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到我的血液不受我的控制?」

「我也是,為什麼我無法動用我的靈力,我不想死。」

恐怖的血光籠罩之下,陳宇也感覺到自己渾身的血液在沸騰,空氣裡面那股詭異的能量想要禁錮陳宇的血液,卻被陳宇的血液掙脫。

要知道陳宇的血液可不是那些普通武者可以比擬的,上一次的天然血池,他已經徹底的換血。


「真是天助我也,想不到一個先天九重的人,居然具有如此濃厚的血氣。」血生花兩隻妖艷的眼睛,同時看向陳宇所在的方向。

「把你的血液奉獻出來吧!」

隨著血生花說完,周圍滿天的血氣,凝聚成為一隻巨型的利爪,撕裂空間,恐怖的氣浪使得空間都發生震顫。

「快跑!」

這些血氣全部被血生花凝聚起來,其他的武者自然紛紛掙脫束縛,都轉過身,朝著遠處逃竄而去。

嗤嗤嗤……

陳宇臉色微微變化,九竅通體三個竅穴徹底的打開,他的修為也提升到人武境前期,身上的氣勢變得強悍無比。

手裡面虛劍瞬間浮現,渾身靈力朝著虛劍涌動而去,銀白色的虛劍發出耀眼的光芒,陳宇渾身劍意包裹。

「咦!」

血生花看著陳宇,忍不住發出一聲驚詫的聲音,她沒想到對方先天九重修為,不僅可以瞬間提升修為到達人武境前期,而且還領悟到傳說中的劍意,不過那聲驚詫聲音也是瞬間消失,在她看來人武境前期的武者還不是被她秒殺的對象。

「人武境前期可不夠,死吧!」

血生花說完,巨大的利爪,朝著陳宇發出猛獸咆哮的聲音一般,朝著陳宇猛烈墜落下來,空間都被摩擦出火花。

「虛空劍法,飄渺一劍,望虛一劍!」陳宇手裡面的虛劍猛然舉起來,全身劍意凝聚在虛劍上面,靈力翻滾著出現在虛劍上面。

「嗤!」

陳宇一劍斬落下來的那一瞬間,空間都被撕裂開來,發出呼呼的狂風。銀白色的劍芒,瀰漫天空。

劍影和那血色的巨爪對碰在一起,巨爪竟然轟然被撕裂開來,氣浪朝著周圍擴散出去,無數的參天大樹攔腰折斷。

血生花和陳宇同時倒退出去,兩人竟然不相上下。血生花兩隻妖嬈的眼睛,流露出一些震驚的神色。

「哈哈哈,想不到你竟然是一個天才,小帥哥,你看姐姐我長得漂亮不漂亮,不如你跟我回去,我保證讓你將來飛黃騰達。」血生花兩隻嫵媚的眼睛,哪裡還有剛才的殺意,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溫柔。

血生花還伸出手,把自己身上的衣衫拉開,露出兩座巨型的山峰,白皙的一層不染,再加上血生花的動作和神情,恐怕換成其他的男子,任何一個人都會被對方迷惑。

不過陳宇的心境,早已經如同磐石,根本無法動搖。陳宇目光死死的盯著血生花,身上的氣息沒有絲毫的降低。

「天,那個人是陳宇,他怎麼可能變得這麼強悍,他什麼時候是人武境前期修為了?」

「他居然能夠真的抗衡人武境後期的武者血生花,他是怎麼做到的?」

「他的劍法好像境界再次提升了,他的劍意也好像領悟完全了。」

剛才逃出去的那些武者,此刻都回過神來,看著遠處的驚天大戰,臉色都是震驚。尤其是看著陳宇的身影和陳宇的劍,他們腦海裡面有無數的疑問。

「呵呵。」

陳宇看著血生花,神色絲毫不為所動,身上的氣勢反而是節節攀升起來,手裡面的虛劍光芒閃爍。

血生花臉色微微變化,她沒想到自己屢試不爽的媚術,在面前這個青年面前,竟然起不到絲毫的作用。

「閣下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跟我回去,我把你推薦給我們護法,到時候他收你為弟子,保證你立即突破到百劫境修為。」

血生花也確實想要拉攏陳宇。最近殘血門的很多弟子,都收到一條命令,那就是遇見天賦很好的天才,最好是帶回去,讓他們成為殘血門的人。

以陳宇現在展現出來的天賦,如果真的被她帶回去,恐怕她會獲得很大的獎勵,說不一定給她一個小型血池,她就可以突破到人武境大圓滿了。 「是嗎?」

陳宇淡淡一笑,好像是很心動的樣子,不過他手上面的虛劍劍氣四射,整個人的氣勢也攀升到巔峰。

「你找死,我就成全你。」血生花沒想到陳宇居然這麼不識時務,還想要和自己戰鬥,難道他真的以為,憑他人武境前期的實力想要斬殺自己嗎?

「血解*,給我滅。」

血生花渾身血液從身體裡面翻滾出來,血生花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不過那些衝出來的血氣,竟然凝聚成一圈圈的血色的漩渦,朝著陳宇吞噬而來。

血解*可是地級高級武技,整個殘血門裡面,無數的武者修鍊的都是這門地級高級武技,威力強大無比,血生花不相信陳宇還能夠活下來。

「虛空劍法,凌空一劍。」

眼看著滿天那些血色的漩渦,陳宇沒有絲毫的遲疑,施展出虛空劍法的第三招,相當於地級高級武技。

嗤嗤嗤……


一劍斬出,空間都被撕裂開來,恐怖的氣勢使得血生花臉色駭然,雙眼有些驚詫的盯著陳宇的身影。

她不明白,一個人武境前期修為的武者,怎麼可能爆發出這麼強悍的攻擊,不過她還是不相信陳宇能夠破解血解*。

虛劍一劍斬出,空間風暴肆虐出來,劍影落下,無數的血色漩渦轟然崩潰。

血生花雙眼凸出,死死的盯著陳宇的身影,周圍恐怖的氣浪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來,地面都是陳宇留下來的一道道的劍痕。

「跑!」

血生花生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跑,當下撒腿朝著百萬大山深處就想要逃竄。

哪知道陳宇雙眼冷冷的盯著血生花,顯然早有準備,手上面的虛劍劍招陡然變化,劍意衝擊出來。

「快之劍意。」

「截劍式。」

陳宇手裡面的劍,速度之快,使得圍觀的人臉色都是駭然,雙眼死死的盯著陳宇的劍,可是陳宇所到之處,只留下一道殘影而已。

「嗤!」

血生花看著自己面前的劍尖,臉色微微有些難看,只感覺到渾身的生命力逐漸消失,她發出不甘心的嘶吼,陳宇的劍竟然已經洞穿她的身體。

嘭。

血生花渾身血液轟然爆炸開來,變成一團血氣,空氣中的血腥味更加的濃郁了。陳宇收起虛劍,環視了一眼周圍圍觀的眾人,就消失在原地。

「他真的是陳宇嗎?這麼強?」

圍觀的武者看著消失的陳宇,心裏面都同時出現這個疑問。這才一小段時間不見,陳宇的實力竟然再次提升到這個層次。

「老吞,我是不是要領悟到快之劍意了?」陳宇找到一個偏偏僻的地方,對著吞天印的老吞問道。

老吞點點頭,臉上也是驚訝,他沒想到剛才陳宇在無意之中竟然已經領悟到快之劍意,也就是說陳宇的劍意,已經快要趨近於完美了。

「小子,你想要領悟完整的快之劍意,還差一些火候。」老吞對著陳宇一如既往的鞭笞。

陳宇淡淡一笑,也不在意,他很清楚老吞對他嚴格,其實就是為了讓他有更好的提升,免得他會自滿。

……

「殘血門餘孽出現,想不到這一次我們三個老傢伙還要聯手,上一次聯手,已經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

浩然皇城上空,三大家族無數的人武境後期武者傾巢出動,人武境後期的武者也有二三十個,百劫境前期的武者都不只是三大家主,還有其他的一些武者,那些人都是常年閉關修鍊,或者是到處尋找機緣,起到突破更高境界,如今都被召喚回來。

浩然大帝看著面前不遠處的兩個老者,其中一個老者正是上一次的吳立,剩下的一個老者,兩隻眼睛微微眯起,他就是劉家的太上長老劉湘。


三個老者臉上都是感慨的神色,在他們身下站著的都是三大家族的成員,當然為首的自然是三大家族的家主。

「哈哈哈,浩然大帝,你的風采還是依舊,我前段時間聽說,你和千機老人切磋,看來你真是老當益壯。」劉湘看著浩然大帝,臉上的皺紋好像都在隨著他的話語顫動,似乎奄奄一息,聲音卻顯得相當的雄渾。

「劉湘,你不也是這樣,我上次去你們劉家找你,聽說你在閉關修鍊,不知道你的蒼天之手,修鍊的如何了?」

浩然大帝看著劉湘,蒼天之手是劉家的地級極品武技。要知道地級極品武技的修鍊,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夠修鍊的。

在浩然國的三大家族裡面,能夠修鍊地級極品武技的人,也不超過十個人。一方面是害怕地級極品武技泄露,另一方面就是修鍊地級極品武技實在是太艱難,他們害怕家族子弟,耗費太多的時間在武技上面,最後卻一事無成。

「哈哈,到我們這把年紀,哪裡還有當年的熱情,不過是混吃等死而已,現在這個天下,是年輕人的了。」

劉湘忍不住感嘆一聲,聲音裡面似乎很頹廢,不過從劉湘身上那絲毫不弱於自己的氣息,浩然大帝和吳立都很清楚,這個老傢伙是三個人裡面低調的。

當年他們一個時代的時候,劉湘每次都能夠出奇制勝,技驚四座。說別人頹然他們還相信,要是劉湘這個傢伙頹然,放下修為,打死他們都不信。

「我說你們兩個就不要再廢話了,百萬大山深處的殘血門餘孽,如果還不去解除,對我們三大家族是一個威脅,動手吧。」

吳立看著遠處百萬大山,尤其是看著百萬大山上空的那柄劍痕,眼神深處都是一陣火熱的光芒。

「哈哈!」

三個人其實此刻內心的想法都是心照不宣,他們的目的確實是消滅殘血門的餘孽,不過他們的目標,都是那道劍痕。

「這些年三大家族的人都太安寧,正好拉他們去百萬大山好好鍛煉鍛煉。」浩然大帝看著王家的眾多武者。

他想不到陳宇區區一個先天九重的武者崛起,就把整個浩然皇城掀起一股風暴,這就證明三大家族真的沉寂太久了。


「浩然大帝,不要再廢話了,這次的行動就由你來主導吧,宣布吧!」劉湘看著浩然大帝,有些迫不及待的道。

「恭敬不如從命!」

浩然大帝也不客氣,渾身靈力使得他穩定的漂浮在半空,兩隻蒼老的眼睛環視整個浩然皇城。

「王家,劉家,吳家,三大家族的成員聽令,現在命令你們全力進攻百萬大山深處殘血門總部。」

隨著浩然大帝一聲令下,下面的三大家族的家主,王寶利現在還兼任王家的家主,吳家的家主吳城,劉家家主劉奎因。

三人一聲令下,近千人的陣容,全部朝著百萬大山進發。

當然三大太上長老的速度最快,他們的目標是殘血門的掌管著,他們知道棺中人的名氣,可不敢大意。


……

「以最快的速度,把這封信交給百萬大山棺中人,告訴他立即撤退。所有殘血門的成員,能夠逃跑的全部逃跑,讓他們到我早已經準備好的地方去。」

在浩然皇城,一座漆黑的地下宮殿裡面,如果有人在這裡的話,一定會驚訝,這座地下宮殿,到處都是四通八達。

說話的人是一個黑衣人,渾身都是翻滾的血氣,他身上一股若有若無的強悍的氣勢瀰漫周圍。

在他面前的那個武者,同樣是血氣瀰漫,竟然是百劫境前期的武者。這個黑衣人到底是誰,居然能夠命令百劫境前期的武者。

「得令!」

那個百劫境的武者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直接消失在地下宮殿裡面。

巨大的宮殿,黑衣人站在那裡,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太陽穴,兩隻眼睛裡面的血紅色逐漸消失。

「棺中人,你真是該死,你差點毀了我的計劃。」黑衣人的話音裡面殺意凜然,整個人剛才的血氣消失,變成一個人武境後期巔峰的武者,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

三大家族無數的武者湧向百萬大山,人武境後期的武者到處都是,都是三大家族的中堅力量。

陳宇已經越來越靠近那道虛空的劍痕,不過他發現一個問題,以他現在的修為和實力,想要到達那道劍痕所在的地方,完全就是自尋死路。

昨天他已經差點被一個人武境大圓滿的殘血門武者發現,要不是他最後利用吞天印逃脫,恐怕現在已經身處險境裡面了。

就在陳宇束手無策的時候,他發現無數的武者出現,那些人的氣勢都很強悍,遇見殘血門的人就出手斬殺。

他打聽之下,才得知三大家族竟然三個太上長老同時出動,要毀滅殘血門的餘孽。

陳宇猜測,恐怕三大家族的三個太上長老,他們的目標都是那道劍痕。殘血門這麼強勢的出現,恐怕也是為了震懾進入百萬大山探索那道劍痕的武者。

「沒有劍意種子,你們根本無法打開那道劍痕,正好我現在無法靠近,真是天助我也。」陳宇臉上浮現一抹笑容,混入三大家族的隊伍裡面。

不過陳宇發現一些詭異的地方,那就是殘血門的無數的弟子,好像都無心戀戰,轉眼間一天過去,殘血門的百劫境武者竟然一個都沒出現。 「哎呀,這位兄弟,你是哪個家族的人,想不到你先天九重修為都敢來剿滅殘血門餘孽,真是令人佩服。」

陳宇混跡於一群人裡面,在身邊一個話比較多的人武境中期的男子,對方很明顯不認識陳宇,再加上陳宇特意的裝扮一番,其他人自然認不出他來。

陳宇聽見對方的話語,淡淡一笑,開口道:「我這不是跟著你們來沾光的嗎,我聽說殘血門有很多寶物,到時候沖入殘血門總部的時候,我也有機會渾水摸魚一番。」

那個中年人一聽見陳宇這句話,變相的就是在誇獎他,臉上頓時都是笑容,嘴都笑得合不攏了。

要知道這次剿滅殘血門的主要成員,其實是人武境後期和人武境大圓滿的存在,他一個人武境中期的武者,其實和陳宇說的一樣,就是來渾水摸魚的。

「兄弟,我看你很順眼,我告訴你一個消息,我得到小道消息,這次殘血門的這個總部的掌管人,竟然是曾經的超級強者棺中人,那可是百劫境後期巔峰的強者,我們三大家族的三個太上長老,也是同時出動。」

中年武者還環視周圍的其他人一眼,發現沒人注意他,才悄悄的道:「其實很多人都傳言,空中的那道劍痕很有可能是一個巨大的寶藏,所以三個太上長老才會一起出現。」

「喲,真的嗎?」

陳宇故作很驚訝,其實他對於這些消息,或多或少的都猜到一些,只是他不知道,大戰到底什麼時候爆發。

「快追啊!」

也不知道百萬大山深處,是誰發出這麼一聲嘶吼,無數的武者紛紛朝著遠處殘血門的總部急掠而去。

陳宇有些疑惑,怎麼突然出現這樣的變化。跟在陳宇身邊的那個中年人,去打探一些消息,來到陳宇身邊。

「我聽說殘血門的餘孽快要被殺完了,馬上就要到達決戰了,我們快去吧。」中年男子儼然已經把自己當成陳宇的大哥,對著陳宇開口道。

陳宇略微皺起眉頭,殘血門修為低的武者確實很差,可是到達人武境後期的武者的弟子,基本上都是不死不休的,三大家族就算是再強悍,也不可能這麼快把殘血門剿滅吧?

陳宇來到殘血門的總部的時候,發現天空之中,三個老者凌空飛行,正是三大家族的太上長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