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番谷冬獅郎的眸子猛地收緊。

「跟這小子廢什麼話!」死神C

「就是,揍他一頓再說。」死神D

對於周圍想要置他於死地的死神,伊澤好像並不害怕。他揮開架在肩上的手臂,沒了支撐的身體一下子坐在地上。「你當我是朋友?當我是朋友,叫了這些人來侮辱我。呵呵,我們之間的事什麼時候變成了他們的事。你是擔心我逃,還是覺得自己下不了手,所以打算借用別人來懲治我。小獅,其實就算是你一個人來,我也不會還手。」

陽光照在每個人的身上,卻一點也不覺得溫暖。

「咳咳….」伊澤望著天空,可能是因為角度的關係,陽光沒有找到他這裡。街巷裡只有他們幾個,一個路人也沒有。他今天顯得很殘忍,先是逼哥哥說出自己心裡的感受,又戳破了小獅對他今生的一點情誼…..如今發泄過了,又覺得很沒意思。果然,到頭來一定要把人都得罪光,孤家寡人的離開這個世界嗎?

發了一陣呆,伊澤嘴角微翹,還是笑了出來。

「小獅,欠你的,我一定會做個交代。」

他的笑容卻令周圍的人一驚。

恰巧這時,伊澤略過圍住他的眾位死神,看到了自家哥哥的身影。而此時,所有的人也順著他的視線,發現了白哉。大家都停在那裡,不知怎麼辦好。

「哼,一群膽小鬼。」

還沒壓下的衝動,被伊澤一激,輕而易舉的爆發了。不知是誰,沖他揮了一拳,也不在乎白哉會不會發現。

拳頭的力道之大,夾帶著一陣風。

伊澤故意沒有躲開,毫無意外的中招。

「咳咳…..嘔….」本就是不堪一擊的身體,頓時被這一拳,完全的擊潰。伊澤彎下腰,開始拚命的咳嗽,日番谷冬獅郎和死神們全都怔住了,他們都覺得還沒有重到這個地步。

「咳咳咳咳……」呼吸好睏難……大灘的血液不斷從伊澤嘴中溢出,染紅了他胸前的白色襯袍……

伊澤艱難的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已經注意到這面的白哉,雖然他現在的情況很糟糕,不過他還是習慣性的挑起了唇角,朝白哉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視線開始漸漸模糊……伊澤彷彿可以聽見自己血液不斷流失的聲音……真是微妙,流了那麼血竟然一點也痛,還是說……他的身體狀況已經惡劣到感受不到疼痛的程度了……?

這樣也好。

迷迷糊糊之中,伊澤彷彿又看到了白哉冷峻的輪廓,只是這一次,這個男人似乎失去了以往的冷靜,那雙眸子里彷彿透露了深深的悲傷和憤怒。

「哥哥……咳咳……」

「不要說話,我馬上帶你去找卯之花烈,不會讓你死的。」伊澤感到自己彷彿被一雙溫暖的臂膀緊緊的抱住了,那灼熱的體溫就好象久遠的曾經……久到他還是個卑微的乞丐的時候……

「咳咳……沒用的……即使沒有他們……我也活不了多久……」伊澤覺得意識愈漸模糊,在黑暗即將籠罩他整個大腦的時候,伊澤緊緊抓住了白哉的手,就像小時候每次手拉手回家一樣,混合著血跡的精緻臉上緩緩揚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哥哥……咳咳……我還有最後一個……願望……你能……答應我嗎……?」

白哉收攏了緊抱著伊澤的手臂,他低下頭,銀白色的髮絲擋住了他的眼睛,讓人看不清楚他眼底真正的情緒。

站在一旁的死神和日番谷冬獅郎看到這裡,紛紛不忍的別過了頭,他們對於白哉的性格多少也有所了解,正因為這樣,他們才會更能感受到眼前畫面的衝擊力。

那個打了伊澤一拳的人,已經紅了眼眶。

白哉對外給人的印象一向是冷漠無情,難以琢磨,就算以前傳言他怎樣的寵愛伊澤,可是最近的冷淡,都讓人覺得他們的關係,也不過是對平常的兄弟。可是現在這個樣子,白哉對這個沒少給他添過麻煩的弟弟態度確實是特別的。

但是最後沒有想到的是……伊澤的身體會差到這樣。在場有心的死神,都覺得這件事里有很多蹊蹺的地方。可是,所有的死神都沒有提出來,畢竟,伊澤快死了。

日番谷冬獅郎絕對是和白哉一樣心痛的,雖然他對於伊澤還有些彆扭,但是此時還是有種內心悲涼的感覺。原來,他們一個個都要離開嗎?伊澤是不是早就算到…..他會死在自己的面前…..真是個殘忍的傢伙….

白哉把頭埋在伊澤的肩膀處,低沉中壓抑著強烈情緒的嗓音最終化作了堅定無比的一個字。

「好。」

伊澤聞言,在臉上最後扯出了一個安心的笑容,微弱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響了起來,「忘…..忘記我。」

黑暗在這一刻徹底侵襲了伊澤的神經,在雙眼失去焦距前的最後一秒,那張溢滿了鮮血的唇角輕輕勾起了一個極淺的弧度。

白哉抱著懷裡漸漸失去溫度的身體,依舊是低沉冰冷的眼眸,但是壓抑著某種暴烈般的感情。

伊澤,你是擔心哥哥耍賴嗎?這樣迫不及待的離開,連回答都不等他說出口。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劍術了——

就在boss葛蘭閃爍躲過銀光落刃的那一刻。

半空中的歐陽凡發動疾影手換成鈍器,口中念叨戳不死你老子也要震死你。

然而葛蘭的AI已經高到與玩家無異,只見歐陽凡即將戳中地面的那一刻,葛蘭竟又微微向後一跳。

雖然後跳的浮空時間只有短短的0.1秒,但已足夠躲過銀光落刃的衝擊波。

歐陽凡嘴角卻在此時詭異一笑,小娘皮,你還是太年輕。

只見即將戳中地面的歐陽凡竟再度用疾影手將鈍器換成太刀,下落速度也隨著負重的減輕而變慢。

葛蘭扭曲的俏臉上一陣詫異,后跳的身形卻無可避免地落地。

而歐陽凡此時的太刀幾乎已要戳中地面。

但歐陽凡還是在最後那一刻再度切換成了鈍器。

砰!

銀光落刃的衝擊波幾經曲折終於打出,將已經后跳落地的葛蘭成功擊飛。

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歐陽凡疾影手幾度切換武器,騙出葛蘭的后跳,最後終於是將葛蘭套路住。

歐陽凡也趁葛蘭浮空的那一秒欺身上去,疾影手換成裂創心靈之刃舞出玄奧的劍光。

里鬼劍術讓剛落地的葛蘭又是陷入僵直。

漬漬、漬漬……

四道刀刃割裂空氣的聲響傳出,卻遲遲沒有傳來第五聲。

原來歐陽凡終於在這一刻成功抓住了里鬼劍術每一刀之間的空隙,在那0.1秒的空隙之間切換武器將里鬼劍術打斷,同時補發劍出如蛇。

看上去很帥,實則只是為了多補一點微末傷害。

砍完劍出如蛇后,歐陽凡也基本無技能可用了。大多數技能都用在了之前的突進過程里。

最後一發劍斬將葛蘭劈退並在葛蘭倒飛間追加一發劍氣。

此時歐陽凡所有技能都已陷入了冷卻時間,只得開始撒腳丫子跑路。

等葛蘭終於從地上爬起準備反擊時,歐陽凡的技能也陸續開始轉好。

然後便是刀尖上跳舞地不斷重複剛才的打法。

上帝視角的襲人暖三人臉上神色各有不同,但都有一種震撼蘊藏其中。

這貨的打法看上去真的好猥瑣,但猥瑣之中又似乎夾雜著稍許的牛逼。

boss葛蘭冰環術與閃爍不斷施放,理應讓一切突進職業懷疑人生的她卻被歐陽凡賤得毫無還手之力。

終於,10%的血線到了,葛蘭凄厲尖叫著將自己身上的輕紗撕碎進入狂化狀態。

歐陽凡臉色一陣變換,這是他至今為止見過的狂化后最厲害的boss。

你個臭不要臉的居然一絲不掛,這讓男玩家怎麼打?

只怕眼珠子在boss那兇器上稍微停留一瞬便要被秒。

當下歐陽凡如老僧入定般目光沉靜似水。

騷年,眼光要放長遠點。

把她推倒了想瞄就瞄想舔就舔。但現在,不是時候。

葛蘭的大胸器沒有對歐陽凡造成絲毫影響,但狂化后免疫控制的設定卻讓歐陽凡一陣頭大。

之前的猥瑣打法已經行不通,當下歐陽凡只能靠著連突刺和五段斬在遠處不斷躲避boss技能。

然而刀尖上跳舞終究不是長久之計,稍一失誤便是前功盡棄。

神經反應越來越遲鈍,又一次被boss的暴風雪技能蹭到差點被秒。

他已經沒有選擇,必須剛正面的時候到了。

當下歐陽凡一發修羅邪光斬朝著boss葛蘭劈出,自己則是開啟疾風步緊跟在修羅邪光斬的巨大劍氣之後。

boss的火球術和連珠火彈皆被巨大劍氣所吞噬,修羅邪光斬便如同一面盾牌,將正面襲向歐陽凡的技能盡數擋掉,而他也剛好省下了連突刺和五段斬兩個技能,這是留著和boss拚命用的。

上帝視角中,萌妹、小強捏緊了小拳頭滿臉希冀。

襲人暖卻是望著那道血色劍氣搖了搖頭,想法是不錯,但boss的暴風雪技能是從頭頂攻擊,修羅邪光斬根本防不住。

果然,葛蘭見直線攻擊無果后,果斷便是5×5的暴風雪籠罩衝來的那道修羅邪光斬所在。

然而歐陽凡卻沒有用出五段斬逃命,似乎是反應不過來被秒掉了。

襲人暖三人也是喟然一嘆,堅挺了這麼長時間,結果要到高潮的時候你TM的射了。

人已涼,刀氣未散。

修羅邪光斬繼續朝著葛蘭斬來,葛蘭用閃爍輕鬆躲過,暴風雪籠罩處卻沒有看到歐陽凡的屍體。

不可能!

葛蘭瞬間撐大了雙眸,方才那一瞬明明沒有人影從中躥出,那個人不可能沒有死。

上帝視角的襲人暖也是微微一驚,隨即恍然大悟般望向天空,果然看到了那道頂著斗笠的身影。

原來剛才歐陽凡用演技成功騙過了包括三個隊友在內的所有人。

他先是用修羅邪光斬開路,然後開啟疾風步緊跟在修羅邪光斬之後,讓所有人都以為他是要借修羅邪光斬來突臉boss。

實則他在巨大劍氣完全擋住他身形之後便停下腳步駐足在了原地。

信以為真的boss直接用暴風雪技能轟擊修羅邪光斬後面的空地。

這時一直待在原地的歐陽凡又利用暴風雪阻擋boss空中視線的時候,發動銀光落刃躍向了空中。

是以包括boss在內的所有人都未曾發現歐陽凡其實已經到了高空。

上帝視角的襲人暖不再隱藏臉上的讚歎之色,好老辣的算計!如果歐陽凡生在古代的話,一定會是個出色的殺手。

空中的歐陽凡邪邪一笑,身形倒飛而下發動銀光落刃的後半段——落刃。

他沒有再切換鈍器,boss已將閃爍用來躲避修羅邪光斬。

而使用太刀時的銀光落刃與使用鈍器時的動作截然不同。

當下只見歐陽凡的身形自空中倒飛而下,手中太刀直指地面的boss咽喉。披風在舞動,太刀在嘶鳴,歐陽凡彷彿傳說中的劍仙一般,遠遠望去便如同人劍合一。

這招從天而降的劍法,在古時有一個赫赫威名——天外飛仙!

在小強幾人觀戰的注目中,歐陽凡如劍仙一般刺中boss咽喉。

葛蘭猙獰一嘯發動冰環術,卻被歐陽凡搶先一步連突刺拉遠距離躲過。

而後五段斬再度切入用完了所有防身技能的boss。

五段斬+里鬼劍術僵直+劍出如蛇+劍斬劈退。

最後歐陽凡單手撐地半跪身形,一發帥氣的劍氣帶走倒飛中boss的最後一絲氣血。

上帝視角的萌妹忽然一臉嚴肅地對襲人暖道:「老哥,或許你應該學學這貨的裝逼套路,那樣說不定就能娶到媳婦了。」

尋人暖床:「……」 ?.作為死神,死亡是個不可避免的詞,誰都知道大家的歸宿早晚都是這樣。可是,沒有人在平日里會想到愛笑愛鬧、喜歡往尸魂界跑給一幫小豆丁講些不知名的故事、總是會給自家惹麻煩、靈力超低的吊車尾、白哉的親弟弟會突然的死去。

總覺得誰都會死,可是那個笑得一臉沒心沒肺的小子會一直存在,一直給他們製造著不痛不癢的麻煩。雖然那小子有時候讓人恨得牙痒痒,但是最後,大家都會快快樂樂的繼續生活。

每個人都認為,那個少年應該是這樣……一直的陪著他們過下去。

除了幾個在外執行任務的死神之外,幾乎是所有的死神都參加了伊澤的葬禮。他的屍體並沒有被燒掉或是埋在地下,而是被白哉用一種特殊的方法保留了下來,擱置在朽木家的一處宅子里。

大家都不明白,白哉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在他們看來,這無非是白哉對自我無期限的折磨。死去的人就是永遠的離開,就算你留下他的身體,又能怎麼樣。每天看著他,守著他,可是他什麼都感覺不到,說不出口,再也不會對你笑,跟你撒嬌,活生生的表達出自己的想法,留下的也不過是自己束縛自己的籠子而已。

人可以不必為了死去的人而活,卻免不了要為活著的人而活。

白哉為什麼就是想不開呢?又或者……他是在懲罰自己,沒有對伊澤說出過真正的想法,而且在伊澤最後的日子裡,沒有好好的陪過他,哪怕是一個好臉色也沒給過。

那時,面對他的冷言冷語,伊澤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呢?

在葬禮上,卯之花烈把之前伊澤的身體狀況,全部告訴了白哉。她是希望藉此,可以減少白哉對日番谷東獅郎的施壓,可是白哉的臉色看起來似乎更加的暗沉了。

葬禮很短,白哉在整個過程中沒有說什麼,只是簡單的對來賓點頭致意。那個時候的白哉臉色比起以往還更冷上了好幾分,如果說以前不過是漠然的冷淡,不和人打交道。那麼這一次就是把憤怒悲痛壓抑到冰點的極寒。在家裡、執行任務時,沒有一個人敢觸白哉的霉頭,甚至是有多遠避多遠。而六番隊的隊員們就真正的悲劇了。

…………………………………………………………………………………………………………………………………………………………………….

朽木宅院。

白哉沉默的坐在他和伊澤常常呆在一起的屋子裡,手邊是一個燃燒著的火盆。盆中已經積了一層灰渣,還在嗞啦嗞啦的燒著,伴隨著一股嗆人的味道,嗆紅了白哉的眼角。

盆邊是一堆伊澤用過的東西,這是最後一堆。『雅*文*言*情*首*發』所有和伊澤有關的事物,全部都在這幾天被白哉燒個精光。

其實有很多更簡捷的方法來銷毀這些東西。但是,白哉卻選擇這樣一點一點的,看著它們被火焰慢慢地吞噬掉,就像伊澤從他的世界離開的太過突然,他要從另一個方式彌補回來一樣。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伊澤的屍體都被留下,卻要燒掉他用過的東西。白哉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如果他所在的屋子到處都是伊澤的物件,他會有種致命的窒息空虛感。煩躁的心悸會令他喪失所有的理智,只剩下心臟所在的位置,隱隱的沉悶的鈍痛。

作為朽木家的繼承人,白哉從小就被教育,要為家族的榮譽而生,要遵守靜靈庭的規則,要擔負起死神應盡的職責。他確實做到了,不管是家人,還是外人,提到朽木白哉,無疑是朽木家、靜靈庭的驕傲。

那個時候的他,內心也是認為,自己會背負著很沉的擔子生活下去。就算是父親去世,他也沒有覺得自己一個人挑起整個家族的大梁,是件多麼辛苦的事。反正一直做著的事,即使再累再苦,也有習慣的那一天。責任對他來說,早已融進自己的血肉里,成為了他生命里的一部分。

一念成婚! 可伊澤不同,他不需要承擔什麼,他只要做自己喜歡的、想做的就好。所以,在他失去靈力面臨死亡的時候,他選擇了讓伊澤獨立起來,習慣沒有他的生活。可他不是個好哥哥,不知道怎樣才能讓伊澤學會獨立,只好冷言冷語的對待……從未離開過他的保護的弟弟。

直到伊澤真正死在他面前的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一直離不開,沒有習慣獨立的那個人……是他自己。白哉用手輕輕抵著心臟的部位,或許正是因為他自己欺騙了自己,所以最後才會失去伊澤。讓自己連脫離悔恨的理由,都找不到。。

一直認為規則會是自己處理一切事物的原則,可是現在,他第一次覺得事實與人生所設定的判斷相悖。

當所有的東西都燒毀后,日光已經淹沒於暗沉的黑夜中,冗長的寂靜瀰漫在空氣之中,月色漸漸朦朧,白哉沒有開燈,黑暗的空間里,只有月光和孤影。

白哉慢慢闔上了眼睛,靜謐的沉寂在一瞬間虜獲了他所有的思緒,那是一片黑暗的世界,無聲,無息,墨汁般濃稠的幾乎快要窒息。忽然間,暗色的空間有了些微的光芒,那是一個少年的笑容,總是習慣性的唇角微揚,完全一副沒有良心的樣子,暗金色的眸子會發出亮亮的調皮的光芒,但是卻始終一直盤旋在他的腦海之中。

「哥哥。」

白哉無聲地攥緊拳頭,冰冷的眼神,眸底微揚些許柔和的波光。

忽然間,他想到了什麼。起身走了出去。

剛踏出門口,就發現院子里站著一個男孩。他低著頭,髮絲完全遮住了臉頰,看不清表情。他靜靜地站在石台邊,沒有和主人見面的打算。如果不是月色明亮,白哉的眼神明晰,不會有人發現他。

在白哉看到男孩的同時,眼神便冷了下來。犀利的目光彷彿一把利刃,恨不得戳穿男孩的心臟。

「出去。」白哉的眼底冰冷一片。

日番谷東獅郎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已經在心底責罵過自己無數遍,也知道此刻再來這裡,只會惹白哉發怒。可是,腳不聽指揮的就向這裡移動。

「白哉大哥,我只想在這裡待一會,一會我就走。」

白哉寒冰般的視線掃射著日番谷東獅郎。

「我和伊澤是朋友,他…..我只是想送送他。」

「不必。」白哉冷冷的說「在他死去的下一秒,你和他就沒有任何關係。殺、人、凶、手。」

後面的一句話,白哉說的極慢。他可以很明顯的看到,日番谷東獅郎臉上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僵硬。不知為何,心裡隱隱生出一絲快感。

「白…….」

男孩還想說什麼,被白哉無情地截斷。殘忍到不留餘地的話語,用低沉的嗓音說出「你在這裡,他不會安息。」

男孩的身影一顫,他愣愣地看向地面,眼底一片空洞,像是被攝走了靈魂。半晌,他勉強挪動腳步,強迫自己,一步一晃地離開院子。

白哉的視線轉向石台下的空地上,樹影婆娑,形影相弔。他慢慢走過去,在一處蹲下。修長的手指伸向土地,毫不猶豫地將泥土翻了出來。

每一次翻土,都像是用盡了氣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