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碩大的蛇頭出現在薛浩的視野內,那有著葡萄般大的蛇眼中透著陰森的目光,盯著薛浩,蛇信吞吐,彷彿看著盤中餐般。

嚇的薛浩一冒冷汗,「呼」那大蛇張開血盆大口撲向薛浩,「叮叮」薛浩急忙拔刀相向,「砰砰」薛浩被巨力撞飛,狠狠的撞到身後的樹上,「叮叮叮」身上鈴聲大作。

薛浩就地打滾,躲過了大蛇的再次攻擊,定眼一看,那大蛇水桶般粗,長達三丈,蛇甲披身,「沙沙」大蛇飛快的前行,沖向薛浩。

薛浩連忙起身,揮刀相迎,「叮噹」寒鐵朴刀與蛇頭相撞,竟有金屬相撞之聲傳出。

薛浩被撞的後退了幾步,方才停住了身子,看向蛇頭,那只有淡淡的白痕留下,「不好辦啊」薛浩暗暗叫苦。

「沙沙」大蛇蠕動著蛇身,蜿蜒向前,沖向薛浩,三角蛇頭直擊薛浩,薛浩雙手緊握朴刀,兩腳一蹬,離地而起,重重的斬向大蛇。

「嘶嘶」重重的朴刀劈下,大蛇吃痛的大叫。

薛浩也借勢拉開了距離,那一道震的薛浩虎口生疼,雙臂微麻,「呼」薛浩深呼一口氣,揮舞朴刀,攻向大蛇,正所謂打蛇打七寸,薛浩現在做的,就是要找到大蛇的七寸。

大蛇蛇頭衝擊而來,薛浩轉身躲開,蛇頭狠狠的撞到一棵一人粗的大樹上,那大樹應聲而斷。

大蛇也許被撞暈了頭,隨即搖了搖碩大的蛇頭,再次盯著薛浩,「嘶」也許被激發了凶性,大蛇的攻擊更加猛烈迅捷。

「沙沙」笨重的身軀爆發著驚人的速度,沖向薛浩,「砰」薛浩來不及躲開,被一擊撞飛,倒飛到幾尺外。

「噗」一口鮮血從薛浩嘴裡吐出,五臟六腑被撞得的刺痛,還要當初一直專註肉體的修行,不然這一擊,自己非得重傷不了,不過現在也還痛,很痛。

「不認真,會死在這的」薛浩心頭不由一涼,踉踉蹌蹌的爬起,隨即把朴刀丟向一旁,吐了口血,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大蛇。

大蛇愣了愣,可能是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把食物打死,很不甘,「嘶」血口大張,咬向薛浩。

薛浩兩腳跺地,一躍而起,揮拳打向大蛇。

「虎拳·虎下山」

雙拳揮舞,將蛇頭打出了一個小坑,「嘁嘁嘁」大蛇受痛大叫,蛇軀舞動,薛浩借勢翻身而下,趁著大蛇抬起半截蛇軀時,落地,蹬腳,「砰」衝破空氣,一瞬間來到蛇軀下,「叮叮叮」叮鈴聲陣陣,

「哈,虎拳·虎擒敵」

薛浩身形一變,宛如出山幼虎,帶著威風之勢,直擊那大蛇的七寸。

「砰」鐵拳衝擊,千斤之力打向大蛇的七寸,竟將大蛇擊飛,三丈有餘的大蛇倒飛而出,撞向大樹,竟將兩棵大樹撞到。

大蛇撲騰的掙扎了兩下,就不在掙扎了,「呼」薛浩呼出一口涼氣,周身的叮鈴聲也平息了下來,薛浩再次感到自己的經驗不夠,如果早點丟去朴刀,自己也不用如此被動,目光短淺,被這朴刀給限制了,現在身上還火辣辣的疼。

看著那大蛇,薛浩還是頗為滿意的,想想之前自己可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現在卻可以擊殺這般凶獸,讓薛浩不由心中一喜。

「黑奎蟒」一道空靈聲傳出。

「誰」薛浩警覺道,在這秘林之中,竟還有人類。

一道火紅的身影一晃而過,在那死去的大蛇身邊,出現了一個女孩,這女孩在那大蛇身上摸了摸,「碎了!」女孩大叫道,隨即看向薛浩。

薛浩也看到了那女孩的面容,一綹靚麗的秀髮微微飛舞,細長的柳眉,一雙眼睛流盼嫵媚,秀挺的瑤鼻,玉腮微微泛紅,嬌艷欲滴的唇,潔白如雪的嬌靨晶瑩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膚色奇美,配著一身血紅輕衣,宛如精靈般美麗,讓薛浩不由看痴了。

不過這精靈般的少女玉腮鼓鼓,眉頭緊皺,氣呼呼的看向薛浩,「賠我奎蟒蛇膽」天籟般的聲音點醒了薛浩。

「姑娘,怎麼了」薛浩不解的問道,老臉一紅,竟然看女孩給看傻了。

「這隻奎蟒我找了好久,現在它的蛇膽被你打壞了,我沒有了,所以你要賠我一個」那精靈般的女孩,氣呼呼的說道。

「姑娘,在下不知這是你相中的,在下沒有奎蟒蛇膽,在下就將這蛇送你,可好」薛浩汗顏道,自己哪裡去拿什麼蛇膽,而且這還是自己辛辛苦苦打死的大蛇,看到她還想,就想將這蛇送與她。

「我就要奎蟒蛇膽,就要!!賠我!」精靈般的女孩說完,直勾勾的盯著薛浩,雙瞳更是有著霧氣點點。

薛浩也是被弄的不知所措,「姑娘,看這……」

薛浩還沒所以,那精靈般的女孩就直接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來。

重生六零年代 「快賠我,快賠我」

搞得薛浩頭大………… 「姑娘,別哭啦」

薛浩也是手足無措,他從小到大都沒怎麼和女孩子打交道。

「哼,我葡小萄記住你了」葡小萄冷哼一聲,閃身消失不見了,速度之快讓薛浩為之一愣。

也是,在這秘林中能孤身一人的,怎麼會沒有本事,想想自己在這武者世界只能算是螻蟻,心生憤慨,自己要努力啊。

將朴刀撿起,雙手用力把黑奎蟒提起扛在肩上,這黑奎蟒也有足足數百斤,夠薛浩飽餐一頓了。

薛浩快速奔跑著,遠離這是非之地,剛才的打鬥聲可不小,等下要是有更強的猛獸過來,那薛浩可就沒得哭了。

「叮叮叮」一路跑過,薛浩身上的鈴鐺總是發出聲音,讓薛浩頭疼不已。

夜幕降臨

篝火騰騰,上面烤著黑奎蟒的肉,淺黃色的蛇肉勾動著人的味蕾,讓人想嘗上一口。

薛浩身上沒有帶著任何調味料,都憑藉著過人的烤肉手藝,這蛇肉也是被烤的香噴噴的。

薛浩看著那烤熟的蛇肉,「吧嘖吧嘖」,他可好久沒吃了,在山頂上可苦了他了,沒日沒夜的修行,吃匆匆忙忙沒有好好的吃著。

咀嚼著蛇肉,絲絲肉香飄向遠方,「咕嘟」在離薛浩不遠處的樹上,那口水吞咽聲傳出,但正在狼吞虎咽的薛浩卻絲毫沒有注意到。

「好飽」一番掠奪過後,薛浩滿意的打了個飽嗝,一股暖流從肚子流向全身,薛浩急忙盤膝坐下,閉目凝神,一呼一吸將帶動著絲絲靈氣進入體內,那股暖流流向全身,安撫著那受傷的內臟。

「唔」薛浩不由舒服的呻吟一聲,暖流所到之處都有著難言的舒服。

醉心暖暖:灰姑娘尋愛 打磨肉體的人,要多食肉,正所謂吃什麼補什麼,面黃肌瘦的人吃了肉可以調養身體,而習武之人更是如此,天材地寶攝入體內化為靈氣滋養全身,修行可謂是一日千里。

在這世間更是傳說有可以讓一個普通人一夜成為絕世強者的神葯。

那黑奎蟒蛇的肉雖然不是什麼稀罕的神葯,但卻可以滋養肉身,對現在的薛浩來說,正是良藥。

薛浩周圍的靈氣漸漸枯竭,雖然薛浩身處秘林之中,靈氣本就比外界濃郁,可薛浩因為他本來的特殊體質,吸收靈氣如巨鯨吞蠶食,這一片地方可供不起這尊大神。

突然一道火紅的身影出現在薛浩面前,可人的臉上,兩個充滿靈氣的大眼睛看著薛浩,「哼,大壞蛋」此人,正是葡小萄。

「這大壞蛋做的東西還不錯」她撇了眼正在修鍊的薛浩,大搖大擺的坐在薛浩旁邊,吃起了剩下的烤肉。

「嗯,不錯不錯」葡小萄大口大口的吃著,絲毫沒有顧及形象,油滋滋的烤肉弄的她嘴邊手上都是油漬。

「哼,這算是利息,你還要賠我一個黑奎蛇膽」葡小萄看了一眼正在全神貫注修鍊的薛浩,「這傢伙怎麼一點常識都沒有,就在這荒郊野外光明正大的修鍊,真是大笨蛋」

葡小萄站起身,拍拍手,發現還有滿手的油漬,於是直接擦在了薛浩的身上,薛浩那赤色長袍上多了兩道油漬,如果薛浩醒來可就欲哭無淚了。

可薛浩現在卻是在這緊要關頭,那遍布全身的暖流帶動了入體的靈氣在薛浩體內橫衝直撞,一次又一次的衝擊這薛浩的肉身,洗滌著薛浩體內的各個地方。

一點一滴黑色的污垢從薛浩體內流出,散發出惡臭,「好臭,這個大臭蛋」葡小萄捏著玉鼻,扇著手,跳到一旁,「嘔」一臉嫌棄。

薛浩周身的靈氣漸漸都被抽空,那在薛浩體內來回衝撞的靈氣也失去了勢頭。

「在加把勁啊」薛浩心裡想到,他遇到了瓶頸,「不夠不夠」那靈氣漸漸的消散了,就在這時突然有一股充裕的靈氣湧入薛浩體內,那快要消散的靈氣再次有了動力,在薛浩體內沖刷攪動起來,一點一滴的黑色污血留了出來。

換血,換去殘敗血,流下活血,由內而外重返先天,以靈力重塑鮮血,以天地之氣搬血造靈,從而脫胎成先天之體,而後蛻凡入武,成為武者,踏上無上大道!

剝離身上的血,就宛如削肉剔骨般,薛浩身上青筋暴起,極力忍受著這非人的折磨。

葡小萄眨著大眼睛,盯著薛浩的臉龐,「怎麼回事,不會走火入魔了吧」葡小萄不由想到,手上還有著一些碎石的殘渣。

「父親說要是在天地靈氣匱乏之地就要捏碎著靈石,可為啥還是沒有靈氣呢」

在老家,她可是從來沒有想過靈氣匱乏的,出門在外,她才帶上的,「難道是假貨」想到這,葡小萄不由嘟起小嘴,開始掛醬油瓶了。

「過分,回去一定要收拾收拾那老傢伙」想了想,她握了握粉拳,惡狠狠的想到,接著一抹憂愁從那天真的臉龐上閃過,「要是父親在就好了……」

「呼」一聲呼吸聲傳來,打斷了葡小萄的沉思,只見薛浩周身流出黑色的血液,惡臭讓人作嘔。

「臭臭」葡小萄捏著鼻子,跳到一旁盯著薛浩看,散發在天地之間的靈氣再次捲動,匯成漩渦,而這漩渦的中心就是薛浩。

一枚枚銘文在薛浩身邊浮現,時明時暗,彷彿在呼吸般,接著銘文閃爍著金光落在了薛浩身上,每有一枚銘文著身,薛浩的氣勢就強上一分,薛浩宛如老僧入定對這變化好無察覺。

盤膝而坐的薛浩要去沉睡的幼虎,氣勢節節攀升,「轟隆」在薛浩周圍,傳來鼓聲雷鳴。

如有有識之士定會震驚,天雷鼓音。在遠古時代,肉身成聖的大能們,在修鍊時都會雷聲陣陣,鼓鳴衝天,這是天地為之震驚的象徵,更甚者,雷鼓之聲可響徹雲霄,傳達萬里有著地裂山崩的威能。

肉身成聖的大能們,拳舞腳踢間就有雷鳴傳出,攝人心魂,攻伐之術威力更甚,但肉身成聖何其難,從古至今,無數天縱英才,可肉身成聖的屈指可數。

隨著體修的沒落,這傳說中的天雷鼓音也就銷聲匿跡了。

而薛浩身上卻傳來這天雷鼓音,怎不讓人震驚。

「呼」呼出一口濁氣,天地異象盡消,薛浩緩緩睜開眼睛,眼底一抹靈光閃過。

一股惡臭撲鼻而來,「哇,好臭」薛浩乾嘔一聲,一轉眼就看到一位美麗少女,捏著玉鼻滿臉厭惡的看著自己。

隨著她的目光,薛浩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一身黝黑,污血滿身夾雜著黑色的雜質,著實讓人噁心。

「嘿嘿嘿嘿」薛浩尷尬的咧牙笑了笑,白白的牙齒在黝黑的臉上格外耀眼。

「笑你個頭啊」葡小萄氣呼呼的說道,「現在你欠我不只是黑奎蟒蛇膽了,還有一塊極品靈石」

「額,極品靈石」薛浩滿臉疑惑,看看葡小萄手上握著的碎石,隨即瞭然,原來剛才自己靈力匱乏之時,是她幫助的。

感激的看了一眼葡小萄,隨即看向葡小萄身邊的一堆骨頭殘渣,「你吃的……」薛浩道。

葡小萄被薛浩一說,俏臉通紅,「對啊,那隻能算是利息」葡小萄大聲道,大眼睛一轉又小聲嘟囔道:「我才不會和你說,是我肚子太餓了。」

「哈哈」薛浩聽了不由笑到。

「笑什麼笑,快賠我」葡小萄盯著薛浩,眉頭倒八立,好不可愛。

「額,這個,小妹妹,我還沒有找到黑奎蛇」薛浩撇撇嘴,緩緩說道,這才多久,去哪找黑奎蛇。

「那我要跟在你身邊,你找到了,就馬上給我」葡小萄急忙道,吸了吸到嘴邊的口水,隨即道:「作為利息嘛,你要給我做剛才那個剛才的烤肉」葡小萄咽了咽口水,可見那烤肉著實把她迷的不輕。

「好吧……」薛浩無奈的聳聳肩,不緊不慢的說道,誰叫他欠人家人情呢。 靈石,天地靈石聚集而成的石頭,人們把它們根據品質分為下品靈石、中品靈石、上品靈石、極品靈石以及傳說中的異種靈石。

靈石凝聚著高濃度的靈氣,是修鍊的絕佳材料,所以武者們對那靈石都是視若珍寶,下品靈石就價值千兩銀子,更何況中品靈石、上品靈石等,更是有價無市。

「哎,真的是,我何時才能還清啊」篝火旁,薛浩無奈的想到,身無分文的他現在可謂是負債纍纍。

葡小萄看到薛浩百無聊賴的坐在篝火旁,有氣無力的烤著烤肉,一下子就不高興了,瞪著大眼睛,輕哼了一聲,說道:「喂,臭蛋,本小姐的烤肉好了沒,本小姐餓了」,隨即,跑到薛浩面前,狠狠的敲個下薛浩的腦袋。

「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啊」薛浩吃痛道:「好了好了,拿,你的烤肉,小小年紀就這樣可不行,太刁蠻了」,薛浩抱怨道。

「話說你為何出現在這秘林之中,你不知道秘林危險嗎」薛浩疑惑道,這幾天的經歷他心有餘悸,稍有不慎就死翹翹了。

「我是來找葯給我父親治病的……」葡小萄支支吾吾的說道,接過薛浩遞來的烤肉,她就開始狼吞虎咽,絲毫沒有顧及形象。

「你父親怎麼了」薛浩不解道,就算父親生病了,也不應該讓這麼一個小孩子跑出來的,看葡小萄的年紀,也就十一二歲左右。

「你家大人呢,怎麼放心讓你一個人跑出來」薛浩也拿起一根烤肉吃了起來,這烤肉說起來還真的不錯,難怪葡小萄會這麼喜歡吃。

「哼,他們哪些壞蛋,才不讓我跑出來呢,我是偷偷跟著我姐姐跑出來的,嘿嘿,厲害吧……」葡小萄咬下一大口烤肉,得意洋洋的說道。

「額,那你家人會擔心的,你還是快回去吧」薛浩眼角微抽,無語道,這傢伙可真是調皮,這麼小的年紀就離家出走。

「不嘛不嘛,我擔心我父親,我要自己出來想葯給我父親用,他傷的很重,都在床上不能動了」說著說著,葡小萄臉龐再也沒有嬌蠻之色,淚花閃閃,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嗚嗚嗚」葡小萄就開始大哭起來,「這……」薛浩在旁邊看著,不由膛目結舌,他可從來沒有安慰過女孩子的。

「不要哭了,我和你一起去找你父親治病需要的葯吧」薛浩柔聲道,看著葡小萄的父親危在旦夕,他也不由想起自己那生死未卜的父親,有種通病相連之感。

「真的?」葡小萄聞言停止了哭泣,「真的,當然是真的咯」薛浩滿臉堅定,用力的點點頭。

「哈,你真是個好臭蛋」葡小萄破涕為笑,再次拿起烤肉,準備再次狼吞虎咽起來。

「好臭蛋……」薛浩滿頭黑線,真是嬌蠻,努努嘴,薛浩問道:「你是來找什麼葯的?」

「嗯?」葡小萄聞言再次依依不捨的放在烤肉,極其不悅的看著薛浩,「我來找黑奎蛇膽」瞪著眼薛浩,「呵呵」薛浩撓撓頭,尷尬的乾笑了兩聲。

「還有,地火靈種的」葡小萄緩緩說道,當初她在家裡的史書上看到,這裡有著一枚未被發現的地火靈種,於是她就千里迢迢的來到了這裡。

天地之間,有著無數異火靈火,有妖獸體內自身的妖火,有著修習火系功法的武者體內衍生的真氣之火,而在這天地之間有著天生的火焰,被人稱為靈火,靈火分為兩階,天靈火和地靈火。

天火有著自己的靈智,天地間有著三十六中天火,個個都無比恐怖,每一個天火出世,必然火焰焚天,天地間頂級強者都要避其鋒芒。

而世間還有這七十二朵地火,地火也有著自己的靈智,也是一尊恐怖之物,天火地火都是煉丹師與煉器師最重要的東西,一但發現有著天地靈火出世,那定會轟動修行界所有的煉器師與煉丹師。

天地靈火可煉化萬物,正是煉器師與煉丹師最需要的東西,而修習火系功法的武者也對這天地靈火垂涎三尺,武者得到天地靈火,就會利用靈火攻殺敵人,所向披靡。

而天地靈火收服可謂是難於登天,不說那堪比人的靈智,就拿焚天灼炎就讓無數人止住了腳步。

而,那靈火靈種,可就不一樣了,靈火靈種可以說是天地靈火的種子,沒有什麼靈智,想對與天火地火來說,就好收服的多。

但這天地靈火種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收服的,稍有不慎就身消道隕,魂飛魄散了。

但這也無法改變無數人對這天地靈火種的熾熱之心。

薛浩聽到這地靈火種就在這秘林之中,可謂是震驚萬分,天地靈火的大名。他當然知道。

「小萄,你有把握收服地火靈種?」薛浩震驚之色未消,這可是地火靈種,不是凡物。

「當然,我可是帶了一堆寶貝來收服它的」葡小萄滿臉自信,這地火靈種可是絕世珍寶,她可帶了全身的家當,還去偷拿個她老媽的一件寶物才來的。

摸了摸肚子,打了個飽嗝,葡小萄就要打盹,靠在薛浩邊上,就呼呼大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