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吼聲中。

厲無涯猛地一躍,躍出了這窟窿,雙腿一蹬,朝著兩人一蟻,再度追去。

剛剛拉開沒多久的距離,再度急劇縮減。

「我擦,小尼姑,你不是說他已是強弩之末了么,怎麼跑的還這麼快,太坑人了吧。」

體內的五行靈氣,已經快要耗幹了,就只剩下木之靈氣了。

喬拉丹也是急眼了。

胸膛一挺。

澎湃的木之靈氣也轟了出去。

「毒藤之靈!」

大地之上,猛地拱起一個大土包。

都市妖孽修真醫聖 塵土飛揚。

一條數丈長、齊腰粗的藤蔓,破土而出,朝著厲無涯,鞭子般的抽了過去。

這是最後的手段了。

木之靈氣一出,體內五行靈氣耗盡,剩下那些,頂多也就施展一兩記鍊氣境的傳承術法,築基境的是別想了。

對付厲無涯這等狠人,築基境的都沒啥效果,更別說鍊氣境的了。

若是這毒藤之靈還是沒效果,喬拉丹也只能束手待斃了。

背後。

嘭的一聲巨響。

回頭一看。

喬拉丹樂了。

厲無涯,被抽飛了,揮舞著四肢,在半空翻滾。

那毒藤之靈,趁此機會,瘋狂蔓延,不過瞬息之間,便將半空中的厲無涯給纏了個結結實實。

也不知是這毒藤之靈太過厲害,還是厲無涯已經力竭。

數息過後。

依然不見厲無涯逃脫毒藤之靈的束縛。

成了!

蟻哥,還在飛奔。

四階靈獸,六條大長腿,跑起來那叫一個快。

等喬拉丹再次回頭的時候,那毒藤之靈,已經化作了一個小黑點,至於厲無涯,更是看不見了。

呼!

喬拉丹,長吁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總算是逃脫了。」

這一仗,著實是兇險,稍有不慎,就會橫死當場。

也虧得掌握了那麼多築基境的傳承術法,要不然……

「這厲無涯也太厲害了,打不過啊!」

喬拉丹終於認清了現實。

萬界最強共享系統 這還只是逃跑,都如此險象環生,若真是跟全盛狀態的厲無涯對打,就算有蟻哥幫忙,也妥妥的是個死。 張北羽胳膊一攔,把賈丁擋在自己身後。向前一閃,舉刀劈砍,當!

兩刀相撞,拼的是臂力,彭罡微微一顫,明顯有點招架不住。張北羽順手一抽,虛晃一刺,彭罡本能側身躲閃,這一躲,露出了一個空檔。

張北羽眼中閃過一絲寒芒,手腕翻動,向上一個挑斬,刺啦一聲,劃破彭罡的胸膛。緊接著旋出一個刀花,再一刀劈在彭罡肩膀,他咧嘴低吼一聲,正要退走。張北羽冷眼一撇,再次側身跟上,高抬右臂,出刀斜刺。

噗!龍蠍貫穿彭罡左肩,帶出一片血霧。「啊!!」彭罡的五官因為疼痛而扭曲,仰脖大吼。

此時站在張北羽身後的賈丁一陣愣神,獃獃的看著眼前這個為救自己而拚命的少年。他完全可以不管自己,卻冒著被圍的危險返身回來。

「走!」一聲大吼打斷了他的思緒,賈丁反應過來,即可轉身向窗檯跑過去。

張北羽低哼一聲,抽刀回來。這對彭罡來說無疑又是一次傷害,隨著龍蠍抽出,鮮血至傷口噴涌而出。他痛苦的捂著肩膀,向後栽倒。

在抽刀的同時,張北羽反手在眼前橫切一刀,圍在前面的幾個人紛紛退後。他也趁機轉身逃走。身後的人稍微一頓,即可追了上來。

他沒有停頓的時間,收回龍蠍握在手中,猛然加速。三兩步就跑到窗邊,看都沒看,直接跳起來飛身一躍…

這種感覺很刺激,就像是在遊樂場里玩跳樓機。只不過還沒過癮,就已經落地了。張北羽雙目如炬,緊盯地面,以雙腳著地。咚一聲悶響,落地同時,重心向前一壓,在地上滾了兩圈,平穩著陸。

賈丁過來拉了他一把,來不及休息就繼續站起來往校門狂奔。黑壓壓的人群已經從樓里追了出來。

張北羽抬眼看去,前面是立冬,再前面是駱葉和蘇九他們,已經快要跑出學校。論跑步的話,他還真不怕被人追上,而賈丁速度也不慢,轉眼間,所有人都跑出了學校……

三個人狂奔一陣,甩掉了身後的追兵,轉到了一條小路里。

賈丁雙手撐著膝蓋,彎腰呼呼的喘氣,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地面。張北羽與立冬對視一眼,轉頭問道:「賈丁,怎麼樣?」賈丁回過神,愣了一下,「沒事了。謝…謝謝北哥了。」

「客氣什麼。對了,看見駱葉往哪邊跑了么?」

賈丁搖了搖頭,「沒看清,應該是往我們反方向跑的。」

張北羽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讓賈丁回去休息,自己當心點。賈丁應了一聲,有些失神,昏昏沉沉的離開。

冷清的街道上只剩張北羽和立冬兩人,一路狂奔過來累得夠嗆,兩人席地而坐。

沉默一陣之後,他們倆不約而同的轉頭看了對方一眼。

「打算怎麼辦?」立冬問。張北羽嘆了一聲,回道:「先壓下來,見機行事。最好,能夠利用這一點反將一軍。」

頓了一下,他皺起眉,搖頭嘆道:「可我想不明白,怎麼可能……都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難道說咱們之前看到的都是假的?」

立冬吸了口煙,也搖搖頭,露出一臉迷茫,「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只能說,房雲清的本事太大了。」

兩人討論的事,不是別的,正是賈丁和駱葉。從種種跡象表明,他們倆,就是內奸。

可這樣一來就很多很多說不通的地方。

要知道,賈丁、駱葉與青雲社之間的不合,並不是張北羽來了海高才開始的。這是人盡共知的事。除非他們倆做內奸不是為了青雲,這樣的話,事情就更複雜了。

張北羽腦子裡一團亂,不願再去想。而立冬的聲音再次傳來,「賈丁怎麼辦?」

說起賈丁,自己雨他想出的一幕幕瞬間湧入腦子裡。說實話,這個人不壞,出於不知什麼樣的原因誤入歧途。從剛剛他問張北羽「如果我犯了錯,但我願意改。你…能原諒我么?」這句話就能看出來,他已經有心悔改。

「路是他自己選的,怎麼選都要看他自己了。」

立冬聽罷點了點頭。張北羽這句話的意思也就是,如果賈丁肯罷手,他會原諒他。

……

回到宿舍,張北羽剛打開門,萬里就奔了出來,一把撲進他懷裡。

「我打你電話也不接,冬子和賈丁也不接電話!我一點消息都沒有,就這麼乾等著,你知不知道我多擔心啊!我已經準備出去找你了!呃…唔唔…」

不等她說完,張北羽已經將她摟在懷裡,吻了上去。

直到兩人都要喘不上氣來,才緩緩分開。張北羽撫著萬里的秀髮,柔聲道:「放心,我一直都在。」

一句話瞬間讓萬里融化,縱有萬般脾氣,千般傲嬌也發不出來,唯一能做就的是軟軟的靠在自己男人的懷裡。

隨後,張北羽把今晚的事情給她講了一遍。

當聽到張北羽的猜測之後,萬里一陣出神,弱弱的說:「他們…竟然是內奸…」

「是啊,我最恨的就是欺騙!不過,如果賈丁願意回頭,我倒是可以接納他。」

萬里緩緩抬起頭看著他,「如果有一天,我也犯了錯,你能原諒我么?」張北羽一愣,隨即在她鼻子上輕輕颳了一下,「當然,你犯任何錯,我都會原諒你。」

萬里聽后不再說話,將頭緊緊靠在他的胸口。

沉默了一會,張北羽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房雲清已經等不及了。 華娛是一種生活 估計從明天開始,青雲社就會發起猛攻了。」

……

然而,這一次他卻猜錯了,事情並沒有朝他所想的方向發展。第二天回學校,沒有任何人來找麻煩。

這種詭異的平靜持續了兩天,讓張北羽感到很奇怪,同時也心神不寧。

到了周五,本來艷陽高掛的天空漸漸陰下來,多了層層烏雲,小雨淅瀝瀝的滴下。

由於下雨的緣故,張北羽和立冬也都懶得回三高了,就在宿舍里住。只是萬里在放學之後就回家了,說是有將近有一個月沒回去了。

少了萬里的陪伴,這天晚上張北羽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窗外電閃雷鳴,大雨傾盆,吵得他不得安寧。

也不知道到了幾點,才迷迷糊糊的睡去。在臨睡前的前一秒,他的視線中出現的是一道照亮夜空的閃電,在這道閃電的照耀下,他彷彿在空中看見了一隻野獸…

【作者題外話】:下一章開始,將迎來海高篇最大的轉折——勝利橋之戰 好在,有驚無險,不但逃脫了厲無涯的追殺,還把銀槍搶了回來,順帶著救了一個小尼姑。

話說。

「這小尼姑弄的那個金色印記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怎麼感覺像是靈獸契約一樣?我擦,這小尼姑不會把老子給契約了吧?」

想到這裡,喬拉丹不由地虎軀一震,嚇了個哆嗦。

跟蟻哥打了個招呼,讓它調整方向,朝那處秘境前進。

喬拉丹虎目一瞪,打算好好審一審這個古怪的小尼姑,看看觀瀾寺這座尼姑院到底和魔天崖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勾當。

卻不料。

這一眼瞪過去,卻把自己給瞪呆了。

小尼姑,正在看他。

光溜溜的大腦袋,閃爍著佛光。

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也在閃光,不同的是,不是佛光,而是星光,從這星光之中,喬拉丹詭異的看出了兩個字:愛慕!

「我擦,這小尼姑不會是動了凡心了吧?」

「話說,小爺我兩世為人,加在一起都六十多歲的年齡了,老牛吃嫩草?」

「啊呸!這什麼跟什麼啊!有問題,這小尼姑有問題!」

還沒有自戀到相信這麼漂亮的小尼姑會對自己一見鍾情。

在喬拉丹看來,什麼一見鍾情的,都是扯淡,日久生情才靠譜。

所以。

下意識的,喬拉丹認為,小尼姑看自己的那眼神,有問題,似乎要耍陰謀詭計。

板著臉。

裝出一副很兇的樣子。

「老實交代,你施放的那個印記是什麼東西?要是不老實,哼哼……」

卻沒成想。

就這麼凶了一下。

小尼姑卻嘴巴一癟,大眼珠子眨啊眨啊,淚珠子醞釀了出來。

「卧槽!」

喬拉丹頓時就懵了逼了。

哪經歷過這個啊!

中年大叔最怕什麼?最怕的就是小蘿莉賣萌,這小尼姑雖說芳齡得有二八了,算是大齡蘿莉了,落在喬拉丹眼中,依舊萌的很呢。

原本想板著臉嚇唬嚇唬這小尼姑,讓她老實交代。

小尼姑這一哭,還審問個屁啊,喬拉丹慌了神,趕緊的好言安慰。

「別哭別哭,我就是嚇唬嚇唬你罷了。」

「我保證,再也不嚇唬你了,別哭了成不!」

「厲無涯那麼兇殘都沒有把你嚇哭,怎麼到了我這裡就成淚包子了!」

「大家都是修真之人,不至於吧……」

「咦?我擦!」

反應過來了。

喬拉丹頓時就怒了。

差點兒被這小尼姑的表象給騙了。

小蘿莉?

觀瀾寺那麼多尼姑都聽她的號令,怎麼可能是個小蘿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