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家媒體的評論區都十分熱鬧,但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嘲笑抹黑君九的內容。

而本就搖擺不定的粉絲更是看著這幾張圖漸漸寒了心,他們不想相信,可是這些照片卻是逼得他們不得不信。

一直持續到傍晚時分,事情爆出了大半天,君九本人卻始終沒有站出來回應,這讓許多粉絲已經默認了事情的真實性,君九龐大的v博關注粉絲在一點一點的往下掉,雖然只是九牛一毛,但確實是在減少。

君九的老粉們依舊在戰鬥著,安撫著那些不安的粉絲,卻收效甚微。

就在老粉們疲憊不堪,黑粉們揮著正義的大旗即將要迎接勝利的時候,有人悄悄的發了一條v博。

陸蔓:我所認識的君九,他善良而美好,憑著他的本事明明可以活的自由而瀟洒,卻偏偏選擇了一條最難的路,他對你們的寵愛讓我都心生嫉妒,我想告訴你們,你們的偶像很優秀,他值得世間所有,有時候真相不是在你眼裡,而是在你心裡。[視頻]

事實上,陸蔓早就看到了v博上的這些輿論,只不過她一直在等待,因為她知道有太多人眼紅君九了,只要她一旦有任何的負面消息,那些人必然會前仆後繼的中傷她。

果然她等到了後手,這才選擇了一個恰當的時機公開了她手上拿到的視頻。

一開始大家只是單純的以為陸蔓是作為君九的朋友在為她說話,可是在看了視頻之後卻紛紛握緊了自己的手機,在評論區打下了一行又一行的字之後,又全部刪掉,最後乾脆將手機鎖屏閉上了眼睛。

可是腦中浮現的卻依然是陸蔓放出的監控視頻的錄像,鼻子發酸,眼淚在眼眶中打著轉。

「一千零一個,一個都不能少!」

「我們以為的微不足道,卻可能是一些人的整個世界。」

「我要把這些東西都帶回去。」

他們看著君九走出來后看到散落一地的千紙鶴,面上是一閃而逝的驚愕與難過;

他們看著君九彎下身,一隻一隻將地上的千紙鶴撿起來,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盒子里,卻沒有把這份小心給自己,尖銳的玻璃碎片劃破了她的手,也刺痛了無數粉絲的心;

他們看著他們視若神祗的偶像,蹲在垃圾桶旁,面不改色的將一隻只千紙鶴從裡面翻找出來,每找出一隻,他們的心都跟著被撕扯了一下。

視頻結束在君九身體一晃即將要倒地的一瞬間,無數粉絲的心就那樣懸在半空,他們想要表達自己的關心,可又想起自己在五分鐘之前還是那樣一副猜忌的嘴臉,就覺得自己真特么的噁心。

最後,解鎖屏幕,只在評論區打下了三個字,「我不配」。

陸蔓說的沒錯,君上是那樣善良而美好的人,她給予了他們所有的溫柔,可換來的卻是他們一次又一次的質疑與不信任。

到得現在,他們哪裡還有臉說出那句喜歡?他們已經失去了可以做她粉絲的資格。

那些因為不信任之前取消關注的粉絲又重新關注了君九,卻是再也不敢靠近,在發了那三個字之後就選擇默默觀望,他們還會繼續支持她,做一個小小透明的粉絲。

而那些本來就堅信君九是冤枉的人在看了視頻后更是心疼的不得了,一個個在評論區扯著嗓子哀嚎。

「嗷嗷嗷!我真情實感的哭了!我的君上啊!不值得啊!那千紙鶴沒了我們再送你一個就好了,你不要難過,我們看著心都快疼死了嗚嗚嗚!」

「君上你還好嗎?這視頻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好像君上都要跌倒了!我看君上的臉色好憔悴!這視頻時間是今天早上,可是昨天生日會結束都十二點了,君上這是一夜都沒有回去嗎?」

「那個送千紙鶴的妹紙你看到了嗎?!這就是你喜歡的人吶!你還有什麼理由不相信他?!嗚嗚嗚!君上你還好嗎?我們好擔心你!之前有些粉絲不懂事說的那些話你千萬不要放到心裡去,你要相信我們是愛你的!」

他們是真的心疼,恨不得一個個都跪到君九的面前去磕頭謝罪求得她的原諒,只希望她不要再為他們難過了。

而那個他們口中的千紙鶴女孩,在正在自己的房間里哭得稀里嘩啦。

「麗娜,你怎麼了?是誰欺負你了?我這就給你去出氣去!」

威爾伯爵看著自己女兒哭成這個樣子十分震驚,他太了解自己的女兒了,從小到大一向獨立自強,再難都沒有流過一滴眼淚,這得多大的事情才能讓她這麼難過?

「不用你管,我自己會處理。」

聽到自己父親的聲音,麗娜抹去了眼淚重新振作起來,打開自己的v博界面打出了一段話。

「我為我之前動搖的態度向君上道歉,我送的禮物何德何能能夠得到君上這樣的鄭重相待?陸蔓說得對,讓君上受傷是我的罪過,十個百個瓶子也比不上君上的一根手指頭!從今天起,君上就是我的全世界。」

發完這些話,麗娜心裡才總算是好過了些,同時撥出了一通電話。

「喂?我需要你幫我查一件事情。」麗娜此時的表情與剛才判若兩人,眉宇間全是冷意,說出的話更是肅殺,「查出來是誰之後,我要他身敗名裂,生不如死!」

在陸蔓站出來說話之後,相繼有不少娛樂圈的藝人都開始站出來為君九說話,很多都是曾經合作過的,由此可見君九的人品不錯,不然誰也不會願意主動淌這趟渾水的。

緊接著很多導演也發了聲明。

王俞:我導了一輩子的戲了,向來都是戲比天大,能夠走到今天這個位置完完全全是因為自己的堅持,從來沒有人能夠勉強我選一個我不喜歡的演員,選擇君九,只是因為他有這個本事。

盛平:謙遜、溫雅、成熟,很難在這個年紀的藝人身上看到這些品質,當初並不是我選擇了君九,而是君九選擇了我、幫我救場,這份情我永遠記得。

姜毅:這些年也不是沒遇到潛規則,如果君九算是潛規則塞進的話,那我倒希望這種質量的潛規則藝人多來幾個,我照單全收!

前面幾個導演的發聲都很正常,粉絲們看著也很激動,有種自己也被表揚了的感覺,直到——

釗翔:君九那麼凶,誰敢潛規則他?

粉絲:???

你踏馬的再說一遍?

繼這麼多人發聲之後,作為君九的經紀人,翊文也總算是有了動靜。

翊文:謝先生的是君九的老闆,也是我的老闆,還是整個世傳的老闆,大概君九唯一的罪過就是機緣巧合之下和老闆做了鄰居,清者自清。[圖片]

翊文最後放的一張圖片,是在世紀傳媒年終晚宴上和各位高層的一張合照,他本人極少會出面,就連這張照片都還是兩三年前的了,但是就從謝其琛的站位以及周圍的人眾星捧月的姿勢看來,也能猜到他的地位。

所以說,這位才是世紀傳媒幕後的真正大老闆嗎?

既然是老闆,那性質就有些不同了,高管雖然聽著好聽,但是說白了也就是一個高級的打工者,可是老闆不一樣啊!那肯定是最心繫公司的發展前景的,那麼對自家最當紅的藝人多一點關心也正常,且翊文也說了是鄰居,那自然感情還要比老闆和下屬更加親近些。

粉絲們心裡唯一的一點疙瘩也被抹平,甚至還有人因為謝其琛長相出眾的容貌yy兩人,美其名曰:與其讓君上以後和一個女人在一起,我突然覺得現在的畫面也挺養眼的。

這話一出,頓時引起無數粉絲的附議。

喧鬧了一天的v博風波總算是漸漸平息下去,翊文輕輕的吐出一口氣,突然感覺有點冷,方覺自己的後背已經出了一身冷汗。

他坐在君九家客廳里的沙發上,目光有些擔憂的看向了書房。

大清早他就收到了君九失蹤的消息,急的他到處找人,好不容易知道她平安無事後還沒來得及喘一口氣,就又看到網上鋪天蓋地的負面新聞,連忙趕到她家怕她出什麼事情,結果就看到這位正主忙著把粉絲的禮物安置到書房,忙的手機都沒看一眼,這才鬆了一口氣。

只不過一口氣沒松完,就看到了從屋內洗手間里走出來的謝其琛,頓時連最後一絲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

網上說的其實一點錯都沒有,這兩個人之間除了不是潛規則,其他都對。

好不容易等到謝其琛離開一會兒,翊文坐在沙發上死等著君九,準備等她出來好好聊聊,卻是半天都沒有等到人出來。

眼看著天就要黑了,翊文只得主動走到房門口敲門。

「君九,我能進去嗎?」

門裡沒有人回答,翊文在敲了一遍后依舊得到這樣的結果之後怕君九出什麼事情,果斷地推開了房門。

窗戶旁邊的窗帘被人拉開,風吹動著紗簾將落日的光暈遮掩的若隱若現,君九就躺在床邊的一個躺椅上安睡著,精緻的面龐在光線中明明暗暗,長如蝶翼的睫毛下,覆蓋著一層淡淡的青影,顯然是許久都沒有休息好了。

看到這樣的君九,翊文突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就連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輕了幾分。

她已經太久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

翊文打量了一眼她的書房,就發現裡面放的全部都是粉絲的禮物,除了這次的,以往他給帶過來的大大小小屬於粉絲寄到公司的禮物也被她妥善的收了起來。

他心念一動,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調整了角度,站在一個角落裡將君九和這滿屋子的禮物全部都拍到了一張圖片里,然後就開始編輯v博。

翊文:外界的紛紛擾擾並沒有打擾到他,希望他一覺醒來,你們依然如初。[圖片]

誤會解開之後,所有人都在等君九的消息,連帶著翊文的v博也成了重點關注對象,現在眼看他發了一條v博,不到一分鐘,下面已經有了上萬條評論。

「求翊文大大別讓君上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那得有多傷心啊!一切都是我們的錯!」

「君上看上去真的好累啊!想也知道平時他有多辛苦,我們本來該支持他幫助他,卻給他添亂了……」

「天吶,君上的屋子裡這些東西都是粉絲的禮物牆嗎?我居然看到了我兩年前送的那條圍巾!君上居然一直保存著!」

「還有我的音樂盒!」

「天哪!君上披在身上的那件外套是我買的!啊啊啊啊!」

粉絲們激動的認領著自己送出的禮物,絕大部分送過禮物的粉絲都能從中找到自己的禮物,也有一些粉絲送的禮物實在太小巧從圖片分辨不出,卻也不影響他們激動的心情。

「君上怎麼能這麼暖心?」

「君上的傷怎麼樣了?有沒有做好後續處理?」

「我好想親眼看看君上,和他說聲對不起……」

幾乎有三分之一的粉絲都在自責後悔,另外三分之二的粉絲則是在關心君九的傷勢,一個個哭唧唧的讓翊文照顧好他。

身後傳來躺椅吱呀的聲音,翊文一轉身就看到君九坐直了身子,因為剛剛睡醒有點不太舒服,揉著腦袋看向他,「發生什麼事了嗎?」 「醒了?」

翊文放下手機看著她,雖然他不太想讓她知道網上的這些風波,但好歹最後的結果是好的,而且還有一個人等著她做決定該怎麼處置。

於是翊文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然後才道:「砸了千紙鶴瓶子的那個人是宋逸風,你們之前也有在綜藝里碰過面,具體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還不得而知,陸蔓手裡有完整的視頻,就等著問過你之後再決定公開與否。」

「不用公開了。」君九想都沒想,直接否決了他的這個建議,「他在圈子裡混了這麼久都籍籍無名,我何必給他增加知名度?就算知道真相之後會群情激奮,但那也只是一時,過個一兩年他依舊能夠花式洗白重新復出,而且我擔心我的粉絲激動之下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反倒牽扯到他們自身。」

他們本就心有愧疚,要是再知道真相,一定會想方設法幫她打擊報復回去,這不是她想看到的。

「那你就準備這麼放過他?」

「你覺得我像是這麼善良的人?」

君九笑著看向他,翊文卻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覺得陰森森的。

「其他的事情也就算了,敢毀了我粉絲送的禮物……我得好好想想。」

翊文扶了扶眼鏡沒有說話,這樣的君九讓他有點不寒而慄。

然後他就看到君九拿起了一旁的手機看了一會兒,五分鐘后,他的手機振了振,翊文眼皮一跳,拿起來一看,果然是君九發了v博。

他點進去,只有簡單的三個字,「沒關係」。

——「我不配」、「對不起」。

——「沒關係」。

因為是愛,所以所有的過錯都可以被原諒。

讓君九沒有想到的是,她還沒來得及行動,第二天v博就因為一個話題爆炸了。

宋逸風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熱搜第一的位置,卻是他人生毀滅的開端。

原因是他傍上一個投資人,結果和人家上床上到一半,正室就帶著打手闖了進來,直接把宋逸風打到躺進了ICU。

這件事情曝光以後,引起一片嘩然。

「這真的不是你做的?」翊文在電話那邊還是不放心。

「不是我。」君九頓了頓,又加了一句,「但也絕對不簡單。」

這件事情就算真的發生了,按道理也不該爆出來,一定是有人在幕後推動,不是她,那究竟是誰?

只是任由君九怎麼想也不可能想到自己的粉絲身上,她甚至讓裴馳去調查了一下,結果就連裴馳都一無所獲,用他的話說,對方辦事很簡單直接,達到目的后就抹去了所有的痕迹,手法非常專業。

得到這個結果,君九雖然驚詫卻也不再糾結,只猜想著宋逸風可能無形之中又得罪了其他的什麼人,才會落得這個下場,只要結果是有利於她的,她也就不拘泥於答案了。

每次風波之後,君九非但沒有任何損失,反而人氣會愈發旺盛,這次尤為明顯。

《末日》在國內上映一個月後,在國內的票房已經打破了國內史上最高成績,成了電影史上的票房第一,而海外的票房也隨著更多國家的相繼上映飛速攀登到了全球總榜的第三名的成績!

這已經是非常駭人的成績了,要知道全球排名第一第二的電影都是一個系列的商業大片,每個系列都拍了六七部這才在到了最後一部的時候把票房沖了上去,而《末日》這才是第一部!就已經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績!難以想象這真的要是拍到六七部的時候,屆時票房會有多麼驚人!

到得這種時候,君九的劇本邀約反倒少了些,因為她現在的身價已經不可同日而語,遠遠甩出同期的一線小花小草,躋身進了國際舞台,或許在國內的知名度,還有幾位天王天後級的人物能夠與她拼上一拼,但是在國際上國內卻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她!

國內劇本減少了,卻沒有影響海外的熱情,他們不在乎錢,尤其是商業大片,在乎的是人氣,是票房!只要能賺錢,他們不在意前期付出的成本高些。

但是在這期間,君九卻是一個劇本都沒有接,一來是《末日》這個系列少則都得有五六部,就算每年一部都得要五六年,且每次拍攝時間不會少於四個月,她不想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國外,總要留一半的時間給國內的作品;二來商業片通常都是走的劇情和特效,根本磨練不了演技,這不是她想要的,有一個商業片的代表作足矣。

翊文也能夠理解她的顧慮,退而求其次,幫她多接了幾個國際品牌的代言,也算是幫她維持在國際上的知名度了。

生日過後,翊文幫她接了一個訪談節目,這也是經過君九同意的,主要是經過這麼多事情之後,君九突然發現,自己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事業上,而疏忽了與粉絲們的交流,缺乏溝通才容易造成誤會與矛盾。

翊文接的這檔節目也很特殊,是一檔直播訪談節目,與現代網路直播相結合,主持人會有自己的採訪稿,在途中也會挑選屏幕中粉絲的問題對君九進行提問。

直播時間定在了晚上八點整,正好是黃金時間段,再加上君九現在本身就是頂級流量,故而這次承包直播的伺服器吸取了前人的教訓,也做足了前期的維護和擴容工作,確保這次直播萬無一失。

直播剛一開啟,即便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後台人員還是被瞬間湧入伺服器的粉絲數震驚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直播頻道瞬間湧進去上千萬人,等到大致穩定下來之後,在線觀看直播的人數已經破億!

這其中還包含了不少在海外學會翻牆技能來觀看直播的粉絲。

「準備好了嗎?」訪談間里很簡單,只有兩張沙發,中間有一個茶几上面放了兩杯咖啡,就已經是全部了。

此時君九和楊韻分坐在兩邊,楊韻深吸了一口氣,笑著問君九。

「我這個接受提問的人不需要準備,倒是楊姐你看起來有點緊張。」

楊韻今年四十歲,也算得上是主持界的老人了,得到君九這樣的回答,哭笑不得道:「那還不是你的粉絲太多?我是怕我到時候萬一問錯了什麼,回去就該收到刀片了!」

君九微微一笑:「不會,我的粉絲都很友善。」

已經在直播間里呆著的粉絲們聽到這個回答嗷嗷直叫,連連在實時彈幕上打字,我們很溫柔的!

「那我就放心了。」楊韻說著拿起茶几上的咖啡抿了一口,先是對準鏡頭簡略的做了一段有關君九的介紹,然後正式開始了訪談。

「對於前段時間的一些風波,你個人怎麼看?」

楊韻沒有明說,但是現在來看直播的都是君九的粉絲,所以大家心裡都清楚她說的是什麼,一個個既緊張又羞愧地看向君九。

「我出道至今已經有六年,雖然這個時間聽起來也不短,但是我現在所得到的資源地位亦或者是人氣,事實上是與我出道年限不對等的,娛樂圈本就是僧多粥少,這些事情我也沒有少經歷過,每一次都是粉絲陪我挺了過來,這樣的事情不會是第一次,當然我個人很希望這是最後一次,所以那些心懷愧疚的粉絲們大可不必有負擔,這些不是你們的錯。」

君九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沒有任何責怪或者是埋怨,她處於與旁人不一樣的位置,就要坦然接受這個位置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粉絲們聽到她的親口回答也一個個激動的不行,在彈幕上打字發誓。

「以後我只相信君上,其他人說的不管是文字還是圖片,我都絕對不多看一眼!」

「這絕對是最後一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