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正怪不好意思的咧嘴笑了笑,「讓首長見笑,此前我和魅結下因果,無論如何我也要去會一會他。」

「嗯!魅,自稱半月族的王,我記得上次不是已經將他擊殺了嗎?為什麼他還會出現在上海城?」劉洪問。

「我也不大懂!我當時的想法與您一樣!或許妖族還有許多我們看不透的秘密。」雷正同樣想不通魅是如何復活。

「哎!戰爭中受苦受難的永遠都是士兵和民眾,希望將來你可以給民眾帶去好消息。」劉洪嘆了口氣。

劉洪第二次嘆氣,看得出來雖然他語氣火爆,卻是一位心思細膩,為子弟兵,為民眾著想的鐵漢將領。不過,其中不僅僅表達對士兵和民眾的關心,還有自身位置限制的無奈,只不過雷正是不會明白的了。

「如果民眾知道您的想法肯定會非常高興的!」雷正道,這一刻他不禁對這位東部戰區司令肅然起敬。

「哈哈!可惜現在我不是最高指揮,不然定要馬上領你到前線一探究竟。」劉洪開懷大笑,這雷正說話甚是中聽。

雷正一愣,前線最高指揮將領居然不是劉洪,難道還有比他這個東部戰區司令員更厲害的角色?

「我也是迫不及待了!對了,首長,我想請教您一個問題。」

「嗯,你說!」

名門復仇妻:首席的枕上寵 劉洪心裡高興著。

「神兵小隊有沒有去前線參戰?」

劉洪瞟了眼雷正,「你想問的是趙隊長吧!」

「額!是的,我有段時間聯繫不上她。」雷正尷尬地左右手相握,十指交叉。

「哈哈!年輕就是好!不過,恐怕要讓你失望,神兵小隊隸屬國防,我軍部無權干涉,其實我倒很希望他們一開始便去前線。」

「哦!」

雷正失望低頭。

「你也不用沮喪,我想很快神兵小隊便會出現。」劉洪安慰雷正。

「真的嗎?」

聽到劉洪話,雷正瞬間復活過來,興奮不已,作為東部戰區司令員,他說的話絕對有根有據,有分量。

「難道我劉洪還會騙你!」劉洪不悅的懟了回去。

「首長自然不會騙我!」雷正傻笑。

「好了,該聊的也聊過了,你先回去準備準備,等我這裡辦好程序,我便派人去接你。」

話已經談完,接下來看能不能如願以償。

「好,首長,那我先行告辭。」

「嗯!我讓衛兵送你回去。」

劉洪招來衛兵對其囑咐送雷正回家。

雷正本欲拒絕,奈何東部戰區大本營距離江北著實很遠,便不推辭。

「謝謝首長!」 回到家,雷正躺到沙發上凝望天花板,他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既然劉洪司令答應他會安排他上前線肯定不會食言,而他要考慮的事情是自己需要準備什麼東西,需要帶上什麼東西,最重要的事情是自己失去仙靈之氣這件事,如果能找到什麼東西代替就好了。

思來想去感覺多餘的,因為沒有東西可以代替仙靈之氣啊!

雷正越想越沮喪。

這時,手機振動,是來電顯示,而且還是陌生的電話號碼。

「你好!」

雷正接通通話。

「請問你是雷正嗎?」

女人的聲音,不是熟悉的人,難道是記者?

雷正對記者有點敏感了。

「我是,請問你是?」

「我是管佳余。」

雷正一愣,管佳余,萊華公司人事經理管佳余,難道她打電話叫自己去公司交接工作嗎?但是,自己不是早已經被萊華開除了?

「雷正,你現在有空嗎?我想請你出來喝個茶。」管佳余沒聽到雷正說話,於是主動說出自己打電話的目的。

喝茶?還是喝茶,雷正剛剛還在跟劉洪司令喝茶。

雷正想了想,覺得還是先問清楚什麼事吧!畢竟自己與管佳余算不上朋友,最多算一個曾經同一個公司上班的同事。

「你有什麼事嗎?」雷正問。

「我……」管佳余欲言又止,她約雷正肯定是有原因的。

陳英俊的死管佳余說不出悲傷或者開心,即使家裡和陳家有業務來往,兩家相識。相反,管佳余心裡對雷正懷有感激之情,因為,自己的閨蜜終於可以徹底擺脫陳英俊的魔爪。管佳餘一直想找雷正表達一下感謝之情,只是,在出事之後,雷正便被公司單方面開除,找不到合適的機會。打這個電話之前管佳余猶豫了很長時間,她覺得她的理由有點莫名其妙,陳英俊死了,她卻感激雷正,想必雷正聽了也會感到好笑吧!

「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不去了!」雷正只是擔心陳家在給他下套,說到底,管佳余和林亦兒都是陳英俊相識之人,而且還同在一個院子長大,現在的局面,雷正要盡量避免發生意外。

「等一下,我想跟你聊聊阿楠的事。」管佳余著急了。

聽到管佳余提起趙詩楠,雷正知道自己拒絕不了。

「什麼時候?去哪裡?」

雷正突然轉變態度,讓管佳余呆了一下。

「嗯,珠江路的藍彎,那裡可以嗎?時間的話,就現在吧!你到那裡需要多久。」

「半個小時,我半個小時後到。」雷正不拖沓,地點他知道,立馬起身行動。

「好,我先去那裡等你。」

半個小時后,雷正如約而至,在服務員的指引下找到管佳余。

「請坐!」

管佳余見到雷正趕緊起身,畢竟是她有「求」於人,儘管這個「求」對雷正沒影響。

「好,不用客氣。」雷正回道,不久前管佳余還算自己的上司,現在卻這般客氣讓雷正有些不適應。

「你說要跟我聊聊關於詩楠的事,你知道詩楠在哪?」雷正比較迫切想知道趙詩楠的行蹤。

「其實我約你出來還有另一件事。」管佳余在雷正來之前已經對策,因為趙詩楠只是她一時情急說出來的,她並不知道趙詩楠的下落。

「雷正,我要對你說一聲謝謝!」管佳余再次起身,這次是鞠躬道謝。

雷正丈二摸不著頭腦,有些莫名其妙,他可不記得他什麼時候幫過管佳余。

「別!別!別!我可不記得我幫過你。」

「雖然你不知道那件事,但,我依舊要感謝你,不然我心不安。」管佳余道。

「是哪件事?」

雷正被這種正式感搞得哭笑不得,不過,雷正能感受到管佳余是認真的。

管佳余猶豫一會,還是選擇告訴雷正,她本不想說出來的,但是,不說出來,雷正會不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其他目的。

「這件事和陳英俊有關,我和我的朋友曾經受陳英俊威脅,因為你的出現,我們才……才……」

雷正對陳英俊真是徹底無語,連身邊的人都敢下毒手,這得多狠的心。

「你們不是同時一個院子長大的嗎?怎麼……」

「哎!這事有些複雜,總之你以後要是多留心陳家的人,南京的陳家只是一個分支……」

雷正和管佳余正在談話之時,一個意外之客走進藍彎,直奔兩人所在的位置。

「雷正,果然是你,你這個小人還有臉出來,還有你,管佳余,想不到你和這個小人是同一路貨色!」

「林亦兒!!!!!!」

雷正和管佳余同時驚到。

「你們……你們……雷正我要打死你,我要為阿俊報仇……」

林亦兒發瘋一般抓起桌面的東西扔向雷正。

「亦兒,住手,不關雷正的事,是我喊他出來的……」

管佳余急忙阻攔林亦兒,而雷正早已經離開桌子,他可不想遭受無妄之災。

「管佳余你還袒護外人是吧!信不信我連你一起打……」林亦兒已經失去理智。

「雷正你先走……」

管佳余拉住林亦兒對雷正喊道。

雷正點點趕緊離開,他並不討厭林亦兒,只是覺得她有些可憐。 與管佳余會面只是一段小插曲,真正讓雷正感到可惜的是沒機會問管佳余關於趙詩楠的事。

二一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

雷正左盼右盼終於等來軍方的人接他。

「你好雷正!司令讓我來帶你去前線,你準備好之後跟我來吧。」

開軍車來接雷正的人正是天馬空行那紮上校。

雷正觀察站在門口看起來比自己年長几歲的軍官,有些驚訝,這可是正正經經的校官,而且還是上校。

「好的,請稍微等一下。」

上次與劉洪見面回來的時候,送他回來的衛兵曾囑咐過,軍營里不許攜帶私人通訊設備,電子儀器,也不需帶服飾和糧食。

因此,雷正去之前還是要給朋友們發個信息,告知方芳等人自己這段時間內可能都無法回來,希望大家保重身體。

處理完事,雷正關上公寓門,深呼一口氣,平復緊張的心情,轉身面對天馬上校。

「可以了!」

「嗯!走吧!」

雷正隨天馬上校上軍車,軍車直朝電軌線駕駛。

「同志,謝謝你過來接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雷正一個人坐後排感覺氣氛有點沉悶,於是對天馬上校道。

「天馬空行那扎,東部戰區後勤總務,陸軍上校。」

天馬空行那扎,六個字的名字第一次見,不知道是哪個少數民族或者名字有什麼特殊含義,陸軍上校,比詩楠的軍銜還高,而且還那麼年輕,恐怕是精英中的精英,雷正心裡暗暗默念。

「天馬上校,我們現在去哪兒?」

「南京軍用電軌總站。」

「首長,劉司令去前線嗎?」

「司令不去。」

雷正心裡嘆氣,並不是因為天馬上校的冷漠,而是覺得有點惋惜。劉洪司令那麼渴望保護士兵和人民,但,指揮權卻不在他手上,想必是一開始戰局失利,他攬下所有責任導致。

「司令讓我轉告你,在軍隊便要遵守軍隊紀律,服從安排,不要妄圖單獨行動,不要逞英雄,凡事想開點,千萬不能魯莽。」

「我明白。」

字里話間,雷正聽得出劉洪司令的關切之意,感動之餘也告誡自己一定不做讓劉洪司令臉上蒙羞的事。

「還有,從現在起,你的身份是戰時特邀對敵研究人員。」

「戰時特邀對敵研究人員?」

「嗯!類似於戰地科研人員。」

雷正本想自己會被當成士兵使用,沒想到卻是個研究人員。劉洪司令對雷正真是照顧有加。

「請問首長跟你說過我的事嗎?」雷正問天馬上校。

「說過!」天馬上校點頭。

「我希望在戰場上我可以作為一名士兵站在最前線,只有那樣我的作用才能體現出來。」雷正認真說道。

在雷正說完后,天馬上校的表情第一次發生變化,變得有點驚訝,下一秒又恢復原來的面無表情。

「你要去哪,我做不了主,你也做不了主。」天馬上校道。

雷正欲繼續交涉,突然想起之前天馬上校向自己轉告劉洪司令的話,剛提起的氣瞬間泄底。

「好吧!我明白。」

雷正無奈承認,他心裡想,先看看這個戰時特邀對敵研究人員是幹什麼的再決定去留也不遲。

不多時,兩人抵達南京軍用電軌總站。雷正乘上電軌,小憩一會兒后,電軌抵達戰場前線,蘇城。

一個月前,為了救回趙詩楠,雷正來到蘇城。一個月後,為了人類的勝利,雷正毅然再次前來。

電軌的軌道摩擦聲戛然而止,此時已經到達站點。雷正從電軌走出,這裡空氣的味道與上次完全不一樣,又苦又澀,天空飄浮著濃濃的硝煙。 反穿之貴妃駕到娛樂圈 這座擁有古老歷史傳承的城市,此時正被半月族視為侵佔目標。 天馬上校帶領雷正來到軍營研究中心。

「你以後呆在這裡。」天馬上校指著一間簡陋的平房道。

平房門口掛有一個牌子——對敵研究科。

「哦!我一個人嗎?」雷正問。

「不是,除了你之外還有六名從中央調來的研究人員。」

「額!」

看樣子是一個正正經經的研究中心,不正經的人僅僅雷正一個罷了。

「我的任務完成,你自己進去吧!」

天馬上校轉身離去,留下一臉茫然的雷正。

你倒是送人送到底啊!還有我的衣服生活用品怎麼辦?雷正的內心十分崩潰,他可是乖乖聽話什麼東西都不帶的。

沒辦法,最後雷正只能一個人硬著頭皮走進對敵研究科。

外面看似簡陋普通的平房,裡面倒是一個正正經經的研究所,電子儀器,解析設備應有盡有。

讓雷正鬆口氣的是,似乎大家都比較忙,沒空理會他。

干愣在門口也不是個事,於是雷正決定看看那些真正的研究人員到底在研究什麼。

可惜,老天大概不希望他偷窺。一名年輕的女研究員從門外匆匆忙忙跑進,估計料想不到門口還會有其他人,一下撞上去。

「對不起!對不起!」女研究員連忙道歉。

「沒關係!」雷正回答。

女研究員一聽聲音感覺不對勁,是陌生的聲音,抬頭一看,發現站在自己身前的竟然不是研究室的人。

「你是誰?」女研究員問。

「我叫雷正,剛被天馬上校送過來的。」雷正忐忑不安回答,他怕研究室的人不歡迎他。

「哦!你就是那個劉洪司令特邀的人啊!」女研究員恍然大悟。

「是的!」雷正內心頓時輕鬆多了,有通知就好,省得還要自己一個挨一個解釋。

「看起來年紀比我小多了!」女研究員打量雷正,隨後道:「在門口傻愣著幹嘛?一起進去吧!」

可能聽到兩人對話,其餘四名研究員放下自己手上的工作,走過來打量這個新來的年輕小夥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