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被靈沫放過之後,李木看著一群人怪怪的神情,不由的扯了扯自己的嗓子:「看什麼看,沒見過別人老婆關心自己丈夫啊?一群單身狗們!」

眾人……合著剛才被捏著耳朵,你還挺自豪。

「黑暗暴君那傢伙是不是進入這個世界了?」李木開口詢問道。

「對啊,老大,你看我,突破到鑽石骷髏了!」陳小俊笑著對李木說道。

「咦?不錯,怎麼搞的,竟然突破了?」李木看了一眼陳小俊,果然突破到鑽石了。

「嘿嘿,前幾天那個大怪物進入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之中突然爆發出洶湧的靈氣,還有一種奇異的感覺,讓我的頭腦感覺無比的明朗,大傢伙的實力都得到進步,而我更是一不小心突破了!」陳小俊得意的說道。

李木……敢情自己在外邊打死打活的,這群人竟然在這裡坐享其成,李木的心中有些不平衡。

「得意個屁,你就是突破也打不過我!」李木一巴掌拍在了陳小俊的頭上說道。 「老劉,你的事情搞定了?」李木看向了劉德邦問道。

「對,那個怪物來到這個世界的一剎那,我身上的魔氣便自動的回歸到那怪物的身上。」劉德邦對著李木豎起了大拇指,團長就是團長,他們還在鑽石巔峰待著呢,自己的團長竟然能夠搏殺這般恐怖的怪物了。

「那就好,對了,你們去沒有去看黑暗暴君?」李木看著眾人,發現除了自己,好像其他人都挺好的。

「沒去,你不在誰能打過那個怪物啊,所以大家只是遠遠的觀望過一眼,沒有敢靠近!」東方冥抱著自己的長槍說道。

「走,大夥一塊去看看,我也看看這個暴君現在是什麼情況!」李木帶領著這一群人,向著暴君哪裡走了過去。

幾人在滔天的長河之上飛行,長河奔騰,浩浩蕩蕩,一股水汽撲在臉上讓人感覺很舒服。

果不其然暴君此時安靜的趴在一個峽谷之中,河水只是淹沒了暴君的四足,巨大的暴君給人一種極其強大的壓迫感。

幾人的到來只是讓暴君抬起眼皮看了他們一眼,沒有什麼動作,看起來有氣無力的。

「這就是那個怪物的本體啊,看起來真是厲害啊,如果有人能夠把他收為坐騎,該有多麼拉風!」高宇口中喃喃自語的說道。

「這也還行吧,其實我的目標是把主宰收為坐騎,只不過現在也不知道主宰在哪裡!」李木本來沒有其他的想法,聽到高宇的話,突然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主宰?主宰是什麼東西?」聽到李木的話,其他人有些好奇的詢問道。

「主宰,怎麼說呢?其實主宰和黑暗暴君差不多,只不過主宰是應該在這條河流上邊的那一條河流裡邊,如果是實力的話,主宰和黑暗暴君的實力差不多,但是一般情況下,主宰比黑暗暴君有用!」李木也不知道應該怎麼給眾人解釋這個主宰呀,黑暗暴君的問題,畢竟眾人沒有玩過遊戲。

其實,在許多玩家的心中,黑暗暴君,比主宰還要恐怖,但是黑暗暴君的作用沒有主宰大!

兩者各有千秋吧!

黑暗暴君對於眾人的指指點點有些不耐煩,突然開始動彈起來。

在眾人臉色大變的時候,黑暗暴君慢吞吞的轉過了身體,頭扭向了峽谷,用巨大的屁股對著眾人。

面對黑暗暴君的屁股……眾人皆是無語,考慮了一下,還是選擇離開,李木現在也沒有興趣圍殺一次黑暗暴君試試。

李木離開小世界之中后,他的面前開始不斷的出現人影,一個個人影出現在李木的面前,足有十人,全部被李木放了出來。

七個從死地帶出來,死而復生的骷髏,劉德邦,高宇,東方冥,還有靈沫!

十人都不想在小世界之中待著了,畢竟那個小世界實在沒有什麼有意思的事情,那七個骷髏倒是沒有感覺到什麼,因為他們的生活本來就是寂靜枯燥的。

李木考慮了一下,還是選擇了把他們帶出來,畢竟人家現在是人類了。

一個巨大的艦船被李木從小世界之中拿了出來,足足有幾十丈的長度,看起來都有一種富麗堂皇的感覺。

不要問從哪裡來的,就是李木搶劫過來的!

十人全部上了戰艦,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音,一股颶風從戰艦之中吹動,戰艦便慢慢的升上了天空。

「哇嗚!」陳小俊發出了一聲怪異的大吼,他什麼時候見過這種東西,所以現在看著那壯麗的河山,激動的哇哇大叫。

李木也是坐在戰艦之上感覺心曠神怡,心中默默地對著自己說了一句:「黑鐵學院,嫣然,小狐狸,我要來了!」

戰艦起航,瞬間劃破蒼穹,如同地球上的飛機一般,穿梭在雲海之上。

黑鐵城,今日的黑鐵城可以說是沉浸在一片哀傷之中,因為黑鐵學院或者說黑鐵城的精神領袖,黑鐵城的底蘊,今天喪失了一個!

作為黑鐵學院的兩位元老,一個為黑老,一個為鐵老,鐵老已經閉了死關,不突破星耀境界,不會出關,而黑老則是隱居於黑鐵學院的藏書閣,時不時的幫助學生選取合適的功法鬥技,可以說深受人們的愛戴。

因為黑老的存在,黑鐵城一直處於平靜祥和之中,周圍的勢力也很少膽敢招惹黑鐵城的存在。

幾個月前,黑老被仇家打傷,一直隱匿於黑鐵城之中療傷,但是就在三天前,黑老還是沒有恢復傷勢,反而傷勢爆發,當場死亡。

這對於整個黑鐵學院來說,無異於是一個巨大的打擊,這三天整個黑鐵城都處於一種沉悶的狀態之中,今日黑老下葬之日,全城不自覺的都掛上了白色的喪布,表示對於黑老的緬懷。

城中哀傷的氣氛非常濃郁,就在黑老的棺材在街道上緩緩的被靈車拉向了選定的墓地。

在靈車的旁邊,兩排身穿孝服跟隨著靈車緩慢走著,哭泣的聲音從街上傳來,許多受過黑老恩惠的人都不自覺的哭出了聲音,大部分人的臉上都帶著悲傷的神色。

街道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都在送黑老!

突然一聲大笑的聲音猛然在天空之上響了起來,把這肅穆悲傷的氣氛全部破壞。

大笑的聲音囂張而又凶厲,口中說道:「你這老傢伙終於死了,死的好,死的好啊!」

所有人都向著天空之中看了過去,對於天空之上的一個身影怒目而視。

這是一個一身青色長袍的看著,枯瘦的身體加上目光之中的陰鷙,給人一種陰冷恐怖的感覺,但是此時這張臉龐之上卻是無比的開心,開心黑老的死亡。

「青瞍老怪,你來幹什麼?」已經是黑鐵學院的院長的雷風雲低吼一聲。

「我來幹什麼,當然是要看看這黑煞老傢伙現在死了之後是什麼樣子了,現在把棺材打開,讓我看看!」這個被稱為青瞍老怪的老者陰鷙的說道,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每個人都充滿怒氣。

「青瞍老怪,你別過分!」雷風雲氣的眼睛都紅了起來。

「呵呵,我就是要過分,你奈我何!」青瞍的眼睛眯了起來,看向了雷風雲說道。 青瞍老怪剛剛說完,他的背後猛然出現了無數道破空的聲音,一道道流光快速的從遠方穿梭而來,站立在青瞍老怪的身後,充滿殺意的看向了下方黑鐵城之人。

「神翼城?你們想要幹什麼?」雷風雲的眼睛驟然收縮,眼中雷光閃爍的看向了在那密密麻麻人群之中,與青瞍老怪並肩而立的一個背升金色羽翼的中年男子。

「雷長老,哎!不對,應該說是雷院長,好久不見!」神翼城城主金天空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說道。

「金天空,今日是黑老葬禮之日,如果眾位想要觀禮,那麼我黑鐵城歡迎,但是如果想要搗亂,在今日,你問問我這黑鐵城八十六萬人答不答應,問問我這黑鐵城三萬五千名戰士同不同意!」雷風雲的臉色極其陰沉,一股股毀滅的波動不斷的從他的身邊涌動而起。

「怪不得你能夠當上這黑鐵學院的院長,而不是讓鐵皇那傢伙當,原來是因為你也突破到了鑽石段位,雷系的鑽石法師啊,一旦瘋狂起來,那可真是毀天滅地!」金天空雖然口中感嘆,但是眼睛之中絲毫沒有什麼意外的神色。

「廢話少說,說清楚你們的來歷,要不然別怪我黑鐵城不客氣,我黑鐵城戰士何在?」雷風雲的身材很高大,雖然看起來有些消瘦,但是他的骨架足以讓他有一種威懾力。

「殺!」跟隨著雷風雲,密密麻麻的身影從城市之中的各個角落衝上天空,站在了金天空和青瞍老怪的對面。

雙方的氣氛緊張了起來,肅殺的氣氛瀰漫在天空之上,戰爭一觸即發。

雷風雲面色冰冷,手中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一柄閃爍著紫色光芒的法杖。

「雷院長,別緊張呀,這次我們來這裡,可不是我們的意思,而是奉別人的命令過來的!」突然金天空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如沐春風的說道。

「沒錯,這次我們確實是聽從一個前輩的命令,來黑鐵城找你們黑鐵學院說一件事情!」青瞍老怪臉上也帶著一絲古怪的笑容說道。

雷風雲輕輕的皺起了眉頭,有些搞不清楚青瞍老怪和金天空的意思,兩人也是鑽石強者,但是他們口中卻是……奉別人的命令?前輩?會是誰?

「不知道你們這位前輩到底是什麼身份,我很好奇,竟然能夠驅動你們這兩個基本上都是老怪物的存在?」雷風雲眯了眼睛說道。

「哈哈,先給你們介紹一個人,蒼少爺,請出來吧,不知道我們的雷大院長,還記不記得當初倒在你們學院裡邊的一個學生呢?」青瞍老怪大笑一聲,加上起陰鷙的眼神,絕對像是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蒼少爺?什麼人?」雷風雲心中暗自琢磨,倒在黑鐵學院的人?想不起來。

其他的長老神色也有些好奇,想要看看這個蒼少爺到底是何人,竟然能夠讓兩個鑽石強者稱之為少爺。

慢慢的,一個高大的身影一步步的走出了人群,這是一個一身灰色布衫的人影,身高足有兩米多,彷彿一個小巨人一般,他低著頭,一步步的走到了最前方,站在了雷風雲的對面。

雷風雲看著這個身影莫名的感覺有些熟悉,似乎在什麼地方確實見過一般。

隨著這個一身灰色斗篷的男子慢慢的摘下了自己的頭蓬,抬起磕頭,頓時露出了一張看起來樸實的臉龐。

「你……你是蒼地?」看到這張臉龐,雷風雲一瞬間叫出了這個年輕男子的名字。

「是蒼地?那個被李木打敗的人?我想起來了,當初藏地老人便是這個蒼地的護道者,他消失了這麼長的時間,沒想到現在回來了!」有留在了黑鐵學院當老師的,屬於李木那一屆的人突然驚聲說道。

「蒼地?藏地老人?那個被李木學長一道金色刀刃直接斬殺的藏地老人?我好像聽誰說過這件事情!」有其他的學生驚聲的說道。

人群產生了一陣騷動,對於蒼地的現身,許多知道蒼地這個人的學生都感覺震驚。

因為當初蒼地輸得太慘了,不僅是輸在了實力之上,還輸在了人品上。

許多人都感覺蒼地會從此一蹶不振,但是沒想到蒼地竟然完好無損的回來了。

「雷長老,好久不見,沒想到雷長老還記得我這個失敗的學生!」蒼地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平靜的笑容,他簡簡單單的站在這裡,這裡的虛空都變得沉重,蒼地就如同一方大地。

「你這次回來,是要報復學校?」雷風雲震驚之後,心情漸漸地開始沉重了下去,蒼地的身份他可是非常清楚,七大隱藏世家之一的蒼家。

「不不不,我怎麼會報復學校,雖然學校沒有教過我什麼東西,但是畢竟是我的學校,我只是為了報仇而來,為報藏地老人的仇而來!」蒼地平靜的說著。

「藏地老人確實死在黑鐵學院之中,當時當初黑老已經通知過你們蒼家,你們蒼家也沒有說什麼,畢竟是他先動手攻擊學院的學生的!」雷風雲目光冷了下來說道。

「呵呵,你知道蒼家為什麼當時什麼表示都沒有嗎?」蒼地笑了笑說道。

「為什麼?」雷風雲挑了挑眉頭。

深度試愛 「當然是因為我,要不是我說話,蒼家早就如同掐死一個螞蟻一般把你們掐死了,什麼黑老,鐵老,在我們蒼家面前,就是一個螻蟻而已!」蒼地輕蔑的說道。

「你放肆!」一個長老大怒說道。

「竟然敢如此侮辱黑老,鐵老,殺了他!」有學生激憤的說道。

「你們蒼家有多牛逼,以為我們黑鐵學院是軟柿子嗎!」

學生們群情激奮,連戰士都發出了不小的躁動,每個人都憤怒的看著蒼地,眼光之中帶著怒意與殺意。

「蒼地,黑鐵學院畢竟是曾經教過你的地方,黑老與鐵老更是你的長輩,你給我說話放尊敬一些!」雷風雲暴躁的大吼一聲。

「好吧,當年的事情我也不和你們說這麼多,這次來我只有一件事情,李木呢?把李木交出來,或者讓他再和我打一場,打贏我,你們安然無恙,打不贏我,今日你黑鐵學院雞犬不留!」蒼地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獰笑說道。 雷風雲臉色很難看,但是下方黑老的靈車還在那裡停著,即便是打,恐怕他們也沒有多少勝算,所以雷風雲的手顫抖了一下,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說道:「李木早就已經離開了黑鐵學院,你想要找李木,有本事就去與絕望深淵的戰場那裡找,在這裡呈什麼英雄!」

「沒在?」蒼地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不過對於李木不在這個事情也沒有太大的意外,畢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留在這個黑鐵學院的。

「不在,你可以離開了!」雷風雲平靜的說道。

「沒在也可以,我記得當初還有一個刀狂,還有一個黑煞,黑煞死了,刀狂在哪裡?」黑煞便是黑老,現在他直呼黑老的名字,實在是讓人氣憤。

「刀狂也不在這裡!」雷風雲的法袍上都出現了一道道紫色的雷霆,很明顯現在快要忍耐到了極限。

「誰都不在,那這個黑煞便讓他死無全屍吧!」蒼地突然大吼一聲,猛然一拳打向了黑老的靈車。

瞬間雷風雲的眼睛瞪大,口中大吼一聲:「你找死,雷鎖寰宇!」

他的法杖之上爆發出恐怖的紫色雷霆,紫色的雷霆化為一道道粗大的雷霆之鏈,無數道雷霆之鏈發出破空的聲音向著蒼地鎖了過去。

「殺!」隨著蒼地和雷風雲幾乎同時出手,尤其是蒼地竟然想要把黑老毀屍滅跡,更是嚴重的刺激到黑鐵城的戰士。

當「殺」字出現,所有的戰士都瘋狂起來,在黑鐵城的上方,戰鬥瞬間爆發。

璀璨的光芒照耀天空,天空之中數千人狠狠地碰撞在一起。

強對強,弱對弱,剛剛接觸之間便有人發出了慘叫,身體被對手撕裂,鮮血染紅天空。

戰士們浴血廝殺,魔法師在後方瘋狂的吟唱,狂暴的魔法元素散發出各色光芒。

雷風雲對上蒼地,紫色的雷霆與土黃色的拳印,一道道雷霆縱橫,天空都升起了烏雲,雷霆嗡鳴的聲音不斷。

雷霆化為的鎖鏈纏繞在拳印之上,拳印足足扯斷了十幾根鎖鏈,最終才在密密麻麻的雷霆之中磨滅,隨後雷風雲的手臂揮動,鎖鏈化為巨蟒,快速的向著蒼地纏繞了過去,擇人而噬。

蒼地的目光沉靜,看著雷霆鎖鏈的到來,能夠低吼一聲,他的身體快速的開始漲大了起來,土黃色的力量層層不斷的向著蒼地匯聚了過去。

「厚土之身!」

蒼地一聲大吼,成為了一個數十丈的巨人出現在天地之間,誇張的肌肉將他上半身的衣服撐碎,在他的上半身,赫然有著一道道猙獰的傷疤,猶如蜈蚣一般在他的身上盤踞。

雷霆鎖鏈飛快的纏繞在蒼地的身上,蒼地竟然不躲不閃,任憑鎖鏈將他的身體死死的纏繞。

「哈哈哈,鑽石級別的雷霆法師,我真的好怕啊,我真的好怕啊!」被鎖鏈捆住的蒼地,猛然仰天大笑了起來。

「你都不知道,這些年,我經歷了怎麼樣的苦難!」蒼地猛然死死的盯著雷風雲,在紫色的雷霆之中,土黃色的光芒爆發。

還沒有等雷風雲從如此輕而易舉便將蒼地捆綁起來的驚愕之中反應過來,聽到蒼地有些癲狂的聲音,心中猛然冷了一下。

「給我碎啊!」蒼地大吼一聲,他的雙臂瞬間爆發恐怖的力量,一根根粗大的鎖鏈直接被他硬生生的用雙臂掙脫,撕碎。

一團團的雷光飛快的散去,蒼地的手中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一柄巨大的重劍,重劍之中有著一顆土黃色的寶石。

「禁·滅世劫雷!」雷風雨心中大驚,突然醞釀的魔法已經完成,小禁咒滅世劫雷成型。

一朵朵烏雲向著蒼地匯聚了過去,出現在蒼地的頭頂,蒼地抬起頭,他能夠感受到一股意念將他鎖定,這種模擬雷劫的魔法,基本上很少有人能夠逃脫,只有硬抗。

在雷風雲釋放出小禁咒,看了一眼四周陷入下風的黑鐵城之人,雷風雲咬了咬牙,猛然口中再次念念有詞了起來,他的法杖揮舞,在法杖的頂端有些雷霆閃爍,一絲絲雷霆將他的身體都籠罩在其中。

很明顯雷風雲正在醞釀一個龐大的魔法,這種魔法讓他釋放起來都有些艱難,絕對是大禁咒!

蒼地看了一眼正在瘋狂吟唱的雷風雲,嘴角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容,這個雷長老,似乎是對待自己很重視啊,只不過他還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他啊!

「破空斬!」蒼地大吼一聲,手中巨大的重劍直接被蒼地抬了起來,蒼地開始旋轉了起來,天空之中烏雲中的雷霆瘋狂的降落,剎那間將蒼地的身體淹沒在雷霆之中。

到處都是雷霆在瘋狂的閃動,帶著毀滅的氣息,毀滅著雷海之中的一切東西。

但是在雷海之中一股土黃色的光芒直接衝破雷海,化為一道恐怖的長劍直接切碎雷海,斬向了天空之中的烏雲。

龐大的勁風肆虐四面八方,土黃色的劍氣重重的砍在了烏雲之中,天空之中傳出了一聲破碎的聲音,這個模仿雷劫的小禁咒,在這一劍之下,被無數土黃色的劍氣快速絞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