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呢,老師。」唐舞麟恭敬的說道。

「到校門口來一下。」慕辰道。

「好,我馬上來。」唐舞麟向身邊的娜兒道:「慕辰老師來了,我去見見他,你回內院吧。」

「哦。」娜兒有些不情願的答應一聲。

唐舞麟飛也似的跑了,直奔學院大門方向而去。

「你跟他不可能的。」正在這時,一個聲音在娜兒耳邊響起,她猛的回過身來,只見不遠處,古月正站在那裡,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娜兒右手一按石台,騰身而起,站定在石台上。

「怎麼就不可能了?你知道什麼是喜歡嗎?」娜兒憤怒的說道。

古月只是默默地看著她,不說話。

娜兒的情緒漸漸平復了,恨恨的瞪了古月一眼,轉身飛躍而起,一頭銀髮在空中飄揚,轉瞬間消失不見。

直到她遠離而去,古月才喃喃的自言自語道:「我知道什麼是喜歡嗎?」

唐舞麟飛快的跑到史萊克學院外院大門外,他的眼神立刻變得驚訝起來,學院門外,不只是慕辰在,慕辰身邊,還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震華。

震華看到他,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唐舞麟趕忙跑過去,恭敬行禮,「老師,師伯。」

慕辰微笑道:「這麼快就出來了。本來以為你還要一會兒呢。」

唐舞麟呵呵一笑,「您們怎麼來了?有事的話,叫我過去就是了。」

慕辰道:「走後門的事,還是不要在協會比較好。」

「走後門?」唐舞麟疑惑的看著老師。

慕辰的目光則看向旁邊的震華,震華微微一笑,「我們這次來,是帶一件東西給你的。」一邊說著,他把右手伸出,張開了手掌。

在他掌心之中,赫然有一枚徽章,徽章是白底色,上面有六顆紫色星星閃爍著高貴的光澤。

「這是……」唐舞麟驚訝的看著震華,「師伯,可是我還沒有達到六級的層次啊!」

震華微微一笑,「其實,按道理說,你早就夠六級了,唯一不夠的只是魂力修為罷了。一旦魂力達到,那麼,有靈金屬靈鍛對你來說不會有太多的難度,你的積累足夠深厚。你馬上要去星羅大陸一年,一年內你的修為肯定會突破到四十級,那麼,在這之前,這枚徽章就先給你了。等你歸來的時候,必然已經是實至名歸的六級鍛造師。」

慕辰道:「拿著吧,這是你師伯親手為你做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聲音中分明有著幾分酸味兒,他也不得不承認,在鍛造方面,自己和震華還是有著很大差距的,畢竟,人家是一代神匠啊!

「謝謝師伯,謝謝老師。」唐舞麟也不客氣,把徽章接了過來。能讓鍛造師協會會長親自給自己走後門,提前授予六級鍛造師徽章,這絕對是史無前例了吧。

震華沉聲道:「此行注意安全,早日突破魂力修為。你的基礎很紮實,但魂力提升還是有點慢了。 寵婚撩心:老公不準戒掉愛 等你這次從星羅大陸回來之後,如果魂力修鍊速度還上不去的話,我們會幫你想想辦法。」

傲妻難寵 「謝謝師伯。」唐舞麟自然明白他說的辦法是什麼。但在他內心之中,還是希望能夠憑藉自己的努力來提升魂力。

這一年來,他雖然魂力提升非常緩慢,但積累下來,他對魂力的感受,甚至是對藍銀草武魂的感悟明顯隨著修鍊加深了許多。

如果是通過天材地寶來提升自身修為的話,一定不會有這麼好的效果。

震華面帶微笑的看著唐舞麟,道:「這次你前往星羅大陸,估計會有些驚喜的。」

「驚喜?是什麼?」唐舞麟好奇的問道。

震華神秘的道:「既然是驚喜,怎麼能提前告訴你呢?等去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唐舞麟求助似的看向慕辰,慕辰也是一臉微笑,卻向他搖了搖頭。

「好了,我們走了。助你此行一路平安。」震華向唐舞麟揮了揮手,師兄弟二人轉身而去。

—————————————

求月票、推薦票。 目送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唐舞麟苦苦思索,卻怎麼也想不出他們所說的驚喜會是什麼。

難道說,在星羅大陸還有什麼我認識的人不成?不可能啊!那可是星羅大陸。

帶著滿腦子莫名其妙,唐舞麟卻沒有直接返回學院,就要離開了,他還要去唐門一趟。

他現在是唐門內堂斗魂堂的白級鬥士,要遠離宗門這麼久,總要彙報一下。

自從加入斗魂堂,他得到的修鍊資源著實不少,唐門也從來沒有給他分派過什麼任務。在向宗門出售鍛造金屬的時候,還有額外的貢獻點加成,可以說是只獲得好處卻一直都沒什麼付出。這次要離開這麼久,總要向宗門報備一下。

輕車熟路的來到唐門,唐舞麟直接找到了斗魂堂堂主郭蕭絮。

「嗯,你要去星羅大陸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在那邊多看少說,注意安全,平安回來。」郭蕭絮面帶微笑的說道。

「你白級鬥士的徽章記得帶著。」一邊說著,郭蕭絮從懷中摸出一封信遞給唐舞麟,「遠離斗羅大陸,魂導通訊是無法聯繫上我們的。這封信你帶到星羅大陸星羅城唐門分部,交給那裡的負責人,如果有什麼需要,也可以向他們求助。」

「啊?」唐舞麟呆了一下,「堂主,您是說,在星羅大陸也有咱們唐門的人?」

郭蕭絮微微一笑,「你說呢?不只是星羅大陸有,天斗大陸也一樣有。而且不只是我們,傳靈塔比我們覆蓋的更廣泛。有些組織,並不是大陸就能阻擋的。當然,史萊克學院除外。學院是不願意向外擴張罷了。」

他眼含深意的看著唐舞麟,道:「你還小,出去走走挺好的,開闊一下視野。你比同齡人性格要沉穩,記住遇事要冷靜。你的斗魂堂徽章背面有按鈕別忘了,一旦遇到危險,立刻按下,只要你周邊有同門,都會立刻前往救援。」

「是。」郭蕭絮不提醒,唐舞麟還真的有些忘記了,自己這白級鬥士徽章還有這個功效。

出了唐門,唐舞麟抬頭望天,今天的天氣一般,有點陰沉沉的。

希望這次星羅大陸之行能有些收穫吧,唐舞麟長出口氣。

本來按照他的計劃,自己應該是在前往星羅大陸之前突破到四十級,擁有第二魂靈,擁有第四魂環。鍛造師提升到六級。

但現在只有鍛造師達到了,還是走後門。他心中多少有點鬱悶。

斗鎧方面,葉星瀾現在只差三塊斗鎧就能完成她自己的全身斗鎧了,其他人都還是一塊。對此唐舞麟倒是沒什麼怨言,一旦葉星瀾成為了一字斗鎧師,那麼,她在鍛造時的把握性和速度都將很大程度提升。夥伴們成為一字斗鎧師自然不在話下。有靈合金他都已經給大家準備好了,哪怕是在星羅大陸,也可以繼續製作斗鎧。

拿出魂導通訊器,唐舞麟撥通了古月的號碼。

「怎麼了?」古月的聲音傳來。

「古月,你能弄到升靈台的入場券嗎?中級升靈台的。」唐舞麟問道。

古月道:「應該可以。你想幹什麼?」

唐舞麟道:「最近一直在刻苦修鍊,也沒什麼成果,我想去發泄一下。反正走之前也到不了四十級了。活動活動筋骨好了。」

「你在哪?」古月問。

「在唐門總部這邊呢。」

古月道:「那你等我,我來找你,然後咱們一起去。」

唐舞麟笑道:「靠譜。」

時間不長,一輛魂導計程車停在唐舞麟面前,古月朝著唐舞麟招了招手,唐舞麟走過去,鑽進車內。

魂導計程車平穩啟動,向傳靈塔總部方向行進。

「你也跟我一起進升靈台嗎?」唐舞麟好奇的問道。

古月點了點頭。

「好啊!」唐舞麟笑道,一邊笑著,他很自然的握住了古月的手。

古月卻像是觸電似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

「怎麼了?」唐舞麟愣了一下,他們平時經常會有一些身體接觸,但古月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過。此時他才發現,古月的情緒似乎和平時有些不同,眼神中多了幾分冷漠。

「男女授受不親,你自重。」古月淡淡的說道。

唐舞麟有些摸不著頭腦,「那你主動拉我手的時候,你怎麼不這麼說。」

古月臉色僵了一下,扭頭看向窗外,不理他。

唐舞麟撓了撓頭,女人心、海底針,這真不是說說啊!這莫名其妙的,算咋回事啊!

他也沒吭聲,魂導汽車出了史萊克內城,著實是開了好一會兒,才抵達傳靈塔總部。

一路上,古月都再沒和唐舞麟說話,唐舞麟也沒有主動開口去討沒趣。

古月主動付了車錢,下了計程車,她率先向傳靈塔總部走去,唐舞麟趕忙跟上。

憑藉著自己的徽章,古月帶著他進入總部。

來到史萊克城這麼久了,一直在學院修鍊,唐舞麟還真沒來過這邊的升靈台,今天也算是突發奇想了。當年還在東海城的時候,他們的實戰能力就是憑藉升靈台練出來的。

傳靈塔總部的升靈台在後方,兩人換了兩趟電梯,才終於到了地方。

超級海島大亨 古月帶著唐舞麟通過兩道關卡來到一個金屬房間之中,熟悉的屏幕、熟悉的密封艙呈現在他們面前。

「幫我們進入中級升靈台。」古月向房間中的工作人員說道。

「好的。」工作人員也不多問,只是有些好奇的看了唐舞麟一眼。

唐舞麟向古月低聲問道:「進入這裡的中級升靈台要多少錢?」

古月瞥了他一眼,沒吭聲,徑自走到一個密封艙鑽了進去。

唐舞麟眉頭微皺,這是怎麼了今天,自己好像沒得罪她啊!早知道這樣,就不來升靈台了。別彆扭扭的,在裡面估計也配合不好,能堅持多久就難說了。

不過來都來了,總要進去發泄一下。

鑽進密封艙。密封艙閉合。各種儀器掃描開始。

唐舞麟閉上雙眼,他現在的身體能力可比當初剛從東海城來的時候不知道強了多少倍。伴隨著能量波動傳來,眩暈感迅速出現,足足持續了一分鐘之久,唐舞麟只覺得身體一輕,已經呼吸到了清晰的空氣。

進來了。

睜開雙眸,他一眼就看到身邊不遠處的古月。周圍是茂密的大森林。

和當初他們在東海城進入升靈台時,似乎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唐舞麟上前幾步,來到古月身邊,同時目光謹慎的觀察著四周。雖然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來過升靈台了,但警惕性可沒有半點降低。

這裡隨時都有可能面對巨大的危機,一切都要謹慎小心才行。

古月站在他身後,默默的看著身前身材挺拔的少年,眼神略微有些迷惘。

半年來,唐舞麟的身材又長高了一些,肩膀寬闊,相貌也越發英俊了。已經有了幾分青年的模樣。

近十五歲的唐舞麟,此時身高已經有接近一米八了,除了臉上還有些稚氣之外,外表已經和成人沒什麼差別。

作為一年級一班的班長,個人實力強大,又長得如此英俊。一年級、二年級喜歡他的人可著實不在少數。只是唐舞麟自己卻有些茫然不知,每天都忙碌在修鍊和鍛造之間,根本就沒什麼接觸人的工夫。

古月甚至覺得,連舞絲朵看唐舞麟的目光都有些異樣。

我真的不懂什麼是喜歡嗎?

「你發生么楞啊?你今天這是怎麼了?」唐舞麟一扭頭,看到古月居然沒有跟上自己的腳步,站在原地沒動,不禁有些急了。

先前她情緒不對就算了,這裡可是中級升靈台,隨時都有可能面臨危險的。魂獸可不會因為他們失神而手下留情。

古月沒吭聲,默默的走到他身邊。

「你沒事吧?」唐舞麟再次問道,但這次語氣中卻沒有責怪,只有關切。他甚至還抬起手嘗試著去觸摸她的額頭。

「我沒事。」古月輕推開他的手。

唐舞麟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這才重新轉過身,繼續向前行進。 他和古月都是靈海境的精神力,精神感知非常強,至少直徑百米範圍內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會第一時間感受到。

古月一抬手,兩團青光附著在二人身上,令他們的身體變得輕盈起來。

唐舞麟感受到她似乎恢復了正常,這才放鬆幾分。

「如果計算到明天早上的話,我們大約有十五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在升靈台內闖蕩,咱們加快點速度吧。到深處去看看。」

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普通魂獸是不足以威脅到他們的。唐舞麟這次進來沒想過要讓自己的魂環升靈多少,主要是為了找一些強大的魂獸發泄一下。

精神力聯繫著身邊的植物,他的感知頓時隨之增強了許多。在專屬修鍊地苦修這半年多,魂力雖然提升速度不太理想,但唐舞麟和植物之間的聯繫明顯變得緊密了許多。他更能讓自己融入到藍銀草的感覺之中,去感受著遠方的一切。

遠遠的,一點淡淡的光芒在空氣中閃耀,唐舞麟迅速靠近,一步跨出就已經騰越而起。

那一點光芒瞬間收縮,須臾遠離。

「好像是只小鳥。」唐舞麟從空中落下,向古月說道。

對於弱小的魂獸,他並沒有獵殺的心思。當下加快腳步,繼續深入。

突然間,前方傳來低沉的轟鳴聲,聲音宛如悶雷一般,但卻似乎是在較為遙遠的地方。

唐舞麟單膝跪倒,將自己的耳朵緊貼在地面上的藍銀草之上,默默凝神感受。

恐懼,他感受到的是遠處藍銀草傳來的恐懼情緒。

「似乎是獸群。我們先上樹。」唐舞麟毫不猶豫的向身邊的古月說道。

他快步來到古月身邊,右手探出,托在古月腋下,帶著她猛然縱躍而起。藉助鬼影迷蹤步,腳尖在樹榦上一點,帶著她再次借力,就已經登上了一根粗壯的樹枝。

古月倚靠在樹榦上,唐舞麟伸手抓住更高處的樹枝穩定住自己的身體。

「聽這聲音的變化,似乎是朝著咱們這邊來的。規模不小啊!」唐舞麟眉頭微皺。這種低沉的悶響,首先應該是獸群,其次,應該是體積相當龐大的魂獸才對。否則無法發出這麼劇烈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