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巨石陣消退之後,大家到的情景讓他們大吃一驚,齊開森急忙讓泰迪熊停止進攻

人質那具聖英骸居然掌握了人質沒錯,人質就是那六名上來的學,也包括了毛利櫻和優那些昏倒在地上,遠遠便可以感覺到她們活著的氣息而潘鳳的聖英骸,則是在一旁來回踱步,似乎在等待對方的答覆

因為八陣圖封鎖了第七層退出去的路口,所以那幾名學一上來,便直接進入了聖英骸的領地

但這具精明的聖英骸沒有馬上殺死她們,而是用她們來作為人質——即使死後成為失去自我意識的聖英骸,還有如此精妙的打算,可見死者前是多麼可怕的智者

想到這裡,齊開森不由得佩服地向這具聖英骸仔細打量這名令人畏的英雄

這名東方的偉大英雄死去已經很,全身沒有一塊肉只剩下白色的骷髏,骷髏空蕩蕩的眼睛里冒著黑色的光芒,顯示它正被黑暗所控制

然而,它身上的白羽鎧甲,居然在歷經千年之後,完全沒有任何一點磨損,依然如同作的一般錚亮發出令人寒戰的白光那些飄逸的白羽,將這具威風的鎧甲點綴得恰到處,可想而知,這名叫做潘鳳的東方英雄,在前是多麼英姿颯爽的人物

這具鎧甲名字叫「七星凶界」,可以通過吸取別人的命來延長自己的壽命,因為太過於陰狠兇殘,潘鳳前一直都沒有使用,想不到死後成為聖英骸倒用上了

「怎麼辦?齊開森?我們的組合神跡可是有時間限制的」露露絲通過泰迪熊向首領發話了

「是啊,是啊齊開森,不用管那些人的死活,我們只要打敗這個傢伙就能通過這層塔了」莉莉絲也在隨聲附和

正在話的須臾間,一道白光沖向泰迪熊的腦袋,直接將泰迪熊擊個正著

這是潘鳳的神跡之一——青龍偃月刀的威力在一瞬間捕獲周圍的光然後以光形成致命一擊當然,作為神跡,這一招威力太大,不能和八陣圖一起使用,所以這支探險隊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試想想,如果之前聖英骸躲在八陣圖中,然後伺機用青龍偃月刀發起光進攻絕對@****能將這支探險隊打得人仰馬翻

這次攻擊來聖英骸是很有把握的,遺憾的是,雙子蘿莉組合的神跡泰迪熊,有時間封印狀態

所謂的時間封印狀態就是指物體身的時間固定,無論何種攻擊,都無法讓它因為時間的流動而出現破損,它只會保留封印時的狀態,可以,這是最的「盾」因此,哪怕青龍偃月刀的光切再厲害,也傷害不得它半分

「可惡,居然耍突襲」被擊中后,泰迪熊體內的雙子蘿莉火冒三丈,將ak47的槍口對準了潘鳳的聖英骸

「冷靜下來,手莉莉絲,露露絲」齊開森大叫,因為擔心那些學的安慰,他按了這具泰迪熊,「我以隊長的命令,讓你們手」

「不要管那些傢伙了,她們是自作自受,弱者就有變成犧牲品的覺悟」雙子蘿莉憤怒地大吼著對齊開森道

齊開森還想什麼,突然泰迪熊一把推開他,大叫:「心」

然而僅僅在一瞬間,一道冷氣直達泰迪熊的門面,將它凍在了巨大冰塊里,而那把ak47卻還留在冰外

恆冰凍,潘鳳另外一隻手上的武器白羽扇的能力不但在進攻時候能給予敵人冰凍傷害,凝聚了力量的扇子還能用冰塊將敵人冰凍恆冰凍做出來的冰塊,哪怕是放進火山裡,也無法融化這一招也因為威力太過於兇猛,不能與八陣圖一起使用

這具聖英骸同時擁有四件神跡,簡直可以媲美屠龍者了,可以,獅子大陸現在沒有人能與他匹敵——當然,傀儡王不算是人

時間封印雖然是最強的盾,但被凍氣封鎖,即使泰迪熊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卻無法再行動,唯一能解救的武器——毀滅之矛,泰迪熊手上的ak47,還在冰塊之外

「齊開森,幫幫忙,我們的泰迪不能動了」在冰封的熊肚子內,兩名蘿莉同時驚恐地發出求救

然而,這樣巨大的冰塊,饒是這隻探險隊高手眾多,也束手無策啊

「可惡」齊開森突然有一種很無力的感覺一方面,他既不想讓那幾名因為自己邊的衝動而受傷,另一方面,他又不想因為自己的優柔寡斷而讓探險隊有大的損失,這種複雜的心理,可以讓一名天才的領袖變成庸人

但他還沒發現,在塔里的暗處,一直觸手怪正在憤怒地揮舞著觸手

然而,另外幾名聖錘卻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了楚守的方向,四處尋找什麼

那股與眾不同的資質,將這些強者吸引了,連聖英骸也將目光投向了楚守的方向

那些人雖然知道有股特殊的資質存在於這個塔層空間,但大家都沒想到會是這隻原始獸

「混蛋,你準備了嗎?把我的后〇宮弄成這樣,我可是要把你的骨頭打個粉碎啊,雖然你現在只剩下骨頭」楚守狂暴地揮動觸手,然後發出空氣炮加,須臾間衝到了聖英骸的前邊

當楚守行動后,大家都覺得無法置信——不可能,居然會是最低級的原始獸有著這股奇特的資質這絕對是開玩笑?

巨大化楚守身體猛地成長數倍,巨大的觸手帶著科比拉斯的可怕劍氣向潘鳳的聖英骸襲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辛苦修鍊,楚守的能力進一步提高,可以模擬出科比拉斯百分之百的銳利了(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泡書閱讀最最全的 楚守的觸手攻擊可是非常凌厲的,畢竟與過長槍英雄雷斯提的聖英骸進行過某種意義上的特訓,如果再加上帶有神跡的光芒,幾十上百條觸手敏捷而有條不紊地進攻,即使潘鳳號稱有屠龍殺虎之能,抵擋起來也非常吃力,一時間既出於下風,毫無還手之力

大家在一旁著,有些不可置信了,任誰都沒想到,區區的一隻原始獸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攻擊力而呼柯夫,比魯卡和凱琳三人是戰士中的佼佼者,到楚守的進攻方式,有些滿地地點了點頭

但他們心中明白,這隻原始獸雖然表面上佔據優勢,但遲早要落敗的

是的,潘鳳的聖英骸雖然只守不攻,但卻守得密不透風饒是楚守作為原始獸有著人的神經以及力量,卻也無可奈何

楚守的巨大化是依靠魔力支持,但進攻的力量就是身的體能了,這點上他還處於未巨大化時候的狀態,所以耐力並沒有多少,用不了多,他的觸手便開始度變緩,甚至連觸手的數量也迅減少

「呼柯夫,你去幫忙」凱拉知道這樣下去那隻原始獸必敗無疑,而這具聖英骸手段多端,絕對不能讓它有喘息之機,要趁這個機會發動夾攻才有機會獲勝

現在那札特學院方的因為損失了兩名老師,而老比卡里又受到精神刺激,大家忙著安慰他,暫時無法使用

而自己方,凱拉需要照顧比魯卡,雙子已經被冰封,齊開森作為這次探險的首領,戰鬥力不是很強,唯一能使用的只有是聖錘的呼柯夫了

「知道了」這名魁梧的聖錘,聽到命令之後立刻一躍上前,拔出背後的巨劍,在一旁向聖英骸襲來

呼柯夫似輕鬆的幾次跳躍,轉眼間已經到了聖英骸的旁邊,配合楚守一左一右對其進行合擊

聖英骸不出表情,但它卻似輕鬆地分出了左手,揮灑自如用白羽扇擋呼柯夫的巨劍

同時面臨兩個如此攻擊力突出的一人一觸手怪哪怕是潘鳳人也感到吃力萬分但無奈的是,潘鳳前所學的武藝,最講究的是瀟洒,就算是被人壓著打,他的招式和身姿都會透露出一股風流飄逸之氣

呼柯夫的巨劍剛剛碰上白羽扇,立刻感受到這具聖英骸的力量了,如此輕柔之物,居然蘊藏著巨大的力量,巨劍砍在上邊,非但沒有造成損壞而且白羽扇居然紋絲未動

就在同時,呼柯夫感到武器上傳來一股寒氣,將他的手凍得差點將巨劍丟掉,他不得不將巨劍立刻收回來

「吼」呼柯夫大吼一聲,將力氣充滿身體用來抵消這股寒氣

其實即使使用鬥志,也無法驅散所受到的寒氣,但戰士來就是意志力非常堅強,意志力是鬥志的根,相對於作為聖錘的呼柯夫的鬥志,這點冷算得上什麼

不過呼柯夫還是不得不佩服地了一眼那隻原始獸同伴這隻動物並不是人類,所以沒有鬥志但它的觸手已經和白羽扇經過那麼多次的正面碰擊,它到底怎麼做到的?難道它不會感到冷嗎?

怎麼會不冷?楚守現在冷得連喘氣都感覺到辛苦,觸手已經麻木了他不停地使用「炎奔」催魔力製造熱量來驅散寒氣,但作用甚微

即使這樣這隻觸手怪明白聖英骸是多麼可怕的東西,那是完全沒有感情的屍骸,自己的后〇宮們正在它手裡@****,安危難以預料,所以,它只能強咬著牙奮力攻擊,顧不上問題,希望能在體力枯竭前打敗這具骷髏

呼柯夫吼完之後,立刻順勢再劈出一巨劍

聖英骸依然再次用白羽扇完全接下這威力巨大的一擊

不對,這次聖英骸的防禦並不像上次那麼完美,而是被巨劍的威力震得只能將白羽扇向後一轉,以緩解這股強大的力量

疊加者,卡納——這是呼柯夫的神跡,它的能力是將每次攻擊的力量不斷積蓄起來,放入到下一次攻擊也就是,第一次攻擊,呼柯夫的巨劍只對白羽扇施加了那一次的力氣,而第二次,巨劍將會疊加上次的威力,呼柯夫只要使用與上一次相同的力量,便可以對目標施加上一次和這一次疊加起來的力量,而第三次,則是施加三次疊加的力量,以此類推,每一次都會疊加前邊那幾次攻擊的力量,最高可以疊加一百次但估計這個世界上還沒人能讓這名巨力聖錘使用一百次疊加

到第二次攻擊有效,呼柯夫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然後再繼續他的第三攻,這一擊絕對讓聖英骸的白羽扇脫手

但呼柯夫沒有能如願,第三劍明明著砍中聖英骸的白羽扇,卻又莫名其妙地被一陣力量牽引,竟然向楚守砍來

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是東方內家的精髓,潘鳳是其中的宗師級人物呼柯夫從來沒見見識過這樣的招式,一時間無法收手,直接向了自己的同伴原始獸

這一手太突然了,楚守即使反應神經度再快,也沒有料到會發這種情況,他猝不及防地被呼柯夫的巨劍砍下許多條觸手,透明的鮮血直流,就別有多疼了

「你幹什麼?」觸手怪吃痛,只能跳到一旁,憤怒地揮動剩下的觸手向呼柯夫,也不管對方能不能明白

「呼呼,對不起,我也不知道……」呼柯夫只能憨笑著道歉

但話未完,兩人便感到了聖英骸的異常,急忙憑著感覺躲避

是青龍偃月刀,聖英骸的大刀已經在兩人抽開的短時間內聚集了周圍的光,正要以光對兩人發動斬擊以潘鳳的身手,即使是呼柯夫這樣的聖錘,也躲不了光的進攻,可以,兩人的性命就在須臾間

正在此時,聖英骸腳底的陰影一晃,一個人影從陰影處跳出來,用短刀削斷了它的一條腿

聖英骸來不會如此大意,但面臨著兩個攻擊性極高的對手,任誰都不會留意自己下邊的影子的(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泡書閱讀最最全的 忍者在東方屬於特殊職業,他們或許近戰能力並不怎麼強,但卻是用毒、暗殺、迷-魂、潛入偵查的手俗話,要想打人,就先學會被人打同樣,忍者在以上技能的防禦能力也很強

聖英骸對那些使用的是點穴手,優經過努力修鍊,全身穴位已經移位,這一手並沒能讓這名忍者昏迷但優明白自己實力與對手的差距,只能假裝昏迷,等待機會見機行事

直到聖英骸被呼柯夫和楚守逼得應接不暇,對那些學放鬆了警惕,優才突然出現發動這次漂亮的偷襲

但潘鳳是何人?東方大陸一名家喻戶曉的傳奇人物,即使變成聖英骸,也不容任何人覬一被優偷襲得逞,立刻將青龍偃月刀的攻擊方向轉向那些昏迷著的,這樣雖然失去了人質,但會減像剛才那種出乎意料事情發的風險而它的另一隻手,則用白羽扇攻擊已經貼身的優

在幾乎是聖英骸揮刀的靜態一刻,優和呼柯夫都進行了防禦,他們只是出於人類能的思考,但楚守卻因為原始獸的神經,明白聖英骸的打算,立刻催動全身的魔力,發動炎奔,試圖在那些學前邊擋這一擊

白羽扇的攻擊被優成功用苦難擋下,但她卻被聖英骸的力道甩飛得老遠,手上因為凍氣的侵襲而武器脫手接著她就被重重地摔在地上,沉重的后力讓忍者受到了內傷,吐出一口鮮血

然而,這相比楚守面臨的危險,實在是太兒科了

楚守在聖英骸揮刀一瞬間,立刻感到一股強烈的銳氣擊中了他的身體,楚守現在唯一的防守就是之前伸出觸手保護自己

如果按照常識,這道銳氣絕對會將這隻觸手怪劈成兩半然後毫不停留地擊向那些昏迷的學但楚守就在那一刻,觸手上出現了奇特的光芒

「具備了捨身保護他人之心,時間封印者,呢拉雷收入憶中,最初級階段」幾乎在同一刻,楚守腦海深處,出現了這句沉重的話

「彭」的一聲巨響楚守被那道光擊飛,但那道光也在擊中楚守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楚守的神跡沒能完全模擬到時間封印狀態,所以即使這一擊它能勉強擋下來了,身體卻受到了很重的傷,幾乎無法移動一下了,只能躺在地上,觸手在虛弱地亂動著

聖英骸也沒到哪裡去,由於斷了一條腿,再加上剛才一連串的攻擊,身子猛然間失去了平衡傾斜著要摔倒在地這樣的情況下,聖英骸不得不翻轉大刀,用來幫助自己支持身體

「喝」呼柯夫在後來的一瞬間,幾乎明白剛才發了什麼事情,他不等聖英骸穩立刻把握時機地衝上前,狠狠一擊往其支持身體的大刀砍去

扎紮實實的一擊,由於聖英骸在猝然間沒來得及收回拿白羽扇的手,只能勉強用大刀來進行格擋,這正中呼柯夫的下懷

其實聖英骸應該也知道了呼柯夫的意圖,但它現在沒得選擇,只能如此

四重攻擊力量的疊加幾乎雷鳴般金屬碰撞的聲音,青龍偃月刀便被呼柯夫的巨劍震得離開了手

一擊得手,呼柯夫肯定不會放棄追擊的機會,那把沉重無比的巨劍在這名魁梧的男子手裡居然揮動自如只見呼柯夫身體微微一轉以前腳為支點,腰部發力,巨劍又轉了回來,直擊聖英骸的門面——這次附帶的是五重攻擊的力量

聖英骸剛才脫手青龍偃月刀為自己爭取了點時間,抽手回來,用白羽扇接下了呼柯夫的這一招

潘鳳不愧是潘鳳,前厲害,死後也不弱,只見它以一種精妙的手法,順勢化解了呼柯夫巨劍帶來的蠻力

但呼柯夫怎麼也是一名戰鬥經驗豐富的聖錘,獅子大陸白道的最強者之一,同樣的招式,怎麼可能連續吃兩次虧呢?

呼柯夫再次翻轉手腕,巨劍一個翻身,居然直接向聖英骸的門面砍下去

這是呼柯夫最得意的技能,他自稱為百劍斬,以這種方法,他能在短時間內揮動這把極重的巨劍對敵人進行高達一百劍的連續攻擊

如果是正常狀態下,聖英骸即使只剩下白羽扇,也能與眼前這名魁梧的巨漢斗個平手,甚至會佔上風但此時它一隻腳已經被忍者削斷,支持的青龍偃月刀也被人擊飛,現在它還要面臨敵人蠻力的攻擊,實力沒辦法完全發揮,躲避也難以做到

聖英骸不出表情,也不知道它的下一步行動

然而,這具聖英骸似乎放棄了抵抗,沒有再用白羽扇來接呼柯夫的巨劍

以為事情應該如此結束的,可是當呼柯夫的巨劍要砍上聖英骸身體的一剎那,聖英骸居然用白羽扇對自己發動了恆冰封

連掉入火山都不會融化的堅冰,絕對是很的盾牌,呼柯夫的巨劍一時間收不,直接砍向那塊堅冰

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在任何時候都是通用的,呼柯夫六重攻擊的力量的確可以摧毀一切防禦,但面對這個堅冰,他最起碼需要積蓄夠五十次的力量,這次硬碰硬的正面直擊,震得呼柯夫手心發麻,不得不停止連擊

「當心」齊開森在遠處似乎出了不妥,急忙大聲提醒自己的夥伴

一切都遲了,幾乎在一瞬間,呼柯夫便被凍氣鎖,封在冰制的棺材之中

只要白羽扇在手,便可以隨時解開自己的冰凍;自己是不死物,不用擔心冰凍帶來的損傷似乎考慮到了這兩點,潘鳳的聖英骸居然將自己冰凍起來,製造一面足夠強硬的盾,用以反彈敵人的進攻當敵人進攻被反彈之@****后,會有短時間的硬直狀態,聖英骸便利用這個時間將自己從冰凍中解除,然後再冰封敵人

呼柯夫身體強壯,這樣的冰封一時間不能致命,但如果持續時間過長,作為人類,他也會死的

聖英骸開始習慣了失去一隻腳的感覺,以單腳著面對探險隊此時,探險隊的十字架已經完全枯萎,大家的命力又繼續被聖英骸吸收

現在沒有受傷的聖錘只剩下凱拉了,但這種局面是要求凱拉能迅拿下這具聖英骸,這種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泡書閱讀最最全的 在一旁的比魯卡也清楚事情的不妙,不顧身上的屍毒沒有拔除,強忍著起來想要支援凱拉泡*書*(

「你先不要亂動,一旦激烈運動,會造成血液流動加,屍毒到達心臟就沒辦法了」凱拉急忙按同伴,道,「現在一時間找不到霍爾奇的牙齒,配不出解藥,只能暫時壓著——請你放心,我自有辦法」

凱拉其實這麼,也僅僅是安慰一下夥伴罷了,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她實在沒有一點把握,即使和受傷的比魯卡聯手,她自覺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擊敗這具聖英骸

聽了凱拉的安慰,比魯卡擔心地坐了下去,他清楚自己這時候幫忙也不會有多少作用,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凱拉身上

凱拉深深吸入一口氣,從身上拿出一把精緻的刺劍

這名聖錘不僅是一名藥劑大師,同時也是一名劍舞宗師她的劍舞曾經讓吟遊詩人寫下:「如同彩雲般的飄逸,又如閃電般驚鴻,那是上天的妙筆,亦是人間的奇迹」這樣的聞名詩章來

時間已經不容凱拉再繼續觀察敵人的動向,這名聖錘足上發力,便沖向了單腳的聖英骸

其實不僅僅是凱拉,這邊的菲普利也在手中凝集了魔力她的攻擊魔法其實已經準備了,但敵人殺戮之氣太重,這麼冒冒失失地對其發動魔法,很可能被它輕易擊破所以這名那札特學院的校長一直在等待時機

這時候凱拉已經到達了聖英骸的跟前,她的殺戮之氣完全找不到對方的空隙,只能勉強地往它門面刺

聖英骸明白凱拉這一手的厲害,不等對方再逼近,它便揮動白羽扇,將敵人的這次攻擊卸開

「冷」自己的武器剛與白羽扇接觸,凱拉立刻知道這件武器的厲害她手裡起了一層白霜

面對這個問題,這名聖錘也和呼柯夫一般催動自己的鬥志讓自己緊緊握武器,以意志力來抵抗寒冷

凱拉已經知道敵人這件神跡的厲害,她沒有時間緩一緩,一擊不中之後,便施展渾身解數,將自己的劍法全部使出來,如同暴雨雷花般的劍光圍繞在聖英骸的周圍

聖英骸此時身體已經有缺陷面對如此凌厲的攻勢,它只能獨腳用白羽扇奮力防守,才不落下風

這個戰鬥場面如果再讓那些吟遊詩人到了,一定會出一些加聞名的詩句的因為凱拉的劍舞身就以優雅美妙見長,如同花中刺,越是美麗的花,其中的刺越容易傷人而聖英骸,它前的潘鳳所學劍法以儒雅飄逸為主,哪怕現在只剩一隻腳,它依然不改之前的風格羽扇銀鎧,不出的瀟洒自如兩人戰在一起,如果不是漫天的殺氣,很容易讓人誤解是兩名技藝高的舞者,在進行一場吸人魂魄的極美舞蹈

但身處舞蹈中心之一的凱拉知道她在這具聖英骸面前完全沒有勝算,對方那些招式似緩慢,其實卻精於防守,密不透風鬥了十幾個回合,自己無論怎麼搶攻,都沒有找到一絲破綻而且因為神跡的緣故,自己拿劍的手越來越冷已經接近極限了

其實凱拉不是不想用她的神跡,但她的神跡能力是針對臨死的病人,維持他們三天的命,以保證他們能得到有效的搶救這樣的戰場她的神跡就是個毫無戰鬥力的東西

而在另一方面,凱拉也佩服這具聖英骸前的英雄——潘鳳它居然能憑一己之力抵擋了擁有五名聖錘的探險隊伍,這是何等的可怕它在這次中表現出來的智慧以及戰鬥力,簡直令人拜服——如果它不是被邪-惡所佔據的敵人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