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得此言,青霸天的臉上浮現出來了震驚之色,此刻他看出來了,他看出來了為什麼陳鳴能夠擊殺聶客卿,為什麼陳鳴能夠戰勝青龍殺,因為陳鳴是一個有著逆天實力的魔法師。當即,青霸天狠辣的一笑,道:「我兒子的仇,不可不報。但那和聯盟的事情比起來,還微不足道。這樣吧,只要你們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可以答應和道盟帝國聯盟。」說完,目光看向了青語。

「咦?」

聽得此言,陳鳴和青語都是一愣,互相看了看,都是不明白為何青聶天忽然如此的說,難道青聶天不想對付陳鳴了嗎?

「什麼條件?」

青語疑惑的問道。

「便是你和我的事情,只要你答應成為我的老婆,東西大陸合併,我就可以答應和道盟帝國聯盟。你也是知道的,東西大陸分開管制,對於青田大陸其實是不利的,因為這很容易激發兩個大陸的矛盾,如果兩者和平,對青田大陸,青田聯盟,都是極為的有利。」

青聶天的目光看向青語,浮現出一抹火辣的神色。

「無恥!」

青語冷冷的說道,袖手旋即一甩,一道魔法的手掌打在了青聶天的臉上。而青聶天非但沒有躲避,反而摸了摸他的臉,道:「很香,你的魔法帶著你的體香。但是你打了我,也就代表著你不同意嗎?但是你可知道,這樣的話,我就不會答應和道盟帝國聯盟了。」

「陳鳴,我們走。」

青語憤怒之極,轉身便是朝著城堡之外走去。而陳鳴卻是沒有動,雙眸緊閉,神色平靜如巍峨大雪山,心中卻是已經決定,擊殺這個無恥的西大陸的皇帝,這個西大陸的皇帝,不但無恥,還是自己在鬥氣世界中的一個敵人的父王,以後肯定是非常的危險,留他一天就是危險一天,必須今天擊殺!

「青語,別急啊,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實現聯盟。」

青聶天站起身軀,發出狠辣的聲音道。

「你說。」

青語並沒有回頭,而是冷冷的說道。

「只要陳鳴和我生死決鬥,他獲勝的話,我就答應和道盟帝國聯盟。生死決鬥,在那戰神台之上!」

青聶天發出野獸一般的聲音的道,帶著威脅、嘲弄、鄙視的語氣。

「生死決鬥?」


聽得此言,青語愕然,回身看向青聶天。她沒有想到,青聶天竟是以西大陸的皇帝的身份,要和陳鳴生死決鬥。那戰神台,建築在青田大陸一座最高的山峰之上,專門為法神級別的魔法師生死決鬥用的。戰神台,也是斬神台的意思,兩個到達戰神台的法神級別的魔法師,其中一個會被斬殺。

「陳鳴,和我生死決鬥,你敢,還是不敢?」

青聶天傲然的看向陳鳴,臉上充滿了鄙視的神色,想要激將陳鳴答應和他生死決鬥。他的境界是法聖,但是他在青田大陸也不能夠為所欲為,更何況陳鳴的背後是東大陸的女皇,必須使用一個合理的方式擊殺陳鳴,而生死決鬥,便是一個最好的辦法。雖然他降低了身份和陳鳴生死決鬥,但是他覺得,這是值得的,不但可以報仇,還可以擊殺陳鳴后,得到陳鳴的秘密。

「生死決鬥?求之不得。」

而此刻的陳鳴,傲然的睜開了雙眸,其嘴角浮現出來了一抹笑意。自己想要的,便是擊殺青聶天,而他竟是想要和自己生死決鬥,來得正好!(未完待續。。)

… 感謝「裁決仙尊」兄弟的月票!

——————————

「西大陸的皇帝,你想和陳鳴生死決鬥,太無恥了,你的境界是法聖,而陳鳴的境界是上位法神,你的境界比陳鳴高了一個大境界,陳鳴怎麼可能戰勝你,你這是一種變相的謀殺。<.陳鳴,絕對不能答應他!」

青語冷冷的看向西大陸的皇帝青聶天,而後又對陳鳴說道。

聽得此言,青聶天詭異的一笑,道:「我可以不使用法聖的力量,你也知道的,我們青田大陸中的法聖,禁止以法聖的姿態出現在青田大陸中,我也不會那麼傻的使用法聖的力量和陳鳴生死決鬥。最多,我只是使用上位法神的力量。」

「既然是如此,你還是帶著法聖的力量,你和陳鳴生死決鬥,我不答應!」

聽得此言,青語慍怒的說道。

「青語,這和你無關,我和青聶天的生死決鬥,是必須要進行的,這是來自我那個位面的事情,我必須解決了他,隨後才能夠幫助真靈界,取得永遠的和平。」

看得此幕,陳鳴走到了青語的嬌軀之旁,一隻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之上,隨後柔和的說道。陳鳴知道,青語是欣賞且喜歡著自己的,青語不想讓自己去和青聶天生死決鬥,是怕失去自己,但是她並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神奇。

「那麼陳鳴,我就在戰神台上等著你。而你也可以選擇逃跑,哈哈哈。」

青聶天激將的說道。

「呵呵,你只管去吧。但是我奉勸你一句,最好準備好你自己的棺材,因為我不但已經是擊殺了聶客卿,還會擊殺了你。」

嘴角泛起一抹傲然的微笑,陳鳴說道。

「必殺你!」

聽得此言,青聶天的神色變得暴怒至極,狠狠的留下這麼一句后。便是身影化為一道火光的消失,便是首先去了戰神台。

「陳鳴,你為什麼要答應生死決鬥?法聖的威力。即便是只是用用法神的境界,戰鬥起來也是相當的可怕,不是上位法神能夠抗衡的。而且那是生死決鬥,你能保證他不使用法聖的力量嗎?」

青語慌張的看向陳鳴的說道。甚至抓住陳鳴的手。彷彿是認識了許久一般。

「看起來,你對我還有所不解,生死決鬥的時候,你便是會知道,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陳鳴微微的一笑,鬆開青語的手,而後傲然的走出了城堡,旋即看到幾千位的法神級別的魔法師都是神色震驚。他們都是接到了西大陸的皇帝青聶天的傳音,青聶天竟是將與道盟帝國的領袖陳鳴在戰神台上生死決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要知道,青聶天剛剛為東大陸的女皇進行了熱鬧的接風儀式,期間陳鳴還戰勝了青龍殺,然後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西大陸的皇帝竟是要和陳鳴生死決鬥了,難道是因為陳鳴擊敗了青龍殺?

但是此時的青龍殺,也在這些法神之中,他搖了搖頭,證明和這件事無關。旋即,這些法神更是驚愕了,一個個瘋狂的朝著戰神台飛了過去。反而並沒有幾個看到陳鳴從城堡之中走出,畢竟,陳鳴在他們印象中,就好比是一個農村來的強悍魔法師,而西大陸的皇帝,則是帝都的統治者,自然,他們首先想問的便是西大陸的皇帝。

嗖嗖嗖。

陳鳴和美女軍團,以及東大陸的女皇青語,也是朝著戰神台的位置飛了過去。

龍美美的臉上呈現出來了一抹冷冷的神色,因為她是聖元大陸美女軍團的合體,自然是知道聶客卿的事情,也是對於聶客卿的父王青聶天無比的怒然,誓要擊殺了青聶天,所以對於夫君的舉動,也是表示支持。

「戰神台!」

飛翔中的陳鳴等人,很快的就看到一座超級高大的山峰,從一個山脈之中筆直的沖入雲霄,甚至再有個幾千米,就碰觸到青田大陸的大氣層了,這種海拔的山峰,即便是在整個真靈界中,也是少有,而這座山峰的頂端,是一座巨大的比武場,便是那戰神台。

那戰神台,用魔法鍛造而成,能夠承受住幾個法神在其中作戰,因為鍛造這個戰神台的魔法師,是真靈界最高境界的法聖。法聖為了青田大陸的和平,才鍛造出來這個戰神台,生死決鬥,總比在大陸上戰鬥強得多,避免了無數不必要的損失。

「哈哈哈哈,陳鳴,你終於來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戰神台之上,青聶天一個人出現在那裡,他看到了陳鳴過來,旋即暴發出一陣的狂笑,而周圍的天空中,則是那幾千位的法神,他們也都是知道了,是陳鳴擊殺了青聶天安置在鬥氣世界的兒子,所以青聶天才要和陳鳴生死決鬥。

「陳鳴雖然神奇,但竟是和西大陸的皇帝生死決鬥,無疑是找死。」

「西大陸的皇帝青聶天,是法聖。彈指間擊殺法神。雖然在青田大陸,他是被禁止使用法聖的力量,但是即便是以法神的力量攻擊陳鳴,也是帶著法聖的絲絲威力的。」

「這場生死決鬥,勝負已分,陳鳴死定了,無論如何,陳鳴都是無法擊敗青聶天的,畢竟青聶天是法聖,法聖怎麼可能被法神擊殺?這在整個真靈界的歷史上,都是沒有出現過的。」

一位位的法神級別的魔法師,都是神色震驚的議論著。

「青聶天,這場生死決鬥后,你和我的恩怨,一筆勾銷。」

陳鳴傲然的說道。


「自然。」

青聶天嘴角狠辣的一笑,而後身軀一震,身上出現了赤紅的龍骨甲,還有一柄赤紅的龍骨刀,都是赤色巨龍的寶物,他也擁有,登時便大幅度的提高了他的戰鬥能力。

「喝!」

陳鳴也不遲疑,雙臂一震,旋即身上濃郁的龍凱瀰漫而出,同時黑色龍骨甲出現,手中也是出現了黑色的龍刀。一時間,就好像是一個紅龍戰士要和一個黑龍戰士生死決鬥了一般。

「陳鳴,死!」

生死決鬥瞬間暴發,青聶天暴發出一聲猛獸般的吼叫,化為一道火光衝擊到了陳鳴的身旁,一刀斬下,但是卻斬到了陳鳴的幻影之上。而他神色一愣,因為他的頭頂上出現了一道氣息,是陳鳴瞬間的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並且朝著他的身軀暴劈下那強大的黑龍刀。

「咦?」

陳鳴一刀劈下,也是微微一愣,因為自己也是劈斬到了一道幻影之上,真正的青聶天則是出現在了很遠的戰神台之上。

「破天魔光!」

那很遠出的青聶天,朝著陳鳴打出去一拳,旋即一道夾渣著火屬性、風屬性、水屬性、光屬性、暗屬性、土屬性的魔法光柱朝著陳鳴轟擊了過來,境界達到了法聖,果然是可以使用任何屬性的魔法,就算是魔族的黑暗魔法,也是可以使用。

「垃圾!」

陳鳴微微的一笑,這種魔法在自己的眼神中,就是垃圾的東西,手臂一揮,旋即打飛那道「破天魔光」的威力,但是陳鳴卻冷哼一聲,揮刀朝著一側劈斬過去。

砰!

一道魔法的巨響傳來,緊跟著一道暴喝之聲傳來,只見得陳鳴的那一刀,劈斬到了一個東西上,一道道的電弧在那空間中暴沖了出來,隨即便是呈現出來了青聶天的身影,青聶天是使用了快速的空間魔法,傳送到陳鳴的身旁,想要做到無跡可尋直接攻擊陳鳴,但還是被陳鳴滂湃的意念覺察到。

「使用空間魔法,你還嫩了點。」


陳鳴一擊得手,便是開始瘋狂的反擊,旋即手指一點,一刀龍印發出「嗡」的一聲,穿透了青聶天的身軀,是烙印在了青聶天的身上。

嗡。

青聶天消失了,超越了光一般的移動。

嗡。

但是青聶天卻是嚇得臉色鐵青,因為無論他如何的快速移動,都是能夠被陳鳴瞬間的出現在他的身旁。

「斬斬斬斬斬!」

陳鳴痛快的一刀刀的劈斬在青聶天的身上,而青聶天雖然速度快,實力強大,但根本就無法躲避,因為陳鳴是在不停的使用龍傳,直接傳送到青聶天的身旁,青聶天怎麼躲?只有狂暴的挨刀。

「戰鬥太激烈了,我們法神甚至無法看到兩者戰鬥的軌跡。」

「他們在以超高的速度戰鬥,使得我們法神的意念都跟不上了他們的戰鬥節奏。」

「太強了!法聖級別的西大陸皇帝強大,但是陳鳴更是神奇,以法神的境界,竟是能夠和法聖戰鬥那麼久,而且看樣子,還處在上風之中!」

天空中的眾多法神,都是震驚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戰鬥會如此的激烈,他們原本以為戰鬥會很快的結束,但是他們都傻了,戰鬥似乎還要持續更久的時間。

「慘!」

忽然一道慘叫從戰神台上傳出。

空間撕裂,青聶天的身軀渾身是血的出現,並且身軀成為了兩段,是他擋不住陳鳴龍傳加黑龍刀的進攻,陡然使用了空間魔法,但是卻被陳鳴抓住了機會,陳鳴一刀把青聶天劈成了兩段,如果是一般的魔法師,早就寂滅,但是青聶天是法聖,驟然就的就恢復了過來。

「戰鬥結束,青聶天,你輸了!」

陳鳴的嘴角微微一笑,就是這驟然間的恢復時間,給了自己絕好的秒殺青聶天的時機。伸出一根霸氣的手指,龍陽指毀天滅地的金色光澤浮現而出。(未完待續。。)

… 凝!

龍陽指的逆天光線自陳鳴的手指中暴沖而出,勢必瞬殺了青聶天。

「不!不可能……我是法聖,怎麼可能被你擊殺?!」

青聶天急了,陡然朝天大吼一聲,一道道狂暴的電弧從他的身上噼里啪啦的出現,一股股星球一般的氣息也是從他的身上瀰漫而出,此時的他的威力,有著毀滅星球的力量,使得整個戰神台,都是開始顫抖。

咔!

戰神台承受不住這等驟然出現的力量,斷裂了,整個山峰都是朝著大地降落。

「什麼!」

「西大陸的皇帝使用了法聖的力量!」

「法聖禁止在大陸中使用法聖的力量,這是歷代東西大陸的王者發布的萬年規矩,但是西大陸的皇帝竟是破了這種規矩**.,他違抗了天,他在大陸中使用了法聖的力量!」

「都快死了,他能不使用法聖的力量嗎?陳鳴太強大了,西大陸的皇帝以法神的力量,竟是無法戰勝陳鳴,還要被陳鳴所殺,西大陸的皇帝所以無恥的使用法聖的力量了。」

「可惡,竟是把戰神台都毀滅了,西大陸的皇帝真是一個垃圾,不配做西大陸的皇帝!」

中位法神看到此幕,都是怒了,一個個的開始咒罵西大陸的皇帝。甚至有的想出手,攻擊西大陸的皇帝。

砰!

此時的青聶天卻是一揮手臂,紅龍刀打在了陳鳴射過來的龍陽指的威力之上。把龍陽指的威力打出了宇宙,並且狠辣的一笑,道:「陳鳴。你死定了。」

「無恥,你竟是使用法聖的力量!你是在和整個青田聯盟為敵!」

看得此幕,東大路的女皇青語慍怒的說道。如果誰在青田大陸上使用法聖的力量,整個青田聯盟都要擊殺他,而現在,西大陸的皇帝青聶天竟是在青田大陸使用了法聖的力量,那麼此時的青語。就有權力擊殺他。

「是又如何,我現在的境界才是我真正的境界,我要秒殺陳鳴。誰也阻止不了我。」

青聶天毒辣的一笑,而後他的身影帶著星球一般的力量,朝著陳鳴沖了過去。

「休想!」

此時,青語像是想起了什麼。美眸之中爆射出來了一道冷芒。而後一道道星球一般的氣息也是從她的嬌軀之中暴發了出來,她也是使用了法聖的力量,袖手一揮,一道神一般的大風席捲而出,轟擊在了青聶天的身上。

嗡。

旋即青聶天的身影消失了。

「是風控咒!是東大陸女皇的絕技,風屬性的魔法師和空間魔法的結合,直接把西大陸的皇帝帶到了宇宙之中。」

「迅速到宇宙中,戰鬥還在繼續!」

「快!一刻也不能夠停留!」

眾多法神都是神色震驚。但是他們也都是神一般的魔法師,很快的就感覺到了種種風控咒的跡象。一個個的身影消失,飛到了宇宙之中,旋即看到,法聖級別的西大陸皇帝,法聖級別的東大陸女皇,還有不知道為何比他們還快的到來的陳鳴,三個人正在宇宙之中激烈的交戰。

「光暗七色動魔波!」

法聖級別的青語威力逆天,紅唇中發出冷冷的咒語,雙手則是推出去一道一百米寬的超級光波,帶著光的力量,帶著暗的力量,威力甚至能夠直接毀滅一個星球。

嗡嗡嗡……

雖然光暗七色動魔波能夠自動的尋找目標,但是法聖級別的青聶天快速的在宇宙中穿梭,一時間還是無法轟擊到青聶天。

「青語,你我都是法聖,你也是知道的,法聖是很難擊殺另外一個法聖,法聖也很難阻止另外一個法聖去擊殺別人,你是無法阻止我擊殺陳鳴的,哈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