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眼中煞氣閃現,柳晉成看著夏肘被氣笑道:「你一個小家族之子,也配與本少爺說身份?」

「信不信本少爺一句話,就能夠讓你們夏族從磨西城抹除?」柳晉成厲喝一句,隨即對著守衛隊長命令道:「還愣著做什麼?把他們全都打出去,廢五肢以儆效尤!」

「二少爺,這……」

守衛隊長臉色一變,這讓自己出手,那不是上去送死嗎?

「行了,嘰嘰歪歪的!」夏肘直接往前一踏,看著柳晉成譏諷道,「難道你敢搶了我的煉丹爐鼎,就不敢與我比丹?」

「搶?哈哈哈!」柳晉成忽然大笑,卻是指著夏肘,神色狂傲道:「本少爺是何等的身份,還需要搶你的東西?」

「干!這竟然是一個智障!」夏肘聽了就咒罵一聲,隨即也不理會柳晉成那要被氣炸的樣子,目光落在柳晉成身後的那一群煉丹師身上,大聲道:「誰是劉流笛?」

站在柳晉成的身後,當聽到來人就是夏肘的時候,三流上品級的煉丹師劉流笛頓時就眉頭皺起。

今天早上購買煉丹爐鼎的時候,他也是在場,自然是清楚他如今使用的四獸鼎,原本已經是被夏肘買走。

只是他背靠柳家,本身又身為一位三流上品級的煉丹師,自然也是不懼夏肘,甚至看著夏肘的目光,都隱隱透著冷芒!

此刻聽到夏肘的大喊,一眾煉丹師的目光都落在了劉流笛的身上,目光有些驚訝地道:「他竟然想找劉丹師比丹?」

「劉丹師可是三流上品級的煉丹師,他一個不大的小子,竟然想要找劉丹師比丹,這不是在找虐嗎?」

「沒聽見嗎?這小子是因為被搶了煉丹爐鼎,這才找上門的,或許他根本就不清楚劉丹師的煉丹境界!」

「劉丹師的煉丹術之強,在我們之中都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就是我都只能夠仰視而已,這小子太狂妄了!」

一眾丹師,除了另外的兩位三流上品級煉丹師之外,其餘的都借著這一次機會須溜地拍著劉流笛的馬屁,阿諛奉承。

「哼。」劉流笛聽著,腦袋微揚,心中也甚是得意,也就往前踏了一步,神色睥睨地盯著夏肘:「我就是!」

而聽到一眾丹師的話,旁邊的眾人都震驚了,忍不住紛紛議論。

「不是吧!這夏肘,他竟然要與三流上品級的煉丹師比丹?」

「輸定了!如果他只是挑戰三流下品級的煉丹師,那麼說不得他還有一絲的機會能夠勝出。可是挑戰三流上品級丹師?呵呵,絕對涼了!」

追妻交響曲 「有機會?有個屁機會哦!我看他,只怕是煉丹都不會!」 「都踏馬閉嘴!」

聽到這麼多人嘰嘰歪歪,夏肘頓時就一聲暴喝,狂暴的氣息散發,冷冷地盯著四周的人:「我沒說要跟你們比丹,你們嘰嘰歪歪個毛線?有意見?」

「有意見也給我憋著!說句不客氣的,我要比丹管你們屁事!吃飽了撐的,在這裡亂七八糟的扯?」

「一個個滿嘴炮!真以為自己牛嗶了?你以為你誰呀?」

「都踏馬給我滾!」

夏肘已經忍他們很久了,如果不是因為這裡是柳氏丹樓,如果不是接下來還要進行比丹,他早就動刀了。

轟!

一股衝天的刀意從夏肘的體內爆發,直接被他鎮壓向四周的人群。

而感受到夏肘身上突然爆發的殺機,那些人都是臉色蒼白,身體哆嗦了一下,紛紛朝著門外逃竄而去。

「這傢伙就是一個魔頭!!!」

這一刻,無數人的心裡,都是有著這麼一個念頭,無法散去。

狂妃駕到:妖孽夫君靠邊站 而夏肘那渾身血煞狂暴氣息的魔影,就讓他們不由得心生恐懼!

「夠了!小夥子,收起你的氣息吧,你的比丹挑戰,我們柳家應了!」這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道威嚴之音。

隨即大門外的人群被驅趕開來,只見一名滿目威嚴的中年男子,緩步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名靚麗少女。

「爹!你來了!」看到中年男子,原本被夏肘震懾的柳晉成,頓時就大喜,連忙就迎了上去。

這中年男子,正是柳家的家主,淬體境九重的強者柳凌山!

啪!

然而面對著柳晉成的迎接,柳凌山卻是想都沒有想,直接一掌扇了上去,面無表情的:「你做的好事!!!」

「爹!」柳晉成直接被打蒙了,站在一旁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這時候,靚麗少女也是看著柳晉成,微微搖頭嘆息道:「二哥,你這目中無人的性子,也該改一改了。」

說著,靚麗少女就隨著柳凌山,越過了柳晉成,來到了夏肘的身前。

靚麗少女,也就是柳家的三小姐,出了名的天才煉丹師柳若藍,此刻就有些好奇地看著夏肘:「你就是傳聞之中,下市夏族的天驕武者,夏肘少爺?」

夏肘瞥了柳若藍一眼,這柳家三小姐容貌說不上傾國傾城,但是也是有著一股清新靚麗的感覺。

不過夏肘也只是淡然地看了眼,隨即平靜點頭:「嗯。」

柳若藍見狀心裡卻是有些驚奇,面對著自己這等柳家嫡系,甚至就是面對著柳家家主,這人竟然還能夠如此平靜。

「你確定要挑戰劉丹師嗎?他可是一位三流上品級煉丹師。」柳若藍善意提醒道。

然而夏肘還是平靜點頭:「嗯。」

柳若藍:「……」

「行了!既然你確實要挑戰劉丹師,那我柳凌山就替他給你應下了!」柳凌山大手一揮,但話音一轉,卻是道:「不過你當眾挑釁我們柳家,如果你輸了,我只要你為我們柳家效力三年!」

「這個要求不過分吧?」柳凌山目光微微凝聚,一股威勢漸漸從他的身上匯聚,被他壓下了夏肘。

「輸?不存在的!」夏肘絲毫不為所動,不過腦海里靈光一現,卻是朝著柳凌山眼皮子一掀道,「既然如此,那我要是贏了,你們柳氏丹樓就閉門半個月!」

「閉樓半個月?」柳凌山聞言,眼睛頓時就眯了起來,別有深意地看著夏肘,卻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好一會兒,柳凌山才緩緩點頭:「好,不過這需要簽訂契約文紙。」

「當然。」夏肘點頭同意,他也怕這個老傢伙耍賴呢,雖然說契約文紙沒什麼神秘的力量作用,但是卻能夠站得住腳!

這樣哪怕事情最終鬧大了,他們面對著城主府,面對著帝國王國的勢力,也是可以站在占理的一方。

很快,雙方就簽訂了契約文紙。

柳凌山揮手吩咐守衛:「去,在門外給我搭建一個高台。」

夏肘眼珠子一動,也是沒有阻止。

如此,一會兒之後,在柳氏丹樓的大門外,一座三丈高的大型高台就搭建起來,上面布置有兩個放置藥材的架子。

這麼大的動靜,四周都是引得了無數的行人駐足圍觀,議論紛紛。

而這時候,夏肘和劉流笛,也分別登上了這高調至極的高台。

在雙方就位之後,柳凌山就緩緩地朝著一眾人,大聲道:「比丹自有比丹的規矩,現在,你們雙方各自說出一種丹藥,然後就在這高台之上,把這兩種丹藥各自煉製出一爐來!」

「這次比丹的結果,就以這兩爐丹藥的最終價值來決定!」

柳凌山說的這個規矩,也是煉丹師界最常見的比丹規矩。

其實也就是讓兩人,分別煉製出一爐自身擅長的,以及對方所擅長的丹藥,最終以所有丹藥的價值比高下。

由此,既可以考驗煉丹師的真正實力,也可以相對公平。

夏肘眉頭輕挑,也沒有多想,直接就選擇了三流上品級的道藏丹,這個丹藥的價值在三流上品級之中,也是頂級的。

而劉流笛,則是嘴角微揚,傲然地看著夏肘道:「我選擇三元丹!」

說著,又怕夏肘不懂,繼續道:「三元丹,乃是柳家特有的一種三流上品級丹藥,對於淬體的效果,更甚於道藏丹。」

夏肘聽著就皺眉,正想說他不知道三元丹的丹藥丹方,一旁的柳凌山,就已經看著夏肘道:「三元丹的丹藥丹方,我可以做主讓你觀看,但是以後沒有我柳家的允許,你不得外傳,也不得煉製此丹出售!」

說完,柳凌山就掏出了一張丹方,遞給了夏肘,嘴角微微上揚。

這三元丹可是他們柳家特有的,柳凌山可以肯定夏肘沒有煉製過一次,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開爐煉丹到底能不能煉製成功,估計都是一個問題!

而夏肘挑選的道藏丹呢?

這個丹藥可以說所有的三流上品級煉丹師都會煉製,流傳度太廣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想要贏?!

做夢吧!!!

柳凌山和劉流笛心裡都在冷笑,而一旁的柳若藍則是微微搖頭嘆息,從一開始,她就不看好這一場比試。

柳家這麼多年來的底蘊,又豈是夏肘這麼一個小家族之子可比擬的! 夏肘接過丹藥丹方一看,臉上面無表情的,但心裡卻是一喜,這三元丹對於淬體境的效果比起道藏丹更好。

雖然說以後不能用於出售,但是也可以在夏府用啊,賺了賺了。

這白白得來的一個意外之喜,讓夏肘心情都愉快了不少。

沒過多久,煉製這兩種丹藥的藥材,被柳氏丹樓的侍應送來,在經過雙方的一番檢查之後,柳凌山宣布比丹開始。

鳳霸天下:拒做帝王寵 「時間為半個時辰,煉製兩種丹藥的藥材材料,你們也都只有一份,所以一旦煉丹失敗,那可就沒有了。」

「比丹,現在開始!」

聽到柳凌山的聲音,夏肘微微聳肩,而劉流笛這時候卻是沖著他,不屑笑道:「小子,我看你還是認輸算了吧,硬撐著有什麼用呢?最終還不是會輸!」

劉流笛自然不是吃飽了撐的,來找夏肘彰顯一下自己的逼格。

這煉丹的過程中,心境也是很重要的,比丹比丹,比的不只是煉丹,這心境也是其中的一個重點。

所以劉流笛才想要出言,來擾亂夏肘煉丹的心境。

然而對於劉流笛的陰損招數,夏肘卻是不屑一顧,在柳凌山宣布比丹開始之後,就已經專心處理藥材。

咻咻咻!

一道道殘影翻飛,夏肘的手法,相比於今天早上,更顯自然和流暢了。

而看到這一幕,劉流笛的瞳孔微縮,原本有些輕視的心,也漸漸地重視起來:「這手法,不簡單啊!」

「不過,聽說這小子家裡就是一個藥材商,有著這樣處理藥材的手法也是不出奇,他想要贏我,不可能的!」

劉流笛想著,也穩定下心神,開始專心處理自己的兩份藥材。

他雖然說性子還有點傲,但是這煉丹的基本功,他還是非常嫻熟的,一雙手處理起藥材來,手法也是非常的快。

在台下,柳凌山和柳若藍目光不動,但是在看到夏肘目前的表現,他們的眼色,也是有些驚訝的。

身為內行人,他們自然是能夠從夏肘的手法,看出一些門道來。

時間漸漸過去。

很快,夏肘率先處理好了藥材,就開始處理柳氏丹樓專門準備的煉丹爐鼎,點燃赤色琉璃木火,準備煉製道藏丹。

「五十年生的獸血紅山參,一株。」

「八十年生的青晶棗子,兩個。」

「六十年生的黃地草根,一根。」

「五十年生的……」

體內血氣運轉,夏肘控制著煉丹爐鼎內的火焰溫度,開始熟練地一種又一種投放煉製道藏丹的藥材。

轟!

當所有的藥材都投放進去之後,夏肘頓時就揮手蓋上爐鼎的蓋子,同時瞬間加大了赤色琉璃木火的溫度。

而當一縷葯香從爐鼎內傳出的時候,夏肘神色一振,連忙開始降低赤色琉璃木火的溫度,每一步都精準地把控。

這煉丹的步驟一步接著一步,如果其中有著一步做差了,那麼勢必就會影響到最後的凝丹效果。

所以,每一步都馬虎不得!

嗡!

當煉丹爐鼎傳來一陣輕微的震動之後,一股極其濃郁的葯香,就從煉丹爐鼎之內散出,讓人不禁神色大振。

「道藏丹,成了!」

夏肘眼神中神芒煜煜生輝,露出了強烈的自信光芒,隨即揮手,在眾人矚目的情況下,打開了爐鼎的蓋子。

「煉製成功了?」柳凌山和柳若藍見狀,臉色都是微微一變,看向夏肘的目光,都變得越來越凝重起來。

夏肘既然能夠成功煉製出道藏丹,那可就足以說明,他也是一名,貨真價實的三流上品級的煉丹師!

再一聯想到夏肘那強悍的的武道實力,以及不過十六的年歲!

哪怕是柳凌山和柳若藍見多識廣,心裡也不禁為夏肘驚呼一聲天驕妖孽!

十六年歲!

三流上品級煉丹師!

橫掃下市的恐怖實力!

這三樣分開來說,那麼對於柳家也算不得什麼,可是如果合在一起,那麼這樣的人物,柳家也不得不側目而視!

「嘶!」這時候,忽然一道道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響徹,就彷彿是,他們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柳凌山和柳若藍回神,目光也是落在了夏肘打開的煉丹爐鼎內,瞬間,兩人的瞳孔驟然縮小,臉上震驚顯露。

「凝丹數,九枚!!!」

也在這時候,劉流笛的煉丹,同樣是煉製成功結束了。

而當他打開煉丹爐鼎的蓋子,看到裡面六枚青藍琉璃的丹藥之時,不禁高興得大笑了起來,臉上滿是得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