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二百多年了,修為就停留在龍斗二三級的境界,不算多高,看來也是廢物吧!」尚風嘲笑道。

確實,修鍊真氣百多年,修為竟然只在龍斗二三級徘徊,這樣的資質確實不好,甚至可以說是平庸至極,不過這四鬼的修為雖說不高,但卻各自掌握著一種品數很高的真技,至少要在七品以上,這也就使得四鬼各有獨到之處。

真技不在多,在於精。只要練好一種真技,練到出神入化,即便真技品數很低,但威力可是難以估量的。當然,如果有能力的話,即能掌握多種真技,還能靈活運用,發揮出真技最大潛力,那也是很好的,但這也只有奇才才可做到。

四鬼苦心專研一種真技,百年過去了,雖說修為沒有提升多少,但它們的強項卻是無人能及。

「其實,三鬼萬面人是四鬼中最弱的,它修鍊的是禁忌真技――萬面易容術,這真技是不會提升戰鬥力的,是輔助形真技。阿泰之所以會被它輕鬆打退,是因為等級壓制,龍斗二級對付龍羅一級的,還是很容易的。」這時無雙低聲對尚風和小雪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小雪自己就可以對付這萬面人了。

再看後面的五人,南宮易、四尾天蠍、寧昆,還有兩個魔族的人,以前沒見過,一個身穿黑衣,另一個一身白。

這兩個人咋一看長的幾乎差不多,就像是兄弟倆,看樣子都很年輕,臉上帶著一種冷,眼睛中帶著殺機,看一眼,就會覺得這是來索命的吧!黑衣男子的背上背著兩把黑色鐧,白衣男倒是沒有帶什麼武器,兩人都叉手於胳膊上。


正因為白衣男子沒帶武器,所以才覺的他比黑衣男要恐怖,說不準白衣男子的武器是暗器呢,不知不覺中奪人性命,這比明面上拿武器更致命。而且白衣男子一看就是有心機的樣子,而黑衣男子就沒有。

「你們是乖乖投降,還是拚死鬥爭?」就在這時,南宮易開口問道。

「寧死不投降!」林新說道,已是做好奮力一博的準備。隨後率先發動了攻擊。

「我們的答案是一樣的!」尚風等人一起應答道,緊跟著發動了攻擊。

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投降,是遭萬人唾棄的,大義凜然的死,是受人敬仰和尊重的,無論何時,保留人們應有的氣節。

錚錚男兒,絕不苟活!

「小雪,你對付萬面人,我們對付其他人!」在尚風往後掠出的時候,對小雪說了這麼一句話,而小雪也不怠慢,立即對萬面人發動了攻擊。

「神佛印!」林新使出三品真技, 絕世神農

「盤古開山斬!」阿泰也不懈怠,施展出一段五品真技。

「猛虎攻殺!」無雙心裡有著無法發泄的怒火,這一四品真技全力轟出。

「神魔異次元!」尚風發動一品真技,瞬間軒轅劍變成一把電刃。尚風斬出四五道電刃,直逼敵人而去。

這四人氣勢可謂非常壯觀,對著敵人威逼而去,洶湧的真力席捲而去。

面對這樣的攻勢,它們臉上一點恐懼也沒有,反而是多了一種嘲諷,諷刺尚風他們的不自量力。

確實,對方可是有南宮易這樣龍聖境界的人坐鎮的,即便尚風他們人再多,但對於一個龍聖境的人來說,實在是不足畏懼。

「給我趴下!」南宮易一聲吼出,聖級真力洶湧的爆發而來,壓迫感讓人感到那種無法逾越的差距。

在南宮易的一聲吼聲中,眾人兇猛的攻勢瞬間遭到瓦解,他們四人全部被彈出,倒在棧道上,被聖級真力壓的無法站起。

阿泰和林新分別被震到旁邊的空中棧道里,無雙和尚風則是倒在了薩真人的旁邊。

「嗚哇……」

四人都吐出一口鮮血。

敗了,敗的很慘。對方連動也沒動,就打的尚風他們站都站不起來了。

差距,這就是差距。龍聖境界已是如此恐怖,那龍魂境界的就更加令人難以想象了。

「知道差距了嗎?我告訴你們,不用這些人來威脅你們是讓你們知道我不用威脅你們也能輕鬆解決掉你們!」南宮易指著趴在地上的李東他們說道。

南宮易要讓尚風等人知道,自己可以絕對壓制他們,抓這些人是要把尚風他們一網打盡,從而讓他們投降於自己。

「無雙,尚風,聽……聽我說。」就在尚風一籌莫展的時候,薩真人低聲對他們說了幾句話。

「我打開這山的山頂,尚風逃走請救兵,無雙……掩護他。」 冷血總裁你輕點

「師父,你……」無雙十分擔心自己的師父,薩真人的修為正在飛快的流逝,馬上,就要成為一個廢人了。

薩真人知道無雙擔心什麼,不僅僅是擔心自己,還因為擔心自己現在的實力打不打的開這山頂還是個問題。於是薩真人道,「你不用擔心,我……我還是可以的,就讓我……我這個老頭子為……為你們做最後一件事吧。。」

「尚風,我們會全力擋住它們的。」無雙也是兩眼凝重的看著尚風,它也是希望尚風可以活著出去。

就在前幾天,無雙和尚風還是敵人、對手,如今竟然成了生死患難的兄弟,這種感情還真是奇妙。

無雙說不出來這種感覺,尚風也說不出來。

尚風撇了一眼下面棧道的林新和阿泰,他們目光相對,也是明白了這其中的意思。

原本信心慢慢來滅敵,如今卻性命不保,反而快要被敵人消滅了,這種反差,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做好準備!」薩真人說完這句話后,動用自己全部力量,這也是自己必生的力量,也是他的最後一博。

剎那間,壓迫著眾人的真力被抵擋了過去。薩真人在丹田被破的情況下,還能抵擋住聖級真力的壓迫,可見薩真人實力的可怕,這要是薩真人丹田未怕,恐怕南宮易未必是他的對手。

「呀!」薩真人怒吼一聲,一道流光急速射出,這是薩真人的天罡劍!

薩真人丹田雖破,但天罡劍的威力可是未收到影響。

「轟!」一聲響,這座山的洞頂就被轟開了。

陽光頓時射入山洞。

「唰」

尚風使出全身力氣,真力散發開來,急速往外掠去!

… 此時尚風已是掠出洞口。

看著尚風離去的身影,薩真人嘴角出現一個弧度,「這些人的命就看你的了!」

「噗……」

薩真人吐出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此時他的氣息已是全無。

那把劍,天罡劍,在破開洞頂后,也是轟然斷開,散落下去。

主人已死,劍,意義又何在?

就在尚風掠出的瞬間,四道身影爆射而去,同時,林新,阿泰,無雙,小雪也是爆射而去,要阻擋住它們。

不過,他們哪是對方的對手。

「呀……」

「啊……」

「嗚哇……」

四人被它們不費吹灰之力就打倒,紛紛落下,墜落在棧道上。

同時,四尾天蠍和身穿白衣的人追了出去,它們兩個的修為應該都要在尚風之上,雖然現在它們的氣息被隱藏了,但直覺告訴大家它們修為不弱。

林新他們只能看著那二人追向尚風,卻沒有任何辦法,洞口已被那寧昆和身穿黑衣的人擋住了。

「可惡!」林新一拳打在棧道上,憤怒的說道。

無雙很不甘心,站起來再度沖了出去。

「給我好好趴著吧!」南宮易不屑的說道,隨即聖級真力釋放開來,無雙直接被震回去了!這下,五人可是趴在棧道上無可奈何。

「南宮大人,今天,這收穫可是不小啊!」萬面人看著現在的場景不禁說道。

這幾位神器的主人如今就要命喪這裡,他可是大功一件,倘若自己沒有刺破薩真人的丹田,一切不會這麼順利。

早知道這樣,南宮易就會直接在解決掉李東這四人。

「等到抓回那小子,一切就結束了。」南宮易看著洞口說道,看來他對抓回尚風還是有信心的。

此時,尚風正急速飛行,前往神界求援。


尚風使出吃奶的力氣,早一分到天庭,自己的朋友就少一分危險。希望南宮易不會這麼快就殺掉他們。

「不好!」尚風眉頭一皺,因為他感受到了有兩人正在飛快的靠近自己,而這兩人的修為都在自己之上。

沒錯, 監守自盜,偷來的老公超暖心

很快,兩人就已是攔住了尚風的去路!

現在,尚風也是明白,逃是逃不掉了,那只有一拼了。

「小子,你是自己投降呢,還是逼我們動手?」白衣男子開口說道,不過這聲音聽起來有點陰陽怪氣的,但卻帶著一種寒意。

尚風如今也不過是龍羅四級的戰力,這四尾天蠍的修為有沒有提升還是另一回事,關鍵是這白衣男子讓尚風有一種恐懼。

「我白煞也不欺負你,只要你打的過它,你就可以走了。」白煞給尚風了一條活路,那就是打倒四尾天蠍。不過尚風心裡很是清楚,即便打贏四尾天蠍,這白煞又怎會放過自己。他之所以這樣說,看來是對四尾天蠍有著很大的信心。

「來吧!」尚風大吼一聲,他並沒有期望自己今日能活著,不過即便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不管那白煞是否出手,自己一定要斬殺掉天蠍,尚風在心裡對自己說道。

四尾天蠍也是釋放出了自己的修為,它的修為竟然已經提升到了龍羅五級的修為!要知道前幾日他還是四級的修為,這提升的也太快了!

看來它一定是煉化了不少的修鍊資源。

「唰」

層層真力釋放開來,直逼尚風,尚風也動用軒轅劍將修為提升在了龍羅四級的階段。

「嗖」,四尾天蠍的一條尾巴徑直像尚風發動了攻擊。這尾巴如同蟒蛇一般,靈活自如,那黑亮的鉤子猶如蛇的毒信子一樣,這要是不幸被蟄中,肯定非死即殘,加上天蠍的修為已在尚風之上,因此尚風不敢大意。

「砰砰砰」

軒轅劍與這條奇硬無比的尾巴不斷碰撞,火花四射,不是還激發出陣陣的漣漪。

「天蠍巨變!」四尾天蠍猛喝一聲,隨即身體增高近兩米,那條尾巴也瞬間變粗,徑直對著尚風刺去!

就在尚風做好攻擊準備時,那條尾巴竟然瞬間變成四條,不是虛的,都是實體,是真正的尾巴!

尚風不敢大意,立即催動真技疾劍刃,快速對應急速而來的尾巴。

四條尾巴的攻擊即快又猛,尚風只有防禦的地步。

「糟了!」兩條尾巴竟然把軒轅劍緊緊的纏住了,任憑尚風怎麼用力,就是掙脫不開,此時另外兩條尾巴也沖著尚風發動了攻擊。

間不容髮,尚風只有放棄軒轅劍。

「麒麟傲蒼嘯!」雙手離劍的同時,尚風已是施展出與這四尾天蠍品數一樣的五品真技。

尚風拳頭向左一揮,一條麒麟自拳頭湧出,呼嘯著,沖向一條尾巴,同時,尚風向右一揮,又出現一條麒麟,抵抗住另一條尾巴,同時,尚風使出一品真技神魔異次元,軒轅劍瞬間被雷電覆蓋。

也許是被這突如其來的電擊給電到了,那兩條尾巴也是不由的有了鬆動,不僅是束縛住尚風的兩條尾巴,那另外兩條尾巴也是受到了感應,往後撤去。

在鬆動的那一刻,尚風立即拿回軒轅劍,迅速往後掠出數米遠,這是為了防止那鬆動的兩條尾巴突然發動攻擊。

尚風掠出去后,迅速積聚力量,軒轅劍附帶的雷電發出『滋啦啦』的聲音,雷電交加在軒轅劍上。

「喝……」

尚風對著四尾天蠍揮出一劍,一個巨大的電球滋啦啦的襲向天蠍,並且不斷在擴大。

天空風起雲湧,黑雲覆蓋了這一片天地。

四尾天蠍凝聚真力,對著飛來的火球雙掌擊出,頓時出現兩隻巨大風黑色鉗子,鉗子『咔嚓咔嚓』,不斷張合,似乎可以夾斷一切。

『去!』話聲落下,那兩隻巨大的鉗子迅速張開,沖向電球。

「砰……」

那兩隻鉗子竟然夾住了飛來的電球,陣陣漣漪頓時擊散開來。

「給我破了它!」四尾天蠍大手一揮,只聽『轟』的一聲巨響,電球發生了爆照,一陣煙霧頓時彌散開來。難道是鉗子夾開了電球?

不待煙霧散去,滋啦啦的聲音竟然再度響起,不,准卻來說是未曾消失過。

只見四道電刃衝破煙霧突襲而來。

不是尚風再度發起了攻擊,而是那個電球被擊散后,裡面的四道電刃就沖了出來。電球不會致命,而真正關鍵的是這四道電刃。

「有點意思。」四尾天蠍冷哼一聲,並未將這樣的招式放在眼裡。


四道電刃,以其四條尾巴迎之。

「轟……」

四尾與四道電刃碰撞,漣漪再度散發開來,煙霧也是頓時瀰漫。

「麒麟傲蒼嘯!」

「吼……」

一條巨大的麒麟穿過煙霧向四尾天蠍衝去,吼聲連連,震動八方。

「看來你也就這點本事了!」四尾天蠍看出尚風能使用的都已使出來了。

「去!」四尾天蠍的真氣聚成一隻巨大的蠍子,有三米多長,在大小上遠勝過尚風的麒麟。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