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哼,祝菀青解氣的扭過頭,她也不想契約火精靈好嗎,誰知道它被封印就直接退到系統里了,系統被發現那可不得了,結果更狠的是,這隻火精靈居然被收進魔獸錄了,woc,之前在火山喝了一點她的血,再加上它被封印進入系統,又不小心碰到系統,結果就成了她的魔獸了,一點都不爽!

一人一精簡直是相看兩生厭,齜牙咧嘴的都恨不得要死對方,可惜契約法則在那,兩人只能幹瞪眼。

Q版的火精靈鼻子里憤憤的噴出一絲火,不屑的對祝菀青比了個小拇指,就縮回了魔獸錄的空間里。

「我去,火精靈你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炸毛完后,心裡憋著一股氣,回到自己身體坐起來后,發現自己在鐘塔。周圍看了一圈,蘇懷玉不在。

勉強壓住心中的火氣,找到鏡子,拉下上身的衣服,看著背上那熾熱的火鳥圖案,咬住下唇心裡暗罵:「麻煩的傢伙!」

穿好上衣,盤腳坐上床,開始感悟恢復點法力,火精靈那火焰用得爽,但是透支的卻是她的法力,她現在完全感覺不到法術的存在。

法力緩緩的在身體里恢復,她的身體也輕鬆了很多。

「噗——」一口血噴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 祝菀青第一次體驗到了一口老血噴出來的感覺,說實話,有點蒙,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會吐血,但是想來是契約了火精靈后才吐血,不用說,一定是它的問題。

透支她法力就算了,還要噴血,虧了虧了!

再次在心裡暗罵一聲后,她也不再運息調理了,出房門去找蘇懷玉。

「老師?」從頂樓一直到一樓都沒有蘇懷玉的影子,奇怪,難道有事出去了?

「找我何事?」

聲音突然從背後響起,嚇得她抖了一下,轉過身,顫抖的說:「老師能不能不要那麼嚇人……」

「那隻能說明你抗驚程度不夠,這樣都能被嚇到。」嘴角撇下,嫌棄之意絲毫不藏的表現出來,走到椅子上坐下來,

對了,北國君主傳來消息說,龍雲山脈里的魔獸蠢蠢欲動,十年一次的獸潮可能要提前,你跟我一起去。」

獸潮?

腦海里出現那個獸人的面容,祝菀青突然上前抓住蘇懷玉的袖子,不管他會有什麼反應,緊張的說道:「我之前在魔獸森林裡聽看到有兩個……獸人?他們策劃的這次獸潮!」

聽完她的話,蘇懷玉皺起眉頭,拇指和食指捻在一起輕搓,思考片刻,對在一旁緊張的看著他的祝菀青說道:「你放心吧,這件事我會調查的,但是這次獸潮你還是得跟我去,你需要錘鍊。」

行吧,去就去,不就是被捶嘛,去見見世面也挺好。

「不過下次,再發生這次的事情,你就不用再來上課了,連自己都保不住,還去招惹別的東西!」

「我這……這不是故意的……」偷偷瞄了眼蘇懷玉的面色很嚴肅,手無力的比了個OK,「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下次我會更小心的!」更小心偷聽的。

唉,無奈的嘆口氣,對祝菀青揮揮手,她便消失在了鐘塔。對著她消失的地方,想起剛剛她說的話,看來半獸人已經按捺不住了,得做些準備才行。

不過……

拇指和食指圍成一個圈,這是個什麼意思?

眼睛一閉一睜,就發現自己回到寢室了是什麼感覺,amazing!她一定要學這個!

————————————

雖然平安回來了,但是有個疑問一直纏繞在她心裡,在床上翻轉半天睡不著,最後氣悶的坐起來,呼喚系統:「系統,我那天遇到的那個是獸人嗎?」

「是的宿主,不過更準確的應該稱他們為——半獸人。」

「幫我查找半獸人的資料,謝謝。」

「數據讀取中……」

一面藍色大屏直接出現在祝菀青面前,把她嚇了一跳,「系統,你可以在現實里出現了?」

「是的宿主,這是閉關升級后的新功能,可直接將系統投影到現實,不過僅宿主可見,其他人看不見。」

那這樣方便多了啊,點開大屏上的播放按鈕,一個關於半獸人的歷史呈現在她眼前。

「在神跡大陸最初,人是人,獸是獸,人類與魔獸是互利共贏的關係,互相成長互相幫助,後來領土創建完和平后,人類和魔獸的首領各生異心,都想統領大陸,於是雙方開戰,死傷慘重,最後簽訂停戰協議,人類與魔獸不再一起生活,隨後人類各地發生戰爭,大陸隨即分散,不同領地的王帶領各族人前往不同的土地建設領地,四國由此誕生,中島則由第一代四國舉薦的大法師在此建立學院。高等魔獸都有自己的族群,低級魔獸則四處分散,幾百年來,人類各國體制逐漸完善,魔獸之間的族群漸漸分散,最後在各國森林、大海、魔獸森林及人跡罕至的地區生存。但在300年前,有些貴族抓了低級魔獸用來實驗人獸結合,逐漸發展到高級魔獸,人獸雜交后,產生了新的種族半獸人,但是結合了人類智慧和高級魔獸基因的半獸人讓當時的貴族害怕,大部分被殺害,小部分逃了出去,在外掩藏身份流浪。如今他們想要報復的心從未停止。」

原來如此,是因為自己的私心,才導致半獸人悲慘的誕生,怪不得那天的半獸人,神情如此憎恨。

心情有點低落,了解了半獸人的歷史后,又是難受又是無可奈何,事情已經發生了,她難受也沒用,只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了。

忽略心裡那點情緒,重新躺回去數羊。

一夜無夢,下樓跟戴栗子和白卿打了個招呼,懨懨不樂的吃早餐。

戴栗子好奇的問了句:「菀青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晚上回來的,怕打擾你們休息所以沒跟你們說。」

白卿擔憂的眼神看向她:「你沒事吧。」

勉強笑出來,「沒事,放心吧,姐姐我先走了。」

匆匆吃完,祝菀青拿著書快步離開,留下一餐桌的人面面相覷。

上完課到院長室,祝菀青還是興緻不高,蘇懷玉無奈的放下筆,看她那樣子,就知道回去查了半獸人的事情,走到她旁邊,敲敲桌子拉回她神遊的意識:「我知道你查了半獸人的歷史,但是難過並沒有用,事情已經發生,我們能做的,就是阻止更多的悲劇發生。」

他的一席話,倒是點醒了祝菀青,是啊,過去不能改變,她能改變的,還有未來!

對蘇懷玉束起大拇指,感激的說:「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多謝了!」

欣慰一笑,轉身坐回椅子上,再次疑惑的束起大拇指,這又是什麼意思?是他學生家鄉的某種肢體語言?

既然想通了,祝菀青也要準備去北國的東西了,蘇懷玉已經幫她請好了假,她只管放心的跟著去,當然班上的人又是一陣怪言怪語,她已經不在意了。

找姐姐解釋了她要和蘇懷玉去北國,就回房間收拾行李去了。

北國……地勢險峻,需要方便行動的衣服和鞋子,此次之行,不能鬆懈學習,法杖拿盒子單獨裝上,咒語大全帶上,嗯……應該沒有其他需要帶的了吧,好嘞就這樣。

深夜,一道身影出現在祝菀青的房間,找到她的行李打開,窸窸窣窣的聲音后,關好包袱,閃身離去。 北國,不愧是險峻之地,整個國家都是依山而建,重巒疊嶂間不同的房屋坐落在此。

坐在飛行魔獸上在山林間飛行,急驟的風打在臉上,髮型已經亂成雞窩頭的祝菀青趴在椅子上忍住胃裡不斷翻滾想要嘔吐的慾望,羨慕的眼神投向坐在最前面的蘇懷玉,能做到頭髮絲毫不亂,泰然處之的在那欣賞風景。

抱住自己的包袱癱在椅子上生無可戀,想想自己以為到北國要很久,結果老師一張捲軸他們就到了北國傳送點,再然後就是坐魔獸前往北國的都城山清城。

飛了大概半個時辰,終於在山清城門下「車」,蘇懷玉出示光明大導師的徽章后,直接帶她進城。

胃裡還在翻騰,有氣無力的揪著蘇懷玉衣服的一角,懨懨的問他:「老師,為什麼要騎魔獸來不用捲軸呢?」這樣就不用遭罪了。

蘇懷玉餘光目不斜視的走路,輕描淡寫的說:「我看你好像很想坐的樣子。」

是哦,她沒坐過飛行魔獸,所以一出傳送點,看見飛行魔獸就移不開眼了,自作自受啊!

北國的人由於靠山吃山,普遍都比較壯,性情也多豪爽,在街上一路走來,蘇懷玉已經被砸了不知道多少的手帕、晶石,雖然他都躲過去了。

對於此種男人看了生氣,女人見了傾心的盛況,祝菀青不得不再次對她老師束起大拇指讚歎道:「老師,您行情真好!」

哼,從鼻子里哼出一聲表達他不想接話,本來還想讓她多看看不同地域不同風情的想法也沒了,直接一個瞬移到了法師聯盟。

又來了,她還想多看看給老師扔東西的美女來著,結果又是一轉眼就到目的地了,伐開心~

「懷玉,你來了!」剛推門進去,身穿同款長袍靠在桌子上微胖的男人驚喜的走過來給蘇懷玉一個擁抱,手不停拍他的背,「懷玉,好久不見了,要不是這次獸潮提前,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你這個大忙人呢。」

聯盟里大部分的人不可能不認識蘇懷玉,全都停下腳步,用一種仰慕的眼神看著被男人抱住的人。

祝菀青努力憋笑,看著蘇懷玉和男人身上的肉擠在一起,那畫面簡直不要太喜感。

男人鬆開蘇懷玉后,看向他身後的祝菀青,驚訝的說:「懷玉,這是你的……」

「學生。」

人群一片嘩然,到目前為止只有兩個學生,且很久沒有收學生的光明大導師居然有學生了!頓時周圍的目光全都集中在祝菀青身上。

祝菀青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圍觀的猴子一樣,她不想給老師丟人,挺直胸板,毫不畏懼的看向那些目光。

像觀察稀有物品一樣,男人好奇的湊過來打量她,露出友好的笑容伸開雙臂:「你好啊懷玉的學生,我是他的老朋友,他們都叫我小胖,你也可以這樣叫我。」說完還眨了下左眼。

這個人真有意思,還會賣萌,不過配上他那副和善的面容還挺可愛的,她也不拘謹,落落大方的上前抱住他:「你好,我叫祝菀青,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就不加先生,直接叫你小胖了,可愛的小胖先生。」

大笑一聲,小胖鬆開祝菀青,看向蘇懷玉,上前摟住他肩膀拍著說:「懷玉,你這個學生上道啊,一點也不像之前那兩個……」

能忍受小胖嘰嘰喳喳恨不得什麼都說出來,看來蘇懷玉和他關係真的很好啊。不過她能接受這種打招呼的模式,還不是因為她不是本地人,她知道擁抱是種禮節,所以才那麼「上道」。

撇開大廳里的人,小胖帶他們到後院找房間,一路上,祝菀青已經從小胖嘴裡知道了北國的諸多八卦,什麼親王最近迷上了某個舞姬……大法師觀察到獸潮要提前後頭髮都急白了……某某家族的兒子死了等等,她都懷疑小胖這身長袍是假的了,他是專職整理八卦的吧,這麼了解……

不過聯盟真好看啊,圓頂式的屋頂,紅白相間的建築,經過訓練場地,後院就是聯盟成員居住的地方,只要你有聯盟發的證,不管在哪個分部,都可以免費住。當然了因為法師少所以才那麼壕,不然全民法師,房間哪夠住呀。

她的房間就在蘇懷玉右邊,小胖拉著她一直說聯盟的分佈,廚房在哪裡哪裡,洗澡在澡堂,房間里有單獨的廁所,什麼時間吃飯巴拉巴拉一頓,聽得她眼睛都暈成蚊香了。

在一旁想讓自己耳朵休息一會兒的蘇懷玉見自己的學生快暈了,終於上前解救她,「好了,有我在,我會跟她說,再說她有嘴巴,還不會問路?」

既然都這樣說了,小胖就只能老老實實的閉嘴,依依不捨的揮手道別,走到一半突然又沖回來,「差點忘了正事,既然你到了,明天就去找大法師商量對策。」

行了行了知道了,就算他不說蘇懷玉也準備明天就去找大法師好嗎?

小胖走後,蘇懷玉手放在門的把手上對一旁的祝菀青說:「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去找大法師,書帶了吧?」

得意的拍拍包袱,她早就想到了,哼哼~

瞧她得意的樣子,蘇懷玉想說什麼又憋了回去,進房間關門后,看著房間熟悉的布局,不得不感慨這個房間和他離開的那天沒有任何變化,挺好的,熟悉的環境也能放鬆身體,讓他能更好的思考這次的獸潮。

隔壁間的祝菀青先是體驗了一下床的柔軟,再把包袱拿過來整理。

不過包袱真的挺重的,她沒有空間戒指,拒絕了蘇懷玉幫她攜帶的幫助,就這樣背了一路。

拿出自己的衣服和書本后,發現底層之前被衣服蓋住導致她沒注意到的東西——幾件像是鍊金術師製作出來的東西。

兩個結界球,一個手鐲,一套緊身衣和一個不知名物體?

是白卿嗎?

看到這些東西她第一反應就是白卿偷偷塞進來的,可是白卿也是新生,能做出這些一看就很完美很貴的物品嗎?而且還不要錢偷偷塞給她?據她所知鍊金術師製作的東西都很貴,因為耗時耗材,原理也很複雜,不然空間戒指這種東西早就爛大街了。

會是她嗎?她為什麼對自己那麼好?不會是……喜歡自己吧!

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到時候回去再問也不遲,現在,先背書吧,明天去大法師那,好歹也能裝一下,不至於顯得自己無知。 水球攻擊……水牆防禦……水柱……

背了一晚上的咒語的後果,就是夢裡全是咒語,在腦海里嗡嗡的回蕩。起床去餐廳吃早餐,見到好吃的的想的都是咒語。

舀起一勺粥不小心往鼻子里塞,聽到其他人啞然失笑,匆忙的拿紙巾擦乾淨,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默默狂吃,蘇懷玉在一旁看在眼裡,伸手輕拍她的頭頂,安慰道:「不用那麼緊張,見個大法師而已。」

見個大法師而已?他王權貴族都見過了當然無所謂,她不一樣,她只是個平民小百姓,除了在電視上看過,真人還真沒見過,今天要見的人又是北國的大法師,相當於祭司,地位崇高,法術值強大,如果說她的法力值(hp)只有十點的話,人家的就是她的100倍不止,她當然慌了,放下勺子,悶悶的說:「我怕給你丟臉……」

蘇懷玉輕笑一聲:「無事,有我在怕什麼?」

從窗子透進來的陽光照在他臉上散發出的氣息,竟讓祝菀青覺得,她的老師不愧是被諸多美女擲果盈車的人。

搖頭甩掉腦子裡的想法,站起身說自己已經飽了就快步走了,蘇懷玉意味深長的勾起嘴角,繼續聽小胖侃侃而談。

啊~他是老師啊,她怎麼能有那種想法呢,她只是覺得老師很厲害而已,對,就是這樣。靠在房間陽台上一個人胡思亂想,最後自己說服了自己,拋掉不該有的想法,她現在還那麼辣雞,還不行,還得死命肝。

藍色面板在眼前展開,話說她的等級已經很久沒升級了,學了法術就把系統等級就忘了,不該啊不該,好好反省。等級還是在23級,魔獸錄里多了只火精靈。

「系統系統,有什麼任務可以接嗎?我想升級。」

「查找中,請稍候……任務一:獸潮中完成殺死100隻魔獸,獎勵100經驗值,50金幣;任務二:結識王親貴族,獎勵100經驗值,100金幣。」

結識王親貴族?太難了吧,她怎麼能見到貴族,除非跟著蘇懷玉一起去王宮,但是以她看and電視劇的經驗,王親貴族都是不好惹的吧,萬一她說錯話被咔嚓了怎麼辦,還是任務一靠譜。

「接受任務一。」

「宿主接受任務一,時限10天。」

10天啊,這麼說10天內會發生獸潮,那要隨時保持警惕了。

北國的叢山之林里,一個黑影從樹上急速掠過,看到紅衣女子后停下來坐在樹上問道:「準備好了嗎?」

女子恭敬的回:「回主上,已經聚集起來,就等您的指令了。」

「很好,」男子仰天大笑,「兩天後,我要看到獸潮足夠把城市踏平!」

「可是聽說蘇懷玉到了北國……」

男子打斷她的話,不屑的說:「哼,我會想辦法引開他,你做好自己該做的就好。」

「是,主上!」

還不知道兩天後獸潮即將突襲的人們,雖然大法師說了獸潮要提前,他們也做好了隨時上戰場的準備,可這沒有具體的時間,他們也只能先過好當前的日子,只有山裡的獵戶隱隱感覺到了獸潮要來了,因為他們能獵到的魔獸越來越少,高級的魔獸幾乎看不見了,匆匆寫好信緊急傳給邊城的戰士,讓他們時刻警惕。

祝菀青此時已經到了大法師的府邸,聽蘇懷玉和大法師討論關於這次獸潮的提前。

「幾日前我在占星台觀察到叢山之林方向的魔獸突然聚集,那邊的元素也突然混亂起來,我懷疑是有人故意為之。」一頭白髮的大法師捋著自己的鬍子慢慢道出自己發現的情況。

蘇懷玉正襟危坐,端起茶喝了一口,嚴肅的說:「實不相瞞,我知道這次獸潮提前是何人所做。」

「哦?是誰?」

「半獸人。」

大法師捋鬍子的手一頓,臉色瞬間蒼白,不可置信的說:「不可能,當年半獸人被殺之殆盡,逃出去的半獸人這麼多年來毫無音信,怎麼這次……」

「是我學生親眼所見。」

大法師眼神急切的看向祝菀青,語氣焦急的問道:「小姑娘,你說說怎麼回事。」

祝菀青先是看了蘇懷玉一眼,得到肯定后緩緩把自己那天所見所聞一一說出:「那個半獸人眼睛是豎瞳,我沒有看錯,他對另一個人說要來北國製造獸潮,說是要讓一個人死無葬身之地……」

「那個人長什麼樣?」

長什麼樣?她有點記不清,就只看了一眼,不過再仔細想想,那個人臉上好像……「那個人臉上有個半月形印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