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放你們進去,不過不是現在,要等魔修殘魂停止攻擊才能讓你們進去。」

楊心怡點點頭,同意了。

片刻之後,那邊終於停止攻擊。

四人當下施展元氣,打開大陣,露出洞口。

「女施主,快。」

楊心怡跟般若大師準備進去,哪知道有一道人影比他們更快,閃電般進入。

「哈哈,等我進去跟魔魂聯手,還不把這封印給破了。」

菩提大師大笑,轉眼之間已經不見蹤影。

六人臉色大變,根本就沒想菩提老祖在一邊虎視眈眈。

楊心怡不加思索,跟般若大師跳了進去。

縱是前面是刀山火海,她也必須進去。

……

慕容如音尖叫起來。

因為她看到一具屍骨。

害怕之下,他整個人撲到葉雄身上。

嬌軀入懷,葉雄還沒反應過來,慕容如音已經摟住他的脖子。

熟悉的味道,禁忌的感覺。

慕容如音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鬆開他,臉色火辣辣的,躲在他後面說:「骨頭,你看。」

到我爲止 順著她的手指,葉雄很快就看到面前的地上,盤坐著一具骷髏。

骷髏不知道經歷多少的歲月,只剩下一堆白骨。

他身上的衣服還穿著,上面布滿蜘蛛網跟塵灰。

沒多久,葉雄就看到了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細數一下,一共十具。

「難道這就是傳聞之中,千年之前跟魔修殘魂大戰的十名修士?」葉雄說。

「不是說十修士一起封印了魔修殘魂嗎,他們怎麼會在這裡?」慕容如音奇怪地問。

「傳聞未必是真的,可能封印魔魂的另有其人,也有可能是十修士將封魔大陣建好之後,再進來跟魔魂決一死戰。」葉雄猜測。

「千年來的事情,誰說得清楚,不過這十個人應該是十修士不會假。」慕容如音看著他們身上的衣服說道。

這十人之中,有道袍有儒袍有僧袍,也有普通的衣服,顯然是很久之前的服飾。

「奇怪,千年時間過去,哪怕是屍骨也絕對不可能還保存得了,早就化成泥士了。」葉雄不太明白。

「可能這片空間的環境不一樣,所以能留千年;也有可能他們是修真者,屍體保存時間特別長。」慕容如音猜測。

薄少溺寵小情人 葉雄點點頭,走過去在屍體上翻看。

這十人既然是修士,身上說不定有什麼好東西。

「如音,找找他們身上,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當下兩人在十具屍體上翻看,但是找了很久,都沒有什麼東西。

這麼長時間,哪怕有什麼好東西,也都被蛀蟲毀了。

「咦,這是什麼?」

慕容如音突然現最裡面一具屍骨的手指上戴著一隻戒指。

她將戒指摘下來,看了一下,只見上面布滿銘文。

「我看看。」

葉雄拿過來看了一下,心念一動。

他記得惡靈跟他說過攜帶東西不方便,如果有儲物器就好了,難道這就是傳說之中,修真者必備的儲物戒指?

他用靈識進戒指之中,現果然是個儲物器。

空里很小,也就一平方米左右,但是讓他歡喜若狂。

平時他老是帶著三柄劍,覺得非常不方便,到大城市的時候,感覺自己像傻逼,現在有了這儲物戒,帶什麼東西在身上都不會現,以後採藥也方便。

他連忙將戒指戴到食指上,大小剛剛合適。

「這是儲物器,修真者最希望得到的東西。」葉雄看了眼慕容如音,這才想起這東西是她現了,連忙摘下來,遞過去:「這東西是你現的。」

慕容如音將手一推,說道:「什麼你我,這東西對於你來說更重要。」

「那我就不客氣了。」

葉雄也不拒絕,當下將戒指戴起來,將背上三柄長劍放進儲物戒之中。

接下來,葉雄還想找到類似儲物戒之類的東西,可惜沒有了。

在凡間,這樣的物品算是逆天,哪有那麼容易得到。

葉雄還想在儲物戒之中找東西,只可惜找來找去,裡面除了一些金子銀兩銅錢跟一些急怪的物品之外,什麼都沒有。

「這東西現在拿出去,估計就是古董了。」

葉雄拿出一把銅錢,哭笑不得,可惜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

「咦,這是什麼東西?」

葉雄在裡面看到一卷牛皮小冊,打開一看,現上面的文字全都看不懂。

「這應該是千年之前的文字,到底是什麼東西,要經過翻譯才知道。」慕容如音說。

葉雄將牛皮小冊往她懷裡塞,說道:「戒指歸我,這個歸你。」

「這裡面很有可能是修鍊秘笈,你真的不要了?」

這儲物戒裡面什麼都沒有,只有這個小冊,葉雄自然知道肯定不是尋常之物,但是他已經拿了戒指,自然不可能什麼都拿光。

「我最煩翻譯之類的東西,這東西交給你了,等你翻譯好之後,再教給我。」

慕容如音點點頭,將小冊貼身收起來。

兩人正準備繼續查看,突然腳下一震,地動山搖。

「難道魔魂還不放過我們,想把這座山毀了,把我們活埋?」慕容如音罵道。

葉雄閉上眼睛感應一下,說道:「震動從很遠地方傳來的,看來咱們的幫手來了。」

(本章完) 楊心怡跟般若大師剛剛進入秘境,就感覺一鼓強大的危機襲來。天籟『.⒉

緊急之下,楊心怡催動寒冰護體,同時一掌朝危機方面襲去。

轟!

地動山搖。

兩具人影倒飛出去。

楊心怡落到地上,這才現偷襲自己的正是菩提老祖。

「明知道這裡是死地,還敢進來,不知死活。」

菩提老祖正準備出手,突然一團黑霧從遠處飄來,化成一個黑影。

看到黑影出現,菩提老祖連忙跑過去作揖:「菩提拜見魔尊殿下。」

「你就是當年守護封魔陣,被我感化的人?」魔修殘魂問。

「屬下就是,當年我守封魔陣,日夜聽殿下傳授魔功,只是屬下無能,最後被無名神僧現,逐出封魔大陣。這些年屬下一直在找機會進來見殿下,今日終於如願,能見殿下真容。」菩提稟報。

「很好。」

魔修殘魂哈哈大笑起來,滿意地說道:「以後你就跟著我,以魔入道,先掌控這一界,很快在這一界之中,你就是一個之下,萬人之上了。」

「多謝殿下。」

「他們兩個是什麼人?」魔修殘魂目光落到楊心怡跟般若大師身上。

楊心怡冰劍遙指魔修殘魂,急道:「我丈夫在哪裡,你把他怎麼樣了?」

「你丈夫是那個會使用烈火劍陣的傢伙嗎?」

「快說,他怎麼樣了?」楊心怡急問。

「我好好在這裡,你覺得他會怎麼樣?」魔修殘魂反問。

楊心怡一遍遍地喊著葉雄名字,只是根本就沒人回答。

「我殺了你這個混蛋。」

楊心怡眼睛濕潤了,祭起冰菱術,狠狠地朝魔修殘魂擊去。

看著那密密麻麻,攻勢不弱的冰菱術,魔修殘魂咦了一下:「沒想到你境界這麼高,看來已經一隻腳踏進築基期,可惜實戰能力太差了。」

楊心怡全力施展冰菱術,不顧一切地朝魔修殘魂擊去。

魔修殘魂化成一團黑霧,飄來飄去,忽東忽西,不停地躲避著攻擊。

「這美女有趣。」魔修殘魂看著楊心怡,越看越喜歡:「美女,不如當我的魔后吧,只要你同意,我就不殺了,還帶你登上修真大道,以後別說是築基期,金丹期也不在話下。」

「你做夢,你殺了我丈夫,我恨不得立刻就殺了你。」楊心怡一邊動手,一邊怒吼。

「那是你丈夫嗎,我怎麼覺得他是另外一個人的丈夫?」 豪門再嫁 魔修殘魂也不急著動手,一邊躲閃一邊戲笑:「剛才你那死去的丈夫可是跟那個女的很親密,哪怕是死也抱著死,你這樣為他不顧一切,他有把你放在心上嗎?」

楊心怡剛才聽戒空說葉雄跟慕容如音一起進秘境,現在聽魔修殘魂這麼說,當下心裡一寒,但是她很快就反應過來,怒道:「我不相信你的鬼話,你以為這樣說我就會歸順你?」

「我說得是實話,既然你不歸順,那我只好使用暴力了。」魔修殘魂目光落到菩提老祖身上,吩咐:「你去把她給抓了,別傷害她,這個小妞不錯,我最喜歡調教少婦了。」

「尊命,殿下。」

菩提老祖一掌拍出,一鼓魔元湧出,朝楊心怡擊去。

般若跟著出手,當下二戰一,在場中大戰起來。

菩提老祖境界比楊心怡低,但是實力經驗不知道比她高出多少,以一敵二遊刃有餘。

如果不是魔修殘魂要求活追,他早就將兩人擊敗了。

楊心怡越戰越激動,全都是玩命地攻擊,一想到葉雄出事,她就像狂一樣。

菩提老祖一時之間,也拿他沒辦法。

兩人正在大戰,突然兩道人影從遠處躍來,三柄火劍衝天而起,狠狠地朝菩提老祖襲去。

見烈火劍陣出現,楊心怡非常激動,因為她知道,這代表葉雄沒死。

葉雄跟慕容如音及時趕到,落到楊心怡身邊。

「老婆,你怎麼進來了?」葉雄急道。

「老公,你沒事太好了,那個魔鬼說你出事了,我都快擔心死了。」楊心怡激動地說道。

慕容如音本來貼在葉雄身邊,不自覺地退出幾步。

「我不是跟你說過,你老公屬貓,有九條命,沒那麼容易死。」葉雄說完,目光落到菩提老祖身上,喝道:「菩提老祖,咱們把這筆舊賬好好算一算。」

三柄火劍氣勢大漲,一化三,三化九,頓時頭頂密密麻麻都是火劍。

這正是烈火劍陣第二層,劍影分身攻擊。

密密麻麻的劍影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朝菩提老祖攻去。

楊心怡冰菱跟著出手。

頓時滿天的火劍,冰劍,化成一張密不透風的攻擊天網,劈頭蓋腦朝菩提老祖擊去。

夫妻同時出手,彷彿心靈相同一樣,一冰一火,氣勢如虹。

菩提老祖身上濃出一鼓魔元,在面前化成一張黑盾,擋住自己身體。

一攻一守,雙方陷入攻防陣地。

葉雄跟楊心怡同時摧動元氣,頓時攻擊大增,魔盾被擊得連連後退。

「殿下,救我。」菩提老祖根本就防不住,急忙求救,

魔修殘魂一直都沒出手,這時候不得不出手。

他繞手到背上,將一把黑色的矛從脊背上抽出,黑矛迎風便漲,片刻就化成十幾米高的巨矛,狠狠地朝葉雄跟楊心怡掃落。

「老婆,小心。」

葉雄吃過黑色巨矛的虧,不敢硬撼,抓住楊心怡急退。

巨矛擊落地上,頓時地動山搖,腳下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看著這一擊之威,全場的人個個臉色巨變。

般若大師跟慕容如音同時落到葉雄身邊,四人聚在一起,虎視眈眈。

「這一戰,看來很不好打。」般若大師說。

「不好打也得打,咱們被困在這個秘境之中,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亡。」葉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