人類中,纔有他的市場,對了,好像你剛纔資助的那個就是,那個光棍神的第一個英雄,果然也只有你們人類才能與他契合,其他高等族羣可真是太難了,”海茜說到這裏更來氣了,她正想起自己所屬神昨天發出的一個通告,一定要給那傢伙點顏色看看,雖然礙於諸神約定,不能削減他的真正實力,也得讓他知道今後得夾起尾巴做人,不能再出現第二個曼西斯。

“哈哈,難怪你實力就是比不上我,根本不知道兩面性,只要是用於對付敵人,什麼手段都是高尚的,否則創世神怎麼會留下輝光神的存在?而且他又如何每次都能度過百年戰爭?這就是我的看法,你們這些智慧雖然不比我們人類低,身體甚至還有優勢,但缺少靈活變通的族羣,註定實力的最高峯上,無法與我們抗衡,唯一的優勢也就是數量更多罷了,每次戰爭之神都要親自出手的最後決戰中,各高等種族中,不都是我們人類英雄最多?”

看看曼西斯似乎忘記了自己要去辦什麼事情,又要像以往海茜辯論起來。一位追隨者咳了一聲,提醒了他。

“好了,我要去繼續清掃那些墮落的怪物們,今天的任務還差一些,像你們這樣喜歡清閒的英雄,當然不可能有我那麼大方,哈哈,我們走,”曼西斯帶着追隨者們繞過擋路的海茜她們,徑直走了。

“你們人類英雄雖然毛病不少,但的確都夠勤奮,我也不得不承認,不過你也不要得意,這次新英雄中數量還是非人英雄佔多數的,”海茜最後找到一個挽回面子的事情,衝着曼西斯的背影喊道。

那正是我遺憾的,聽到這句話的曼西斯心中想着,卻沒有回頭,和自己的追隨者一起繼續越走越遠。 我認真地聽著侏儒講述著他們兄弟的故事.而米婭邦妮艾莉卡也是.

侏儒與光頭是親兄弟.侏儒哥哥叫做伍德·瓊森.而光頭弟弟叫做勃蘭特·瓊森.他們兩個只相差四歲.但是身形卻相差很多.

從小出生在一個強盜非常多的村子里的兄弟兩人被父母賦予了中重望.從他們的名字就能看出來(勃蘭特.brilliant.傑出的.伍德.wood.木頭.意義是期待著哥哥如同樹木一樣茁壯成長.而弟弟則變得聰明英勇).

「諷刺的是.正好相反.」伍德的原話是這樣的.哥哥身材矮小但是非常的聰明.弟弟身材高大卻腦子不是很好.

而之前說過.這個村子四周強盜十分多.就在一次強盜的劫掠中.兄弟兩人的父母不幸去世了.而當時他們兩個一個十四歲.一個剛剛過完十歲生日.成為了孤兒的兄弟兩人只好互相扶持著、艱難無比的成長起來..而與我不同.再強盜不停地騷擾下.村子里可沒有人擁有富裕的食物來幫助他們.

過了十年.村子周圍的強盜一點也沒少.但是村子卻和強盜達成了共識.強盜不來掠奪他們.而他們則瞞著領主向強盜低價出售糧食.但是這樣的協議並沒有讓村子的情況好轉.人們還是相繼死去.只不過不是被強盜殺死.而是死於物資的貧乏.

終於.村子似乎再也接受不了這樣的慢性掠奪.他們組織起了民兵.而村子里的老鐵匠和老劍士一同訓練他們.給他們裝備好.如同真的領主士兵一樣.然後準備反抗.兄弟二人中的勃蘭特也加入了民兵.可是伍德卻因為身體的問題沒有加入.雖然強盜和民兵加起來也僅僅就是那麼一百來個人.但是對於他們來說.那就是一場戰爭.一場守護自己家園而不得不打的戰爭.

同樣沒有經過系統訓練.但是強盜們更加狠辣.所以經過了殘酷的戰鬥.民兵隊死傷慘重.但最終.殘餘的強盜不想拚命.還是自己逃走了.而到了那時候.民兵裡面幾乎沒有幾個倖存者.但是勃蘭特是那倖存者的其中之一.

可是凱旋歸來並沒有帶來任何喜悅.他在最後一場戰鬥裡面被一個強盜打中了腦袋.然後昏迷了整整三個月.不但頭髮掉光了.甚至醒過來之後還患上了怪病..他再也感覺不到痛覺.

這三個月來哥哥伍德用盡所有積蓄和民兵隊的撫恤金救治弟弟.當弟弟醒過來的時候.他們就剩下身上的一件衣服了.在這個以耕種為生的村子裡面自然無法生存下去.所以他們選擇了離開.可是哥哥的身體缺陷讓他無法找到工作.而弟弟又不願離開哥哥.兄弟兩個幾乎是一邊乞討一邊靠著勃蘭特做體力活來生存下去.

因為他們是家人.他們就是互相支撐著對方的家人.所以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不會放棄對方.就算是再辛苦.他們也不會放棄.

直到最近.他們在一個順著河流飄下來的高級木匣子里找到了這隻小號.在吹奏后卻發現.這個號吹出來的聲音.居然能讓人立刻振奮起心情來.

這對於兄弟倆可是個天大的喜事.他們倆在閑暇的時候.也會聽同樣乞討的流浪漢們講述的故事.雖然沒有吟遊詩人講述的那般好.但也是一個消遣.所以他們知道.這就是一件強大的魔法物品..而像這樣的物品.本身就價值很高.更別提他的效用可以帶來的更大收益了.

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想也不敢想的機會於是.哥哥伍德決定拼了命的掙錢.趕在冬天結束之前掙錢得到路費去藝術之都德萊瓦.伍德不惜一切手段.甚至借著腦袋好去行騙.而勃蘭特則把沒有痛覺變成了優勢去給人當陪練或者是保鏢.

經歷了不敢想象的苦難之後.他們終於湊夠了錢.甚至比想象中的多得多.可是他們還是及時收了手.不再干那些事情.而是踏上了去德瓦萊的路.準備靠著這隻號來贏取藝術大賽的獎金.

因為.受夠了苦難的他們不想在看任何人的臉色.兄弟倆也不想看到對方受苦.他們想要出人頭地..兄弟兩個一起.

而這就是兄弟倆的故事.

聽完故事之後.我的眉毛抽了抽.然後又抽了抽..啊~啊.這讓人實在沒法拒絕了啊.不管怎麼想都沒法拒絕.因為…很感人呢.

「啊…那個.」我撓著臉頰.緩緩地說道……

但我剛一出聲.弟弟勃蘭特就再次噗通跪在地上大喊著:「求求您了..」

那聲音聽著我都痛.果然他是感覺不到痛覺的啊.剛才他的下巴直接脫臼也是這個的緣故吧.而這樣的病肯定很麻煩.就比如說..肚子破了腸子流出來也不會發現.

嘛.雖然這個比喻有點不好.但是這的確是很慘的病.所以……

更加沒辦法拒絕了..

「嘛~啊哈哈…」我乾笑了兩聲.然後收聲緩緩的嘆了一口氣.最後.露出了笑容:「好吧.你們兩個就作為我的僱員好了.再給你們找到更好的出路之前.你就跟著我們吧.」

「噢噢噢噢…老大..」

「老大什麼的聽起來很像**吧.只要叫我老闆好了啊喂.」

「好的老大.」光頭如同敬軍禮一般把手掌放在他那大光頭上認真的說道.

「抱歉.老闆.」伍德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就像我說的.他的大光頭不怎麼靈光.」

「啊哈~啊哈哈…」

……………………………………..

深夜.拉邦他們看到我們剛剛回來.還帶了伍德勃蘭特兩兄弟.很自然的吃了一驚.

而之後我們就把他們倆的故事和他們講了一遍.

「啊.理解了.」拉邦聳了聳肩:「他們的確能跟著我們一段時間.」

「嗚嗚嗚~」而維羅妮卡和凱爾西兩人居然抱著對方哭了起來..喂喂.不至於吧.

「好.好可憐.」維羅妮卡搖著尾巴.還一邊擦著眼角的淚水一邊說道.

你自己的身世不也很可憐啊.啊啊~維羅妮卡還真是善良.

而凱爾西卻握起了小拳頭.然後十分認真並且活力十足的大聲說道:「伍德和勃蘭特.請一定要加油..」

嗯.嗯……

我突然想了起來.雖然凱爾西小時候也是這樣的害羞.但是有時候也會像現在這樣露出十分天真陽光的一面呢.活力十足的如同少年一般.也許這才是我把她一直認為是男孩子的原因吧.

嘛.不過也有可能我那時候太小..或者說太傻根本沒仔細想過這個唯一的同齡人是男是女的問題就是了.

也許是凱爾西的活力感染了瓊森兄弟倆.伍德點了點頭.用因為不成比例而顯得有點滑稽的動作也握了握拳頭.而光頭勃蘭特直接仰著脖子熱血的吼了出來.

「好了好了.」拉邦搖著頭對我們說道:「時間也不晚了.咱們去睡吧.明天還有比賽呢.」

「啊.這下子有房間了.」我偏過頭.然後挑著眉毛沖著公爵說道.這下子的語氣我可是故意加重了.

公爵訕笑著點了點頭:「突然間就有了呢.真是.真是不可思議啊.看來空間什麼的只要清理一下也是有的啊.」

我哭笑不得的抿了抿嘴.然後和其他人打了聲招呼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里.我一下子躺在了舒服無比的床上.啊~啊~明天就是比賽的時候了.按照這一次的參賽人數.樂團比賽的淘汰賽會進行四次.真是不知道我們會遇到什麼樣的對手呢.

而這個時候.我掏出了懷中空間袋裡的小號.玻璃製作的魔法小號在燈光下依然反射著光芒.

而我的心裡卻完全不像這如同凍結之水的玻璃小號一般平靜…這個魔法物品的誘惑可不小.這隻小號發出的魔法波動並不怎麼強烈.所以只要不是拿在手裡面仔細觀察應該是發現不了的.也許使用了它…我們就可以百分之百的取勝了呢.

不不不.我可是流浪的英雄.我怎麼可以作弊.

嗚啊啊….好糾結.像這種心裡鬥爭最難過了.

這麼想著.我幾乎無法入睡.只是不斷地把小號拿在手裡面翻來覆去..痛苦無比的樣子.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握緊小號和自己在發狠:「混蛋.不用.不用也可以的.我.一定能控制我自己.」

惡狠狠地自言自語這麼一句話之後.我也平靜了下來.而且還鬆了一大口氣~

呼呼呼~心理鬥爭終於結束了.這下子.我也輕鬆許多了呢.那麼.就好好的睡一覺然後為了明天的比賽做準備吧..

我躺在了床上.然後迷迷糊糊正要陷入夢鄉的時候.敲門聲卻突然把我吵醒了.


「嗨.臭小子.起床啦.」是拉邦.而且似乎他來叫我了.

誒…..我居然做思想鬥爭做了一晚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