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符光能讓人機體消融,這是妖法!妖法啊!」

「魔鬼!他是魔鬼!不……!」

「噗!我不想死,不啊!!」

「雷鵬至尊,老子就算死也要日日詛咒你,你不得好死啊!吼……!!」

……

萬帝山內,除了四位至尊級別的強者,所有的武者在這一刻都陷入了絕境之中,觸及符光,他們的身軀甚至是神識都在這一刻開始消融,仿若寒冰遇到烈火,直接被蒸發。

他們融化消散的軀體,隱隱可見化為了一縷特別細微的血絲,這是人體的最精華之血!就算是武者的本命精血都比不上這一絲絲人體精華血葯!

「嘖,有違天和的事你也乾的出來,果然與畜牲無異。」

黑袍至尊抬手打出一團白光,白光瞬間分化為千絲萬縷,俯衝入萬帝山內,和符光交纏,阻止他奪走更多人的性命。

就算萬帝山圖謀不軌,但是山門中許多弟子還是無辜的,他們加入萬帝山只是單純的想要提升自身實力,讓黑袍至尊眼睜睜看著他們被符光奪走性命,的確有些殘忍。

「怎麼可能!!就憑你如何能和神明的傳承抗衡!我不信,這些都是幻覺!你給我死啊!」雷鵬至尊怒目圓睜,整個人顯得有些癲狂,在虛空中連連咆哮,引動神雷滅世,要轟殺黑袍至尊。

不得不說,黑袍至尊真的深不可測,僅是一縷光團,竟然就讓血祭符光被阻,這等實力完全超出了雷鵬至尊的想像!

要知道當初雷鵬至尊可謂是九死一生才得到了魔音傳承,而且這些血祭符光可謂強大無比,縱使是他沾染上了,也要耗費無比巨大的代價才能擺脫。

失去了最大的底牌,現在的雷鵬至尊,可以說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上古魔音的血祭不完整,就算奏響魔音也沒有什麼威力,如何能夠撼動黑袍至尊?

「可笑。」黑袍至尊渾然不在意瘋狂的雷鵬至尊,抬手就是一巴掌呼了過去,顯得平淡無奇,卻又讓人心弦震動,好似這一掌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偉力,能夠崩滅世間萬物!

轟!

一道驚天巨響傳來,往前方看去,虛空中哪裡還有雷鵬至尊的身影,僅此一擊,雷鵬至尊便被生生轟下虛空,直接在萬帝山下砸出了一個天坑,深不見底。

「嘶……」雲逸挑了挑眉,眼前的黑袍至尊強的有些過分了,這哪裡是還是高階至尊,完全是巔峰至尊才能有的威勢啊!

「嘿,小子,一起去看看那傢伙死了沒有。」黑袍至尊轉過頭,面具下能看到他的嘴唇微微上揚,一對漆黑的瞳孔顯得瀟洒俊秀。

雲逸點了點頭,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黑袍至尊應該是來自那股勢力,想來萬帝山這個局,也是假借他的手來揪出幕後人物。

「前……前輩。」黑袍至尊的身影落下,他的威勢太強了,一人直接血虐雷鵬至尊,讓萬帝山剩下的人心中顫抖,說話都有些哆嗦。

這些人心裡即是害怕又是感激,如果不是黑袍至尊出手,他們剛才就已經灰飛煙滅了,雷鵬至尊的手段,他們沒有絲毫抵擋的可能。

「行了行了,哪涼快哪呆著去,萬帝山就此覆滅,另尋宗門去吧。」黑袍至尊乾脆的很,也不用他們感恩涕零,直接讓他們離開萬帝山這個是非之地,因為今日之事可還沒有完呢!

黑袍至尊腳步一踏,整個萬帝山區域都開始震動,在那道天坑中,一道血肉模糊的身影被生生震了上來,狠狠摔落在地上。

雲逸直接捂住了慕容憐月的眼睛,這種場面小孩子還是不要看的好。

慕容憐月嗷嗷直叫,小手不斷拉扯著雲逸的衣袖,這可是一名高階至尊,往日里哪裡能看到高階至尊戰敗並且被打殘,她的好奇心如何能壓得住。

然而,遇上了雲逸,只能說是她倒霉,任憑她怎麼掙扎,雲逸的手依舊阻擋著他的視線,讓她急的直跺腳。

「嘖嘖嘖,這麼不經打,這才幾招就被打成這樣,唉,終究是根基太虛浮啊。」黑袍至尊連連搖頭,語氣無奈地說道,讓意識已經有些模糊的雷鵬至尊更加氣急,直接怒火攻心噴出一大口鮮血,氣息萎靡不堪。 三個老人互視一眼,就要加入氣勢洶洶的追擊大軍。

忽然,年紀最大的古大蒼老的目光一凝,渾濁的老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稀疏的黃色毛髮顫顫巍巍,遲疑道。

「通玄子,雲真子,你們看那個聖君的身法像不像我們崑山宗的破曉穿雲!」

古大子聲音猶疑,努力睜大了他那有點老花的眼,想要看的真切。

可是距離太遠,對方又速度太快,他怎麼眨眼都看不清楚。

玄雲真聞言嗤笑一聲。

「古大,我看你是老糊塗了吧,如果我們宗門有這樣的前輩,我們還會淪為到這種田地?」

通玄子也是笑容苦澀。

「古大子師兄,當年從錦繡大世界出走的同門中,如今就剩我們三人修為最高,天賦最強的了。錦繡大世界封禁,恐怕整個九界之中,除了我們,沒有再會破曉穿雲了。」

經歷了上古天變,昆玉門的真正高手都隕落在了那場突如其來的天災中。

崑山宗只是那些倖存的弟子在上古昆玉門的基礎上建立的,無論是宗門高手,還是門派底蘊都無法與昆玉門相比。

好不容易到了中古,崑山宗恢復了幾分元氣,培養出了一些返虛大能。

稍微有點上古昆玉門的氣象了。

卻想不到又遇到了中古大封禁。

無數大能爭先恐後的逃了出來。

封禁之後,整個錦繡大世界都會萎縮,大道會凋零。

元神之上的大能再呆在其中,不僅修為不得寸進,反而會靈機散逸,境界跌落。

所以,無數大能出走。

他們三個,連同崑山宗諸位同門,也是那無數大能中的一員。

不過,看看他們自己現在狼狽的處境。

也不知當初的決定是不是正確。

如果他們師兄弟繼續呆在錦繡大世界,哪怕修為跌落,就那麼作威作福的一輩子是不是更好呢?

抖了抖自己雪白的鬍子,通玄子閱盡滄桑的臉上閃過一抹苦笑。

「好了,通玄,古大,不要再耽擱了,對方就快離開長青大世界了。」

玄雲真催促道。

兩人瞬間回神,也不再多想,三人一起沖入了漫天的流光之中。

此時,還有源源不斷的流光在長青大世界各個地方升起,朝着白露離開的方向直衝而來。

一道道流光,散發着各種各樣的異彩,將天幕渲染的五光十色,繽紛多彩。

整個長青大世界似乎都沐浴著絢麗的異象。

每一道流光,都代表了一個實力通天的大能。

在這場由本源碎片引起的騷亂中,能參與其中的至少都是返虛元祖。

元神神君在這裏都不能自保。

一道道流光氣息澎湃,散發出的強大氣機,在虛空捲起無盡的罡風,不同的罡風相互碰撞,爆發出瑰麗的異象。

透著一種驚心動魄的美。

如果有元神神君迷失在這種美麗之下,不小心被捲入其中,強大的肉.身絕對會被捲成粉碎。

而元嬰真君甚至都不能在此立足。

這就是九界之中真正的大能!

舉手投足就能翻江倒海,攪動天地。

而此時,這麼多大能一起行動,靈機碰撞爆發之下,整個長青大世界的靈氣似乎都在沸騰。

天地間的靈機亂成了一鍋粥。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慕雲淺立刻用意念操作電腦,將汪離卿腦部的掃描圖放大。

隔了一會,屏幕上清晰地顯示出汪離卿腦部病變位置的情況一條細細長長的,還在慢慢蠕動的東西!

這是什麼?

活的?

慕雲淺都吃了一驚,完全沒想到,讓汪……

《軟玉生香:醫妃每天都想休夫》第57章細思極恐 「然後再把童童從我身邊搶走嗎?」

墨司宸不敢再提,「你誤會了,我不是這意思,好吧,這事以後再說。」

穆曉暖和女兒相依為命,她是絕不容許孩子被人搶走的。

下午繼續玩,晚上吃完飯才回家。

喬安夏頗有感觸,「要是小暖能和墨司宸在一起多好?這樣一切都完美了。」

龍夜擎把她抱到懷中,「這種事由不得我們,隨緣吧。」

「大嫂估計是又想和墨司宸在一起了,之前人家對她那麼好,她不領情,現在,應該遲了。」

「管他們呢,還是做我們自己的事吧。」龍夜擎翻過身,有壓到了她身上。

「喂,你小心點!當心寶寶。」喬安夏又開始矯情,其實他每次都特別小心,生怕弄到她肚子裏的小寶寶,被她這麼一說,弄的他都有點不知道要怎麼做了……

下午,喬安夏去了醫院看望楚瀾,已經是第五天了,楚瀾雖然還很受折磨,但比起開始那幾天已經好了些,這會沒發病,沒捆着她,「其實你不用老是跑過來的,這裏有醫生和護士,我沒事。」

喬安夏拉着她的手,「說好了要陪你一起熬過去的,我本來應該時刻守着你,可是……」

楚瀾笑了笑,「你已經做的很好,夏夏,禹辰哥每天都會來看我,所以這幾天我過的並不會太煎熬,我覺得,應該是有他的關心和鼓勵吧,所以,這件事對我來說……焉知非福?禹辰哥對我好了很多。」

喬安夏也希望他們在一起,「你這麼好,禹辰哥看得出來的,我也盼着你能成為我大嫂呢。」

楚瀾害羞了,體內湧上一股莫名的恐慌,她只是,今天的折磨又要開始了,「夏夏,你先出去吧,幫我叫醫生過來。」

喬安夏喊來了醫生,再次將楚瀾捆住,喬安夏站在外面隔着門上的玻璃窗口看着,楚瀾痛苦的模樣讓她心碎,捂住嘴哭了起來,她想和楚瀾一起去承受這份苦,但她什麼都幫不上,只能眼睜睜看着楚瀾受折磨。

「禹辰哥?」喬安夏一轉身,凌禹辰站在她身後,忙讓了出來,「這個時候,楚瀾更想看到的是你。」

凌禹辰推開門走了進去,把果籃放到柜子上,楚瀾看到他安靜了許多,「禹辰哥……」

龍禹辰摸着她腦袋,「知道你很難受,熬過去就好了,還有兩天,堅持住,堅持過這兩天你就可以做回自己了。」

「嗯,禹辰哥,為了你,我一定會撐過去。」楚瀾眼眶含淚,希望凌禹辰能有所表示。

凌禹辰只是微微點頭,沒有更多的話,這裏家屬不能陪太久,站了會兒凌禹辰便走了。

「禹辰哥,感覺你這幾天對楚瀾挺好的,你是不是喜歡上她了?」走出醫院后,喬安夏很認真的問了一句。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隨著青衫一聲令下,所有弟子全部持劍朝柳無邪衝過來。

這些年一直效忠於青木,跟隨他很多年了,絕對忠心耿耿。

面對數十人圍攻,實力最強的也不過天象境,這點實力,也敢在自己面前放肆。

「死!」

手指一點,猶如一道刺骨的寒風,朝四周涌去。

衝上來的十多人,全部化為一座座冰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