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能在國際空間站里工作的科學家,都是相關領域的頂尖專家。

他們現在也算是弄明白了,這個在空間站外敲門而入的傢伙不是什麼外星人,而是一個標標準準的人類。只不過,這個人類有些特殊,就和神奇四俠一樣擁有很強大的超能力。

科學家嘛,自然都是一群好奇心很重很重的好奇寶寶了,他們極為感興趣地把王焱拉了過去,開始各種問東問西。

「你和神奇四俠誰厲害?」

「呃……那是電影作品里的人物,不好比較。」王焱一臉無奈地說,「不過你們米國超盾局,也有很多厲害的人物。譬如剛才和我通話的黃金獅子劍奧古斯特,實力也不錯,就是比我差一點。」

與此同時。

超盾局指揮部中,顯示器上正直播著王焱和科學家們的接觸。

「噗!」奧古斯特直接一口老血噴出,臉色有些鐵青道,「他憑什麼這麼說?就算是他也晉陞了A級,就自以為一定比我厲害嗎?」

奧古斯特生出了一股衝動,想要衝上去和那二貨較量較量,憑什麼這麼說?憑什麼啊?

更暈的是詹姆斯局長了,這二貨小子憑什麼倒處幫超盾局宣傳啊?感情不用他擦屁股,什麼事情都無所謂。一時間,詹姆斯局長覺得自己遲早會被炎尊師徒倆個給坑死。

……

「小王小王,你說我們要是也暴露在太陽風中,會不會變得和神奇四俠一樣厲害?」

「喂喂,大家都是科學家啊。要相信科學,不能亂來。」王焱也是被這些瘋狂的科學家們嚇了一跳,急忙勸道,「眾所周知,基因突變中絕大多數突變都是有害突變,千萬別冒險啊。」

王焱倒是明白了這些空間站中的科學家,為什麼對神奇四俠那麼感興趣了。好像記得影視作品中的神奇四俠,也是在空間站中被太陽風暴侵害,隨後基因突變成為超能者的。

「唉,你說得對,真是太可惜了。」科學家們紛紛情緒低落地惋惜說,「我們也想和你一樣,不穿太空服就能在外面活動。」

「大家別急嘛,現在的科學發展是很快的。」王焱「好心」的安慰說,「據我所知,你們米國現在在基因研究成果上達到很高的水準了,最近又獲得了很多相關資料。說不定再過一二十年,你們就能在安全的前提下接受基因藥劑的注射,成為超能者了。」

「真的嗎?這真是太好了,我這就給總統發郵件,提前排隊申請……」

與此同時,休斯頓指揮中心中也是一片混亂,他們紛紛叫嚷著也要和總統發郵件……

……

詹姆斯局長很惆悵地點了支雪茄,表情有些生無可戀的模樣。坑,這小子還能更坑一點嗎?咱們超盾局的一些機密,也被他這麼當眾抖了出來。

最讓他無可奈何的是,這王焱壓根就不是超盾局的人,不用接受保密條例的約束。

「叮鈴鈴」

詹姆斯局長的電話響了,拿起一看,果然是總統打來的。他無奈地接聽了電話說:「總統閣下,您開除我吧,這活沒法幹了!」

……

兩分鐘后,之前那個科學家丹尼斯拿了個筆記本電腦,又飄飛了過來說:「王先生,王先生。咱們總統閣下要和您視頻通話。」

「總統?」

王焱眼睛一眯,拿過筆記本瞅了一眼。唔,上面果然是米國總統。然後,王焱揮了揮手用英文說道:「總統閣下,能和你視頻通話,真是我的榮幸。」

「你好啊,王焱先生。」米國總統一臉和藹地打招呼說,「在國際空間站玩得開心不?」

「還不錯,科學家們都很友善。」王焱點頭說,「我的企鵝也覺得這裡不錯,有空氣,可以來回漂浮。」

「呵呵,開心就好。」米國總統笑著說,「要有什麼招待不周的地方,請儘管和我說。」

「招待地挺好,他們剛才還請我品嘗了太空食物。」王焱也是一臉笑容地說,「所以,我也回請他們喝了一些酒。但是要說問題嗎,的確是有一些。你們那個超盾局,憑啥發射火箭導彈炸我?要不是我機靈,跑得快,被正面打中的話我不死也得重傷。」

不死也得重傷?米國總統也是一滴冷汗,這傢伙絕對是之小怪物。他剛想開口之際,王焱突然臉色一板著說:「總統閣下,我可是華夏國非局的人。你們這麼干,是想挑釁我們國非局嗎?是想引發兩國的戰爭嗎?」

戰爭!?

突如其來的話,讓米國總統都有些懵了。

與此同時,超盾局的詹姆斯,以及空中指揮中心內的炮叔,也都瞬間傻眼了。

尤其是炮叔,一拍額頭哭笑不得地說:「這臭小子絕對是誠心的,他反正就是破罐子破摔,不嫌事大。」

「這個,炮叔啊。你去和王焱賠禮道歉一下吧。」光明教皇也是一臉苦逼說,「再給他鬧下去,第三次世界大戰都快要爆發了。」

…… 這麼快就打聽到自己的背景了?怪不得進來的時候沒有再提不讓自己帶阿靚來上班的事,周念念驚訝的挑了挑眉。

她來這裡實習的確是老師推薦的,周念念抿了抿嘴,孟文斌這麼迫不及待的將她與老師聯繫在一起。

她下午若是選不好主題,指不定孟文斌要怎麼諷刺她呢。

孟文斌說完又指了下吳萱和楊嘉銳,「這第一期報紙,首先得把版面定下來,你們倆下午商量一下,把版面定下來。」

「下午三點,咱們開會討論。」

中午吃飯的時候,周念念去了報社的職工食堂。

楊嘉銳打了飯坐在了周念念的對面,一臉關切的問:「小周,你想好第一期報紙用什麼主題了嗎?」

周念念夾起一口醋放多了的炒白菜,看了楊嘉銳一眼,「你想好怎麼排版了嗎?」

楊嘉銳頓時也滿面愁容了。

「時間緊,任務重啊,沒想到上來就讓咱們打硬仗。」

幽幽的茉莉花香水味飄了過來,吳萱將飯盒往楊嘉銳旁邊一放,興匆匆的問:「你們說什麼呢?這麼開心。」

周念念……

她哪隻眼睛看到他們那麼開心了。

「你能不能往旁邊坐坐?」楊嘉銳皺著眉頭看了吳萱一眼。

吳萱嫵媚的撩了下大波浪頭髮,笑嘻嘻的吐出兩個字:「不能!」

楊嘉銳一陣氣悶。

「主編說了讓咱們一起討論版面設計,我離你遠點,咱們還怎麼討論啊?」吳萱理直氣壯的說。

楊嘉銳皺眉,「現在是吃飯時間,工作的事情下午再談。」

吳萱笑嘻嘻的眨了眨眼睛,「我這個人積極嘛,吃飯工作兩不誤。」

周念念一邊欣賞著吳萱調戲楊嘉銳,一邊心不在焉的想著主題的事情。

楊嘉銳說不過吳萱,只能化悲憤為食慾,悶著頭猛吃,三兩下吃完了飯,對周念念道:「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說罷看也不看吳萱一眼,轉身就走了,速度快的好像背後有狼追一樣。

吳萱撇撇嘴,「純情的男孩,這麼不禁逗啊,國外的男人遇到我這樣的,哪個不是兩眼放光。」

「你去過國外?」周念念訝異的挑了下眉。

吳萱點頭,「嗯,準確的說,我是在國外長大的,我前年才跟著我爸媽從M國回來。」

原來在國外長大的,怪不得吳萱說話行事都頗為開放。

不過她看得出來,吳萱對楊嘉銳只是單純的開玩笑,喜歡逗弄他而已。

「國外的律師很多吧?」她一邊吃一邊和吳萱閑聊。

吳萱點點頭,「嗯,那裡的律師,法官工作很忙碌的,因為他們總是有很多被需要的地方,比如公民要維護自己的權益,比如企業要維護自己的利益等。」

兩個人邊吃邊聊,對於第一期報紙的選題,周念念大概有了一些想法。

下午三點,孟文斌叫了三人圍在一起討論。

先聽楊嘉銳和吳萱講了版面設計的想法,初步定下了格式,孟文斌才看向周念念,「第一期的主題你想好了嗎?」

周念念道:「咱們是新創建的報紙,我的想法是圍繞咱們報紙創辦的宗旨制定一系列主題,每期一個主題,有目的性的進行宣導,才能達到水滴石穿的目的。」

「另外,咱們可以和電視台,檢察院,法院等這些地方聯合起來,定期做一些宣傳活動,也可以定期向他們約案件類的稿子…..」

周念念將自己的想法娓娓道來。

她剛開口的時候,孟文斌起初是皺著眉頭,有些心不在焉的。

但聽了幾句,他漸漸坐直了身子,聽的十分他投入。

「主編,你覺得我的這個想法如何?」周念念講完了,見孟文斌獃獃的看著自己,便又問了一遍。

孟文斌推了下眼睛,皺了下眉頭,「說了半天都是些空話,大話,這些想法我也想過,可是我要的是主題,這一期的主題。」

「就你剛才說的,你說的那個….那個案件什麼實時?」

「案件實時跟蹤報道。」周念念重複了一遍。

「對,就是這個。」

周念念以為他沒有理解,又解釋了一遍:「嗯,這個呢就相當於連載,比如現在有一件大眾比較關心的案子,我們可以像電視台那樣跟進它的進度,然後每一期報紙留出一個模塊來進行報道。」

「同時根據這個案子涉及到的法律知識,咱們可以請專業認識來進行分析。」

孟文斌哼了一聲,「你說得簡單,你知不知道你輕飄飄的一句話,得讓多少單位配合?」

他說著拍了拍桌子,「你以為檢察院,法院這些單位是我們開的,你想讓人家配合,人家就配合?」

「那是要向上級申請的,知不知道?」

孟文斌擺擺手,「別想那些遠的,空的,不切實際的,我要的是主題,這期報紙的主題!」

「可是,主編,我覺得只要我們……」周念念試著解釋自己的想法,卻被孟文斌不悅的打斷。

「快要下班了,我只要主題,你那些假大空的想法,留著自己回去慢慢想。」

「咱們的報紙是周刊性質,一個星期就得出一張,時間緊急,我哪裡有時間聽你說這些。」

周念念不悅的抿了抿嘴,覺得自己用心想了一下午,勞動成果沒有得到尊重。

她是真的覺得自己的方案可行。

「主編,我覺得小周的想法挺不錯的,不如我們討論一下,萬一要是做成了呢。」楊嘉銳幫著周念念爭取。

吳萱也附和,「是啊,主編,有困難我們一起解決嘛。」

孟文斌冷笑,「一起解決?說的好聽,等到上面批評處分的時候,你們誰能站出來替我扛?」

「我是主編,還是你們是主編?」

「我們時間緊,任務重,不是應該先解決當前的問題嗎?」

楊嘉銳和吳萱看孟文斌大有越說越生氣的架勢,只能先住了嘴。

孟文斌黑沉著臉睨了周念念一眼,「還關老的關門弟子呢,關老平時就是這麼教你的?」

周念念臉色倏然沉了下來。

看來孟文斌對她意見不小,動不動就將老師掛在嘴邊。

她可以容忍孟文斌批評自己,畢竟他是自己的上司,但她不能容忍他動不動就去批評自己的老師。 ……

「我給他道歉?」炮叔瞪著眼睛,「我說小菲菲,你這腦門子是不是被門夾了?我可是他師傅啊,我跟他道歉?再說了,你沒看到他上次是怎麼對付我的?我估計沒有個十年八載,瑤妃是不可能原諒我的。總之,這一次一定得好好振作振作師威。」

「那我可不管啊,米國總統向來出了名的強勢,這是他們國家基因決定的總統性格。」光明教皇咳嗽了兩聲,正色地警告說。

「沒事,就讓那小子吃點苦頭也好。」炮叔一臉無所謂地說,「先讓那小子攪和兩下吧,實在不行,我再讓老韓出面。」

光明教皇分析的不錯,米國總統的笑臉收了起來,嚴肅道:「王焱,我們沒有挑釁華夏國非局的意思,導彈轟擊的事情,我跟你道個歉。但是我們米國人民崇尚自由,並不畏懼戰爭。」

「喲,那意思是說我也可以那顆導彈來轟你一下,然後你和道個歉了?」王焱也是頗為強勢,不滿地冷哼了一聲說。

「小子,你別胡攪蠻纏,那導彈是你師傅炎尊讓我轟的,說是什麼檢驗全球聯盟的統一指揮系統。」同一頻道中,詹姆斯局長忍不住插嘴說。

「局長大人,你說話講講理好不好?」王焱橫了一眼過去說,「被轟的是我,不是你好不好?要不,你站到衛星上,也讓我轟一發,我們兩個就扯平了。」

詹姆斯局長臉都黑了,老子和你這小怪物能一樣嗎?

「不過,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王焱強勢之後,話鋒一轉道,「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再多追究也是意義不大。但是合理的補償總要的吧?」

米國總統的臉色舒緩了起來,笑著說:「這件事情是我們的指揮系統出現漏洞,我們也不想多推諉,這樣吧,我們補償你一千萬美金,就當替你壓驚了。」

「總統閣下您是開玩笑的吧?米國是世界上實力最強的國家,隨便拔根毫毛下來,都比我大腿粗。區區一千萬美金,實在太過丟份了吧?」王焱說。

一旁的科學家們都傻眼了,他們見過膽大妄為的人,卻沒有見過膽大妄為到敢威脅米國總統的人。而且明明總統都要給他賠錢了,他竟然還嫌少?

「小王,情況是這樣的,我們國家的每一分錢的支出都是透明的。」米國總統無奈地說,「這筆錢也只能從超盾局的外務酬勞中出,這樣吧,回頭我讓人做一份清理太空垃圾的預算,這活就承包給你幹了。」

「對對,這個好。」眾位科學家眼睛一亮,紛紛表示贊同,「太空垃圾實在太多了,我們居住在太空中感覺到很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冒出一大塊垃圾,把空間站打個對穿。這個好,這個好。」

王焱一暈,好什麼好啊?明明是賠款,卻變成了工程承包款。而且從理論上來說,還是垃圾清潔工……這米國總統當得,可真夠操心的。

「小王啊,總統說得沒錯,我們的賬目都是非常透明的。如果給你賠款打得太高,恐怕到時候議會就會找麻煩了。」詹姆斯呵呵著說,「你也知道,全世界能幹你這種活的多了去。這樣吧,我們先給你五千萬美金的預付款,咱們按照工作量來計算酬勞。你放心,保管叫你吃不了虧。」

在眾位科學家殷切期盼的眼神中,王焱摸了摸鼻子,無奈地說:「行了行了,就當我是為全人類做貢獻了。不過這價格要是不讓我滿意,就別怪我秋後算賬啊。」

其實說穿了,王焱也不過是想鬧騰鬧騰,給對面警個醒兒,免得他們以為自己好欺負。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早點回華海市,完成炮叔的任務。

說實在的,這一次出國離家已經很久了。外面風景秀美,卻還是家裡舒服。而且和父母分別也是很久了,他也想早點回去看看。

既然米國總統和超盾局局長都再三向自己低頭了,王焱也不想再多計較此事。

「小王,多謝你啊,以後我們待在太空里就安全多了。」

「小王啊,以後歡迎你隨時來國際空間站玩。」

那些空間站中的科學家,大多都是個性簡單分明,專註於研究的人員,他們真心是非常感謝王焱。開始拽著王焱,體驗各種太空中的有趣生活。

幾乎是與此同時。

米國總統和超盾局局長互相對話道。

「其實,這小夥子的個性還不錯。」

「總統閣下,我倒是覺得很多科學家並不排斥超能者,如今目前地球危機頻現,我個人建議可以讓一些性格不錯的超能者嘗試著加入太空探索任務中。相信你你也看到了,超能者在執行太空任務中,比普通人強了很多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