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宏斌臉色一喜,雙手抱拳表示謝意后就準備離去!

可是。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突然就楞在原地,一截鋒利的刀刃,直接刺在了他心口之上!

「咳咳……你!你們……!」

周宏斌嘴角的喜悅瞬間凝固,驚恐的盯著身邊的那個大漢,滿臉都是不敢置信!

噗嗤!

名叫阿彪的大漢神色冷酷,擰動刀柄狠狠一攪,鮮血濺射而出。

噗通……

周宏斌瞪大了雙眼倒在地上,他到死都不知道,為什麼向家的人會站在楊浩那邊……

「楊先生,這樣處理你可滿意?」

向思明恭敬的看向楊浩。

「自然滿意,等我回到京都后,一定要向老大哥好好表揚表揚你!」

楊浩戲虐般的笑道。

「額……楊先生還是別埋汰我了。」

向思明嘴角抽搐,滿頭汗顏道,自己明明歲數要比這個楊浩大上許多,可是借著他父親的關係,卻成為了自己的小叔,這可有點坑啊!

「呵呵,向老闆,你應該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吧?」

楊浩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神情嚴肅道:「我不希望今日這件事,傳出這道大門,相信向家運營這麼多年,自己的心腹手下,應該都信得過的吧!」

「嗯!這個請你放心,今日事,我保證不會流傳出去!」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至於周家那邊,我也會想辦法敷衍的,相信對方就算惱怒,也不敢對我向家怎麼樣!」

向思明神情凝重的開口道。

有始有終,這是向家做生意的原則問題,既然已經站在了楊浩這條陣營,那麼這件後事一定要處理完善。

周家雖強,可是他向家的底蘊,也是不差!

「行,那我就交給你了。」

楊浩點點頭,接著道:「哦對了,你把這裡的屍體處理乾淨,我要周家那邊,死無對證!」

這話一出,楊浩的眸子里變得陰森無情起來!

……

……

與此同時。

在這豪華套房最裡面的卧房內,一股沉悶的氛圍壓抑其中。

「佳怡,你說楊大哥……會不會有事啊,他們那麼多人!」

蘇雨柔蜷縮在沙發上,擔憂的開口道。

「應該沒事吧……這臭流氓雖然人不咋的,可是打架很厲害的。」

唐佳怡不確定的說道。

「可是……可是對方有槍啊,我來的時候,看見他們每個人的腰間,都配著手槍。」蘇雨柔還是不放心的說道。

「有槍……」

唐佳怡美眸內,也是湧上來一股擔憂:「那我還是先通知我爺爺,讓他多派點人過來。」

說著。

唐佳怡趕緊掏出手機,就要撥通電話。

可是一道清冽的聲音,卻是打斷了她的舉動!

「沒用的,唐氏集團雖然在中海市有些勢力,可若是面對京都周家,沒用半點辦法!」

「也不要妄想給警察打電話,整個華夏方方面面,都有周家的眼線。」

莫語嫣盤坐在地攤上,一邊打坐調養一邊解釋道。

「啊,那可怎麼辦啊!」

唐佳怡俏臉著急起來:「對方有槍,那楊浩……不一定是對方的對手啊,他不會已經出事了吧!」

她這一說,蘇雨柔的神情也是緊張起來。

「放心吧,我相信他,不會有事的。」

莫語嫣絕美的俏臉上,浮現一抹堅定。

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那麼相信楊浩,如果按照以往的處事方式,莫語嫣不會這麼衝動,可是在聽到楊浩最親密的人被綁走後,她還是一無反顧,不惜以自身墜入危險也要趕過來! 聽到莫語嫣這麼說,唐佳怡終於是是鬆了一口氣。

「莫姐姐,你說的是真的嗎……我還是很擔心楊大哥啊。」

蘇雨柔蜷縮在沙發上,柔弱的低語道。

「當然是真的,以我對他的了解,周家那些人肯定沒好果子吃。」

莫語嫣絕美的俏臉上,浮現一抹笑意。

嗯?

以我對他的了解……

唐佳怡在一邊聽到這句話,精緻的臉蛋上瞬間就緊張起來。

「難道……難道那個臭流氓,真的和這個莫語嫣有一腿?」

唐佳怡不知道為何,內心竟有種酸溜溜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好像原本屬於自己的心愛的東西,被另一個人強行分走一樣……

「哎呀!呸呸呸,什麼心愛的東西,那個臭流氓我才不稀罕!」

唐佳怡皺著可愛的小鼻子搖搖頭,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莫……莫同學,你和楊浩是怎麼認識的啊?看樣子好像你對他……很了解啊。」

說完這句話,連她自己都聽出了其中的酸味,趕緊解釋道。

「我……我沒什麼意思啊,主要是楊浩是我的保鏢……我我身為僱主,理應要……要知道這些……」

唐佳怡低垂著頭,語氣也是愈來愈小。

「額……」

莫語嫣先是一愣,隨後嘴角綻放出一抹驚艷的笑容。

她的心智粉絲聰慧,微微一想瞬間就讀懂了唐佳怡的內心想法,感情這小姑娘在吃她的醋呢。

「唐……我還是也叫你佳怡。」

莫語嫣微笑說道:「佳怡,我和楊浩沒什麼關係,就是有些事情需要找他幫忙,作為回報,我也答應他要保護你的安全,所以我才會第一時間趕過來啦!」

「其實說到底,你們之所以碰上這件事,我也有很大一部分的責任的,京都周家的人,其實是從這我來的。」

聽到莫語嫣這麼解釋,唐佳怡緊張的俏臉也是鬆懈下來,可是看到莫語嫣那揶揄的笑意時,俏臉也是緋紅一片,很是嬌羞可愛。

「唔,是這樣啊。」

唐佳怡吐了吐可愛的小舌頭。

莫語嫣微微一笑,可是不知道怎麼的,想到自己現在面臨的處境,她竟然有著羨慕唐佳怡了。

至少!

在遇到危險的時候,還有個人會義無反顧的來保護唐佳怡,而她自己呢?

無論是莫家覆滅被剷除,還是來自周家的逼婚,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靠她自己來解決。

套房內變得安靜起來。

可是突然間。

「咚咚咚,咚咚咚。」

一道輕微的敲門聲驟然響起。

嘩!

房間內三個美女,神情都是猛地變幻起來。

「莫姐姐……會是楊大哥嗎?」

蘇雨柔如同受到驚嚇的小貓,害怕的問道。

「我也不確定……應該是吧。」莫語嫣內心也是緊張起來,現在楊浩是她唯一的底牌,若是對方出事的話,後果可就嚴重了……

「怕什麼,我覺得肯定是楊浩那臭流氓!」

倒是唐佳怡膽子變大了許多,猶豫片刻后,拎著一個花瓶這才走到門口!

「誰……誰啊!」

唐佳怡緊張兮兮的問道,說不害怕也是相對的,她畢竟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

外面的敲門聲停止。

「大小姐,是我啊,楊浩。」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進來!

是楊浩!

屋內的三人大喜,唐佳怡更是笑開了花,趕緊擰開反鎖的屋門。

旋即,一道熟悉的聲音,顯露了出來。

「哇,楊浩,我就知道你肯定會沒事的!」

唐佳怡笑眯眯的開口道。

「額……你指的沒事,那為什麼還拎著花瓶,你不會是想砸我吧……」

楊浩心虛的看著唐佳怡手裡的花瓶。

廢少重生歸來 「嘿嘿嘿,這不是以防萬一嗎!」

唐佳怡吐了吐可愛的小舌頭,趕緊將花瓶放下來。

楊浩踏步走路屋內,看著安然無恙的三人,懸著的心也是放了下來。

「三位大美女,很抱歉我來晚了點,不過現在危險已經解除了,沒事了。」

楊浩輕笑一聲出口,可是他的話語剛一落地。

嗖。

一道嬌弱的身影,直接就撲進了他的懷裡。

「楊大哥,你……你總算來了,嗚嗚嗚……」

蘇雨柔死死抱住楊浩的身子,膽戰心驚的內心也只有此時,才稍微平穩下來。

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再加上心性柔弱,碰到了綁架這種事,又經歷過周耀傑那凶神惡煞的嘴臉,心裡邊早已經害到了極致!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其實。

三個女孩子裡面,就屬她的反應最正常,極度恐懼之下,猛然看到自己熟悉的人,就會情不自禁的如同救命稻草般緊緊抓住!

莫語嫣不用說,她早就已經知道周家人的嘴臉了,唐佳怡雖然害怕,可是經歷的綁架也不知第一次,自然是有經驗了,唯有蘇雨柔,這可是頭一回碰到這麼恐怖的事情!

「蘇美眉,沒事啦,不用害怕。」

楊浩輕聲細語道,感受著懷裡不斷顫抖的嬌軀,已經胸膛上被淚水沾濕的衣裳,他的表情也是不好受。

「乖啊,蘇美眉,你先好好睡一覺,明天起來就好了。」

楊浩輕輕拍打著蘇雨柔的肩膀,湊過頭在她耳邊溫柔說道。

旋即。

他的手掌攀上了蘇雨柔白嫩的玉頸,在某處穴位上輕輕一摁,蘇雨柔立馬就癱在了楊浩的懷裡,昏睡過去!

「楊浩!你這是幹什麼!」

唐佳怡在一邊瞪著美眸道。

「我這是在救她!」

「蘇雨柔的性子本來就比較單純,經歷過這種事,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要是再由她自己胡亂回憶啦恐怖的畫面,我擔心她的精神會出問題!」

楊浩神情凝重的解釋道。

社會上有很多人,都是經歷過莫大的恐慌之後,精神層面承受不住,而患上了間歇性精神病,這種疾病若是不在初期就治癒,會在人的一生中慢慢折磨,十分的痛苦!

而蘇雨柔,現在就是處在了這樣的一個層面上!

為了防止她自己胡思亂想,楊浩也只能暫時點了她的暈穴!

「哦……是這樣啊,那雨柔她沒事吧!」

唐佳怡擔憂的看向蘇雨柔。

其實她也看出來一點了,在楊浩還沒出現的時候,蘇雨柔就蜷縮著身子,不斷的顫抖,她也過去安慰了幾句,可是沒有絲毫用處。

「這個還不知道,要取決於她這段時間所處的環境,壓抑的環境很容易讓崩潰。」

楊浩眼眸里浮現一抹凝重,開口道。

「大小姐,要不……要不把蘇雨柔接到別墅吧,你看怎麼樣?」 「啊?別墅?」

唐佳怡差異一下,點點頭旋即不解問道:「難道不是應該……送雨柔去醫院嗎?唐氏集團旗下,有好幾家專業的醫院呢。」

「這個……我不放心,還是把她接過去吧。」

楊浩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況且,我也懂點調養秘術,能夠更快的調養好雨柔的傷勢。」

他說的秘術,自然就是依靠噬魂戒了!

「哦,是這樣啊,那行吧,就把蘇雨柔放我房間,剛好可以給我作伴。」

唐佳怡笑嘻嘻的說道。

此情,逾期不候 楊浩點點頭,隨後就把眸子放在了莫語嫣身上。

「莫小姐,今天這事多謝你了,要不是你,後果不堪設想!」

楊浩轉過身,認真的看著莫語嫣說道。

只婚不愛,緋聞嬌妻要離婚 要不是她前來,不顧自身安危給自己爭取了時間,怕是後果很難預料,而且看對方嘴角的鮮血,分明就是受了內傷的模樣。

「沒事,這是我應該做的。」

莫語嫣點點頭,嘴角綻放出驚艷絕美的笑容:「再說了,我們兩個可還是合作關係,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合作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