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的不動聲色,蘇羽自然是猜到了一些緣由,所以呵呵一笑,話鋒一轉道:「這個嘛,改天再說,我現在還沒想好呢。」

雖然蘇羽拒絕了自己的好意,不願意去軍隊,但人各有志,喬詩月也不能過分的強求!話說回來,她所熟悉的那個蘇羽,是最不服管教,最閑雲野鶴的,要讓他乖乖的接受安排,還真的是不大可能的。

而在部隊這麼久,喬詩月自然知道察言觀色,聽話聽音了。所以看著這兩人都有所保留,喬詩月十分知趣兒地說道:「你這裡的衛生間在哪兒?今兒個吃壞肚子了。」

「嗯,出門左轉,右手第三個門就是。」

帶喬詩月出門之後,蘇羽這才坦言道:「其實你不用撐著了,我是個醫生,從你身上的氣息,我便看出了你丹田有些問題,雖然可能並不是毀滅性的的打擊,但你的丹田絕對曾經受過傷!否則,以你的資質,不可能一直停留在現在這個境界的。」

「你小子果然不是一般人!通常,知道這件事的人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但你既然能看出來,並且是醫者,那老子姑且信你一次,給你個機會。」玄武神色凝重地說道。

「呵呵,那是自然的!不過,你得全力擊敗我才行,要是你被我打得滿地找牙,到時候可就得看我心情了。哦,對了,我對龍牙里的那套超重力設備,挺感興趣的。如果我贏了,幫我也整一套唄?所有資金我來出,要多少錢我來付。別這麼看著我,我這都是跟你學的!再說了,你一定有人緣的!」

玄武著實是沒想到,蘇羽居然盯上了他的超重力練功房!要知道這可是剛剛研發出不久,就被他軟磨硬泡弄到龍牙的!有些無語地看著蘇羽,玄武沒好氣地說道:「你小子還真他娘的會算計!居然算到這種機密的事兒上了!太坑了!」

「你可別這麼說我,我這可都是跟你學的!再說了,你手裡有這等好寶貝,我不坑你坑誰?」 蘇羽這話要是在其他人聽來,那肯定是老臉一紅,羞愧難當的。可玄武壓根兒就不是一般人兒!

「切!你他娘的居然偷師老子的絕學!奶奶的,還惦記上老子手裡最寶貝的東西了!你小子,行啊!」

「呵呵,與還給你一個完好的丹田相比,我覺得你是賺到了的!多的事情我沒心思去問,但你應該也知道,以你目前丹田狀況,這個境界,恐怕是你此生最高了!具體怎麼權衡,那就要看你了。」微微一笑,蘇羽便不再提這事兒,而是盤膝而坐,仔細地梳理著自己身體上的傷痕。

「這個……」玄武罕見的猶豫了一下,畢竟超重力設施這個事兒還是比較大的,所以玄武一時之間還真的得好好權衡一下了。

「這個我現在不能給你答覆,等你參加完那個什麼武林大會之後再說。不過,我的丹田,你真的有辦法治好?」

「雖然有些困難,不過你放心,能治好!」

「好!我信你一回!一切等明天之後再說!好好養傷吧,明天老子可是要去觀戰的,別丟了龍牙的人!走了!」

說罷,玄武便起身離開了貴賓室,而喬詩月也十分和適宜的出現,並且跟著一起離開了。

「兄弟啊,那是什麼人啊?簡直就跟個閻王似的!」方才被人扒光了的黃飛虎,恰好看到蘇羽送玄武出門,便走過來小聲問道。

聽那語氣,明顯還后怕呢。

「呵呵,放心吧,不是敵人。是我的一個朋友。」

「媽的!太恐怖了!你這朋友太恐怖了!老子還沒出手,就被人家制服了……哎,技不如人,技不如人啊……」

「呵呵,技不如人,就好好上進,別再賭了!飛虎哥你可別怪兄弟多嘴,如果你要是再賭的話,讓我發現,剁了你的手!要不,讓他再來扒你一次?」

身為武者,被人扒光了那真的是奇恥大辱!黃飛虎一個七尺漢子,自然是羞憤不已!同時玄武也讓他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所以對於蘇羽的狠話,黃飛虎肯定地回答道:「兄弟放心!這些事兒我以後會注意的!媽的,以前覺得自己夠強大了,慢慢的也就飄了。可這趟山出的,先是被個娘們坑慘了,然後又被你打敗,這還沒緩過神呢,又被人羞辱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不上進的話,他娘的以後屁都不是了!」

「呵呵,知道就好!行了,大哥養好精神,明天就是武林大會了。倒是要讓魔血堂好好的瞧瞧,想動我西川晨星,他是要付出代價的!」微微一笑,蘇羽轉身道。

「好嘞!兄弟放心吧!莫雲鶴老子干不過,但他那幾個拜把子兄弟,老子打的他屁滾尿流!」既然上了蘇羽這條船,黃飛虎也必須要一條道走到黑了!

不管是康庄大道還是死路一條,對他來說,都無所謂了!一輩子閑雲野鶴慣了,也該當回真爺們了!

替周泰再次梳理治療了一番,並且喂下一劑湯藥之後,蘇羽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神識一掃,便進入了乾坤袋,全神貫注地開始調理自己此刻身上的傷痕!

與周泰一戰,雖然蘇羽的確是受了不小的傷,但其實對蘇羽來說,這一戰卻是完完全全賺到了!因為對戰與治療極大限度的消耗了體內的靈力,反倒是的絕陽之體再次活躍了起來,迅速的吸收著那火焰之靈的靈力,補充著身體的消耗。

而當初在火山之下,蘇羽的全身骨骼幾乎碎了個徹底之時,也恰好讓蘇羽的身體再次進行了改造!雖然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但那在絕陽之體的影響與藥物的雙重作用下,使得蘇羽練就了一副幾乎是鋼筋鐵骨的身體!

所以這一次和周泰對戰,蘇羽的傷勢僅限於皮外傷,血肉之傷,至於骨骼方面,則是絲毫無損!

整整一夜的打坐調息與丹藥治療,當第二天的清晨到來之時,蘇羽已然滿血復活,恢復到最佳狀態了!

當然,傷痕還是有一些的,但對於修為來說已經沒有任何影響了。

出了乾坤袋,召回了一隻遊盪在平陽的虎王加菲,蘇羽即刻召集了所有的兄弟,齊聚議事廳!

看著龍戰,袁彩鳳,李昆,李大牛,以及新近加入的黃飛虎,再看看核心戰力中僅存的馮五陳虎與羅同,蘇羽取出了那份所謂的英雄帖,聲若洪鐘,氣態威嚴地說道:「兄弟們!魔血堂欺人太甚!屠戮我晨星兄弟,殘害無辜百姓,將西川攪的不得安寧!今天,晨星便要討回公道,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替天行道!」

下面的兄弟們立刻振臂高呼著!顯然,他們這口氣憋的時間太長太長了!

「但是!」然而蘇羽話鋒一轉道:「晨星成立的初衷,並不是為了江湖仇殺,也不是為了搶佔地盤,佔山為王!幫規里從來都說的十分清楚,我們要愛護鄰里,遵紀守法,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美好的生活!所以,我決不允許你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去為非作歹,去街頭血拚廝殺!如有違犯者,嚴懲不貸!」

「所以,今天一戰,所有兄弟全部留在家裡,該練功的練功,該學習的學習,看家護院即可!等我回來,會帶給你們一個光明的未來!」

「好!大哥放心,我們一定會守護好晨星!就算豁出命去,也不會讓晨星再遭任何傷害!」

能跟著蘇羽走到現在的兄弟,全都是沒有異心,向著蘇羽指定的那個光明的未來,攜手奮進的!所以當蘇羽說出那個目標之後,所有人異口同聲地呼喊著。

而他們也知道,自己的實力,跟著去了也是累贅,無論是看家護院還是什麼,只要是大哥的安排,只要是為晨星在付出,他們都沒有任何異議!

看著這群原本街頭喋血的兄弟,被自己一點一點的改造成了如今的樣子,蘇羽甚是欣慰!是的,他的目標,就快要實現了!

「好!走起!」振臂一呼,蘇羽大步向著大門走去。

身後,龍戰,袁彩鳳,李昆,李大牛,黃飛虎,馮五,陳虎,羅同雄壯地跟隨著蘇羽,一起向著武林大會走去!

「教官,您真的不去?據說今天會來很多高手的!」平陽街頭,風姿綽約而又青春靚麗的喬詩月一身便裝,對著對面那穿著一聲花襯衣帶著墨鏡的男子說道。

「地方上的爭鬥,隨他們自己去鬧吧,跟老子沒啥關係,老子一點兒興趣都沒有!」這男子,當然是玄武了!話說回來,不穿軍裝的玄武,還真他娘的挺挺帥的!

「據說今天蘇羽會跟那個叫做莫雲鶴的公開打擂,教官您也沒興趣么?」喬詩月有些不解地問道。

「興趣倒是有一點兒,不過頂多是對蘇羽這小子而已。至於打擂,老子沒那心思去看,反正他如果活著,之後就得給老子真刀真槍的來一場,如果他死了,那證明他不過是個廢物而已,老子何必去關心呢?話說回來,平陽這地方,水土不是一般的好啊!老子這才在街上隨便轉悠了一下,就看到了那麼多美女,那麼多白花花的大腿兒!與其這樣浪費時間,不如去泡妞來的實在!」

說著,玄武便大步邁開,痞子不像痞子,紳士不像紳士的,總之是十分的有特點的,融入到了這大千世界之中了!

「怪人就是怪人,真搞不懂他的想法!說去的也是他,說不去的也是他!算了,本姑娘還是自己去吧!」無奈地搖了搖頭,扎著馬尾的喬詩月直接上了她的紅色牧馬人,向著地處平陽西郊的自然公園而去。

與此同時,平陽各處,武林高手們一個個的或是走出自己的宅院,或是從歡愉的女子身上離開,又或是安頓好了自己的弟子,全部向著自然公園方向前去。

如果現在有小海的視角,那一定能夠發現,那一個個攢動的人頭,如同小流匯聚江河一樣,全部都向著一個地方集中而去。

「大哥,那個小畜生帶著一大隊人往這邊來了!其中還有那個叫黃飛虎的!」魔血堂老六快步走了過來,對著端坐在一把上品紅木交椅上的莫雲鶴說道。

「哼!來得正好!老子還就怕他不來了呢!去,叫白狼準備好!能不能給他的廢物弟弟報仇,就看他自己了!機會老子給他了!」品著上等普洱,莫雲鶴勝券在握地說道。

「好!我這就去通知白狼!」老六同樣也是狠狠一笑,轉身便走。

「大哥,那張英雄帖上,似乎只有你一個人的名字,我們這麼多人一起去,魔血堂會不會借故生事?」馮五有些擔憂地問道。

「怕個毛!老子就怕他不生事兒呢!越熱鬧越好啊!反正今兒個我們是來大鬧一場的,也該是去會會那些老朋友了!」龍戰大笑著說道。

「就是!怕個屁啊!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再不然,踩碎他們的蛋!看他們再囂張!」袁彩鳳豪氣地說道。

「好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先進去再說,看看莫雲鶴給咱們準備了一出什麼戲!」看著那自然公園的山門,蘇羽微微一笑,大步邁進。 蘇羽這話要是在其他人聽來,那肯定是老臉一紅,羞愧難當的。可玄武壓根兒就不是一般人兒!

「切!你他娘的居然偷師老子的絕學!奶奶的,還惦記上老子手裡最寶貝的東西了!你小子,行啊!」

「呵呵,與還給你一個完好的丹田相比,我覺得你是賺到了的!多的事情我沒心思去問,但你應該也知道,以你目前丹田狀況,這個境界,恐怕是你此生最高了!具體怎麼權衡,那就要看你了。」微微一笑,蘇羽便不再提這事兒,而是盤膝而坐,仔細地梳理著自己身體上的傷痕。

「這個……」玄武罕見的猶豫了一下,畢竟超重力設施這個事兒還是比較大的,所以玄武一時之間還真的得好好權衡一下了。

「這個我現在不能給你答覆,等你參加完那個什麼武林大會之後再說。不過,我的丹田,你真的有辦法治好?」

「雖然有些困難,不過你放心,能治好!」

「好!我信你一回!一切等明天之後再說!好好養傷吧,明天老子可是要去觀戰的,別丟了龍牙的人!走了!」

說罷,玄武便起身離開了貴賓室,而喬詩月也十分和適宜的出現,並且跟著一起離開了。

「兄弟啊,那是什麼人啊?簡直就跟個閻王似的!」方才被人扒光了的黃飛虎,恰好看到蘇羽送玄武出門,便走過來小聲問道。

聽那語氣,明顯還后怕呢。

「呵呵,放心吧,不是敵人。是我的一個朋友。」

「媽的!太恐怖了!你這朋友太恐怖了!老子還沒出手,就被人家制服了……哎,技不如人,技不如人啊……」

「呵呵,技不如人,就好好上進,別再賭了!飛虎哥你可別怪兄弟多嘴,如果你要是再賭的話,讓我發現,剁了你的手!要不,讓他再來扒你一次?」

身為武者,被人扒光了那真的是奇恥大辱!黃飛虎一個七尺漢子,自然是羞憤不已!同時玄武也讓他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所以對於蘇羽的狠話,黃飛虎肯定地回答道:「兄弟放心!這些事兒我以後會注意的!媽的,以前覺得自己夠強大了,慢慢的也就飄了。可這趟山出的,先是被個娘們坑慘了,然後又被你打敗,這還沒緩過神呢,又被人羞辱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不上進的話,他娘的以後屁都不是了!」

「呵呵,知道就好!行了,大哥養好精神,明天就是武林大會了。倒是要讓魔血堂好好的瞧瞧,想動我西川晨星,他是要付出代價的!」微微一笑,蘇羽轉身道。

「好嘞!兄弟放心吧!莫雲鶴老子干不過,但他那幾個拜把子兄弟,老子打的他屁滾尿流!」既然上了蘇羽這條船,黃飛虎也必須要一條道走到黑了!

不管是康庄大道還是死路一條,對他來說,都無所謂了!一輩子閑雲野鶴慣了,也該當回真爺們了!

替周泰再次梳理治療了一番,並且喂下一劑湯藥之後,蘇羽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神識一掃,便進入了乾坤袋,全神貫注地開始調理自己此刻身上的傷痕!

與周泰一戰,雖然蘇羽的確是受了不小的傷,但其實對蘇羽來說,這一戰卻是完完全全賺到了!因為對戰與治療極大限度的消耗了體內的靈力,反倒是的絕陽之體再次活躍了起來,迅速的吸收著那火焰之靈的靈力,補充著身體的消耗。

而當初在火山之下,蘇羽的全身骨骼幾乎碎了個徹底之時,也恰好讓蘇羽的身體再次進行了改造!雖然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但那在絕陽之體的影響與藥物的雙重作用下,使得蘇羽練就了一副幾乎是鋼筋鐵骨的身體!

所以這一次和周泰對戰,蘇羽的傷勢僅限於皮外傷,血肉之傷,至於骨骼方面,則是絲毫無損!

整整一夜的打坐調息與丹藥治療,當第二天的清晨到來之時,蘇羽已然滿血復活,恢復到最佳狀態了!

當然,傷痕還是有一些的,但對於修為來說已經沒有任何影響了。

出了乾坤袋,召回了一隻遊盪在平陽的虎王加菲,蘇羽即刻召集了所有的兄弟,齊聚議事廳!

看著龍戰,袁彩鳳,李昆,李大牛,以及新近加入的黃飛虎,再看看核心戰力中僅存的馮五陳虎與羅同,蘇羽取出了那份所謂的英雄帖,聲若洪鐘,氣態威嚴地說道:「兄弟們!魔血堂欺人太甚!屠戮我晨星兄弟,殘害無辜百姓,將西川攪的不得安寧!今天,晨星便要討回公道,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替天行道!」

下面的兄弟們立刻振臂高呼著!顯然,他們這口氣憋的時間太長太長了!

「但是!」然而蘇羽話鋒一轉道:「晨星成立的初衷,並不是為了江湖仇殺,也不是為了搶佔地盤,佔山為王!幫規里從來都說的十分清楚,我們要愛護鄰里,遵紀守法,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美好的生活!所以,我決不允許你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去為非作歹,去街頭血拚廝殺!如有違犯者,嚴懲不貸!」

「所以,今天一戰,所有兄弟全部留在家裡,該練功的練功,該學習的學習,看家護院即可!等我回來,會帶給你們一個光明的未來!」

「好!大哥放心,我們一定會守護好晨星!就算豁出命去,也不會讓晨星再遭任何傷害!」

能跟著蘇羽走到現在的兄弟,全都是沒有異心,向著蘇羽指定的那個光明的未來,攜手奮進的!所以當蘇羽說出那個目標之後,所有人異口同聲地呼喊著。

而他們也知道,自己的實力,跟著去了也是累贅,無論是看家護院還是什麼,只要是大哥的安排,只要是為晨星在付出,他們都沒有任何異議!

看著這群原本街頭喋血的兄弟,被自己一點一點的改造成了如今的樣子,蘇羽甚是欣慰!是的,他的目標,就快要實現了!

「好!走起!」振臂一呼,蘇羽大步向著大門走去。

身後,龍戰,袁彩鳳,李昆,李大牛,黃飛虎,馮五,陳虎,羅同雄壯地跟隨著蘇羽,一起向著武林大會走去!

「教官,您真的不去?據說今天會來很多高手的!」平陽街頭,風姿綽約而又青春靚麗的喬詩月一身便裝,對著對面那穿著一聲花襯衣帶著墨鏡的男子說道。

「地方上的爭鬥,隨他們自己去鬧吧,跟老子沒啥關係,老子一點兒興趣都沒有!」這男子,當然是玄武了!話說回來,不穿軍裝的玄武,還真他娘的挺挺帥的!

「據說今天蘇羽會跟那個叫做莫雲鶴的公開打擂,教官您也沒興趣么?」喬詩月有些不解地問道。

「興趣倒是有一點兒,不過頂多是對蘇羽這小子而已。至於打擂,老子沒那心思去看,反正他如果活著,之後就得給老子真刀真槍的來一場,如果他死了,那證明他不過是個廢物而已,老子何必去關心呢?話說回來,平陽這地方,水土不是一般的好啊!老子這才在街上隨便轉悠了一下,就看到了那麼多美女,那麼多白花花的大腿兒!與其這樣浪費時間,不如去泡妞來的實在!」

說著,玄武便大步邁開,痞子不像痞子,紳士不像紳士的,總之是十分的有特點的,融入到了這大千世界之中了!

「怪人就是怪人,真搞不懂他的想法!說去的也是他,說不去的也是他!算了,本姑娘還是自己去吧!」無奈地搖了搖頭,扎著馬尾的喬詩月直接上了她的紅色牧馬人,向著地處平陽西郊的自然公園而去。

與此同時,平陽各處,武林高手們一個個的或是走出自己的宅院,或是從歡愉的女子身上離開,又或是安頓好了自己的弟子,全部向著自然公園方向前去。

如果現在有小海的視角,那一定能夠發現,那一個個攢動的人頭,如同小流匯聚江河一樣,全部都向著一個地方集中而去。

「大哥,那個小畜生帶著一大隊人往這邊來了!其中還有那個叫黃飛虎的!」魔血堂老六快步走了過來,對著端坐在一把上品紅木交椅上的莫雲鶴說道。

「哼!來得正好!老子還就怕他不來了呢!去,叫白狼準備好!能不能給他的廢物弟弟報仇,就看他自己了!機會老子給他了!」品著上等普洱,莫雲鶴勝券在握地說道。

「好!我這就去通知白狼!」老六同樣也是狠狠一笑,轉身便走。

「大哥,那張英雄帖上,似乎只有你一個人的名字,我們這麼多人一起去,魔血堂會不會借故生事?」馮五有些擔憂地問道。

「怕個毛!老子就怕他不生事兒呢!越熱鬧越好啊!反正今兒個我們是來大鬧一場的,也該是去會會那些老朋友了!」龍戰大笑著說道。

「就是!怕個屁啊!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再不然,踩碎他們的蛋!看他們再囂張!」袁彩鳳豪氣地說道。

「好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先進去再說,看看莫雲鶴給咱們準備了一出什麼戲!」看著那自然公園的山門,蘇羽微微一笑,大步邁進。 然而剛一跨進自然公園的山門,尚未到達主會場,一道極度怨怒的聲音便響徹山林!

「蘇羽!納命來!還我弟弟命來!」聲音剛到,一道凌厲兇狠的身影便急速沖了過來!

這聲音,這身影,除了白雄的哥哥白狼,還能是誰!還能有誰!

「呵呵,果然是份不錯的見面禮啊!」淡然地看著那兇狠而來的白狼,蘇羽身軀微微一震,一手負於身後,另一隻手緩緩的抬起,向著白狼一巴掌扇了過去。

砰!

一聲巨響之下,那看似尋常的一掌過去,竟是將白狼砰的一下打飛,重重地撞在了石階旁的松樹上,胸中氣血翻湧不止。

「你叫白狼?我看你還不如叫白狗!名字中帶個狼,還真是一條聽話的大狼狗!莫雲鶴讓你吃屎你就吃屎?」

冷哼一聲,蘇羽氣場強大地說道:「我應該說過,武林大會上,給你個公開的機會,能殺了我算你本事!不過現在看你這狗樣,恐怕是不行了!也罷,你可以叫幫手,只要這會場上,你能叫到的,都算數,一起上吧!」

「現在!給老子滾蛋!好狗不擋道!」看也不再看白狼一眼,蘇羽直接大步踏上石階,向著山頂走去。

一路走來,絕大多數見到蘇羽的人,眼中都會閃爍著一種異樣的衝動!是的,一種看到金山一樣的衝動!

但只是看看,暫時並沒有動手的意思。畢竟發布懸賞的是魔血堂,召開武林大會的也是魔血堂,究竟這懸賞是否有效,還得看人家的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