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凡轉過身,徑直朝著商場內部走去,一股更加腐臭的味道迎面而來。

崩塌半邊的商鋪邊緣,瀕臨破碎的石柱陰影處,都潛伏隱藏著怪物,而那曾經的兒童樂園卻長滿了肉瘤,都是一些品質低劣的邪惡肉卵。

天花板上,還吊著許多卵殼。

那些邪惡肉卵周圍布滿粘稠物質,內部似乎還有活物蠕動著,張牙舞爪想要破殼而出,赫然正是還未出生的幼小夜魔。

「嘶嘶嘶嘶!!」

不遠處,一滴滴粘液從房樑上滴落。

許多潛伏的夜魔感覺到了敵人的入侵,發出了警告的嘶吼,長長的舌頭如蛇信般吐露,大片褐黃色的口水粘液順著嘴角滴落。

一頭特殊的變異體爬了出來。

那是一頭渾身長滿黑褐色角質皮肉,肢體布滿尖銳長刺的夜魔。

它是這個族群的首領,也是一頭達到精鋼品級的變異體,渾身上下散發著危險的氣息,面對古凡眾人的到來更是「嘶嘶嘶」威脅著。

變異體!!

「我記起來了。」

「那次來到這商場,就是被變異的夜魔部落給襲擊了。」

「這頭變異的首領,殺了我很多的手下,當時的我與它大戰還受了重傷。」

古凡在心中盤算著,果然映證了自己的想法,無論是那嘯鷹酒庄的奢侈品,還是這個變異夜魔的巢穴,都再次出現在眼前。

突變體像是毛髮倒立發飆的野貓。

但是它卻不敢貿然進攻,即便古凡眾人觸犯了自己的領地,但【血髓】的威壓何等恐怖??

「呵呵。」

「不是冤家不聚頭。」

古凡手指稍稍向前一點,扣在食指上的血髓立刻收到了命令。

猩紅雞血寶石般的戒指鬆開手指,幾個彈跳間劃出肉眼難見的完美軌跡,瞬息已經到了那頭突變夜魔的身前,銳利的口器輕輕撕破它的皮膚,緊接著腐心濁骨的劇毒迅速蔓延。

太快了。

血髓的毒,蔓延的速度太快了。

突變體夜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著。

它的血滴落在地上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把地板全都融穿,簡直比強硫酸與王水更加恐怖,而骨骼肌肉與內臟更是在數秒鐘內融化成湯汁。

血髓秒掉一個這樣的異種,再簡單不過了。

首領死了。

夜魔巢穴中的其他怪物大驚失色,再加上血髓散發出的「高位者」威嚴,更是樹倒猢猻散,紛紛瘋狂朝商場外逃命竄去,就連巢穴中未孵化的後代也不管了。

如果用異種的眼光來看。

它們被更強大的高級上位者驅逐了!!

老火槍眾人看的目瞪口呆,無法理解一個高級異種怎麼就融化了?

再看血髓三兩下嘣回到古凡食指上,節肢相扣又形成了一個璀璨鮮艷的指環,不由得猛吞幾下口水。

「那戒指,是活的!!」

幸運星幾乎都要驚叫出來了。

他剛開始還想要摸一摸,看看這鮮艷欲滴的寶石是什麼材質,卻沒想到它竟是個活物,而且還是擁有這樣恐怖劇毒的活物。

萬一自己那麼輕輕的一摸,讓那劇毒之物不開心了,反咬一口豈不是死定了??

「所以我說了。」

古凡冷笑一聲:「最好不要碰我的戒指。」

無視了那些逃竄的夜魔們。

古凡沿著商場未完全損壞的樓梯,來到了頂樓之上。

頂樓的風景更加清晰,略帶冰涼的微風吹拂臉頰,鬢角髮絲也隨之搖蕩。

斜陽之下斷壁殘垣林立,呈現一幅破敗之感,無數腐屍怪物在地面上嘶吼咆哮遊盪著,蔓延在每一個街角上,但這一切卻也給古凡無比熟悉的即視感。

沒錯了。

這就是墮落之城。

上一世古凡最重要的成長時期,就是冒險來到這個無人區闖蕩,練就了一身本事,也得到了許多財富與能力。

「我……回來了。」

古凡喃喃自語著。

時過境遷,回到了上一世最熟悉的地方,墮落之城的變化很小,但自己卻已經成為了無敵的強者。

有意思。

真的很有意思。

不知道能否再碰見上一世的隊員,摯友,亦或者是敵人。

這種感覺,真的非常微妙,前一世的古凡猶如隨意被踐踏的垃圾芻狗,只能苦苦掙扎求生著……而這一世他再次回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卻已經站在了人類從未達到過的巔峰上。

突然間。

古凡有種衝動,或許自己應該看看記憶中的那些人。

這個世界之中,那些人從未與古凡有過任何交集,而現在又會是什麼樣子??

「今天我們就穿過這座廢城。」

……

…… 翌日清晨。

墮落之城邊緣。

一支人類小隊正偷偷摸摸的潛行著。

那是一個類似「搜尋隊」的淘金小隊,冒險進入到墮落之城中搜尋物資,儘管末世已經過去了兩年,大部分的食物用品都已經報廢。

但是像是「壓縮餅乾」與「糖果巧克力」之類的東西還是能夠食用的。

如果能碰到什麼保質期很久的罐頭類食物那就更幸運了,而且即便是過了保持期很久的速食麵,也能在黑市上賣上一大筆錢。

紅豆。

她是這個小隊的隊長。

一頭如火般飄逸的長發被紮成乾淨利落的馬尾,繃緊的束胸將那圓潤的「累贅」強行壓下,一身勁裝將那勻稱而富有野性力量感的身姿完美勾勒出來。

火爆十足,充滿魅力,幹練秀麗。

而且,她還有強悍的實力,足夠承擔一個可靠的隊長。

「動作要快。」

「屍群在移動。」

紅豆動作迅捷敏捷,身體緊貼著某個破舊小賣部外面的牆壁,確認暫時安全立刻指揮著同伴進入。

「只有20秒。」

「鐵子,能搬得搬走。」

紅豆對於這種搜尋物資的淘金很是熟練,摸准了屍潮移動的變化。

隊友紛紛魚貫而入,那名叫做鐵子的隊員身強力壯足有兩米多高,背著一個巨大的布袋,進入小賣部兩手一揮就把貨架上的東西一股腦全塞到布袋裡。

「屍潮朝這邊挪動了。」

遊盪的屍潮似乎聽到了某些聲響,屍群中一頭剛剛進化而成的巨力惡屍猛地回過頭,巨吼一聲朝小賣部的方向走來。

「糟糕。」

「它們來了!!」

紅豆眉頭一皺,手中拿出一個電子裝置狠狠一按。

滴滴滴滴滴!!

遠處百米之外,某輛車響起了警報。

原來紅豆中有一個擅長改裝電子設備的黑客,將那廢棄汽車裡的警報系統稍稍改造,就變成了一個遙控裝置。

此時按下按鈕,車內的警報系統響了起來,發出刺耳的聲音,將周圍的屍群都引向那裡。

「快!」

「我們時間不多了,快撤!!」

紅豆顧不上小隊裝了多少物資,立刻指揮著隊伍撤退離開,一整套動作他們已經異常熟悉。

然而……這一次卻出現了意外,大片沒有智慧意識的屍潮都朝警報的方向涌去,但這次卻有高級異種沒有被疑惑。

撕裂者。

那是一種獵殺者經過突變的特殊異種。

它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強,兩隻手臂變成了狹長彎刀,猶如螳螂的鍘刀般鋒銳,彈跳力量也十分恐怖,屬於一種「精鋼」品級的高級異種。

噗!!

撕裂者腳下力道猛衝,牆壁被巨大力道震踏。

巨大的怪物化作殘影,螳螂鍘刀般的手臂划向某個隊友,頃刻間血肉撕裂的聲音隨之傳來,整個人被攔腰切成了兩段,鮮血隨之潑灑滿天。

撕裂者,名副其實。

「糟糕,高級異種。」

「別管物資了,快跑,不然都得沒命。」

紅豆並沒有像末世中大多數人那樣貪婪,物資雖好但也要有命去花。

嗖嗖嗖。

幾名隊員反應也快,抽出聲音很小的獵弓就朝撕裂者射去。

末世之中「槍」是很珍貴的,子彈更是珍惜,而紅豆的成員大多都是使用自製的獵弓,不但省錢而且聲音很小,不易被屍群察覺。

箭矢射到撕裂者身上,但產生的效果卻不大,根本無法刺穿它的外殼與堅實的肌肉。

「用槍,手雷!!」

醫見鍾情:惹上無情首席 「顧不上心疼了,得用大火器消滅它。」

紅豆眼神閃爍,抽出一把槍管足有十幾厘米的改造手槍,麥格農巨型子彈有袖珍手拋之稱。

槍火閃爍,聲音震耳欲聾,撕裂者的身上也點起道道血花,發出憤怒的咆哮聲。

跑!!

快跑!!

幾名成員拔腿就跑,一枚手雷扔出,爆發出大片焰火衝擊浪潮。

呃呃呃呃呃。

吼吼吼吼吼。

戰鬥產生的聲響,另周圍的屍潮有所發覺,大片腐屍怪物也都開始朝這裡匯聚。

那爆炸的源頭,渾身上下布滿一層焦黑的撕裂者也是憤怒異常,隨手將身前的幾頭腐屍砍碎,暴怒的再次衝來,勢要把眾人切成碎片。

「只能爆發異能了。」

紅豆一咬牙,飄逸的火紅掙破髮帶的束縛,無風自動漂浮起來。

她的眼睛瞳孔也猶如秋後楓葉,特殊的光澤閃爍著,一種強烈的火焰能量匯聚在手心。

轟轟轟轟。

一道火光閃過,紅豆釋放了自己異能的火焰,特殊的能量流轉爆裂著,層層浪潮將周圍的屍群淹沒,組成一道火牆阻止其他腐屍繼續前進。

「不愧是紅豆隊長,好強的異能!!」

附近的隊友不由感嘆,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過了,但每一次看到還是有些震撼。

「少廢話,快跑。」

紅豆呵斥一聲,但聲音卻略顯虛弱,釋放了如此巨大的能量,體內異能幾乎所剩無幾。

但是。

破壞力十足的火焰異能,仍舊沒能殺死撕裂者。

不斷爆裂的火焰中,撕裂者身上滿是炸開的傷口,但重傷反而令撕裂者變成了更加危險的猛獸,再次以更快的速度咆哮而來。

「它……沒死……」

「這下麻煩大了,快跑,能跑一個是一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