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秦宇像吃了蒼蠅一般難堪的臉色,林晚晚心中覺得這傢伙應該沒有騙自己,再望了一眼瞪大了雙眼看著自己的葉文宇,林晚晚這才罷休,將榴槤放了下去。

「內容全在手機里,你自己看吧。」秦宇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將手機遞給了林晚晚。

林晚晚狠狠的從秦宇手中奪過了手機,不以為然的看向手機,她還真就不相信除了笑話自己,還能有什麼東西能讓這傢伙笑的如此燦爛。

哼!我看了要是不笑的話,你就完了!林晚晚心中這樣想著,抓榴槤的手更緊了一分。

噠的一聲,榴槤從林晚晚手中滑落下來,和地板來了個親密接觸,摔開了一條裂縫。

「這!這!這不會吧!你是不是在騙我?」林晚晚盯著手機的瞳孔不由得放大,不敢相信的朝秦宇問道,情緒十分激動,就連語氣之中都帶上了幾分喜悅之意。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看啊!」秦宇有氣無力的回到道,雖然她心中對林晚晚不分青紅皂白就那水果丟自己的行為很是不爽,但他更因為失去了一個談條件的機會而氣餒!

「林沫沫,於一九九年月日,出身於省……」林晚晚不由得念出了聲,每念一句都聲音都變得更為顫抖一分,因為她所念的都與自己的親姐姐相符。

「嗯?勝天集團副總經理?」林晚晚念到這裡不由停頓了一下,據她所知姐姐只是一名小小的記者,怎麼可能成了勝天集團的副總經理了。

所以她便覺得這並不是自己的姐姐,當然她現在也不覺得是秦宇是故意在耍自己,而是認為秦宇也被人騙到了。

「白痴,這不是我姐,我姐是一名記者,而這個人卻是副總經理,身份相差懸殊啊!再說了我姐哪來的兩個億,要有的話,肯定會分我點!是吧姐!不過我估計你也是被騙了,所以這次我放你一馬,但下次……」林晚晚朝著秦宇和林沫沫說著。

誰知林晚晚還未說完就被秦宇打斷了:「你才是白痴!」

秦宇根本不給林晚晚說話的機會,扭頭朝著林沫沫問道:「大嫂。你知不知道我哥公司的名字叫什麼?」

林沫沫有些奇怪,手機里到底是什麼啊?又是兩個億的,又是問顧以寒公司的,怎麼顧以寒公司賺了兩個億?可是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雖然林沫沫對秦宇問出的問題有些奇怪,但還是說道:「勝天集團啊,怎麼了?」

「那我哥在勝天集團里又是什麼職位啊?」秦宇接著朝著林沫沫問道。

「總裁啊。」林沫沫有些無奈,問我這兩個無聊的問題,難道就是為了說明一下顧以寒的身份有多顯赫嗎?

「嗯!」秦宇點了點頭,一臉玩味的看向了林晚晚,「你現在再念一遍。」

「勝天集團副總經理!」林晚晚一臉吃驚,瞪大了雙眼,跑向了林沫沫的床頭,不敢相信的問道:「姐?你什麼時候有兩個億了?」

林沫沫不由得翻了個白眼,開什麼國際玩笑,我能有兩個億?我要有兩個億那就好了,就不用每天算著怎麼給顧以寒還錢了,看著他那副資本主義的反動派嘴臉,我早就夠了!竟然還讓我肉償,他怎麼不去死啊!

「而且……而且還給捐了!」林晚晚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再次開口說道,「姐!我也窮!要不你給我也捐點吧,我不貪心,不需要兩個億,隨便給我點毛毛雨就行!」

我難道是瘋了?我有兩個億還捐了!我是有病嗎?

林沫沫撇了撇嘴朝著林晚晚說道:「好了,傻妹妹,對於這種事怎麼能信呢?我要有兩個億怎麼會不給你,咱們倆從小什麼東西一向都是一人一半,別說毛毛雨,分你一個億又有何妨,可是姐不是沒有嗎?」

林沫沫乾笑著,顯然是對林晚晚說的全然不信。

「你當然沒有了,你已經捐了!」林晚晚面露苦澀的說道,隨後又提起一抹笑容,看向了林沫沫,「不過,你在學生們和老師眼裡,也算是個名人了。」

林晚晚同時將秦宇的手機塞給了林沫沫。

林沫沫接過手機帶著幾分好奇看了上去,是什麼新興的騙人東西把秦宇和晚晚都給騙了。

「林沫沫……」林沫沫從頭又念了一邊,邊念心裡還邊想著,現在互聯網真是發達啊,直接把我的信息弄的這麼精準,肯定是什麼軟體把我的個人信息透露了,不行,我以後得小心一些。

「職務,勝天集團副總經理。」

奧,我說嘛剛剛秦宇幹嘛問我顧以寒哪個公司,原來騙子把我編輯到顧以寒公司了,嗯,誰叫他們公司名氣大呢?

嗯,副總經理,不錯,不過我覺得寫成副總裁更好,要不然怎麼來的兩個億,看這就是騙子的不高明了吧……

咦!等等!什麼公司?

勝天集團!

不會是顧以寒……

林沫沫正想著,耳邊便傳來了秦宇的聲音:「你可以往後翻,後面還有視頻呢。

林沫沫聽到后連忙向後翻了翻,點開始視頻,便看了起來,剛剛林晚晚看的時候並沒有發現視頻,現在她也湊到林沫沫的身邊看了起來。

「哇!姐夫,好帥啊!」林晚晚大聲的說道。

林沫沫卻臉色一下子便的凝重起來,朝著秦宇問道:「這兩個億是真的?」

秦宇苦澀的點了點頭:「當然是真的。」

「可是我沒有兩個億啊!」林沫沫連忙說道。

秦宇砸了砸嘴說道:「你何止是有兩個億啊!百八十個億恐怕是擋不住咯。」

「啊?我姐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有錢了?」林晚晚帶著驚奇色咪咪的看著林沫沫,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我沒有啊。」林沫沫趕緊搖頭,一副我是無辜的樣子!

「我大哥公司市值過百億啊!」秦宇沒好氣的說道。

「可我沒錢啊。」林沫沫答道。

「你有他啊!」秦宇都顯得有些不耐煩了。

「對哈。」林晚晚贊同的答道。

林沫沫卻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一會兒又搖了搖頭。

嗯?不對! 林沫沫恍然大悟,一下子明白了秦宇的意思,隨後驚訝的張開了嘴:「你是說顧以寒用我的名義捐了兩個億?」

「對呀,要不然……要不然我能那麼開心的過來找你?」秦宇給出了肯定的答案,同時他一副委屈的樣子瞟了林晚晚一眼。

額,這個,秦宇好像是真的來跟我們分享好消息的,我……我貌似誤會他了。

林晚晚略顯尷尬地看了看秦宇,惺惺的說道:「那個……秦宇,這件事看來是我誤會你了,你別在意哈。」

「哼!」秦宇心裡可是氣急,自己被林晚晚砸的那叫一個狼狽不堪啊,她怎麼能說算了就算了,如果這樣就算了,自己的面子往哪擱!

「你說怎麼辦?」秦宇指了指自己被砸中的腦袋,沒好氣的朝著林晚晚說道。

「這……」林晚晚自知這件事自己不在理,連忙將自己的小手探了上去,在秦宇的頭上輕輕按揉,同時陪著笑臉,「宇哥,妹妹我不懂事,弄疼了你,你不會跟妹妹一般見識吧?再說了,你看我這也不是不知道這麼回事嗎,我還以為你笑話我呢!」

「哼!」秦宇冷哼一聲,雖然嘴上不說,但看著林晚晚吃癟的樣子,心裡別提有多爽了。

剛剛不是還要拿著榴槤砸我嗎?怎麼,現在你也不神氣了?

「要想我原諒你,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答應我個請求。」秦宇揚著頭,看著林晚晚講著條件。

現在顧以寒為林沫沫捐款的事已經說出去,自然不能拿來提條件了,但林晚晚誤會了秦宇,秦宇趁著這個機會幹脆威脅她。

「啊?什麼請求啊?」林晚晚沒有答應,忙問道,她和秦宇一向不和,萬一這小子提出來什麼過分的事情,自己不就吃虧了?

「這個對你來說應該不難。」秦宇此時臉上已經掛上了一道狡黠的笑容,看的林晚晚心裡一陣謾罵,要不是自己惹到了他,早就上去給他兩巴掌了。

「以後你見到有我的地方,要恭恭敬敬的喊上一聲宇哥,做什麼事呢,也要把我放在前面。」

秦宇看著林晚晚淡淡的說道,其實他本來還想再說上幾句,想了下還是不要太過分了,要是因此引起林晚晚的不滿,她不答應自己,自己也完全拿她沒辦法,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

林晚晚聽到秦宇的說法,心中很不痛快,可是自己剛剛做的確實挺過分的,如果還不答應秦宇的話,但也有點說不過去,林晚晚咬了咬牙,想著叫就叫吧,反正他比我大,自己也不吃什麼虧,至於別的,到時候再說吧。

「我……答應了!」

秦宇聽到林晚晚的聲音,心裡一陣痛快,想著林晚晚以後見到自己都要喊上一句宇哥,他就不由得得意,哎呀,我這頓砸沒有白挨呀!

反觀林晚晚的神色,一副吃了敗仗的模樣,別提多不樂意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此時林沫沫已經從驚訝之中回過神來,朝著秦宇問道。

「啊?上面有日期,具體什麼時候我忘了。」秦宇面帶笑容的回答道,顯然還在為剛剛自己的英明神武而得意著。

林沫沫看到上面的日期以後有一絲狐疑。

嗯?就在前不久?我怎麼不知道?

同時她的心裡有些責怪顧以寒,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也不跟自己說一聲,要不是秦宇,自己到現在還蒙在鼓裡呢。

「你知不知道他為什麼用我的名義做慈善嗎?」林沫沫朝著秦宇問道。

她心中有些不明白了,要是單純的做慈善他為什麼不用自己的名字,何必又麻煩的用她的名字。

如果是因為別的事情,顧以寒又為什麼不給自己說呢,這又不是什麼壞事。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說不準是想讓你出名呢。」秦宇看著林沫沫回答道,同時嘴角勾起了一道笑容,「不過話說回來了,顧哥還真是有魄力,一下子捐了兩個億。」

林沫沫的臉上不由得的爬上一道苦澀,顧以寒這是在搞什麼飛機,自己好不容易升了職加了薪,計劃著終於可以早點還完欠顧以寒的錢了,現在倒好了,一下子又多了兩個億,真不知道要還到什麼時候去,根據自己現在的經濟能力來看,就算是不吃不喝也要還上好幾百年。

哎!看來這輩子終究是要欠顧以寒點什麼了。

林沫沫內心不由得輕嘆一聲。

林晚晚見姐姐默不作聲,臉上也毫無喜悅,覺得有些奇怪,這是一件好事啊,我怎麼覺得姐姐反而有些不高興了呢?

林晚晚看著自己的姐姐正要問出口,卻被開門聲給打斷了。

「沫沫啊,姐姐回來了,你現在可是病號,怎麼能離了人呢?」一道歡快的女聲頓時間在林沫沫所在的病房蕩漾開來。

不用說,來人正是剛剛出去吃飯的葉倩,她的身後跟著安可惠,至於葉凌天去忙著自己的事情了,便沒有再過來。

安可惠像是有些愧疚當年自己將林沫沫丟出家門的事情一樣,對林沫沫也很好,雖然嘴上不說,但也是一有空就來醫院看她了,帶了不少補品。

林沫沫臉上不由得掛上了一絲喜悅,其實一開始她也沒想到葉倩會對自己這麼好。

林沫沫笑著,還未答話,一旁的秦宇卻率先開了口:「你怎麼在這!」

秦宇聽到聲音還以為是誰來看林沫沫了,抬眼一看,沒想到竟然是早上那個在樓下跟自己爭吵的妖艷女人!

林沫沫看著反應激烈的秦宇有些好奇,怎麼?他跟倩姐認識?不會有什麼過節吧?

「喔,小弟弟原來是你啊!」葉倩看到秦宇以後也是驚訝非常,不過葉倩怎麼說也是一個整天在外面交際的,怎麼能跟秦宇那種愣頭青一樣。

她看到了秦宇就馬上在腦海中分析著,這傢伙出現在林沫沫的病房,再加上他今早比自己更早來醫院,想來和林沫沫的關係非同一般。

葉倩想著自己現在可不能惹到林沫沫,於是笑著跟秦宇說道。 「誰是你弟弟,少跟我攀關係!」秦宇心中一陣窩火,今天他碰到葉倩的時候就要發作,奈何有顧以寒交代的事情在身,現在可不同了,沒事情但不說,顧以寒也不在,自然也沒人能管的住這位小少爺了。

「小宇!怎麼能這麼跟姐姐說話呢,快跟姐姐道歉!」林沫沫看到秦宇的表現后,暗道不好,責備出了聲,希望秦宇能聽自己的勸告。

秦宇也不答話,極不情願的將頭轉了過去,想來如果換做是其他人秦宇早就破口大罵了。

「秦宇還小,不懂事,你別放在心上!」林沫沫朝著葉倩陪笑道,秦宇的行為確實是讓她有點難堪,畢竟葉倩是來看自己的。

「沒事,沒事。」葉倩心裡有些氣,臉上卻掛著一抹笑容,但這抹笑容卻顯得極為勉強。

坐在總裁辦公室的顧以寒此時放下了桌面上的文件,若有所思的敲打著桌面,頗有節奏感,隨後他緩緩的站起身來,走到了窗邊,望著窗外繁華的都市,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沒想到,我竟然就這麼被這個笨丫頭給迷住了。」顧以寒搖了搖頭,臉上卻綻開了一朵笑容,這抹笑容盡顯他的柔情,他想著,也不知從何時起,他的生活因為林沫沫而發生了改變。

前夫請節制:老婆約嗎? 不知過了多久,顧以寒回過神來,從座椅上將自己的外套挽在自己的臂上便走了出去。

「回顧家。」顧以寒上車以後淡淡的說道,眸子之中卻閃著精光。

他剛剛已經決定,要讓林沫沫做名正言順的做自己的女人了。

司機也有些奇怪,怎麼顧總今天像變了個人似的,就連說話他都覺得溫柔了不少。

不多時,車子緩緩的停在了一座顯得玲瓏的小院前,帶著古老氣息的門扁之上寫著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顧府。

顧以寒打開了車門,朝著門匾望了一眼,便邁開了修長的腿,走了進去。

「少爺,您回來了。」

顧以寒剛一踏進家門就有人上來問道。

顧以寒輕輕點了點頭,問道:「夫人在嗎?」

「在,就在客廳。」

顧以寒微笑了一下,便走了進去。

「媽,我回來了。」顧以寒剛推開門,就朝著屋內喊道。

緋聞前妻:總裁離婚請簽字 「哎呦,顧大總裁,您可算是不忙了。」屋內很快回應起一個酸里酸氣的聲音,在看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人,正是顧以寒的母親。

「母親,您這是哪裡的話,我這不是一忙完就回來看您來了嗎?」顧以寒笑了笑朝著母親說道。

「哦,是嗎?你的意思是我還得感謝您在百忙之中還抽出點時間陪我?」顧以寒的母親不依不饒的接著說道。

對於母親的說辭,顧以寒也很哭笑不得,顯然母親是因為自己很久沒回來,心裡抱怨著。

「哎呀,母親您怎麼這樣說呢,我這不是為了照顧好爸留下的生意嘛,總不能把公司的事放在一邊不管吧!」顧以寒再次說道。

「哼,就會拿你爸說事,你爸當初也沒像你這樣過。」顧以寒的母親根本不吃顧以寒那一套,朝著顧以寒說道,不過看到顧以寒的態度十分好的份上,也是退了一步,「好了,算了,看你不錯還知道回來的份上我就原諒你了,下不為例!」

顧以寒聽到后也是連忙答道:「對對對,您說的對,下不為例,下不為例。」

如果此時林沫沫見了顧以寒的樣子,肯定又免不了笑上他幾句,一向到了哪裡都不可一世的顧以寒原來還有這樣唯唯諾諾的一面。

母子二人談過幾句以後,顧以寒的母親便率先問道:「這次我那兒媳婦怎麼沒有回來?」

看到母親臉上展露出的一絲不悅,顧以寒連忙答道:「沫沫,沫沫她住院了,而且她也不知道我回來。」

「嗯?住院了?怎麼回事?」顧以寒的母親連忙問道,雖然當初她不太看好林沫沫這個兒媳婦,但拗不過自己的兒子,現在她心裡可是承認了林沫沫的媳婦地位,就連傳家的玉鐲子都給了她。

顧以寒看到母親臉上有些擔憂之色,不由的高興,兩個自己生命中的最重要的人能和睦相處他當然是滿心歡喜了,隨後便將林沫沫這兩天發生的事告訴了自己的母親。

「沒想到我這兒媳婦竟然是葉家的人。」顧以寒母親聽完了顧以寒說的,不由得嘆了口氣,顯然對當年葉家當年鬧的滿城風雨的事情早有耳聞。

「是呀,我也很驚訝,也是等葉凌天找到沫沫以後才知道的。」

顧以寒的母親搖了搖頭,接著說道:「管她是誰家的姑娘,只要你心中喜歡,媽也就不反對。」

顧以寒聽到自己的母親的話,心裡一下子想吃了顆定心丸似的,他還害怕母親會嫌棄她身份。

「母親,你還真是英明啊。」顧以寒不由得誇讚著自己的母親。

「好了,好了,別扯那些沒用的了,說的我以前好像多腐敗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