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名女警叫李星紫,看了陳若楠這幅模樣,有些奇怪:「哪裡來的妖氣,我怎麼沒看見?

不過這位先生還真是厲害,若楠姐以前在隊里也是最冷漠的一個,在他這裡居然有了人的表情。」

小天雙手插在口袋裡,道:「你就別管了,我跟你說一下我們的計劃。」

「說,你到底是什麼東西?」陳若楠依舊堅信自己的判斷,還不依不撓地想要揭穿王辰的真身。

「再刻意搗亂,我以你擅自行動的名義將你處分!」王辰直接拿出證件威脅,陳若楠只能恨恨的瞪著眼,卻又無可奈何。

衝突過去后,王辰跟小天坦明了計劃,讓李星紫和陳若楠冒充被抓的人質,幫助他們兩個成功打入犯罪團伙的核心。

「我不同意!」陳若楠冷聲道,「我要見那位大妖。」

王辰瞬間黑臉:「你是不是皮癢了,見那位大妖?」

一旁的小天努力憋著笑,王辰這是吃醋了啊,連女人的醋都吃。

「我就要見到那位大妖,否則我是不會配合你的。」說完,陳若楠直接坐在地上不起來了,簡直跟個潑婦賴皮一樣,一旁的李星紫則是世界觀被刷新了。

這樣的行為,跟她在隊里認識的那個冰山美人沒有任何聯繫啊。

「你……」王辰就差動手把人敲暈了,這姑娘被綁著了還死鴨子嘴硬。

就在王辰想直接動手時,他衣服里的手機想起一串鈴聲。

「喵喵喵……」

一連串全是小九兒的叫聲,王辰將她的叫聲錄了下來,設置成了專屬鈴聲。

「對了,你不是想見那位大妖嗎?她打電話來了。」王辰也不好意思對陳若楠動粗,畢竟有些說不過去,能動口就動口,鬆開了靈力繩。

「快給我看看!」繩子剛解開,陳若楠就一個鯉魚打挺搶去了王辰的手機,這讓他很是驚訝。

「元嬰期?」想不到這個陳若楠還是個修士。

陳若楠直接划向了接聽鍵,因為是視頻通話,所以一接通屏幕上就出現了小九兒那張妖冶的不可挑剔的俏臉。

那頭的小九兒看到接電話的人不是王辰之後,臉色頓時沉了下去,耳朵的肌肉也緊繃了起來。

「你是誰?」隨著女孩冰冷的聲音通過電磁波傳達這邊時,陳若楠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連忙道,「你,你好這位貓妖,我……」

「滾。」小九兒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聲音好聽卻沒有一絲溫度,反而充滿了不耐煩。

陳若楠頓時被嚇了一跳,這個女孩明明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還隔著屏幕。

可她為什麼會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令人膽寒的氣勢?

如果本尊站在自己面前,那她會不會被嚇得腳都站不直了?

王辰趁機搶回手機,也沒在意小九兒這陰雲密布的臉,直接和她親昵地打了招呼:「嗨!九兒!」

下一秒,小九兒原本陰雲密布的俏臉立刻露出如沐春風的俏皮笑容:「小辰!你那邊怎麼樣了呀?」

她倒沒有懷疑王辰和陳若楠有什麼不正常的關係,因為沒有必要。

王辰的性格她再了解不過,一般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入他的法眼,甚至連做普通朋友都不行。

更何況,三千多年的感情早已沉澱的比稀有氣體還要穩定,哪裡可能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影響的。

王辰苦笑一聲:「我這邊還沒有頭緒呢,你看那,白雪皚皚的雪峰。」

說著,他將鏡頭調轉,小九兒能夠看到遠處陸天相接的地方有一抹白。

「嘿嘿,我馬上就要登機了,小辰你記得等我哦。」王辰能看到,小九兒那頭已經有士兵在催她關手機了。

「九兒,一路順風,記得隨時關注我發給你的實時定位。」

掛電話之後,陳若楠還處於獃滯狀態中,王辰叫了她半天才反應過來,看王辰的目光都不一樣了。

她帶著一絲羨慕開口:「那個,你和那位大妖是什麼關係?」

「我老婆。」王辰聳了聳肩,一句輕飄飄的話猶如千斤巨錘一般,砸在陳若楠的腦門上,將她砸得暈頭轉向,似乎還砸出精神問題了。

「不會吧,怎麼可能…人真的能愛上一隻妖……」

小天掏出青稞餅咬了一口,催促道:「哥,你快點啊,難得來了一趟什麼高原,上次在崑崙山脈打的天昏地暗的,到頭來連你是誰別人都不知道,快點做完任務去玩吧。」

夕陽已經西下,王辰看著天邊的血陽,點點頭:「那好,打開空間。」

小天撕開空間,王辰又把陳若楠和李星紫給打暈,通過空間剪切直接來到了青藏地區的西南邊緣。

這裡是雪山連綿,到處都是成片連綿起伏的雪山,不但溫度比剛才更低了,光線也比剛才更加昏暗,幾乎已經看不見路。

小天在自己手心處燃起了一把火,將火苗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看起來就像鬼故事裡面的陽燈一樣。

「怎麼可能!憑空生火?!」陳若楠和李星紫醒來的第一件事不是問自己是怎麼來的,而是被小天給嚇了一跳。

不得不說,女人的腦迴路還真是奇怪,也省得去解釋的麻煩了。

王辰俊朗的臉上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橙紅色的火光,將他的笑臉映照的有些瘮人。

「走吧。」他寒著聲音道,「那群色鬼已經聞到美人的味道了。」

王辰和小天倒不覺得有多冷,但這零下十幾度的環境讓陳若楠和李星紫都有些吃不消,她們都穿著今天白天穿的警服,王辰給她們施加了靈力隔絕冷空氣。

為了演得更加逼真一些,兄弟倆押著兩個美女,都走得鬼鬼祟祟的,那照明的火苗也是忽明忽暗,用以表示心裡很慌張。

果然不出三個小時,走了差不多近百公里,就遇到了一大群黑衣修士破雪而出,將王辰等人為了個嚴嚴實實。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一個相貌醜陋的中年男人發出低沉沙啞的聲音,質問王辰。

兄弟倆戲精上身,立刻舉起雙手,「戰戰兢兢」的說道:「我們……我們是做生意的,正在外面被警察搜捕。」

「嗯?」男人踢了一腳被王辰扔在地上的陳若楠,「這兩個妞是怎麼回事?」

「她們兩個是搜捕我們的警員之一,我們看這娘們漂亮,就給……就給抓過來了,通訊器材什麼的我們全給扔掉了。」小天回答。

陳若楠也不傻,連忙用極其怨毒的目光掃了一眼王辰和小天冷聲道:「畜生,一群畜生!販賣人口可是大罪,這裡是夏國,你們逃不出我國法律的制裁的!」

李星紫也連忙幫腔:「就是啊,販賣人口外加襲警,罪加一等!」

王辰冷笑道:「罪加一等?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看王辰和小天這演技飆的連他們自己都快信了,黑衣修士也逐漸放下了警惕心。

其實在王辰他們剛踏入這塊土地沒有十分鐘,他就被人察覺了的。

在國際聯手圍剿的情況下還能堅持那麼久,這個犯罪團伙除了有過硬的實力,還有著很強的反偵察能力。在老巢附近設下大量據點當「眼睛」都是家常便飯。

而王辰的目的就是要挖出其中的一隻「眼睛」,然後,進行靈魂搜索,獲取對方老巢的位置。

對待這些罪孽深重的人,即使是搜魂,王辰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就是現在,小天!」看看對方稍微放下了警惕,王辰立刻發令行動。

「火龍進山」!小天白皙如玉的雙臂憑空冒出兩條赤紅色的火龍,火龍所過之處,都將雪地燙出一條條冒著白氣的冰溝。

「吼!」火龍看起來還挺威風的,帶著烈焰,張牙舞爪的撲向周圍的黑衣人。

超高溫度的烈焰,瘋狂收割著這些罪惡的生命。

「該死!」中年男人意識到不對勁,想跑,但他卻被王辰單手抓住。

濃烈的灰氣從王辰的手掌湧出,瞬間將他整個人包裹灰霧裡,發出一陣陣凄厲的慘叫聲。

當王辰收手時,這個男人已經變成一具乾屍了。

其餘的黑衣人哪裡見過這麼大陣仗的技能,大部分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火龍吞噬成灰燼;反應過來的也跑不掉,頂多是多活兩秒而已。

把敵人清除乾淨之後,兩條火龍立刻回到小天面前,化為星星點點的火光,最終消失在空氣中。

看著地上還趴著的兩位美女警察,王辰平靜道:「辛苦你們了,你們二位是跟我一同前往他們的老巢還是回家?」

陳若楠這才從剛才的視覺衝擊中回過神來,咬了咬牙:「我要見到那位大妖!」

「抱歉,我老婆是尊貴的大妖,不允許外人當動物一樣參觀。小天,送客。」既然已經得到了消息,那就直接把人送回去好了。

「等一下!」陳若楠有些不甘的叫住了王辰,她的語氣中似乎帶著些許哀求,「算我求求你,讓我見見那位大妖好不好?」 葉凡看着大家的質疑,直接購買了十個金色喇叭。

金色喇叭一個是1000金幣,十分貴重,開服以來從未有人用過。

金色喇叭和在公屏上說話不同。

使用金色喇叭和系統提示一樣,玩家打出來的字都會在遊戲上空。

並且會停留半分鐘左右的時間,足夠讓所有人看清楚。

【玩家葉凡使用金色喇叭:西門沐雪是我葉凡的女人。】

【玩家葉凡使用金色喇叭:西門沐雪是我葉凡的女人。】

……

葉凡一口氣直接刷了十個喇叭,可以說非常豪氣了。

「我死了,這就是大佬嗎?」

「我宣佈,如果有人這樣高調向我示愛,我死而無憾。」

「樓上醒醒,那可是一萬金幣,能在遊戲里買多少裝備了。」

「救救我,什麼時候我才能擁有這種男人呀,讓我死都願意。」

公屏直接炸了,消息多得讓人看不過來。

比起葉凡又獲得什麼成就了,大家已經木了。

畢竟葉凡這種大佬,得到什麼他們都不稀奇了。

但是葉凡公然示愛,性質完全不同了。

按照葉凡在遊戲里的表現,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別說一個,就算他一次性和好幾個,也會有女人貼上去的。

這就是這麼優秀的男人,竟然公然示愛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大的魅力,成為了全服都想知道的秘密。

葉凡不管別人怎麼想,他的女人就是要寵著。

「玩家【葉凡】送給玩家【葉凡的女人】神器【月光寶石】。」

「玩家【葉凡】送給玩家【葉凡的女人】神器【幽冥頭盔】。」

「玩家【葉凡】送給玩家【葉凡的女人】神器【聖女戰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