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兩個巨人都是好樣的!」

「可是大古……」

麗娜小老婆的心態早在第一集就展露無餘。

迪迦轉頭看向黑暗洛普斯,兩者四目相對。

迪迦雙手成拳放在計時器前,很快,一團霸道的黑暗能量被提取出來,然後被迪迦握在手中。

黑暗洛普斯抱胸看着迪迦一頓操作。

勝利隊眾人也好奇地看着兩個巨人。

迪迦走上前,在黑暗洛普斯不遠處停下,然後將那黑暗力量拖起,推向黑暗洛普斯。

黑暗洛普斯看着眼前的黑暗力量,不確定地看了迪迦一眼,只見迪迦給完黑暗能量直接「加」的一聲飛走了。

深藏功與名?

黑暗洛普斯不去想,伸出手接收那團能量,然後看了眼吃瓜的勝利隊,身體慢慢消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一點挑戰性都沒有嘛。」

夏語昔操縱著卡莎用最後一記普攻點爆了對面基地之後,直接往後靠在了電競椅上說道。

唐夙沒有說話,而是看著結算面板上卡莎頭像後面的13-6-3,眨了眨眼。

「來來來!阿唐,再來一把吧!」

夏語昔直接點下了再來一局重新回到了隊伍之中,然後

《我居然有一半的時間要變成女生》第一百七十八章:生病?(加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寧顏看向一旁的鄭婉,只能硬著頭皮說道,「這迷林一直以來都是禁地,這樣貿然進去真的不會出事嗎?」

鄭婉倒是平靜,只安靜的站在人群里。

「不能放過每一個線索。」秦陰玄很是堅定。

「可是。」

「出任何事由我負責。」秦陰玄沒有看著鄭泠,只盯著後面那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

鄭婉突然說道,「靜王殿下需要我們做什麼嗎?」

「你們留在雲德觀就可以了。」

「皇兄,我們雖然是有嫌疑,可我們也想找到真正的兇手。」秦陰惜雖然心裡帶著委屈,但是習慣了,從小到大就是這般,自己不過是個不受寵的皇子,哼,皇子,也許比一些奴才都不如。

「我覺得雲德觀也是需要有人鎮守的。」寧顏看出秦陰惜的難過,忙下了台階,「迷林也說不準裡面什麼情況,靜王殿下,你們進去一定要小心。」

「好。」秦陰玄點了點頭。「本王帶一隊人進去,如果陰日還沒回來,陰惜,就麻煩你再派一隊人進來。」

「好,皇兄放心,這邊我會負責好的。」秦陰惜的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這一下就平復了。

「蘇秦,就辛苦你同我一起去一趟了。」

「諾。我需要一個幫手。」蘇秦看著鄭婉,她今日雖然一直沒有開口,但是看得出來,她也想進這迷林。

「你說。」

「國師府里人手實在不夠,而這裡就屬鄭泠與我最為默契。所以臣希望聖女能在一旁協助。」

突然被提及到的寧顏眼睛一瞪,獃獃看向蘇秦,「啊?」

秦陰玄看了一眼鄭泠,「可聖女畢竟是個姑娘,這迷林里的情況誰也不知道,太危險了。」

「四殿下,不如民女陪妹妹一同前去。此事事關重大,李元道長出事,沒有抓到兇手之前,我們也難以安心,我會一些防身之術,會護著自家妹妹。」鄭婉終於開了口。

秦陰玄沉思了片刻答應下來。

「皇兄,定要小心!」秦陰惜看著一行十二人再三囑咐。

「嗯。」秦陰玄點了點頭,徑直帶頭進入,寧顏忙跟上。

秦陰玄示意侍衛在樹上做上標誌。寧顏只跟著,也不說話,這地方,鄭婉最是熟悉,但是她不會也不能表現出來,但是這裡面還有玉羊呢,鄭婉應該不會讓別人發現玉羊,方才自己還沒反應過來,現在陰白了,蘇秦應該是看出了鄭婉想一起來,所以才會提及我的,這兩人,確實很有默契,不在一起都對不起大家了。

「等等,我們已經走過這個地方了。」秦陰玄看著樹上刻著的標誌,臉上頗為嚴肅。

「所以我們在原地打轉。」寧顏有些氣喘吁吁,這走的路有點多。

「果然是迷林。」秦陰玄抬頭看了看天,這迷林里樹木都很茂盛,所以陽光被稀疏成了一片片斑駁。

「四殿下,做標誌沒用,那不如我們就用其他方法。」寧顏的腦子動的飛快。

「有何方法?」。

「額。既然我們有十二個人,那我們在腰間繫上帶子,往前走,那不管怎麼說,我們的距離還是比較長的,這樣,也許好一些?」寧顏越說越沒有底氣。 地底深處

那是一個巨大的空間,深不見底,只能看到五個巨大的半截骨身分佈在五個方位,雙手共同舉著一個巨大的骷髏頭。

這是一個將近百丈高的金色骷髏頭,表面刻有密密麻麻的太初銘文,連接着五個銀色骷髏。

但是骷髏頭頂部卻有一個巨大的缺口,周圍銘文盡數被破壞。

通過這個缺口,可以看到骷髏頭裏有着數不清的金色陣台。

每座金色陣台有一丈大小,插著將近數十個金色頂級陣旗,陣旗上金光流轉,隱隱可看到細小的金色太初銘文。

如果有陣痴看到這場景,估計會瘋狂,如此眾多頂級陣旗陣台,不管哪個隱藏陣法世家或門派都拿不出手,然而在這隨處可見。

所有的金色陣台錯綜相連,最後連接着一座金色五角平台。

平台上也是刻有金色銘文,不過邊緣部分都被黑氣籠罩,只留下中間十丈大小的地方沒有被黑氣侵蝕。

因為是被金色光罩護著,才守護住最後一片希望。

支撐金色光罩的是一截金骨指,正是祭壇處被自己坑死的野石扔出的那截。

金色光罩外站着一個全身佈滿黑色紋路的骨魔,其不是別人,正是開始逃走而又回來,最後被科布萊王奪舍的人形骨魔。

此時的骨魔變得很妖邪,眉心處一個黑色複雜印記,臉上都是散發詭異氣息的黑色紋路,與之前五爪骷髏獻祭后一樣。

其臉上不再面無表情,而是一臉憤怒的望向金色光罩。

「金元,你們怎麼就那麼愛管閑事,還自稱什麼天罰組織,維護什麼正義,真是笑死我了,最後還不是隕落了,還敢阻擋我們陰界的步伐,真是不知死活。」

被奪舍的人形骨魔越說越憤怒,身上冒出一團團溫度恐怖的黑色火焰,但碰到金色光罩,卻又被彈了回來。

「可笑,最後被封印的是誰。」金色骨指傳出聲音。

「獻祭了這片世界的生靈,再以世界本源佈置下的滅生大陣,也只是封印了我們,如今六處本源祭台被毀,等你力量消耗殆盡,毀了這陣本源,等我王破封必滅你全族。」

科布萊王猶如被踩了尾巴,怒吼道。

「滅族…,呵呵。」金色骨指不再言語。

怒意滔天的科布萊王,也沒再多語,收回身上恐怖的氣勢,靜靜等待了起來。

………

白骨沙漠上

一個酒字禁制微微閃動,抵禦著已經伸出整個骨掌帶來的破壞力。

隨着骨掌主人漸漸的脫離封印,其帶來的破壞力逐漸增強。

白色沙漠被破壞的如同被黎了一遍,已看不出一塊好的地方。

石蠻兩人所在的地方也沒逃過摧殘,因為被酒主所給的禁制擋下了,所以留下了石蠻兩人方圓數丈安全區域。

因為禁制的力量,這塊安全區域懸浮在空中。

早已突破結束的龍紫正打量著禁制,如今看來她還小覷了這禁制。

剛剛一幕她以為都要命喪於此了,沒想到這禁制不僅擋下了恐怖的餘威,依舊沒有損傷,還有能量維持這片區域懸浮於空中。

如今看來,石兄這位長輩能力估計深不可測,不會比她的老祖差。

有這樣的背景,石兄為何顯得那麼窘迫了。

出來歷練?龍紫倒是覺的有這個可能。

就在這時,龍紫身形一陣模糊,退到兩丈外,前掌向前一推,一道火幕在身前展開,將她護在身後。

與此同時,石蠻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堪比氣源中階的氣息。

因為剛突破,靈力外泄,衝擊在龍紫火幕上,讓得後者一顫。

現在她已有氣源中階的實力,哪怕隨便佈置的防禦,但也能夠阻擋下普通氣源初階境修士全力一擊了,沒想到石兄緊緊靈力外泄便有如此威力。

這讓龍紫十分不解,修鍊的功法一樣,差距怎麼這麼大了。

不過她也很快鎮靜下來,對方背景不差,底蘊也不會比她差哪去,修鍊的途徑肯定不似普通修士,保守估計至少開闢了六源或者更多。

再加上剛剛又有很多源魚選擇對方,別的修士得其一個,便已經可以成為大型門派的親傳弟子了,而石兄一下便是六七個。

估計比起她族裏的一些天才,都不會差到哪裏去,龍紫想想又有點酸酸的感覺了。

不過她相信自己也不會差到哪裏,龍家修鍊途徑跟正常修士不一樣,不靠源來看實力。

等到了氣源后階,她便可以在家族裏申請融合火種功法,到時她的實力將會有質的提升。

而且等她境界提升了,她便可以嘗試解開……,龍紫想着摸了摸自己的右額,神色突然的堅定。

為了她的母親,就算會有隕落的風險,她也要去嘗試。

「想什麼了?」石蠻收回靈壓,來到龍紫身旁說道。

「走了點神,恭喜石兄實力大進。」龍紫收回情緒笑道。

「同喜。」石蠻心情不錯的回道。

這次收穫超出他的預料,不僅12氣旋的問題解決,還一舉填滿了五個氣旋,不,現在已經變成源了,突破到氣源中階。

一部分緣故是因為源氣遠比靈氣直接,不用功法將靈氣轉換成源氣,而是直接吸納。另一部分可能跟那個特殊的源魚有關,融入零表面黑色紋絡后,他的吸納速度翻倍。

兩者綜合,短時間內填滿了五個氣旋,以後沒有這樣的機緣,估計得慢慢轉換靈氣了,不過吸納速度翻倍倒也不慢,如今不主動運轉功法,周身靈氣自動被他吸入體內。

這可能跟特別源魚應該是某種吞噬屬性源魚有關,紋絡融入了源魚后吞噬能力更強了。

現在他體內陽屬性五行源如五個太陽,彼此相互演化轉化,使得整個丹田內源氣源源不斷,生生不息。

他本可以選擇將靈力轉化為小五行源氣,這樣等陰五行源和陰陽源都填滿,最後形成陰陽五行源氣,品階應該有仙階品質了。

而且最後他的源氣儲量,將是有一個源的普通修士的12倍源氣儲量,恐怕是普通源海境界都沒有這樣的儲量。

再說源氣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他的源氣總量應該不止12倍。

但他最後還是選擇了將小五行源氣融入零,轉化為零力,這不像之前是不可逆轉的,因為源以及和零融為一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