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恩緩緩露出了微笑,地底下的生命氣息越來越近,似乎是一隻半神級別的超凡生物,逐漸增加的威脅感刺激大腦,他開始興奮起來了。

阿爾傑點了點頭,揮手招來了一陣狂風,捲起格爾曼和他,向出發點飛去。格爾曼按住頭頂的禮帽,一邊被風卷著後退,一邊對奎恩說道:

「撐不住就找我們,我會帶你逃走。」

奎恩的長發被風捲起,在無聲的夜裡肆意張揚著,他點點頭,沒有回答,直到格爾曼和阿爾傑的身影消失,才將目光投向地底。

獵物要來了。

轟隆!沒等獵物動手,奎恩直接狠狠一跺腳,狂舞的髮絲隨之向下,刺破了腳下的土地,飛快變長變粗,化為了無數銘刻冰冷邪異花紋的藤蔓。

嘣!藤蔓驟然鎖緊,奎恩嘴角勾起,他接觸到了獵物。

遠處修建宮殿的死屍們停下了動作,直直向奎恩衝來,奎恩沒有動作,只是淡淡掃了他們一眼,漆黑棺槨在眼中浮現。

吱嘎——棺槨緩緩打開了一條縫隙,無窮無盡的灰黑煙塵湧出,於奎恩身前形成了三個沉默的身影。

那三個身影分別是:,「狼人」維克多,「怨魂」淳·簡拉基茨徳,以及半神「木偶」黑袍人!

他們不發一言,瞳孔深黑,全身灰白,被層層黑布包裹,宛如從棺槨中爬出的死屍,唯有一身可怕的非凡氣息在宣揚著生前的輝煌。

「木偶」黑袍人輕輕抬起一隻手,遠處的屍體們便憑空四分五裂,化為滿地膿血碎肉,彷彿遭遇了最可怕惡毒的詛咒。

嘣!嘣!嘣!地底的「獵物」開始瘋狂掙扎,弄斷了好幾根束縛它的藤蔓,開始向地面上衝來。

奎恩猛地向後一躍,在他身前的土地處,鑽出了一條單人無法合抱的巨蛇,這巨蛇有著陰綠泛黑的碩大鱗片和燃燒著火焰般的誇張雙眼。

它鱗片的縫隙間,長出了一根根沾滿淡黃油污的白色羽毛,背後甚至有一對可以展開的厚實羽翼。

奎恩掃了一眼,通過序列六「生物學家」的知識,他認出了這條巨蛇的品種:

羽蛇!

在南大陸,它是神聖的象徵,是死神後裔艾格斯家族的徽章圖案!

我更喜歡叫它究極升天蛇皮怪……奎恩繼續嘗試束縛羽蛇,同時將手伸向懷中,掏出了一個散發著恐怖詛咒氣息的木偶!

他將木偶向前一拋,落地的那一刻,木偶飛速生長變大,形成了一個無頭的,被層層藤蔓覆蓋的十餘米高的魔像!

羽蛇的掙扎更加劇烈。它眼珠一掃,便發現了三個半神級別的生命,其中一個綠髮半神更是散發出可怕的氣息,這使它瘋狂想要逃走。

咚!在羽蛇的前方,一座青銅鑄就的大門迅速成型,大門緩緩打開,其中陰冷、混亂的氣息顯露了出來,它瘋狂地向前方的青銅大門爬去。

它想要通過冥界之門逃走!

沉默的「木偶」黑袍人取下沾上了羽蛇血液的藤蔓,伸手在上面筆畫了一個符號,發動了非凡能力。

「喀喀……」

羽蛇如受重創,向前爬行的動作一滯,它布滿鱗片的嘴邊緩緩流出黃色的膿液,其中還混雜著灰黑的內臟碎片。

通!通!無頭詛咒魔像隨之上前,狠狠兩級記重拳砸落在羽蛇身上,造成巨大傷害的同時,也帶來了可怕的詛咒。

羽蛇在兩方的夾擊下,軀體受到重創,而在場的最可怕的聖者仍未攻擊,它不甘心地發出了一聲嘶吼。

在羽蛇的嘶吼聲中,詛咒魔像與「木偶」黑袍人都是一滯,「狼人」維克多與「怨魂」淳·簡拉基茨德卻是調轉了方向,彷彿受羽蛇驅使一般,沖向了奎恩。

在它身周,草木凋敝,生命衰敗,無數死屍從地底爬出,撲向了敵人們。

羽蛇不求對奎恩造成傷害,只希望能夠拖延一點時間,然而,這樣的想法還是落空了。

奎恩微微抬手,無窮無盡的生命氣息釋放開來,飛快覆蓋了這座陰冷的森林,席捲了遍地的死屍、亡靈們。

溫暖的氣息所過之處,死屍倒下,亡靈消散,樹木抽芽,花草生長,半神羽蛇身上的陰冷氣息隨之大減,奎恩輕易便改變了場地的屬性,使羽蛇變得更加虛弱了。

詛咒魔像上前兩步,擒起羽蛇,順手抓住了它頭下七米之處,把幾乎無法動彈的羽蛇拉倒奎恩跟前。

「看著我的眼睛,小蛇蛇~」

雖然這個半神的疊詞詞有些噁心心,但是羽蛇不為所動,它的眼眶中,兩團慘敗的火焰劇烈跳動起來,無窮吸力迸發——它要在近距離發動攻擊,重創這個聖者!

「嘖!」奎恩一撇嘴,「果然我還是不喜歡蛇。」

遠處,「木偶」黑袍人一打響指,積攢在羽蛇身上的無數詛咒驟然爆發!

砰!羽蛇瞬間爆炸,化為了一大灘灰黑色的血水,一時間淹沒了奎恩赤裸的腳踝。

奎恩低頭,看向了腳下的血池,瞳中漆黑棺槨再現,無窮吸力迸發。

羽蛇哀嚎著的虛影在他眼中閃過,彷彿靈魂被吸入了棺槨之中。眼睛一閉一睜,奎恩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下一秒,他又有些嫌棄地提起長袍下擺,看著腳下的羽蛇醬:

「噫……」

「噁心心……」 這是怎麼了?

林凡在思索。

這種事怎麼可能會發生?

他的神魂之力遠超同境,一貫如此,此時以他的修為,當應神識一展,可窺九天才對,為何在此地失效?

且,符文之眼,這是大殺器,從未失效過,可窺他人破綻,觀天地無形規則,不知立下多少大功勞,助他渡過多少生死大危機。

但此時也無用了,與肉眼真的沒區別。

此地不同尋常,黑霧翻滾,那種詭異之力越發的濃郁,那是死氣,要沾惹上林凡的軀骸,要吞咽掉林凡的生機。

林凡體表上,金色的火焰燃燒,那是秩序與規則,被林凡添做了柴火,用這種方式阻絕死氣。

繼續向下,始有嗚咽聲起,像是有亡靈在耳邊哭啼,讓人發毛,最主要是,當前的環境太滲人了,幾近目不能視,唯有聽覺在無限制的放大,此時忽聞這種嗚咽聲,讓人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這世上莫非還真有什麼鬼祟不成?」林凡冷笑,他左手持戟,右手緊捏拳印:「出來我看看。」

「桀桀……」

這是猛鬼在笑嗎?

讓林凡頭皮都發麻了!

肉眼能及的三米內,突然有一張人皮從他眼前飄過。

說是人皮,但也不徹底,頭顱完整,但很乾癟完全像是蒙皮了的頭骨,但從脖頸下,真的就是一張如紙般的薄皮,就這麼飄過去,拖著至少尺許的猩紅舌頭。

「轟!」

林凡震拳轟去,這完全是正常反應。

他真的被嚇得不輕,這太突兀與恐怖,根本來不及多想,只想一拳就將其轟零散了。

這人皮著實被轟散,成為劫灰灑落,但林凡覺得,他並未『死去』,被轟成劫灰時,那種譏誚的幽冷笑聲還在林凡耳邊響著。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林凡怒叱,且臉色陰森而猙獰。

他繼續往下后,竟然看著,一張又一張的人皮在飄蕩,這些人皮,不一而同,但都足夠的滲人與恐怖。

哪怕林凡有了準備,都覺得受不了,這太考驗人的心理承受極限。

他估摸,此時自己估計至多深入大淵中五千米,仔細思索,林凡覺得,若是換了另一尊臨神,一定到不了這個位置,應該會在三千米左右就折返,否則會被種下生死線,肯定會死。

繼續下降,那種詭異之力如潮汐般湧來,哪怕林凡點燃了規則與秩序火都無用,不能完全阻隔那種死氣。

看著手腕處,哪裡有一個漆黑的點,像是一切死氣的源頭。

林凡皺眉,他催動閃電武魂,讓其承載的那些銀色雷電傾灑而下。

可以用肉眼看見,銀、黑兩色在不斷的交鋒,相互吞噬,林凡震驚了,一般來說,雷池中的雷液無往不利,但在針對這黑色的光點時,竟然星辰拉鋸戰。

若非是他抵擋外界死氣侵蝕,且雷池中的雷液如海遼闊,都不一定能夠將這死氣的源頭滅掉。

但好了,這黑點消失不見,他的手腕上恢復正常顏色,不再暗淡與死寂,林凡暫時止步。

就懸在上不見天下不見地的大淵中。

他第一次面臨未知的詭異時起了退意,只因,大淵莫測,還有多深不可預估,且,一路而來,他總有一種直覺,像是有著什麼不可想象的怪物在全程盯著他看。

半晌后,林凡決定,繼續向下,當然,他很謹慎,分出了一縷道身,作為先鋒繼續向下。

林凡眉間光華一閃,道身飛出,扎入下方的黑暗中。

初時,他藉助這道身,能夠感知一切,但只是九百米后,林凡神魂微痛,那縷道身滅了。

『死因』不明。

這讓林凡微驚。

哪怕是一縷道身,但至少也有他十分之一威能,但竟然如此散去,怎麼消散的,他都不知。

林凡身軀向下沉了八百米,就在此地停住,再次劃出一縷道身。

但不出意外,在下方一百米處,這道身又消散了,依舊尋不到緣由。

林凡冷笑,他一次性分化出三縷化身。

終於,他看見了那是一頭怪獸,身軀不過三米,其高也不過三米,但竟然長有一對足有十米的獠牙!

他的道身,就死在這怪獸的獠牙下。

林凡放心下來了,且找到了很穩妥的行進方式,用化身探路,若是有幾隻的危險,他可以從容面對。

他到了,但很想罵娘!

等待他的,並非就只是一頭,而是足足四頭怪獸,獠牙如刀,身形醜陋,如蛆蟲,沒有眼睛。

狂戰,到了此地,沒有退路與歸途。

最終,林凡手刃了這四頭怪獸,並收起了一副獠牙。

他說不出這種怪獸的名稱,但這獠牙太恐怖了,輕易的可切裂空間,可與他的誅天硬擊而無毀。

當然,他本身也遭劫,胸肋上出現數尺的血痕,像是要被橫斬。

繼續向下,那種詭異之力越法的恐怖。

哪怕是用混沌鎮神鍾守護都不行,最終他鑽入雷池中,馭雷池不斷探索往下。

再次下行至少萬米,這一路,竟然沒有再次遭遇什麼危機。

但林凡分明察覺,並非是真的安全,沒有危險,只是那些危險與殺劫等隱而不發。

眼前光明竟然陡然大作。

一切都可見了,不再局限在三米範圍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