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反應極快,體內的力量同時爆發到了極致,魔逸塵深知,此刻三人的交手,無形中是各自在搶奪著時間,而最終的勝利者只會是他。

不在理會石冰於,此刻的魔逸塵,全部的氣息,已然鎖定了前方的葉飛。

只見他目光一寒,隨即抬手猛然一揮,彷彿是將跟前的滅神矛直接扔出一般,那渾厚中透著的毀滅之意,牢牢鎖定了前方之人的身形。

「小輩,去死吧!」魔逸塵滿臉的自信之色,此刻低喝一聲。

斬殺前方小輩之後,他有足夠的時間,結界後方的那破魔一劍之威。

「呼嘯……」

「轟轟。」

空氣中,已然傳來陣陣碎裂之聲,滅神矛之威可謂是勢不可擋。

前方半空,葉飛雙目微閃,此刻身形矗立虛空,竟是沒有後退半步。

「雷界,鎮神。」

「冰界,封身。」

「藍火界,給葉某焚!」葉飛大喝一聲,此刻周身氣息不斷變化,三道界脈之力,更是毫不猶豫地直接施展開來。

在他的跟前,隨之三道天幕乍然而現。

界脈真身,發出陣陣低吼,那威勢可謂是驚天。

而此刻,滅神矛的威勢,幾乎還是在同一時刻臨近,那巨大的長矛,在觸碰到界脈之力后,竟是速度未減分毫,直直地向著葉飛臨近。

「呵,愚蠢小兒,想要憑藉界脈真身來抵擋,怕是有些不夠。」魔逸塵輕笑一聲,此刻無疑是彷彿勝券在握。

後方,石冰於破魔一劍,此刻凝聚進度,遠遠還沒有完成。

前方半空,葉飛身形一怔,嘴角隨之溢出鮮血,但他仍舊沒有後退半步,目光同時鎖定了前方那根恐怖的黑色長矛。

「不夠么,那就在加點。」

「古符文印記,凝。」只見他的掌中,此刻隨之迅速掐訣。

四周天地之中,一股無形之力,此刻瞬間凝聚,夾雜在古符文印記內,爆發出恐怖的威壓。

「仙寶,葉某也有不少。」

「聚靈金鼎,現。」

葉飛臉上的神情果斷,抬手之下一尊巨大的金鼎,隨之出現在了他的跟前半空。

霎時間,金鼎隨之變大,一道道震徹心神的渾厚之力,此刻隨之橫掃四周,可見那鼎身之上,有著一道黑色的雷威正在隨之凝聚。

五重劫境全力一擊,這其中蘊含的威勢,葉飛自然是心知肚明。

而此刻的他,憑藉自身的力量,根本無法接下那一擊之力,若是死在這夢界之內,他就是真的死了,連重新凝聚神魂的機會都沒有。

「荒獸,雷劫!」葉飛陡然抬手,此刻一指點向前方的巨鼎。

「轟,轟隆……」

震耳的雷爆聲,此刻在半空之中轟然炸響。

這雷劫之力,他本是準備用來對付法王殿的那位,而如今之際,若是再有保留,今日怕是要交代在此地。

前方,滅神矛已然臨近,在下一刻兩股力量,隨之已然撞擊在了一起。

「砰!」驚天的爆響,襲卷天地。

此刻魔道宗,那宗前殿前方半空,恐怖的反震之力,隨之橫掃八方,前方浮石之上,那韋淵的大殿,幾乎是這撞擊之下的餘威瞬間崩潰。

半空之中,葉飛與前方的魔逸塵,此刻都是忍不住向後退了數倍不止。

二人嘴中,同時噴出鮮血,面色均是有些蒼白。

此刻下方,一同前來的仲黎,此時臉上滿是驚駭之色,他的身形已然退出了數百丈之遠,此刻仍舊感受到,那恐怖的壓迫之力。

「這,就是強者之間的戰鬥嗎?」

「師尊……」仲黎眼中,此刻滿是狂熱之色,心中的那股崇敬,早已經攀升到了極致。

而如此同時,此刻半空之中,魔逸塵的臉上,隨之露出少有的驚嘆之色。

「獸雷!」

「你居然還隱藏著這等逆天之力,是老夫小看你了。」魔逸塵臉上的神情,隨之變得嚴肅起來,他的目光鎖定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那原本一位萬無一失的一擊之力,竟是被一個通神境初期小輩給接下了。

魔逸塵此時,眼中的殺意瞬移更濃了許多,眼前這個變數,已然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若是在不將其斬殺,後宮不堪設想。

「小輩,老夫不信,你還能再接一次滅神矛。」

魔逸塵低喝一聲,此刻已然心意已決。

對於這件極品仙寶,最後的一次試用機會,他此刻不帶半點猶豫的,已然是準備再度鎖定前方之人。

而此時的葉飛,反應可謂是極快。

只見他的掌中迅速凝聚古符文之力,方才半空之中,還未散去的力量,同時被他瞬間凝聚。

「古印,封天。」

「石冰於,你還不出手!」葉飛大喝一聲,隨之掌中印訣出手。

下一瞬,古符文之力,夾雜這這一界的意志,此刻化作一道白色的屏障,將前方之人的身形,牢牢地鎖定在其內。

那魔逸塵,同樣不是泛泛之輩,幾乎是在古印封鎖的瞬間,他同時打出五重劫境一掌之力。

只是這一掌之力,原本以為能夠輕鬆破開眼前的封印,但結果再一次出乎了魔逸塵的意料之外,他的力量被眼前的屏障直接吸收。

「怎,怎麼可能!」

「你。」

魔逸塵瞳孔微縮,數百年從未有過的,一股死亡的威脅,此刻瞬間襲卷他的心神。

前方半空之中,葉飛不禁淡笑一聲,三分之二的一界符文之力,足以封住前方之人三息,趁著這幾息的時間,他此刻隨之離開穩住身形。

儲物戒之內,靈晶隨之祭出,開始盡量的恢復自己體內的靈力,前方那石冰於盡管信誓旦旦,揚言有斬殺魔逸塵之力,但前方之人沒有身亡之前,此事還尚未可知。

「小友,多謝了。」

「師兄,你當石某是死的嗎,一息之內你破不開封印,今日必死無疑。」石冰於此刻雙目通紅,他體內的靈力,已然消耗殆盡。

儘管如此,此人身上的氣勢,可謂是不輸前方之人分毫。

視線可見,半空之中,那石冰於的跟前,那把詭異的黑色長劍,其上的陰煞之氣,早已經凝聚到了極致,劍身周圍的空間,此刻隱約變得有些扭曲。

「這一劍,為了師尊,斬!」石冰於隨之不在猶豫,抬手之下虛空一劍斬出。 魔道宗,宗前浮石半空,此刻隨之石冰於的猛然揮手。

霎時間,在他的跟前,那把詭異的黑色長劍,竟是如同有靈一般,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消失,再次出現之時,已然破空在了那魔逸塵的跟前。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就連葉飛的古符文屏障,竟是也沒有感應到此劍的軌跡。

「破魔劍……」

「該死的,老夫不甘心。」魔逸塵面容扭曲,此刻見已然無法阻擋,他竟直接散開了心神。

那古符文屏障之內,魔逸塵身上的氣息陡變,雙手迅速掐訣,隨之在最後一刻,抬手一點自己的眉心。

他這一點之下,一股幽芒衝天而起,隨之瞬間融入天地間消失不見。

「呼嘯!」破魔劍同時斬落而來。

只待眨眼之間,魔逸塵的身形,便是被隨之穿透,這一劍之力可見非比尋常,同時來回穿梭之下,毀去了其武道根基,正瘋狂地吞噬著此人的身上的生機。

遠處半空,葉飛目光一閃,抬頭望向古符文屏障之內。

他的靈識可以感應到,魔逸塵已然是必死無疑,但此人的目光中,卻是仍舊透著一股難以形容的邪意之感,讓人聞之心顫。

「斬殺此人之後,此地不宜久留。」葉飛雙目微閃,心中此刻有種不好的預感。

而如此同時,遠處的石冰於,望著眼前的情景,他忍不住哈哈大笑,此刻大仇得報,心中暢快無比。

此時凝望而去,可見那石冰於身上的氣息,竟是已然跌落至了通神之列,武道根基出現裂痕,更是在大笑之時,忍不住嗆出一口鮮血,但其臉上的開懷之色,仍舊沒有半點退去。

「死了,這叛徒終於死了。」

「師尊,您看到了嗎,弟子做到了!」石冰於此刻仰天長嘯,這數百年的憋屈,怕是只有他自己能夠體會。

當初,源界中原,若非是師尊拼了性命,幫他擋住滅神矛的一擊之力,他石冰於也活不到現在,至此之後他隱藏於東洲小門,不敢在源界過多的走動,才得以苟活至今。

……

前方,半空之中,古符文印記屏障很快消散。

那把破魔劍,更是彷彿力量耗盡一般,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氣之中,而那魔逸塵的身軀,早已經是千瘡百孔,體內生機盡散。

葉飛此刻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之閃身上前。

「收。」抬手之下,印訣隨之打出。

下一刻,一根看似平平無奇的黑色枯木杖,隨之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感受這此寶之內,蘊含的毀滅之意,葉飛的嘴角不禁泛起了淡笑,此矛的一擊之力,絕弱於他聚靈金鼎內的那道獸劫。

若是在夢界之外,這滅神矛他是萬萬截不下來的。

「這一矛之力,不知那位法王殿殿主能否接下……」葉飛淡笑一聲,隨即將手中之物,收入了儲物戒指之內。

如此同時,半空之中,聚靈金鼎隨之融入他的體內。

魔道宗,隨著魔逸塵的身亡,此刻宗前殿浮石半空,隨之慢慢恢復了平靜。

半空之中,葉飛平復了一下體內的氣息,儘管他受傷不輕,但並沒有傷到根基,此刻穩住身形之後,隨即抬頭望向前方。

「石老,我等需儘快離開魔道宗。」葉飛臉上的神情認真,此刻低聲道。

前方的石冰於聞言,隨之微微點頭。

「此事,老夫銘記,今後若是小友有任何吩咐,老夫絕不會說半個不字。」石冰於此刻神情凝重,開口的同時,隨之向著眼前之人抬手抱拳。

葉飛見此情景,同時抬手回禮。

說罷,二人不在多言,對視一眼后,便是身形帶出流光。

半空之中,葉飛抬手一揮,將下方的仲黎身形托起,一行人速度極快,向著魔道宗護山大陣的方向,此刻踏空而去。

那魔逸塵身亡之後,魔道宗的護山大陣,似乎明顯變弱了許多,幾人來到陣前,葉飛靈識掃過,一眼就察覺到了仙陣的薄弱之地。

在之前,那個地方,應該是被魔逸塵的力量掩蓋,而如今卻是顯露無疑。

「古印,凝。」

「給葉某開!」護山大陣前,葉飛沒有猶豫,掌中印訣隨之瞬間打出,抬手向著前方一指點去。

古符文之力,融入大陣屏障之內。

「轟,轟隆……」

整個護山大陣,此刻都是隨之一顫。

下一刻,三人視線可見,前方的陣法屏障之上,已然出現了一個山洞大小的缺口。

「走。」葉飛低喃一聲,身形隨之消失在了原地。

自從他魔逸塵身亡后,他體內的那種不安之感,隨著時間推移,竟是慢慢的變得越發的濃郁。

如今之際,還需儘快回到練氣宗,將這一界剩下的古符文之力,全部領悟完成才行,否者就算是在夢界之內,能夠殺他之人,著實不在少數。

……

東洲,魔道宗,此刻護山仙陣前,伴隨著一道流光的劃過,葉飛等人已然衝出了大陣,前方步入眼帘的,那是一片平原盆地。

地平線上,古魔城模糊虛影,此刻若隱若現。

半空之中,葉飛臉上的神情沉靜,他隨即轉頭,向著身旁之人微微點頭,便是體內靈力涌動,準備直接施展瞬移之術。

「既然來了,何不多留一會。」就在這時,前方遠處忽然傳來一道平靜的聲音。

那聲音來源,並非是魔道宗之內,而是前方古魔城的方向。

此時,葉飛與身旁之人對視一眼,二人臉上均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來者何人?」石冰於定了定神,隨即上前一步,此刻低喝一聲。

話音落下,遠處的地平線上,不知何時多出一道白色的身影。

那身影,下一瞬已然臨近,此人白衣,長發,身形飄逸,容貌不凡,看上去像是一位青年,但那雙深邃的雙眸內,卻是閃動著滄桑之感。

他走山前來,目光掃向葉飛等人,其臉上的表情平靜如水。

「你們,可曾聽過魔魂宗。」

婚婚欲醉:惡魔哥哥輕點愛 「東洲魔道宗,是本宗的附屬宗門,你三人膽子倒是不小。」前方白衣男子,臉上的神情不變,此刻緩緩開口說道。

前方半空,葉飛聞言,神情倒是沒什麼變化。

而一旁不遠處,石冰於臉色卻是忽然劇變,他似乎想到了什麼,此時已然顧不到體內的傷勢,強行將自己的力量提升至了劫境。

他臉上的神情嚴肅極致,同時移步擋在了葉飛的跟前,同時望向前方。

「前輩,老朽石冰於,三百年前拜與師尊天風散人門下。」

「那魔逸塵本是老朽的師兄,百年前欺師滅祖,親手奪取師尊性命,此事天理難為,至於魔道宗的弟子,老朽並未對一人出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