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沒能讓你幸福。」曾經,他以為,要給一個女人幸福很簡單,可直到現在,看著這場大雨,看著她們母子倆因為他過著這種苦日子,他才知道,要給一個女人幸福,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一直以來,她的紀先生,只會說「兮兮,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兮兮,嫁給我是你一生中最幸運的選擇」,「兮兮,只有我能給你幸福。」

可現在,她那個要強,從來不低頭承認自己不行的鈞哥,為什麼要說這句話,聽著怪讓木兮心裡不安的,「你就是我的幸福,擁有你,就是擁有幸福。」

一雙小手握住紀澌鈞垂落的手,身體靠到紀澌鈞腳邊,那個詢問的聲音裡帶著害怕,「老紀,你是要離開我們嗎?」

別過臉,垂下臉龐的紀澌鈞,看著站在自己腳邊,眼眶裡寫滿擔心的木小寶,紀澌鈞反握住木小寶的小手,「這輩子,爹地就算是丟了命,也不會丟了你和媽咪,我們一家人要永遠在一起。」

他還以為老紀是不要他們才說出這些話。

知道不是,木小寶就放心了,可他還是有些害怕,他害怕,有一天,老紀會離開他們,到了那個時候,媽咪一定會很難過的,為了預防有這一天的到來,他一定要堅強起來,保護媽咪,「如果你要離開我們,要提前說噢,因為這樣子,我可以在你們離婚的時候,讓備胎叔叔準備娶我媽咪。」

紀澌鈞抽回被木小寶握住的手,轉身去拎袋子,「雨停了,咱們走吧。」

木小寶抱著胳膊看著紀澌鈞,老紀的耳朵就是有自動過濾功能,不愛聽的就會當做沒聽到,當然,前提是開機,這要是關機了,沒過濾,惹老紀生氣了,分分鐘就是大巴掌伺候。

過去拎起自己那袋青菜,木小寶跟上紀澌鈞和木兮。

回到家裡,紀澌鈞見木兮要去廚房,趕緊把人攔住,「兮兮,你去洗澡,洗衣做飯的粗活,就留給我們父子倆吧。」

木兮摟住紀澌鈞的脖子,說話時沉醉於男人眼中的溫柔所帶來的幸福,「老公,那今晚,吃完飯以後,人家邀請你一塊到客廳沙發賞月,你記得要來噢。」

站在後面的木小寶聽到這話特別好奇,回頭看了眼沙發那邊,這沙發離陽台遠著呢,根本看不到月亮,賞什麼月?

木兮走後,木小寶給紀澌鈞遞青菜的時候,為自己打抱不平,「老紀,晚上,你跟媽咪看月亮,我也要看,你不可以像上一次看煙花那樣拋棄我。」

「外面下雨,沒月亮。」將青菜放進籃子的紀澌鈞,彎腰將籃子遞給木小寶。

「你騙人,沒有月亮,那你們看什麼,你就是不想讓人家跟你們在一起看月亮,哼!」接過菜籃子的木小寶,拿著菜籃子蹲在角落,留給紀澌鈞一個背影,小聲嘀咕,「我就知道,你偏心,只喜歡媽咪,不喜歡我。」

拿著在菜市場買青菜時領到的免費派送的兒童圍裙走向木小寶,將人拉起,給木小寶穿圍裙,紀澌鈞先是看了眼外面,再壓著聲音以防萬一木兮聽見跟他急,「爹地跟媽咪不是看月亮,是要生寶寶。」

呃……

生寶寶就生寶寶,幹嘛說賞月,媽咪真是的。

「媽咪肚子里不是已經有小寶寶了嗎,為什麼還要生小寶寶,你們到底要生幾個啊?」真是夠過份的,有了他,有了小暖妹還不夠,還要生。

「因為要從她還在媽咪肚子里的時候,爹地就得像陪在你身邊一樣,告訴小寶寶,說爹地就在她身邊,這樣子,她才不會孤獨害怕,會乖乖聽話,媽咪呢也不會懷孕的時候因為寶寶不聽話身體不舒服。」

好像,是有這麼個說話,木小寶點了點頭,「媽咪也真是的,生寶寶就生寶寶,幹嘛要說賞月,很容易讓人誤會的,搞的人家好像電視上那些怨婦一樣,動不動就生氣。」

他兒子說話就是可愛,紀澌鈞忍不住笑了,給木小寶捲起袖子后,手來到木小寶肩膀給木小寶整理圍裙的帶子,「在妹妹成年以後,能和咱們在一起的日子並不多,因為她會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就像你媽咪遇到爹地一樣,她會離開我們去到新的地方生活,所以我們要多疼愛她一些,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不是每個女人都能遇到對自己好的男人。」

他知道老紀說的話很正確,可是他也會吃醋啊,木小寶伸出小胳膊抱住紀澌鈞的脖子,上前一步,臉蛋靠著紀澌鈞的肩膀,說話的時候,那奶里奶氣的聲音帶著數不清的小請求,「那你也要多疼愛人家多一點噢。」

他真羨慕兒子能表達自己的心意,不像他,從小到大都不擅長表達這些,不是他不想學習如何去表達,而是他沒對象可以表達,紀澌鈞抱著木小寶輕輕拍著木小寶的背,「就算是有了妹妹,除了媽咪,你就是爹地心裡最疼愛的人。」

「好吧,那就除了媽咪吧。」反正他比暖妹還重要就可以了。

紀澌鈞別過臉,親吻木小寶的小臉蛋,「我已經娶了你媽咪了,所以,你打算什麼時候叫我做爹地?」

呃……

不好意思的木小寶,臉頰紅紅,趕緊轉移話題,從紀澌鈞懷裡起來,轉身蹲回地上剝青菜,「對了老紀,我打算給小狒狒找女朋友。」

這小子,剛剛還跟他討寵來著,怎麼現在就害羞起來了?

紀澌鈞笑著從地上起身回到水槽邊上洗菜。「小狒狒要求很高,一般人怕是入不了他的眼睛。」

「可是人家很著急啊,小洋洋都有女朋友了。」很好,就這樣轉移話題。

姜軼洋有女朋友了?怎麼他不知道?「你什麼時候看到小洋洋有女朋友了?」

「今天上午啊,我和你第N任利益對象淺淺阿姨,去咖啡廳喝咖啡,看到小洋洋和一個女的親親。」

紀澌鈞一聽就覺得不可能,姜軼洋要是有對象了,他不會不知道,可是,小寶也不會編這種事情騙他。

聽到紀澌鈞沒說話,木小寶以為紀澌鈞不相信自己,為了讓自己的說詞更加有信服度,木小寶描述的更清楚一些,「那個咖啡廳,就是你第N任利益對象簡小姐打工的地方,小洋洋到了咖啡廳就上二樓了,那個女的我沒看見是誰,但是她好像抱著一隻貓,小洋洋和她說了好多話,然後小洋洋就去親親她了,我沒聽見他們說什麼,看到他們親親就走了,我沒有打擾他們噢。」怕紀澌鈞生氣,木小寶還特地說自己沒打擾。

抱著一隻貓?

木小寶說的人應該是塗靜好吧。

姜軼洋不可能跟塗靜好有超乎正常關係的來往才對。

「這件事,還有誰知道?」

「就我一個人,我打算告訴小狒狒。」

「你就當做沒這回事,知道嗎?」 婚過無愛 小寶那麼聰明,應該不會說漏嘴。

「哦。」老紀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沒有很開心的樣子,難道,老紀不喜歡那個女人,所以聽到小洋洋和那個女人談戀愛就不開心了?那老紀管的也太寬了吧。

他是不是不該跟老紀說這件事,萬一小洋洋和那個女人分手了,他豈不是拆散別人了?

說都說了,也沒辦法了。

木小寶把手上的蔬菜當做姜軼洋,小聲念叨,輕輕揮了揮手,「對不起噢,小洋洋,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你跟抱貓的女人分手了,我會讓小狒狒給你找個抱豹子的女人補償你,你要原諒我噢,你不說話,我就當做你原諒我了。」

在木小寶碎碎念的時候,紀澌鈞眉心緊鎖,臉色沉重思量著木小寶口中的事情。 南宮瑾看了一眼喝酒的宋慧月,臉上露出一抹會心的笑容。

或許因為,南宮瑾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宋慧月感覺,自己心裡沒有那麼憋得慌了。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進入一種很融洽的狀態。

一杯酒接著一杯酒。

南宮瑾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反正,一杯接著一杯,最後兩個人都迷迷糊糊的。

南宮瑾扶起宋慧月,磕磕絆絆的開口道:"我……我……我送你……送你……回去!"

宋慧月醉了,她是真的醉了,腳步踉蹌,還笑著開口道:"我……沒醉……沒醉……才不要你送……送我呢!"

宋慧月說完,就跌跌撞撞的向著外面走出去。

南宮瑾揉了揉迷醉的眼睛,無奈的搖搖頭,追上去。

他這會兒,還不算醉的徹底,有些許意識。

兩個人就這樣拉拉扯扯的,最後進了酒店。

南宮瑾都不清楚,自己和宋慧月到底是怎麼開房間的。

反正,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兩個人已經躺在一起了。

南宮瑾是最先醒過來的,他揉了揉腦袋,才發現不對勁了。

他翻了個身,瞬間看到面前一張放大的臉,他瞬間跳了起來,直接衝到地上。

他看著自己居然把衣服脫完了,他頓時一臉要死的表情,迅速的胡亂套上一件衣服。

宋慧月迷迷糊糊的醒來,就看到南宮瑾正在慌裡慌張的穿衣服。

她反應慢半拍的,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了,問題的不對勁。

瞬間,她的驚叫聲,傳遍整個房間。

她拉開杯子看了一下,自己居然沒穿衣服。

她頓時一把用被子,將自己脖子一下,捂的嚴嚴實實。

她一臉警惕的看著南宮瑾:"南宮瑾,你對我幹了什麼?"

南宮瑾已經穿好衣服了,他看宋慧月一副受害者的模樣。

他頓時沒好氣的開口道:"我昨晚喝大了,你覺得一個醉酒的人,能對你幹什麼,你還說我,我還想問你,你對我幹了什麼呢!我只不過是看你心情不好,陪你喝喝酒,調節一下心情,誰知道最後好心辦壞事!"

看著已經穿戴好的南宮瑾,宋慧月一臉生氣的瞪著他:"南宮瑾,你……你……你……"

"我怎麼了?我要去上班了,我不跟你聊了!"南宮瑾說完,迅速的落荒而逃!

他的背後,還響起宋慧月憤怒的聲音:"南宮瑾,你大爺!"

南宮瑾捂著耳朵,倒吸氣,女人這種生物,真的惹不得!

昨晚到底搞什麼烏龍,只不過,他可以完全的肯定,自己昨晚醉成那樣,肯定什麼都幹不了。

至於沒穿衣服,估計是喝醉了,太熱了,下意識的將衣服全都脫了。

話說,就在南宮瑾跑了之後,宋慧月這才坐起來。

她看著亂糟糟的房間,伸手拉開被子,看到潔白的床單之後,她這才鬆了口氣。

幸虧,什麼都沒有發生,不然的話,她肯定要宰了南宮瑾這個傢伙!

因為昨天晚上喝大了,早上又發生這樣的事情。

宋慧月的心情有點差勁,她破天荒的遲到了。

宋慧月去公司的時候,高助理看著她:"宋秘書,你怎麼搞的,怎麼遲到了,你現在還在試用期,你能不能遵守時間!"

宋慧月點了點頭。

可是,她心裡想的卻是,現在必須想辦法,儘快的掌握公司的一些核心資料,這樣的話,以便於她以後報複葉家。

至於這個公司嗎,她也從來沒想過,一直待下去!

想到這裡,宋慧月就像往常一樣,去工作了。

話說,歐陽清凌今天早上起來,發現自己褲子上,好像又有點血,但是卻不多。

她以為是大姨媽來了,只不過,這兩個月,量似乎有點少。

歐陽清凌想著,有時間的話,去醫院檢查一下。

其他的,她也未曾多想。

中午的時候,歐陽清凌有點犯困,她便在休息室里去休息了。

她本來只是想睡一會,然後再去吃飯。

可是沒想到,這一覺,她直接睡了三個小時。

還是助理來辦公室送文件,發現她人不在,打電話,聽到手機鈴聲,才找到她,把她喊醒了。

歐陽清凌迷迷糊糊的看著助理:"怎麼了?"

助理擔心的看著她:"副總,我就是來送個文件,只不過,您怎麼了?我感覺您最近老是不再狀態,好幾次我過來,您都打瞌睡,是不是晚上沒有休息好,最近太累了,還是身體不舒服,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您要不要去醫院看一看?"

聽著助理的話,歐陽清凌的眸子閃了閃:"現在幾點了?"

助理開口道:"都三點了,上班都一個小時了呢!"

歐陽清凌頓時覺得有點心驚,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最近怎麼這麼疲憊,按照以前自己對工作的態度,在公司的時候,絕對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抬頭看了一眼助理:"最近身體不舒服,文件你放下,先出去吧!"

助理點了點頭,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歐陽清凌這才起來,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了一點,出去工作。

面對自己最近的狀態,歐陽清凌真心覺得,她必須檢查一下了。

晚上下班的時候,葉墨笙打電話給歐陽清凌:"這會在辦公室嗎?"

歐陽清凌點點頭:"對啊,還在看文件!"

今天中午睡覺耽誤了太多時間,她不想把一些工作堆在明天,就想著加個班。

誰知道,葉墨笙聽到她的話,開口道:"什麼工作,要不要我晚上回去幫你,一會我下樓接你,我們倆回家吃個飯,怎麼樣?"

歐陽清凌點點頭:"那行吧,我等你!"

葉墨笙輕笑了一聲:"待會見!"

說完,葉墨笙便掛了電話,開始收拾東西。

他收拾好東西之後,就出了辦公室,打算去找歐陽清凌。

只不過,他經過秘書辦的時候,看見宋慧月似乎還在裡面工作。

今天高助理有點事,跟葉墨笙說了一聲,早點就下班了。

倒是宋慧月,現在下班都好一會了,還沒走。

葉墨笙想到她早上遲到的事情,看樣子,她是表現給自己看呢!

他現在已經讓助理去調查宋慧月的身份了,只要宋慧月這段時間安分點,到時候讓她離職的時候,自己也不會讓她太難堪。

葉墨笙瞥了一眼秘書辦,向著電梯走去。

話說,宋慧月早就聽到葉墨笙離開的腳步聲了。

聽到外面沒了動靜,她轉過身,一眼就看見外面空空如也。

頓時,她的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她不能再繼續等了,她必須早點拿到公司的核心資料,不然的話,到時候,等葉墨笙趕自己離開公司的時候,她什麼都沒有拿到,那豈不是得不償失!

話說,葉墨笙下樓后,直接去找歐陽清凌。

歐陽清凌知道葉墨笙要來接自己回家吃飯之後,她就收拾了東西,打算爬在桌上眯一會。

結果,她這一眯,就睡著了。

葉墨笙敲門的時候,歐陽清凌才被驚醒。

葉墨笙進了辦公室,就看到歐陽清凌一臉睡意的樣子。

他忍不住笑著開口道:"怎麼?瞌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