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景山一驚,心道這個莫尋風果然不簡單,隔著這麼遠的距離,魂力居然還能覆蓋過去,而且更是認出了騰家人耳朵中的塞的是什麼!這份眼力絕對不凡。

尋風一點也不著急,拿出來了算盤,一邊兒撥弄著,一邊喃喃自語。

「這紫金毒蝙蝠的毛皮雖然有毒,但是淬鍊一下很容易祛除,若是完整的毛皮應該能賣三萬靈石;還有那些爪子,湮沒之後可以入葯,能值個一萬靈石;妖核留著修鍊用,暫時就不出手了,這尖牙也要留著給青石玄陣當子彈……」

「這麼算的話,一隻大概能掙四五萬靈石,這四百多隻,加起來將近千萬靈石啊,發財了發財了……再也不愁靈氣不足了!若是能達到兩千萬靈石,就應該可以驅動那個法陣了,恩恩。不錯!哈哈哈……」

聽到尋風打了一針算盤之後就開始暗自發笑。眾人都是一頭冷汗,聽尋風這話裡面的意思,就好像四百多隻妖獸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啊!」


「啊!」


這個時候,東邊終於傳來了騰家那些家丁的慘叫聲。果不其然,騰家在成功捉住了第一隻紫金毒蝙蝠之後,在試圖抓第二隻的時候出現了問題,這兩隻紫金毒蝙蝠一起掙扎,同時張開大嘴發出了聲波攻擊!

這兩隻紫金毒蝙蝠皆是以自身為中心向外發出聲波,而尤其以它們兩個中間的這個位置威力最為強大!偏偏這些騰家家丁大部分都是站在了這個空間之中。

騰家放的陷阱都是城鎮的建築,這一鬧不要緊,這個範圍的建築直接塌陷了下去。尤其是最慘的那個茶樓,正好位於兩隻紫金毒蝙蝠的中間。

這茶樓本來就是木質的建築,在這樣的聲波中自動「顫抖」起來,振幅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這茶樓的木料、磚瓦直接被這這種巨幅震動給完全摧毀!因為這種震動屬於共鳴,而且從到內是一陣產生震動的,破壞力自然驚人。

不消一會兒,這茶樓直接完全塌陷,化作了一木料、石料混雜的碎屑。

而脆弱的人體在這樣的攻擊下還能好了?

這騰家的二十幾個家丁幾乎都是當成身亡,而且那場景極為恐怖,他們也是被「震碎」的,最後直接化成了一灘血肉。幾人都是看得也是心驚肉跳,倒是即墨雪花依舊怡然自得的樣子。

「是時候用我的殺手鐧了!」尋風對身後的幾人說道,「各位最好將用真氣將自己的聽覺暫時封住。我這一嗓子雖然沒有那聲波攻擊這麼厲害,但是虎嘯山林的效果還是有的。」

尋風又向前踏出一步,單手指著那大片大片的紫金毒蝙蝠,用盡全力吼了一聲震天吼道:「老子在這兒!」

這五個大字瞬間席捲全城,如同一聲巨大的爆炸,全城的人都清楚的聽得一清二楚。

這一嗓子顯然對那些蝙蝠是一種強烈的刺激,尋風甚至特意用涅槃玄氣增加了這一聲震天吼的威力。全部的紫金毒蝙蝠嘶叫著從各自的位置沖向了這城主府。

卯景天和劉老頭都是大驚失色,都是運轉了全部的真氣做好了防禦。

「該你了,丫頭。」尋風對著即墨雪花眨了一下眼,「準備好了么?」

有個王爺非要娶我

尋風摸了摸即墨雪花的包子頭,「乖」,旋即摟住即墨雪花的小腰,然後猛然一個發力,將小丫頭直接扔向了那群鋪天蓋地向著這邊飛來的紫金毒蝙蝠。

曠世凌天鏡·牢獄!

只見即墨雪花額頭忽然一輛,天空中立即出現了一個立方體的鏡面,幾乎將整個北炎城的天空籠罩了起來。這些紫金毒蝙蝠幾乎全部被這立方體籠罩住,從這個鏡面分進去,就會隨機從另一個鏡面飛出來。但是無論它們如何飛,都飛不出這個立方體。

「幾乎」就代表著不是全部。還有三隻紫金毒蝙蝠僥倖逃離了這曠世凌天鏡的空間牢獄。

它們已經將即墨雪花圍住,而且張開大嘴,對準即墨雪花便發出了聲波攻擊! 「我還告訴你!這錦州……還真沒誰能奈何得了我!即便此刻將你丟入錦江餵魚,我也能安然無恙,你信不信?」

宋明鳳艱難得咽了咽口水,滿眼驚恐!

宋喬安是個狠角色,她是知道的!若真的惹怒她,自己一定在劫難逃。

眼下只能示弱,先保住了命再報仇!

她臉上的戾氣瞬間消失,可憐兮兮地點著頭。

宋喬安放開了她,宋明鳳深深吸了幾口氣,再不敢說什麼狠話,只弱弱問道:「我們……可以走了嗎?」

宋喬安本沒有想過真要她的命,只嚇嚇她而已。

轉身去櫃檯拿出五兩銀子扔在地上,「給你相公看郎中!從今以後,不準出現在我面前,不然,別怪我心狠手辣!」

宋明鳳忍著一口氣,將銀子撿起來,扶起痛苦呻吟的張桓卿,回頭看了一眼宋喬安,出了鋪子……

不遠處,白墨看著張桓卿兩人出了食為天,又看了一眼鋪子里的情況,輕笑一聲:「還真是有趣!」

「公子,那咱們還進去嗎?」杜衡問道。


「回府!」

……

宋喬安嘆口氣,坐下來。抬眼卻見慕瑾夜笑著盯著她看。

「你看什麼?」

慕瑾夜笑著坐到她旁邊,「沒想到你也有發狠的時候!」

「我這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宋喬安倒也謙虛,「只不過,我猜這宋明鳳應該不會善罷甘休!定要去官府鬧一場!」

「那正好!」慕瑾夜無所謂的笑笑,「再鬧一場,張桓卿的前途,恐怕也沒了!」

「看來你還是沒有趕盡殺絕!」宋喬安打趣道:「你也沒想象中那麼冷血嘛!」

「那那看你了!」慕瑾夜輕描淡寫道:「你若想讓他死,他便活不了!」

「算了!留著他的命吧!這次那兩人應該得到教訓了!」

宋喬安並不想將事情鬧大,雖然慕瑾夜的確能擺平,但她不想給他惹麻煩。況且,張桓卿和宋明鳳並不是什麼十惡不赦之人。給點教訓也就是了!

「走吧!回去了!」慕瑾夜起身拉住她的手。

「幹什麼?」

「我餓了!給我做飯!」

「不行!這客人都要來了!我不能走!」宋喬安忙往後退。

「是客人重要還是我重要?」

「額……」宋喬安猶豫了片刻,「客人!」

「……」

……

「三郎!你好些了嗎?」

宋明鳳端著葯進來。

「沒事!」張桓卿做起來,咳嗽了兩聲。

「這還沒事?」宋明鳳放下藥碗,給他拍著背。

「大夫不都說了嗎?沒有大礙!」張桓卿靠在床上,眼神有些飄忽。

「哼!」宋明鳳卻並不打算咽下這口氣,「我一定要讓宋喬安那賤人付出代價!」

「你就別鬧了!」張桓卿虛弱道:「如今她再不是那個安寧村的宋喬安了,你若是再找她麻煩,你我恐怕都性命不保!」

宋明鳳一時有些懵,「三郎,你這是什麼意思?就算你護著她,也沒必要說的真的嚴重!」

「你知道什麼?」張桓卿神色凝重,嘆口氣,「那個見『阿夜』的,不是一般人!咱們惹不起!」

「哼!不就一個傻……」說到這,宋明鳳改口道:「就算他有些本事,總不能大過知府老爺去!等你將來中了狀元,有個一官半職,還將他放在眼裡?」

張桓卿一臉擔憂,「恐怕他的身份,沒那麼簡單!總之,別怪我沒提醒你,不可再去找安娘麻煩,你找死不要緊,別拖我下水!」

宋明鳳見他這般嚴肅,倒真有些顧慮。

「好,我明白了!」

……

八月初九到十五,是三年一次的秋闈。連考三場,中途不能出考場。

宋應一走,鋪子里略略有些人手不足。雖然宋喬安早就計劃招一些夥計備用,卻遲遲找不到合適的。

加之天氣漸涼,千味源居那邊也差不多可以開業了!

她將這段時間的辣椒收集起來,竟有一大袋。還有些掛在枝頭,不過已經沒有之前那般蔥鬱,冬天來時,定要枯萎的。

而在城東那塊地里,宋喬安已經撒下了一塊地的種子,如今已長到幾寸長。

如今越來越冷,一定要涌大棚才行,還得人工授粉。

大棚的材料,還是之前她計劃的,總韌性強的紙,兩面刷上桐油。

她找做傘的工匠問過,一尺要價半兩,那塊地得有兩百餘尺,這就得一百多兩!

雖然造價貴,但宋喬安願意嘗試!若是成功了,她便可以種植藥材,以供日後鋪子里製作葯膳所需。

這生意……終究是要往高端發展的。

八月十五是中秋,又是收穫的季節,古代的人對這個節日是很看重的。

街上也比平日熱鬧,除了賣各種瓜果蔬菜,點心小吃,還有個大肥美的螃蟹!

今日過節,人們大多在家團圓,鋪子里沒什麼食客。索性宋喬安便給他們放一天假,一起過節。

宋喬安見那螃蟹不錯,也買了幾斤,正想回去,遇上了陳大寶。

只見陳大寶氣喘吁吁道:「姑娘,原來你在這!」

「怎麼了?」宋喬安問。

「倒也沒什麼!只是爺讓我來告訴你,今日中秋佳節,讓您務必早回!」

「哦!知道了!」宋喬安答著,「我將這螃蟹給他們送去就回!」

「好!」陳大寶又囑咐了幾句才離開。

宋喬安隨後又買了這魚肉蔬菜和水果點心,還有給每個人的禮物,這才來到千味源居後院。


今日是鄉試最後一場,宋應應該晚些時候才能回來。

宋喬安放下大包小包,也等不得他回來問他考的如何,便又回了暢意園。

此刻,天色有些暗了,暢意園裡掛上了各色花燈,看著頗有些節日的氣氛。

園中金桂飄香,哪裡都聞得到。

慕瑾夜還在沐浴更衣,只見滿桌的菜肴也已置辦齊備。

「怎麼沒有月餅?」宋喬安掃視了一圈,「這沒有月餅怎麼過節?」

月見回道:「做點心的廚子家中有事,前兩日便走了!」

「這樣啊!」宋喬安撅著嘴,月餅寓意著團團圓圓,古人應該更為重視才對,

況且,她不想和慕瑾夜過的第一個中秋就是不圓滿的。

「月見!來幫忙!」 劉老頭一見即墨雪花危險,先人一步將真氣祭出,凝聚成三道岩石利箭,從地面上行爆射而起,刺向那三隻攻擊即墨雪花的紫金毒蝙蝠。

不等那三根以岩石化成的箭矢趕到,卻見天空之中忽然形成了三道驚雷,已然將那三隻紫金毒蝙蝠轟了個外焦里嫩。

「好快!」劉老頭對著鄔依禕一拱手,「想不到姑娘修為雖然不高,但是反應速度和對雷屬性的攻擊手法卻比我還要快上幾分。」

鄔依禕回禮笑道:「前輩過獎了。」

卯景天嘆息了一聲,心中悲苦。現在這年輕人是一個比一個有妖孽啊。我真的老了。

尋風見到那三隻紫金毒蝙蝠從空中冒著煙落了下來,又被劉老頭的岩石刺中,頓時怒道:「你們兩個瞎打個毛!一下子浪費了老子十多萬靈石!」


劉老頭怒道:「區區幾個妖獸,能和雪花的安危相比么?你若是這麼待她,我又如何放心讓你帶她去遊歷天下?」

尋風瞟了一眼劉老頭,指了指在漂浮在天空玩得正開心的小丫頭,反問道:「她是什麼人你不知道么?我敢說,現在給你一個時辰做準備,全力攻擊她,也傷不到她一根寒毛。」

劉老頭大驚道:「難道!這就是……曠世凌天鏡?」

尋風點了點頭,說道:「這曠世凌天鏡乃是空間掌控之神器,現在雪花已經與那一半的曠世凌天鏡化為一體。除非你的攻擊達到了破壞空間的程度,否則也只會和那些紫金毒蝙蝠一樣,穿透過去。」

劉老頭說道:「可是那曠世凌天鏡明明已經破碎,根本無法使用了才是!」

尋風對著劉老頭揚了揚眉毛,道:「老子給修好了。」

「你會修神器?別忽悠我了!縱然那夢瓏仙子,恐怕也沒這個本事!」劉老頭原本對尋風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聽到尋風說道這裡,是真的不信了。

「你不是我,你怎麼知道我不會修呢?」尋風聽到劉老頭又提及了夢瓏仙,怒道,「以後不要在我面前提及這個名字!否則……」

「你敢威脅我?」劉老頭沒有一皺,「否則會怎麼樣?」

尋風冷冷一笑,對劉老頭只說了兩個字——

「你猜!」

劉老頭直接被噎了回去。

……

即墨雪花將這些四百多隻紫金毒蝙蝠給收了起來。

曠世凌天鏡在縮小之後,就如同一個魚缸,這紫金毒蝙蝠都在鏡子裡面游來游去,什麼時候用到,則取出來幾隻剝皮抽筋,煉化妖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