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吧,今天不是我死,就是胡王道死!再說了,有關於我的謠言已經在中域傳開了,相信其他幾個分域也已經得到消息了,現在我就已經備受關注了,再多一些人關注我,應該沒什麼大事!」林磊苦笑著說道。

之前,『林磊獲得了神器』這個消息就已經傳遍中域了,所以現在再多一個『林磊擁有帝神劍』的傳言,林磊也覺得無所謂了。

再說了,今天胡王道和林磊之間,必定有一個人會死。胡王道死,那麼帝神劍就不會暴露了,若是林磊死了,那就算帝神劍暴露了也無妨了。

小龍之所以怕帝神劍暴露,主要還是為了林磊的安全著想,帝神劍一旦暴露,是會給林磊帶來很多麻煩的。可林磊都已經死了,這些麻煩自然也就沒有了。

「那就好,你決定吧,我要繼續想辦法了。玄境強者可不是好對付的,我活了這麼久了,還真沒遇到過這種情況,一名化靈境初期的修士竟然想要殺掉一名玄境強者,也就你敢這樣想了,換做其他的化靈境修士,估計早就嚇尿了!」小龍面色古怪的說道。

「嘿嘿,我這不是被逼無奈嘛!」林磊嘿嘿一笑,隨即便不再打擾小龍了。

既然小龍都已經同意林磊使用帝神劍了,那林磊也就不再猶豫了。

林磊緩緩的將戒指從手指頭上取了下來,握在手心中,心神一動,那枚普通無比的戒指直接散發出了刺眼的白光,緊接著,戒指的光芒原來越刺眼,而戒指也緩緩的飄浮了起來,離開了林磊的手心,懸浮在了林磊的面前。

「進化——帝神劍!」林磊心中默念了一下,給戒指下達了進化命令。戒指接收到林磊的命令后,微微一顫,眨眼間,便變成一把劍,確切的來說是一把虛幻的劍。

因為這把劍並不是實物,就好像是由能量凝聚而成的一般,這便是帝神劍劍影。

雖然上一次帝神劍劍影已經融合了一塊帝神劍碎片了,比起最開始的帝神劍劍影,此時的帝神劍劍影已經非常凝實了,已經不像原來那麼虛幻了。

隨著帝神劍劍影的出現,整片天地間的法則都變得活躍了起來,好像是在歡迎帝神劍劍影一般。

林磊抬起右手,一把握住了帝神劍劍影的劍柄,頓時,林磊整個人的氣勢直接便提升了三倍。

就這樣,林磊左手握著血炎焚天旗幟,右手拿著帝神劍劍影,就如同仙王下凡一般,威風無比。

「這是?」胡王道見林磊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劍,頓時一愣,他連忙仔細的去觀察那把劍,這才發現,那根本不是一把劍,確切的來說,不是一把真正的劍,因為那把劍非常的虛幻。 根本不是實物,反而像是一把劍的虛幻投影。

胡王道非常的疑惑,難道這個虛幻的劍影就是林磊最強的攻擊招式嗎?雖然這個虛幻劍影一出現,讓林磊的氣勢大增,但這依舊威脅不到胡王道。

胡王道此時並沒有注意看帝神劍劍影的樣子,當他注意到那只是一個虛幻的劍影后,就對其失去了興趣,所以他也就沒有注意去看那個劍影到底長什麼樣子。

任胡王道怎麼想也想不到,林磊召喚出的劍影竟然是帝神劍劍影。

「喂,這個劍影就是你的最強攻擊招式了?也不怎麼樣嗎?你是準備拿著這個虛幻的劍砍死我嗎?」胡王道看著林磊,一臉不屑的問道。

「你急什麼,我還沒有準備完畢呢,再等會兒!」林磊白了胡王道一眼,說道。

與此同時,林磊也長出了一口氣,看樣子胡王道並沒有發現自己手中的劍影就是帝神劍劍影,若是胡王道看出來的話,肯定不會用這麼不屑的語氣了。

一想到這裡,林磊也就放心了不少,只要胡王道沒有認出帝神劍劍影,那等會施展完加強十二倍的焚陽決第五式后,直接將帝神劍劍影收起來就好了,這樣林磊擁有帝神劍的秘密就不會暴露了。


「焚陽決第五式——火焚陣法加強版!」林磊雙手結印,緊接著,大量的金焰法則直接便從林磊的體內噴涌而出,在林磊的面前凝聚成了五顆散發著紫金光芒的小太陽。

隨後林磊便用意念操控著五顆金陽運轉了起來,讓它們開始勾畫火焚陣法。只見林磊操控著五顆金陽,在空中勾畫出一道又一道的金色弧線,不一會兒,一個散發著金色光芒的大火爐便徹底成型了。

「接下來就看你們兩個的了!」林磊舉起血炎焚天旗和帝神劍劍影,心神一動,只見血炎焚天旗和帝神劍劍影皆爆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與此同時,大火爐的威勢也開始不斷的向上提升,不一會兒便提升到了原來的十二倍。

加強十二倍的焚陽決第五式終於施展出來的,林磊長出了一口氣,連忙將帝神劍劍影收了起來,唯恐被胡王道認出來。

「加強十二倍的焚陽決第五式,就算炸不傷你,也總該讓你痛一下了吧!」林磊看著胡王道,雙眼微眯,喃喃道。

「你怎麼又弄出來了一個大火爐啊?這種垃圾招式你竟然還想用第三次?」胡王道見林磊又凝聚出了一個大火爐,不滿的說道。

胡王道現在非常的失望,他給了林磊那麼多時間,就是想要看看林磊能不能弄出來一個強一點的攻擊招式,但讓胡王道失望的是,林磊依舊是召喚出了一個大火爐。

「哼,垃圾不垃圾,只有試了才知道,接招吧!」林磊說完,微微揮動右手,直接操控著加強十二倍的大火爐向胡王道撞了過去。

「渣渣!」胡王道不屑的看著向自己飛來的大火爐,不急不慢的抬起了左拳,等待著大火爐的到來。

不一會兒,大火爐便飛到了胡王道的面前,胡王道直接一拳轟了上去,只聽「砰」的一聲巨響,胡王道的拳頭和林磊那加強十二倍的大火爐碰撞在了一起。

然而,驚人的一幕發生了,大火爐並沒有像之前那兩次一樣,直接碎掉,而是表面只出現了一些裂痕而已。

「嗯?」胡王道看著沒有被自己一拳擊碎的大火爐,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他真的沒有想到,林磊釋放出來的大火爐這一次竟然如此結實。

胡王道還以為林磊這一次釋放出來的大火爐和前兩個一模一樣呢,所以胡王道這一拳的力道和之前那兩拳一樣,剛好能夠擊碎大火爐。

但胡王道不知道的是,前兩次的大火爐只是加強了四倍的大火爐而已,而這一次的大火爐卻是加強十二倍的,胡王道用擊碎加強四倍大火爐的力道去擊打加強十二倍的大火爐,自然是無法將其擊碎了。

「呵呵,沒有一下子擊碎吧?那該我了!」林磊也不等胡王道回過神兒來,直接操控著大火爐向胡王道的身體撞去,與此同時,林磊也將大火爐中的金色火海調動了出來,他不準備將胡王道收進大火爐中去了,因為就算將胡王道收進去,下一秒胡王道也能衝出來,所以林磊直接在外面攻擊胡王道。

大火爐本來距離胡王道就挺近的,接收到林磊的指令后,大火爐兇猛無比的撞在了胡王道的身上,將沒有做任何防範的胡王道直接撞飛了出去,與此同時,大火爐中的金色火海也從大火爐的爐口噴涌而出,向被撞飛的胡王道圍了過去。

胡王道還在愣神之中,他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突然撞飛呢,然而就在這時,一大片炙熱無比的金色火海圍了上來,直接撲在了胡王道的身上,頓時,胡王道的身體上直接著火了。

身體上傳來的疼痛感讓胡王道一下子清醒了過來,他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金色的火海包圍了,並且自己的身體也已經被金焰燒傷了。

金焰實在太霸道了,就連胡王道這名玄境強者一時間都吃不消了。

胡王道真的想不到,自己好歹也是玄境強者,肉身何其強大,然而今天卻被這金色火焰燒傷了,這可是奇恥大辱啊。

更加誇張的是,這一切都是林磊那個化靈境初期的修士搞出來的,一名化靈境初期的修士竟然傷到了玄境強者,這真的太匪夷所思了。

「林磊,這到底是什麼火焰啊,趕快把它從我的身體上弄走!」胡王道不停的拍打著自己的身體,想要將自己身體上的金色火焰撲滅,然而他拍了兩下后才發現,這金色火焰是撲不滅的,無奈之下,胡王道只能讓林磊幫自己了。

「呵呵,你不是玄境強者嗎?你不是說我的這一招非常垃圾嗎?怎麼,連我釋放出來的垃圾招式都對付不了了?」林磊冷冷一笑,說道。

說實話,金焰的威力也著實把林磊嚇了一跳,雖然林磊知道金焰非常的厲害,但讓林磊沒想到的是,金焰竟然連玄境強者的肉身都能燒傷,而且玄境強者還拿金焰沒辦法。

「林磊,我承認剛才是我的不對,你能先把這火焰給收回去嗎?我真的快要被燒死了!」胡王道只能服軟了,他不服軟也沒辦法了,此時,金色火焰將胡王道的雙臂都快要燒焦了,若是照這樣下去,胡王道很快就會變成一根木炭的。

「你覺得可能嗎?這就是我對你的懲罰,這也是你必須要付出的代價,你既然敢侵犯歐陽家族,就應該早想到自己有這麼一天!」林磊撇了撇嘴,眼中閃過了一絲鄙夷。

收回金焰?開什麼玩笑,林磊正愁不知道怎麼對付胡王道這個玄境強者呢,沒想到這加強十二倍的大火爐卻是給了林磊驚喜,當然了,這一切的功勞還要歸功於金焰。

金焰的威力真的是太強了,想來也是,這金焰可是小龍的東西,小龍作為帝神劍的器靈,它的東西能有平凡的嗎?

「林磊,你不要欺人太甚,咱們各退一步如何?你收回金焰,我自斷一臂謝罪,然後帶人離開,而且我保證,永遠不再侵犯歐陽家族了,這樣如何?」胡王道妥協道,他現在不妥協沒辦法了,若是再讓金焰這樣燒下去,他的小命都不保了。

「現在你想自斷一臂了?晚了!」林磊白了胡王道一眼,然後開口說道:「我剛才讓你自斷一臂的時候,你老老實實的把自己的手臂砍了,不就沒事了嘛,現在可好,我看你不僅要搭進去一條手臂咯!」

「林磊,你不要以為你用了個歪門邪道就能贏我,我若是現在想要殺掉你,我還是可以做到的。別看我現在全身都在著火,我殺你也只需要一秒而已!」胡王道冷冷的說道。

胡王道見軟的不行,只能來硬的了,而且胡王道說的確實是實話,他現在雖然全身都在著火,但他還是有行動能力的,想要秒殺林磊,還是能做得到的。

但是,胡王道卻並不能直接殺掉林磊,因為金焰還在他身上呢,若是把林磊殺掉的話,就沒人幫他收回金焰了,那樣的話,胡王道也死定了。

「是嗎?那你為什麼不來殺掉我呢?因為你知道,這金焰只有我一個人能收回,只要我死了,你也活不成!」林磊自然也是看透了這一點,所以他才不怕胡王道會直接上來。

「行,算你狠,你提個條件吧,怎麼樣才肯把我身上的金焰收走?」胡王道徹底無奈了。

「我想想……」林磊說完便捏著下巴思索了起來。

「你趕快想啊,我這裡一直被金焰燒著呢,別等你想到了,我也被燒死了!」胡王道急了,他還真怕林磊想個幾個時辰,那胡王道可就徹底完了。

「別催我,我正在想,被你這麼一催,我的思緒全亂了!」林磊不耐煩的說道。 「你耍我呢吧?還思緒全亂了?你是不著急,我可是快要受不了了!」胡王道強忍著燒傷的疼痛,眼看自己身上的金焰越燒越旺,胡王道都快要急瘋了。

「再忍會,別廢話,讓我好好想想!」林磊捏著下巴,看著快要被金焰燒熟的胡王道,心生一計。

林磊並不准備現在將金焰收回來,他準備再多拖延一會兒,這樣,就算一會兒金焰燒不死胡王道,也能將胡王道燒個重傷,到時候,一個重傷的玄境強者對林磊的威脅就不算太大了。況且如此的話,還能給小龍拖延時間,讓小龍想出對付胡王道的辦法來,這可真是兩全其美。

所以林磊便裝模作樣的站在原地,眯著眼睛,捏著下巴,假裝在想事情,以此來拖延時間。


而胡王道見林磊正在思考,也不敢出聲打擾,他怕自己這麼一插嘴,又將林磊的思路打斷了,那還得多等一會兒。所以,胡王道只能強忍著疼痛,咬著牙,默默的站在原地,被金焰燒烤著。

不得不說,玄境強者還真是強大,這要換做一名造化境的修士,哪怕是一名造化境巔峰的修士,也早被金焰給燒成木炭了。反觀胡王道這名玄境強者,被金焰燒了這麼半天,也只是全身有些發黑,一些地方有些輕微燒傷而已,由此可見玄境強者的強大。

不過,就算玄境強者非常的強大,也不敢讓金焰一直這麼燒下去,那樣遲早會被金焰燒成木炭的。

胡王道也是沒辦法了,才這樣忍氣吞聲,他調動自己的本源法則,讓本源法則在自己身體的幾個重要部位上,形成了一層保護層,防止金焰燒到這裡。

做完這一切后,胡王道便緊閉雙眼,咬著牙,等待著林磊想起條件。

林磊雖然一直在眯著眼睛,但他卻一直在注意著胡王道,當他見到胡王道閉上了眼睛后,頓時樂了。

林磊要的就是這個結果,胡王道不催促他,他也正好想要拖延時間,如此一來,最終的受益者,肯定就是林磊了。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大約又過了十分鐘左右,林磊依舊沒有開口,這讓一直被金焰烤著的胡王道實在忍不住了,他已經被金焰燒了將近二十分鐘了,整個人都被燒的半熟了,若不是有著他那強橫的實力在那裡撐著,估計他早就與世長辭了。

「林磊,你到底相好了沒有,我特么的都要被烤熟了,若是你再這樣下去,我就算豁出這條命,我也要先殺掉你!」胡王道見林磊依舊眯著眼睛,用手捏著下巴,頓時忍不住了,張口沖著林磊大喊道。

「差不多了,我已經想到一些條件了,不過這些條件有點苛刻啊,我怕你不能接受,到時候就算我說出來,你也得拒絕。所以呢,我準備重新想幾個你能夠接受的條件,到時候我說出來,你直接點頭同意了,我也好收回金焰,皆大歡喜嘛!」林磊睜開了眼睛,淡淡的說道。

「你特么的是不是在玩我呢?想了半天了,竟然說你想出的條件我無法接受?你會好心到為我考慮嗎?你到底有沒有想啊!」胡王道怒瞪雙眼,他也不是傻子,林磊的話,胡王道自然不會相信。

胡王道讓林磊提條件,那林磊提出的條件一定是對他自己有利的。然而現在林磊卻說自己想出來的條件太過於苛刻了,怕胡王道接受不了,這不是擺明了忽悠人嗎?難道林磊會好心到為胡王道考慮嗎?那顯然是不會的,林磊提條件本來就是要為自己謀取好處的,他怎麼可能還為胡王道著想呢。

所以胡王道認為,林磊很有可能是在耍自己,想要拖延時間,直接用金焰燒死自己。

「我有在想啊,你別著急嘛,我再想幾個比較合理的條件,這樣你也能答應的痛快一些。」林磊擺了擺手,說著便要繼續去思考。

「林少俠,我胡王道之前多有得罪,還請林少俠諒解。如今人命關天,還請林少俠不要再戲耍我了!」胡王道哭喪著臉,低聲下氣的說道。

雖然胡王道口頭上說要和林磊拚命,但他確實不想死的。人活得好好的,有誰願意死啊。再說了,胡王道現在要錢有錢,要權有權,還有一個非常牛逼的師父,他的好日子還長著呢,他才不願意和林磊一命換一命呢。

無奈之下,胡王道只能再次服軟了,他也是被逼無奈,為了能夠活下去,胡王道也是蠻拼的。

一個玄境強者竟然向一名化靈境初期的修士低頭了,這要是傳了出去,胡王道以後真的沒法混了,可是為了能夠活下去,胡王道不得不這樣做。

「胡王道,你可別這樣說啊。我怎麼是在戲耍你呢?你沒看我一直皺著眉頭在思考問題嗎?你讓我提條件,我一直非常認真的思索,到底要開出什麼條件來。你看我這個人吧,一不缺錢,二不缺修鍊資源。我可是什麼都不缺啊,你讓我提條件,這可真是個難題!」林磊一臉為難的說道,那模樣,就好像胡王道要向林磊借錢一般。

「我的門派非常強大,有很多你想不到的寶貝,你想要什麼,我都能給你弄來!」胡王道誘惑道。

「什麼寶貝都有?」林磊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邪的笑容。

「什麼都有,你想要什麼,你可以告訴我,我的門派,擁有各種各樣的珍惜異寶。」胡王道自然沒有注意到林磊嘴角的那抹兒笑容,依舊自顧自的說道。

「是嗎?我想要……一件聖級武器!怎麼樣?有沒有?」林磊開口說道。

「什麼?你想要什麼?」胡王道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聖級武器!」林磊似笑非笑的說道。


「林磊,你也太過分的吧!聖級武器,你也真敢想!」胡王道怒瞪雙眼,一臉氣憤的看著林磊,吼道。

胡王道身後的門派雖然也擁有聖級武器,可整個門派也只有那一件聖級武器啊,而且被冥天老祖當祖宗一樣供著。

而如今林磊竟然獅子大開口,要胡王道給他一件聖級武器,才肯放過胡王道,這讓胡王道頓時不淡定了。

先不說胡王道現在能不能聯繫上冥天老祖,就算聯繫上了,冥天老祖會捨得拿聖級武器換胡王道這條命嗎?雖然胡王道是玄境強者,但胡王道的門派中,玄境強者還是有很多的,即便胡王道是冥天老祖的愛徒,也不值得冥天老祖用一件聖級武器去換胡王道回來。

再說了,聖級武器的器靈都已經有非常強的靈智了,如果說王級武器器靈的智商相當於小孩子的話,那聖級武器器靈的智商和大人都幾乎一樣了。

聖級武器也肯定不同意冥天老祖將它交出去的,畢竟胡王道只是一名玄境強者,死也就死了。

所以,當胡王道聽到林磊要聖級武器后,才會如此的不淡定,臉色都完全變成了黑色,這可不是被金焰燒的,而是被林磊氣得。

「怎麼?你不願意啊?不願意就算了!」林磊撇了撇嘴,說道。

林磊自然知道胡王道不可能交出聖級武器,他這樣說完全是為了讓胡王道知難而退,以此來拖延時間。

「廢話,我倒是想把聖級武器給你,可就算是我想給你,我的師尊也肯定不會同意的。雖然我的師尊非常看重我,但他絕對不會拿鎮派之寶來換取我的性命的。聖級武器對於一個門派來說,就是命脈,你知道嗎?」胡王道一臉鬱悶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的門派很強大,有一大堆聖級武器呢,原來也是只有一件啊!」林磊翻了翻白眼,嘲諷道。

聖級武器有多珍貴,林磊自然非常清楚,在古龍山脈的時候,黑星和紅虎誤以為林磊身上有聖級武器,兩人都不要命的想將其搶過來,由此可見聖級武器的珍貴之處。

「咳咳……我的門派就算再強大,也不可能擁有一堆聖級武器,你可以去中域打聽一下,擁有一件聖級武器的門派或者家族都非常的少,擁有兩件聖級武器的更是如同鳳毛麟角一般,就連帝神城也只有三件聖級武器而已,我的門派要是有一大堆聖級武器,早就一統人族了,甚至統一整個時空都很有可能!」胡王道乾咳了兩下,說道。

「帝神城?帝神城竟然擁有三件聖級武器?呵呵,果然厲害!」林磊還沒聽小龍說過帝神城具體的事情呢,他只知道帝神城這個組織非常的強大,是人族的統治者。

「那當然了,帝神城能夠統領人族,是需要非常強大的實力的。其實三件聖級武器對帝神城來說,並不算什麼,我聽說,帝神時空的第一神器帝神劍,也曾經是帝神城上一任城主的武器,只不過在一場大戰中,帝神城城主隕落,帝神劍也隨之碎裂,散落在了人族大陸,這真是太可惜了。」胡王道嘆了一口氣,說道。 「嗯?還有這事啊?」聽完胡王道的話后,林磊心頭一驚,不過他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林磊不知道胡王道為什麼會突然說起帝神劍的事情,這讓林磊很是懷疑,難道胡王道剛才認出帝神劍了嗎?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胡王道只是無意間提到了帝神劍而已,但卻讓身懷帝神劍的林磊聽后渾身直冒冷汗,畢竟林磊剛剛才召喚過帝神劍,還是當著胡王道的面召喚,所以現在當胡王道提到帝神劍的時候,林磊才會如此的緊張。

「當然有了,用有帝神劍的帝神城,可是整個時空的霸主,就連妖族、蟲族、機械族還有蠻族這四個異族都臣服在帝神城的腳下,那個時候的帝神城可真的是太威風了。可惜,失去了帝神劍,還有上一任城主隕落,這讓帝神城元氣大傷,直接從時空霸主之位掉了下來,成為人族的統治者。」胡王道越說越來勁,把自己身上還在著火的事情都給忘掉了。

「是嗎?呵呵!那還真是遺憾!」林磊見胡王道表情並沒有什麼異常,也是長出了一口氣,看樣子,胡王道應該沒有發現帝神劍,這讓林磊也是放下心來,開始陪著胡王道閑扯了起來,胡王道樂意耽誤時間,林磊自然更是開心,他巴不得再多耽誤一會兒。

林磊現在就希望胡王道繼續閑扯下去,這樣的話,林磊就不用費勁腦汁想辦法為小龍拖延時間了。

「肯定是遺憾了,不過帝神城的現任城主已經在非常儘力的尋找帝神劍了,他想要找回帝神劍的碎片並且重鑄帝神劍,這樣,帝神城才有可能重新回到時空霸主之位!」胡王道繼續說道。

「帝神城的現任城主在尋找帝神劍!」林磊從胡王道的話中得到了一條非常重要的信息,這個信息對同樣在尋找帝神劍碎片的林磊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若是讓帝神城的現任城主搶先林磊一步,找到剩下的帝神劍碎片的話,那林磊就無法重鑄帝神劍了,雖然戒指在林磊的手中,可是沒有其他的碎片,林磊照樣重鑄不了帝神劍。

而且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帝神城的現任城主會找到林磊,將林磊的戒指奪回去的。

帝神城的能量有多大,林磊不太清楚,但林磊知道,帝神城想要找到自己的話,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無形之中,林磊又多了一個競爭對手,那便是帝神城的現任城主。

「沒錯,作為帝神城的城主,若是沒有帝神劍的話,他也就不算是帝神城真正的城主!」胡王道點了點頭,說道。

然而胡王道的話剛剛說完,他突然聞到了一股焦味,就好像肉燒焦了的味道,於是胡王道多吸了兩下,並且順著這個味道傳來的方向看去,這一看,胡王道看愣住了,他發現,自己的兩條手臂已經被金焰燒焦了,而那燒焦的味道便是從手臂上傳來的。

「啊!林磊,你故意找我聊天的吧?我的手臂都被燒焦了!」胡王道大驚,下意識的甩動手臂,想要將手臂上的火焰甩滅,然而這一甩不要緊,那兩條本就燒焦了的手臂,被他這麼一甩,直接斷裂開來,兩條已經焦黑無比的斷臂直接飛了出去,落在了不遠處的地上,摔得粉碎。頓時,胡王道變成了一個沒有手臂的殘疾人。

「林磊,你賠我的雙臂!」胡王道現在就和人棍差不多了,兩條手臂已經沒了,要多凄慘就有多凄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