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浩輕笑著搖搖頭,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在別人看來,這分明就是被嚇傻了,來不及後退。

「老大,小心!!」

陳紹峰等人急促提醒道,可是已經遲了,因為腿勁狠狠鞭打在楊浩的身體上。

強勁的力道攪動空氣,從楊浩的左肩劈砍過去,再從右腹橫貫而出,最後直接落在地面之上,又是一聲爆響將大理石板轟出一個大坑!

可是這一次,沒有人驚呼扎昆的腿法強勁!

因為有個人的表現,顯然遠遠超出扎昆,那就是楊浩,他的身子在被犀利的腿勁貫徹后,沒有絲毫鮮血濺出,甚至就好像泡沫一般碎裂開來!

這是幻影!

唰!

扎昆的臉色第一次距離變幻,一擊未中他反應也是不慢,接著慣性整個身子掄甩而出,右腳為支點在地上狠狠一蹬,瞬間挪移到十米開外。

他快,可是楊浩的速度比他更快!

幾乎就在扎昆的身子出現在十米之外的時候,一道虛影疾馳而來,朝著扎昆一拳轟擊過來。

「好快!」

扎昆滿臉震驚,心聲退意腳跟一扭就準備逃離戰場。

「呵呵,你不是想要扯斷我的舌頭嗎?」

「既然你沒這個本事,哪裡的腳就留下吧。」

空氣中,淡漠的聲音響起。

扎昆的臉色陡然大變,身子朝著側方一撲想要逃離,可是一隻穿著休閑鞋的腳,卻是莫名奇妙的驟然出現,朝著扎昆的膝蓋狠狠跺下去。

嘭!

咔嚓!

響亮的骨裂聲響徹在整個會所。

「啊!!」

扎昆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上面不忙了血絲,嘴巴里只來得及傳出一聲巨嚎,強烈的疼痛席捲而來。

那一腳踢斷開山刀又踩爛大理石板的赤腳,現在正以一種奇怪的姿勢癱在地面上。

粗壯的膝蓋骨四分五裂,身子不少骨頭茬子破體而出,森白的骨頭混雜著血淋淋的血肉,看起來無比的恐怖!

「啊!!我的腿!」

「該死!你廢了我的腿,你不會好死的華夏人!我一定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重生之緣來如水 扎昆雙眼血紅一片,死死盯著自己廢掉的右腿,神情陷入了癲狂當中!

他一身的武藝都在這條腿上,泰國硬氣功修鍊異常的艱難身子恐怖,他苦苦修鍊了三十餘年才練就了一條腿,可是今日,卻是被人廢掉。

「怎麼,是不是看到自己的腿廢了,心裏面很是憤怒和驚恐?」

楊浩靜靜的走上來,淡漠的盯著地面上的扎昆。

「我完全明白你內心的憤怒,也理解你內心惡毒的詛咒我,可是……」

「可是,你的腿法修鍊幾十年,可是我的舌頭也生長了幾十年啊,你要拔我舌頭,我也只能把你給廢了,況且,你背後的主子侮辱的,可是我的小徒弟啊。」

楊浩平靜的訴說著,就好像在告訴在場中人,一個理所當然的理由。

你要拔我舌頭,我就廢你雙腿。

你要羞辱我的小徒弟,那我就要理所當然的滅掉你。

很簡單的道理,簡單得有些霸道和暴戾!

竊愛不傷婚 「你……你要做什麼!!」

感受著對方身上那股淡淡的殺意,扎昆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懼。

「呵呵,道理都給你理明白了,你說我要幹什麼?」

楊浩冷漠的瞥了扎昆一眼,接著抬起頭,看向對面飛鷹幫的梁春輝,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

唰!

一道陰冷的寒芒,宛如雪花般綻放,帶著妖異的血紅。

噗嗤!

扎昆陡然瞪大了眼珠子,眼眸里還凝聚著萬分的驚恐,可是伴隨著鮮血的流失,這抹驚恐卻是漸漸凝固起來!

嘩!!

見到這一幕,在場所有人全部都震驚住了,所有人都是驚駭的盯著這個青年,會所里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靜!

「死太監,這條人命,就當做是你剛才胡說的代價。」

「夏先生的女兒,是我的小徒弟,你們誰敢動,誰死!」

楊浩淡漠的聲音,打破了寂靜的氛圍。

所有人回過神來,驚駭的看著面前這個青年,他們以為那個泰國人已經夠強大了,沒成想卻是被一擊瞬秒!

梁春輝同樣滿臉驚駭,可是這種驚駭並不是因為楊浩,而是被楊浩斬殺的扎昆!

扎昆一死,他那位恐怖的師傅肯定會暴怒!

想到那位變態宛如惡鬼的老嫗,梁春輝就感覺渾身冰涼恐懼起來。 「你……你殺了扎昆……你竟然敢殺了扎昆!!」

梁春輝癲狂的神情,現在早已經被驚醒過來。

他死死盯著扎昆那死不瞑目的屍體,渾身都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好似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恐怖到楊浩稱呼他為死太監,他都無動於衷。

「這裡是黑拳大會,你……你竟然敢殺人!敢殺了扎昆?」

梁春輝努力的咽動喉嚨,看著楊浩顫聲道,語氣裡面充斥著憤怒,更多的還是恐懼!

「哦?黑拳大會的規矩是不能殺人嗎?」

「可是……規矩,不就是拿來破壞的么。」

楊浩淡漠的收回暗刃,單手插在褲兜里,慵懶的盯著梁春輝。

規矩,就是拿來破壞的!

嘶!

好霸道的話語。

周圍的人都被這句話給震懾住了,要知道,這可是龍門鎮定下來的規矩,幾十年來中海市乃至江南省的黑幫,都是在暗中服從這個江湖規矩。

可是今天,一個名不經傳的青年,竟然敢破壞這道規矩。

「小子,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殺掉的人,有著怎樣的來頭!」

「我承認飛鷹幫奈何不了你,可是,你就算不被龍門鎮廢掉,也會被扎昆的師傅給殺掉,以一種極其凄慘恐怖的方式死掉!」

梁春輝惡毒的盯著楊浩,想到那位惡毒老嫗的手段,就算他經歷了腥風血雨,還是控制不住的感到害怕!

嗯?

扎昆的師傅?

楊浩的眉頭微微蹙起,旋即嗤笑一聲道:「很多人都希望我死,可是那些人都比我先去了地獄,而我,卻依舊完好的站在這裡。」

淡淡的聲音,充斥了無與倫比的自信。

他這些年來歷經生死殺劫,又怎麼會被梁春輝唬住?

這邊的動靜,終於是驚動了主板黑拳大會的龍門鎮武者,按理說,自己的會場發生血案,龍門鎮的武者應該第一時間就出現的,可是直到這會兒,才站出來兩名身穿灰衣中山裝的武者。

兩名灰衣武者,年紀都在五十歲左右,面容淡漠看不出絲毫感情,可是武袍袖口上綉著一個金色的「龍」字,所以這兩人乍一出現,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因為,這是龍門鎮的執法武者!

歷年來,膽敢在龍門鎮參與陰暗生意的黑道,都是被龍門鎮執法武者解決,此時這兩名武者出現,有些人心裏面已經開始同情楊浩了。

就算你再怎麼厲害,難道還能同整個龍門鎮做鬥爭?

可是,兩名執法武者的舉動,卻是讓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來人,把這屍體運出去,地面上清理乾淨,不要留下絲毫血漬。」

左邊的灰衣老者揮揮手,立馬就有七八名年輕武者,拎著拖把水桶走上來,開始著手請你地面。

右邊的灰衣老者沒有交代什麼,卻是來到楊浩的身邊,拱拱手道:「楊先生,上面交代過,龍門鎮內一切事宜,都要給您大開方便,以後這等小事,您可以直接吩咐我們來做。」

「額……沒事沒事,我自己能解決的。」

谷歌的9527 楊浩先是一愣,旋即就明白是許傲秋交代下來的。

他現在暗地裡的身份,可是宗師聯盟的太上長老,就算楊浩不想表明,可是應有的一些待遇卻是少不了。

「嗯,那楊先生你先忙著,有任何事都可以隨時吩咐我們。」

灰衣武者拱手說道,旋即淡漠的轉過身,準備離去。

噶!

這特么怎麼回事?

龍門鎮的執法武者,過來難道不是要教訓那個破壞規矩的青年嗎?怎麼隨便聊了幾句就完事了?

而且態度那麼恭敬,他們雖然沒有聽明白說的時候,但肯定不是嚴厲的話語吧!

在龍門鎮的地盤殺了人,破壞了規矩,還得到執法武者的攻擊,這……這特么怎麼回事?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眼前的一幕,實在是超出了在場所有人的想象。

「兩位管事,你們這樣處理問題,有些不合規矩吧?」

梁春輝眼眸微眯起來,語氣間帶著憤怒。

「嗯?怎麼不合規矩了?」

左邊的灰衣老者淡淡說道。

殘暴王爺絕愛妃 「你!那個人在會所里殺了我的人,破壞了龍門鎮的規矩,難道你們執法長老就不應該拿下他媽?」

梁春輝憤怒的咆哮道,陰柔的臉龐都有些猙獰。

「哦?你說那個泰拳手?敢得罪楊先生,殺了就殺了唄,就算楊先生不殺,我剛才也會出手的。」

右邊的灰衣老者說道一句,隨後就背著雙手離去。

轟!

殺了就殺了唄?

就算楊先生不殺,我也會出手?

這兩句話,直接在會所裡面掀起了驚濤駭浪,幾十年來,龍門鎮都是以一種公平公正的江湖地位出現,可是現在,竟然這般維護一個年輕人!

那個年輕的楊先生……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是所有人內心的疑惑。

「你們這不公平!龍門鎮若是不公平,你們憑什麼來主持黑拳大會,你們又憑什麼讓我們服眾!」

梁春輝氣得臉色通紅,嘶啞著喉嚨咆哮道。

他這道咆哮聲一吼出來,全場寂靜,左邊的灰衣老者微微皺眉,停下了腳步,轉過身淡漠開口道。

「憑什麼?憑的自然是誰的拳頭大,你飛鷹幫若是拳頭大過我們龍門鎮,我們也可以把這全力讓給你們。」

「可是很明顯,你們的拳頭不夠大,既然如此……那就給老夫閉上嘴巴!」

灰衣老者說完這句話,一甩衣袖漫步離開。

原地的梁春輝吃了個啞巴虧,臉色一陣發青,可是終究是不敢再繼續說了。

因為,龍門鎮的拳頭確實很大,大到就算整個中海市的江湖勢力聯合起來,都不是龍門鎮的對手。

執法長老出現的簡單,離開的更是簡單,可是他媽兩人離開后,會所裡面卻是依舊陷入了寂靜。

龍門鎮這麼偏袒那個楊先生,而楊先生又是代表了猛虎幫……

這其中,是不是有些隱秘的關係呢?

這一瞬間,所有人的眸光都集中在了楊浩的身上,或羨慕或嫉妒或是疑惑。

「我靠,老大你剛剛真威風,這逼可是裝大發了,連我度有些崇拜你了。」

陳紹峰誇張的叫道。

「嘿嘿嘿,峰少你這話可說錯了,咱們老大這可是裝逼小能手,老大裝逼,咱們臉上也有光啊。」關堂擠眉弄眼的笑道。

「確實確實,我看好多美女都在他老大你拋媚眼,要不要小弟幫你分擔幾個?」陳紹峰壞笑著捅了捅楊浩。

「滾粗……」

楊浩放了個白眼,瞪了這兩個活寶一眼,重新回到座位上。 剛才的事件只算是一個小小的插曲,能夠來到這裡的人,哪一個都不是普通人,經過一段時間的平復,晚宴倒也繼續維持了下去。

當然。

這原因有一部分是因為龍門鎮的強勢鎮壓,更大的緣故,還是大家都對那個神秘的楊先生捉摸不透。

飛鷹幫的人聚集在一起,整個幫派都是鴉雀無聲,因為梁春輝現在的臉色十分不好,透過複雜的人群,死死盯著猛虎幫那邊。

「老大,要不要叫幾個兄弟,過去探探虛實?」

一名心腹悄聲在他耳邊說道。

「你是蠢貨嗎!」

「扎昆雖然只是那人的徒弟,可是一身武藝那麼恐怖,都不是那個小子的對手,你要是想死就自己過去!」

梁春輝看白痴一樣盯著對方。

「額,老大,其實我感覺那小子殺了扎昆,也未免不是一件壞事。」

心腹陰笑著道:「這樣一來,那位就算不想來參加黑拳賽,也不得不出手幫她徒弟報仇了,以那位的實力,這次黑拳大會肯定是勝券在握……」

心腹小弟繼續說著,卻沒有發現梁春輝的臉色早已經氣得發青。

啪!

終於。

忍無可忍的梁春輝,揚手就是一巴掌扇過去。

「老大,我……」心腹小弟被打得一臉懵逼。

「張力,你他媽跟了老子這麼久,還不知道我的為人嗎?若是可以利用這件事,我他媽早就去陷害扎昆了,可是……」

「可是你他媽知道那人是誰嗎?那老嫗是南洋地下勢力最恐怖的降頭師,手上殺戮起碼都是上千!你讓我這樣做,是不是想要害死我!」

梁春輝說完這些話,只感覺喉嚨有眼發癢,因為想到那位恐怖的老嫗,一種靈魂深處的恐懼就瘋狂的湧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