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黑虎又瓮聲瓮氣的吼道:「不用再打了,我們就是再打一百天也分不出勝負,大哥已經讓小弟心服,我們這就簽訂遠古兄弟契約吧。」

與那小黑虎簽訂遠古兄弟契約倒是沒什麼壞處,可是它是誰啊,殷逍遙猶豫了。

那小黑虎見殷逍遙還在猶豫,就給他說了自己的身世。

「原來你是黑虎一族的啊。」殷逍遙聽小黑虎說了它的身世后,非常驚喜,連忙說道:「你就跟著我吧,以後你就是我殷逍遙的兄弟了。」

殷逍遙爽快的答應了和那小虎簽訂遠古兄弟契約。

他擠出了一滴心頭之血,那小黑虎也吐出一口精血來,他們互相交換,然後各自小心的收入自己的眉心中。

殷逍遙的心裡早就樂開了花,這可是罕見血脈的黑虎啊,一切搞定后,就對那小黑虎說道:「好了,我帶你去大蠻山外邊玩。」

那小黑虎早就想走出大蠻山了,此時又有殷逍遙作伴,非常高興,它抖抖渾身黑的發紫的皮毛,變成了一隻普通的黑虎,跟在了殷逍遙的身邊。

夏侯非和歐陽丹看的一陣的驚異,而殷小瑜卻很平靜,因為她猜到了小黑虎的身世,非常高興的歡迎小黑虎加入他們的隊伍。

一日後,一隻小紅鳥,落在殷小瑜肩頭,嘰嘰喳喳的叫道:「姐姐,姐姐,也帶我去玩吧,也帶我去玩吧。」

殷小瑜看她如此可愛,說道:「好吧,不過不許欺負我哦。」

那小紅鳥說:「怎麼會呢,我最可愛了,也最聽話了,我都沒燒你的絕影馬呢,哪會像小虎哥哥那樣,一下子就吃了逍遙哥哥的追風馬。」

殷小瑜滿頭黑線,感情這小紅鳥愛放火啊,說道:「我們還是簽訂個遠古姐妹契約吧。」不然殷小瑜可不敢帶那隻小紅鳥在身邊,當然這話她是不會告訴那小紅鳥的。

那小紅鳥嘰嘰喳喳的叫道:「嗯呀,差點就忘了,還是姐姐厲害。」

於是殷小瑜也與小紅鳥簽訂了遠古姐妹契約,她們也是互相交換精血,各入自己眉心保存。

做完了這些后,殷小瑜、殷逍遙、夏侯非、歐陽丹就繼續前進了。

小紅鳥飛在前面引路,小黑虎在地上給他們開路,大蠻山中的妖獸,見了它們,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遠遠的就躲開了它們。

有了小黑虎和小紅鳥的加入,殷小瑜、殷逍遙、夏侯非、歐陽丹四人,就在大蠻山中暢行無阻,速度加快了很多,半月後就望見了一座極其高大的山峰,那正是神武峰。< 葉問劍、何無情日夜兼程,馬不停蹄地趕到了神武峰。

這時,殷小瑜、殷逍遙、歐陽丹都在休息,只有夏侯非前來探路,他正好看見了葉問劍騎著姜旭的赤兔胭脂獸,何無情坐在小玄龜身上,上了神武峰。

「那不是姜旭的赤兔胭脂獸嗎,怎麼會落入他人之手,難道是他遭遇了不測。」夏侯非急忙原路返回,將此事告訴了殷小瑜、殷逍遙、歐陽丹三人。

「快走,去找那兩人問個清楚。」

殷小瑜一聽有了姜旭的消息,眼圈就紅了,急忙催促殷逍遙、夏侯非、歐陽丹趕緊去追葉問劍、何無情,看姜旭是遭瞭望城那魔尊的毒手,還是被剛才那兩人給害了。

殷逍遙、殷小瑜、夏侯非、歐陽丹四人快馬加鞭,趕到了神武峰下,正準備上山,就看見葉長空和葉問劍騎著姜旭的赤兔胭脂獸,何浩陽和何無情坐在小玄龜背上,下了山。

「走。」殷逍遙挽起袖子,對小黑虎說道:「打虎親兄弟,虎弟,我們去收拾他們。」

「打虎?」那小黑虎頓時就不樂意了,瓮聲瓮氣的說道:「什麼打虎親兄弟,你去吧,我可不去。」

殷逍遙急忙改口說道:「上陣親兄弟,這下可以了吧。」

那小黑虎這才滿意了,高興的吼道:「放心吧,大哥,敢欺負你的大哥,也就是欺負大哥你,那就是小弟我的仇人。」

「住嘴,快去問問那兩個人。」殷小瑜不高興了,她寒著臉,催促殷逍遙和小黑虎趕緊行動。

殷小瑜發話了,小黑虎那敢不從命,連忙和殷逍遙上前,二話不說,張口就欲吃薑旭的赤兔胭脂獸。

殷逍遙知道他有前科,急忙阻止道:「那是姜大哥的寶馬,等會你去纏著那個中年,等我收拾了小的,再和你一起對付那個老的。」

小黑虎吼道:「放心吧,我會死死咬住他的。」

葉問劍見殷逍遙堵在路中間,跳下馬抱拳行禮道:「這位兄弟,我們有急事,還請方便方便。」

「啊!」

葉問劍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殷逍遙一巴掌拍在地上,慘叫了一聲。

殷逍遙怒目圓睜,指著赤兔胭脂獸,聲色俱厲的問葉問劍道:「這馬你是從何處得到的,快說,不然休怪我手下無情。」

歐陽丹、夏侯非也在後邊說道:「快說,不然打你。」

「那是誰家的小子,竟然那麼厲害。」葉長空心裡一陣驚奇,他看見自己的兒子被人一巴掌打翻在地,並未動怒,似他那樣的強者,處事是十分冷靜的,況且他聽了殷逍遙的問話,就知道那裡面有誤會,而且殷逍遙並未下狠手。

而且此時他正在和小虎對峙,就是想救葉問劍,也脫不了身。


「這位兄弟,且慢動手,此事是個誤會。」何無情突然跳下小玄龜,對殷逍遙解釋道:「這馬是從姜旭小兄弟那裡借的,我們回去了就會歸還他的,不信你問這小玄龜,是不是那麼回事。」

殷逍遙就看著小玄龜,那小玄龜好像也聽明白了似的,說道:「沒錯,這馬是他們從姜旭那傻小子那裡借的。」

「那小子也不知藉機賺些靈石,像我這樣,跑一趟就有百萬靈石,賺錢是如此的輕鬆,多好。」當然這話它是在肚子里說的,殷逍遙也聽不見。

不過殷逍遙已經明白了,姜旭沒有事,而殷小瑜也聽明白了,已經在笑著和小紅鳥嘰嘰喳喳聊姜旭的事了。

殷逍遙就急忙向葉問劍道歉,說道:「這位公子,真是對不起了,我以為這馬是你們偷的呢?」

「我生的如此劍眉虎目,這是像偷馬賊的長相嗎?」葉問劍心裡苦悶啊,摸著自己的紅腫的臉,就要斥責殷逍遙兩句,還想讓他賠醫療費的,如今他可是有理的。

不過一轉眼,就看見了笑眼如花的殷小瑜,頓時驚為天人,連忙說道:「沒事,沒事,小事一樁。」他果斷的放棄了找殷逍遙要醫療費的事,問道:「你們是姜旭小兄弟的朋友?」

「是啊,姜大哥現在身在何處?」殷逍遙問道。

葉問劍說道:「他正在大秦國風陵關呢,我們正要去那裡,你們也跟著我們一起吧,正好順路。」

殷小瑜也想早日見到姜旭是否無恙,就對殷逍遙點了點頭,殷逍遙就對葉問劍說道:「如此就麻煩幾位大哥了。」

於是葉問劍四人帶著殷逍遙、殷小瑜、夏侯非、歐陽丹,星夜往風陵關而去。

此時已是這年的冬天了,天氣特別的寒冷,風陵河都結了冰,在葉問劍、何無情走後的一個月中,熊族每天都會強攻風陵關,戰鬥打的非常慘烈,每天都會有五六萬人戰死,好在人族依然死死的守住了風陵關。

在這一個月中,姜旭、蠻烈、蠻嬌三人,又參加了五次戰鬥,雖然戰鬥很艱難,也受了些傷,不過都不致命,他們的命都還在。

如今,姜旭已經有兩萬多軍功了,而蠻烈的軍功更多,已經有三十萬軍功了,連蠻嬌也有十萬軍功了,不過離那天刀決和天劍決一億軍功的兌換要求,還有很大的差距。

這一日,右路大營又輪到姜旭、蠻烈、蠻嬌出戰了,此時的右大營已沒有多少熟悉的戰友了,大部分都是最近才調來的新修士,都沒有多少戰鬥經驗。

姜旭沒了赤兔胭脂獸,蠻烈和蠻嬌沒了小玄龜,他們都站在左側戰士隊伍當中,握著武器,隨時準備衝鋒。

術士一輪術法后,騎士已經沖了出去,姜旭、蠻烈、蠻嬌也隨著戰士隊伍沖向了那些妖熊。

姜旭、蠻烈、蠻嬌三人都是體修,力量、速度比那妖熊還要強,還要快,他們手中的武器也可以算是兵器中的極品了,鋒利異常,所以同階的妖熊,沒有一個能夠擋的住他們的衝擊。

而且姜旭、蠻烈、蠻嬌三人互相間,又摸索出了一套配合的方法,姜旭主攻時,蠻烈和蠻嬌就在一旁掠陣,碰到危險就同時出手守護。

姜旭皮厚,防禦很強,一般的地元巔峰妖熊,他現在都能正面抗衡了,即使是天元初期的妖熊也不能給他造成什麼傷害,若是碰到天元中期的,他就只能讓蠻烈和蠻嬌處理了。

同樣蠻嬌主攻時,姜旭和蠻烈就替她防禦,她只管進攻就可以了。蠻嬌戰力也很強悍,可越三階而戰鬥,她如今是地元巔峰,可以抗衡天元中期的妖熊。

蠻烈一般都是壓著妖熊打,倒是不怎麼要蠻嬌和姜旭倆防禦,不過偶爾碰到天元巔峰的,還是要姜旭和蠻嬌在一旁牽制的。

姜旭、蠻烈、蠻嬌三人正殺的興起,忽然人族的陣型亂了,最前邊的人族修士成片成片的倒在妖熊的石錐術之下。

「啊!青藍色妖熊!」人族修士驚恐了。

那隻青藍色妖熊又出現了,它從遠處慢慢的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釋放著石錐術。

看它那恐怖的氣息,已然是天元巔峰妖熊了,它已經能夠隨心所欲的控制石錐術法了,想在那裡釋放就在那裡釋放,想在多大範圍釋放就在多大範圍釋放。

這就是人族修士的末日,無人能夠從那青藍色妖熊熊掌下逃脫,即使連天元境巔峰境的人族強者也不能例外。

風陵關的天刀門長老關偉絕望了,如此情況,只有讓所有修士都死死堵在風陵關前了,即使如此,風陵關也是保不住了。

「所有玄元境及以上的修士,立即出關攔截普通妖熊,黃元境修士堵在風陵關前,力保風陵關不失。」說完,關偉親自出關去戰鬥了。

李雲也去風陵城下了命令,動員所有人都參戰,接著也投入到了戰鬥中。< 人族修士前仆後繼的沖向了那青藍色妖熊,姜旭、蠻烈、蠻嬌三人也已紅著眼,沖了上去。

不久,今日出關迎敵的右路人族修士,就只剩姜旭、蠻烈、蠻嬌三人了,他們此時渾身是傷,鮮血直流,被那青藍色妖熊一巴掌一巴掌的,拍的頭昏腦脹,面目全非,基本上是認不出來了。

姜旭、蠻烈、蠻嬌三人被打倒后,就又爬起來,狠狠砍向那妖熊。

那青藍色妖熊像找到了玩具一般,一次次將姜旭、蠻烈、蠻嬌三人拍到在地,玩的樂此不疲,也忘了攻擊風陵關的任務了,

殷小瑜、殷逍遙、夏侯非、歐陽丹四人剛到天門關,見姜旭心切,就沒有隨葉長空、何浩陽、葉問劍、何無情四人去見天門關統帥李岩,他們打聽了風陵關的所在,就向風陵關飛奔而來。

剛到風陵關,就見所有修士密密麻麻的堵在風陵關外,個個神情肅穆,往關外一看,此時妖熊已衝到了風陵關外五里,關偉和李雲正帶領剩餘的人族修士在與普通妖熊廝殺。

在普通妖熊隊伍之後,一隻青藍色的妖熊正在修理姜旭、蠻烈、蠻嬌三人,他們早已神志不清,卻依然靠著一股信念一次次爬起來。

殷小瑜見此,眼淚瞬間就下來了,對著天空打了個響指,頓時一團黑凄凄的烏雲,就飄在那青藍色妖熊的頭頂,接著無數道手腕粗的紫色閃電,就劈在了它的頭上,將它劈的渾身焦黑,口吐黑煙。

那青藍色妖熊嚇的,丟下姜旭、蠻烈、蠻嬌三人,一溜煙逃跑了。

殷小瑜看了一眼殷逍遙,殷逍遙會意,騎著小黑虎追上那已經逃過了風陵河的渾身冒煙的青藍色妖熊,又是霹靂啪啦一陣,將它修理成比姜旭還要慘的大肥熊。

同時,夏侯非騎著絕地、歐陽丹也騎著騰霧,衝出了風陵關,到了姜旭、蠻烈、蠻嬌三人身前,將他們救迴風陵關右路軍大營,此時的右路軍大營中只有他們幾人在。

殷小瑜檢查了姜旭的傷勢,見他受傷頗重,已經傷及內府了,就對天上打了個響指,一道閃電正劈在天空中殷伯的頭上,殷小瑜發狠的說道:「去,滅了熊國。」

殷伯嚇了一跳,急忙傳音道:「小姐,此事萬萬不可,我是不能出手的。」

殷小瑜說道:「那就去盤庚山中把天妖自衛軍調來,再把黑虎一族拉上。」

那殷伯說道:「小姐啊,此事也不行啊,熊國、虎國、狼國甚至整個青州的妖獸國家,都是牧爺的牧場,熊國攻打大秦國是經過牧爺默許的。」

「為什麼默許?」殷小瑜問道。

殷伯說道:「小姐和公子還不太了解青州的現狀,如今青州的人族和平已久,多不思進取,秦族始祖雄才大略,他一手建立的弓箭方陣威震當時的青州,當年的秦族何等強大,如今卻對一個小小的熊族束手無策,忘戰必危啊,牧爺正是藉此機會想給人族提個醒。」

殷小瑜說道:「如今的青州不是大周國在主事嗎,直接告訴他們不就行了。」

那殷伯說道:「文爺也在閉關療傷之中,他的後輩早已忘了先祖的事迹和告誡,如今對整個青州都沒多大統治力了,據說青州西北部還有個諸侯國,其勢力比大周國還大,而且就算告訴他們,他們也不會聽的。」只能等文爺出關來處理了。」

那殷伯等殷小瑜理解了后,又說道:「本來是應該告訴文爺的,但文爺正在緊要關頭,如今的青州人族太弱了,所以牧爺和卦爺等人才默許了熊國發起的戰爭,只要不傷及人族和熊國的根本,那些天才不隕落,就不會有人站出來阻止這場戰爭的。」

殷小瑜說道:「那姜大哥所受的傷豈不是白受了?」

那殷伯說道:「牧爺早將自己最心愛的寶馬都給了姜旭,就是給他今日的補償,而且姜公子如今還不太了解自己的身體,卦爺也正藉此機會鍛煉他呢。」

殷小瑜說道:「我總能去欺負欺負熊國的小熊熊吧。」

那殷伯見小姐是動了真怒,說道:「只要不殺死大地魔熊一族的王族,隨小姐的喜好。」

殷小瑜手一伸,說道:「丹藥拿來。」

那殷伯說道:「姜公子的體質特殊,我這的丹藥都沒用,只能小姐動用主母給你的神丹了。」

殷小瑜見此,也知道殷伯那確實沒有適合給姜旭療傷的丹藥,就從自己脖子上掛的月牙古玉中,取出了一粒透明的丹藥,那丹藥散發著五彩的光芒。


那月牙古玉居然和姜旭胸前的一模一樣,明顯是一對,只是姜旭胸前的月牙古玉上刻著的是一條神龍,而殷小瑜胸前的月牙古玉上刻著的卻是一隻彩鳳。


殷小瑜施展術法,化開了丹藥外層的保護禁制,一股異香這才飄散開來,頓時使得整個風陵關都香氣四溢。

那些還在戰鬥的人族修士和妖熊的疲勞盡去,身上的傷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結巴,不久就恢復如初,而那些身上有多年老傷的修士也是舊疾盡去,如奇迹一般。

殷小瑜將丹藥分成兩份,將其中一份給姜旭服下,將另一份又分為兩份,分別給蠻烈和蠻嬌服下。

不久,姜旭、蠻烈、蠻嬌三人的傷勢都恢復如初了,不過,他們都沒有醒來,都在酣睡,而且蠻烈、蠻嬌的修為都提升了一級,蠻烈達到天元中期,蠻嬌達到天元初期,姜旭體內也充滿了真元,也是真真正正的玄元巔峰了。

歐陽丹看見殷小瑜如變魔法一般,拿出了如此神奇的丹藥,一下子就將姜旭、蠻烈、蠻嬌從死門關拉了回來,就起了好奇之心,眼巴巴的看著殷小瑜。

殷小瑜處理完了姜旭、蠻烈、蠻嬌的傷勢,見他們都已無事,回頭就看見了歐陽丹的樣子,說道:「你別打我那丹藥的注意了,我只有一粒,那是丹王煉的神丹,你還是多鑽研鑽研你的《歐陽丹決》吧,功夫到了自然也能煉出那樣的丹藥來的。」

歐陽丹聽了,只得失望的研究他的歐陽丹決去了。

等了一會,姜旭、蠻烈、蠻嬌三人還沒有醒來,殷小瑜就和夏侯非、歐陽丹出了營帳,去外邊等。

這時,殷逍遙也來到大營外,見了殷小瑜后,就說道:「老姐,我正欺負那頭妖熊來者,忽然聞到一股葯香,那妖熊也聞到了,忽然就痊癒了,然後就逃走了,這可不能怨我。」

姜旭沒事了,殷小瑜也就沒事了,她此時心情正好著,就說道:「那就下次見了它,再收拾它,不,以後見它一次,打它一次,打的別的妖熊都不認不出它是頭妖熊為止。」

殷逍遙見殷小瑜又恢復了開心的笑臉來,總算鬆了一口氣,就說道:「放心吧,此事就交給我了,這是我最拿手的。」

夏侯非和歐陽丹兩人很替那頭青藍色妖熊惋惜,得罪誰不好非要得罪殷小瑜,那頭熊此時更苦悶,我何時得罪過殷小瑜了?

殷逍遙入了營帳,見姜旭、蠻烈、蠻嬌三人都睡的深沉,怕是要到明天才能醒來,就陪殷小瑜守在營帳外。

第二天清晨,姜旭醒來,還是頭昏腦脹的,不過他經脈中全是真元,漲的難受,就迷迷糊糊的跑到軍帳外邊,練起了蠻山勁,一個時辰后,就將那真元都凝練到肌肉當中去了,體內的真元又空空如野了。

殷逍遙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等姜旭停止了練功后,就問道:「你練的什麼功法,怎麼越練越弱?」

殷逍遙的問話,把姜旭嚇了一跳,他這才看到殷逍遙,抱著殷逍遙就眼一把,淚一把,鼻涕一把的往殷逍遙身上抹去,嚎嚎大哭道:「兄弟啊,你怎麼也來到陰曹地府了。」< 「呸!呸!呸!什麼陰曹地府,這可是白天,太陽當頭照呢,做什麼夢呢?」殷逍遙說道。

姜旭柔了柔眼,發現此時卻是有太陽,又掐了掐自己,很疼,確定自己還活著,就奇怪的問道:「我怎麼在這裡,我不是死在那青藍色妖熊的掌下了嗎?」

殷小瑜看他那樣,開心的說道:「你還沒有死,我們剛好趕來,打跑了那妖熊,夏侯非和歐陽丹把你救回來了。」

姜旭這才發現殷小瑜也在,一把抱住殷小瑜,說道:「小瑜啊,真是想死我了。」

殷小瑜痛快的讓姜旭抱了抱,心裡打定了主意,以後一定會跟在姜旭的身後,寸步不離,這時她又開心起來,早已忘了那頭青藍色妖熊。

等姜旭和殷小瑜打過招呼了,夏侯非和歐陽丹才來和姜旭相見。

姜旭又和夏侯非和歐陽丹來了個熊抱,說道:「夏侯大哥、養豬男,想死我了。」

夏侯非用力的拍了拍姜旭的肩膀,而歐陽丹少見的沒有拿語言去反駁姜旭。

殷逍遙等姜旭與夏侯非和歐陽丹都打過招呼了,就拉著姜旭研究了起來,那麼充沛的藥力都哪去了?還有那些真元都哪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