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她對著經紀人做了一個手勢,笑容溫和。

一個說法語的影後有多大難度她當然很清楚,這就是她自從進入了頒獎季之後就不停的在美國上空飛來飛去的最大原因。但有時候神經綳得太緊也是需要放鬆的,瑪麗昂覺得適當的喘口氣會讓她未來一段時間的精神更加飽滿。

」我們得集中精力對付凱特·布蘭切特跟朱莉·克里斯蒂,這兩個人是你的勁敵,其他的兩個人問題不大,無論是電影的製片方還是他們本人在奧斯卡上面的影響力都不足,又是北美系的,我們可以把勞拉·琳妮跟艾倫·佩吉放到二級警報當中……」經紀人先生滔滔不絕的跟自己的客戶說著關於公關事項,一臉凝重。

今年的機會說好也好,說不好也不好,真是讓人糾結啊。

「我需要那個獎項。」跟瑪麗昂·歌迪亞的放鬆不同,凱特·布蘭切特的心情要糟糕的多。

同為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候選人,這已經是她的第三次提名,從1999年的《伊麗莎白》開始,到去年的《醜聞筆記》,她每次都敗在美國人手裡面,去年甚至還是一個剛剛出道沒有多久的新人,這簡直完全沒法忍!

「我知道,我知道,但凱特,你得知道奧斯卡確實不像是其他的獎項那麼容易公關,而且今年你有兩個強敵,法國的瑪麗昂·歌迪亞跟英國的朱莉·克里斯蒂,想要拿到這座小金人,你需要做更多的努力。」經紀人也頭疼。

奧斯卡就像是對凱特有偏見似的,每次都對她的表演視而不見,那些沒有她資歷深,演技也沒有她好的人都得獎了,但偏偏凱特卻依然沒有拿到小金人,哪怕是一座最佳女配角。他完全能夠理解對方的心情,只不過奧斯卡確實是是公關的山頂,想要征服真的不是那麼容易。

「或許我們可以嘗試著跟韋恩斯坦兄弟合作,他們今年沒有電影在奧斯卡上面征戰……」凱特提出了一個建議。

「凱特·布蘭切特可以為明年的奧斯卡提名演講準備發言了。或許我這麼說有點為時過早,但要是她沒有入圍奧斯卡,我就準備朝自己開槍。」哈維是這麼對著威尼斯電影節上面的記者們評價關於《我不在這裡》這部電影的,不管他當時說的這句戶有多少真心,但至少氣勢是擺得十足。

不管很可惜,這片子在奧斯卡上面並沒有多麼的閃耀,凱特·布蘭切特倒是靠著《我不在這裡》拿到了一個最佳女配角的提名,可是能拿女主角誰會想要配角呢?《伊麗莎白:黃金時代》才是表現她的演技的最好的影片!不過這位女士已經跟這對兄弟合作了好幾次,比起那些對他們了解不深的好萊塢人士來,澳大利亞來客顯然更了解他們在奧斯卡上面有多大的影響力跟操作能力。

如果跟這對兄弟合作的話,那麼她的奧斯卡之路想必會走的更加容易一些。

「God!凱特,你要知道《伊麗莎白:黃金時代》是環球影業發行的,我們跟韋恩斯坦影業扯不上關係,而環球也不可能甩出一大筆錢來雇傭這對兄弟來進行公關,除非你自己掏腰包!」經紀人感覺頭疼。

這片子跟那些由一個大製片廠牽頭,幾十個小製片廠一起融資的典型美國電影可不一樣,《伊麗莎白:黃金時代》是一部英國出品的電影,它的美國所有的發行事宜都已經賣給了環球,而奧斯卡也是發行方的一種策略,這個時候再去找別人的話他們可不會掏錢,而且會給負責這件事情的負責人造成很不好的印象…..

「而且那對兄弟對於跟自己無關的事情可沒有那麼好心,你知道當初的李奧納多為了請動這對兄弟為他拉票花了多少錢嗎」經紀人比了個數字,讓凱特一下子就沉默了下來。

這位可跟她不一樣,不說美國戶口本了,就說咖位問題,十個凱特·布蘭切特捆起來也比不上這位的價值啊!況且《飛行家》那片子,雖然最後被華納搶走了主導權,但最開始可是由這位大明星發起的,而且當初的米拉麥克斯也有投資,就算是他們離開了這家公司,可是跟華納當初的香火情還是存在的,更不用說大家彼此心知肚明雙方的優勢在什麼地方,因此奧斯卡公關這部分這對兄弟當仁不讓的吞下了一塊大蛋糕。可是《伊麗莎白:黃金時代》跟《飛行家》完全就是兩回事啊,根本就沒辦法這麼操作!更何況還有最根本的問題,錢。

「你跟查理茲·塞隆不一樣,她拿到了奧斯卡還有商業大片的路線可以走,但凱特,你們在本質上面就有著不同,加上那些附加條件,付出跟回報根本就不成比例。」經紀人隱晦的說。

凱特·布蘭切特的長相在擁有著一堆出色的俊男美女的好萊塢中算不上是特別漂亮,跟她的澳大利亞老鄉妮可·基德曼和娜奧米·沃茨比起來她甚至算得上是長相平凡了。她的優勢在於氣質方面的加成跟好的服裝品味還有紮實的演技。但有這些優點的人太多了,還有人擁有凱特不具備的優勢,查理茲·塞隆在奧斯卡之後能夠去演商業片,但凱特呢?一般的男人被她的氣質這麼一壓根本就被襯托沒了,誰會找這麼一個女明星當花瓶?

就算是劇情片,她也沒有掙過憑藉著《邁克爾·克萊頓》提名的蒂爾達·斯文頓。兩個人的路線有很大的重合,但對方的性價比要比她高,凱特現在正處於一個非常尷尬的地位,上不上,下不下的,簡直鬧心死了!

「你乾脆說我長得丑算了!」凱特沖著經紀人翻了個白眼說。

她當然知道自己的優勢跟劣勢在哪裡,所以人們在提起她的時候是演技派而不是花瓶,這已經能夠說明足夠多的

作者有話要說:

東西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但走你的路線的人恰好就有蒂爾達·斯文頓跟查理茲·塞隆擋在前面,現在還有一個新星艾米麗·布朗特,想要殺出一條血路的話真是太難了。」他苦著臉說。

資源就那麼多,別人佔了你就肯定沒有了,這真是個難題,直接導致了現在的沖奧之路都受到了影響。

所以說還是沒有足夠的作品讓人矚目啊,《伊麗莎白》畢竟已經過去了快要十年,還是非常小眾的作品,…..

當年的馬良真是從頒獎季開始就飛遍美國全場,很多人都做不到這麼拼,對了那屆的奧斯卡凱特·布蘭切特也是女主女配雙提名來著,另外這位其實也跟韋胖合作過好多次,當年的奧斯卡戰爭貌似對此並無影響,本文中那句韋胖的說話是引自他在威尼斯電影節上面的真實發言,所以好萊塢真是戲精頻出,從製片人到導演到真正的演員,即使是在電影裡面的演技不夠,但在生活中的演技肯定是夠了的。

至於韋胖的瓜,我也沒吃全,大致就是梅姨大表姐說自己對韋胖的事情毫不知情,非常震驚,表示譴責,然而莉莉·柯林斯她媽說這是好萊塢公開的秘密,大家都知道。韋胖都庭外和解了八次了,還有幾次是直接被報警,很多人都了發表同樣的說法,所以她倆就被打臉了,而且這兩人還走女權人設,情況就更慘烈了,本來出來發聲是件值得鼓勵讚揚而且很勇敢的事情,畢竟男明星那邊基本上都是安靜如雞的默不作聲,但這個毫不知情標籤一貼就毀了,但我覺得這對於這兩個人來說這就是一個無解的話題,不說不知情能說啥?我知道跟我被睡過嗎?反正這倆怎麼說都是個錯,因為之前艹女權艹的太狠了現在遭到了反噬。

然後就是昆汀的心碎,喬斯·維登是個假女權的猥褻男被老婆大爆睡女員工跟女演員,也被拖了出來,馬達跟克勞幫韋胖掩蓋新聞給他的手下做擔保,後續又扯出來卡西沖奧時期他幫著壓新聞,以往的人設崩的一塌糊塗,倒是克勞沒崩,因為這位本身就是渣人設←_←

之後繼續爆伊娃·格林跟卡拉·迪瓦伊還有蕾雅·賽杜等人都發聲被騷擾過,綠娃因為背景不夠大被糾纏了好幾個月,之後的資源虐死,后兩者因為背景強大而得到了補償。然後凱特·貝金賽爾被騷擾過,告訴了自己的朋友,自己朋友告訴了一個即將跟韋胖吃飯的女演員,結果卻被對方出賣==。然後不僅這些,還有科林·費斯,劉皇叔,伊萬,本尼他們,連小李子都被扯了進來,簡直是一片混亂,套句某個網友的話來說,美國人名已經陷入了WG式的癲狂,大家都瘋了估計最近好萊塢的pr公司的業務量要大大的增加,再加上頒獎季的到來,這是要生天的節奏啊。至於朱莉就是說自己被騷擾過一次之後就再也沒跟他合作過,還警告過別人,女權人設不崩。所以這位的雙商真不是蓋的,果然不愧是每次都能沖醜聞中爬出來的強人,不服都不行。然後我決定以後布麗·拉爾森的片子再不感興趣也要去電影院刷,這位是真女權而不是假女權。

至於魯尼·瑪拉,我對她無感,但受不了把她形容的跟絕世美人似的

對了,你們造嗎?揭露這件事情的羅南·法羅就是伍迪·艾倫的兒子,不過她媽貌似說過自己給老伍帶過綠帽,真正的爹可能是弗蘭克·辛納屈,就是那個傳奇歌手( ̄_ ̄),但我想說的是這位才是真天才,11歲上大學,15歲本科畢業,16歲進入耶魯大學法學院,畢業后,加入了紐約律師協會,21歲,到美國□□工作……這才是開掛的人生啊,瑪格麗特跟他比起來算毛線←_←

最後說個比較奇葩的事情,歐美現在又有了一種新的說法,認為韋胖性.騷.擾的對象中沒有黑人是種族歧視Σ(°△°)︴我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感謝小天使

讀者「紅塵流浪貓」,灌溉營養液+602017-10-2910:51:05

讀者「醬油黨」,灌溉營養液+102017-10-2910:21:58

讀者「橙亓」,灌溉營養液+502017-10-2905:27:33

讀者「小懶」,灌溉營養液+102017-10-2823:21:22

讀者「菜豆包」,灌溉營養液+52017-10-2821:44:18

讀者「風之汀」,灌溉營養液+102017-10-2820:26:23

讀者「巧克力」,灌溉營養液+12017-10-2819:08:52

讀者「Hikaru光」,灌溉營養液+12017-10-2816:00:42 「凱特·布蘭切特?…..我會考慮的。」瑪格麗特挑了挑眉毛放下了電話。

「又是來拉票的?盧克哄睡了兩隻小惡魔,做到了瑪格麗特身邊問。

越是臨近最終投票截止的日期,打給瑪格麗特的電話就越多,雖然說在最終投票日期開始之後公關行為就應該停止了,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公開的拉票行為是停止了,可是又沒人規定不許給朋友打電話,學院更不可能去調閱FBI的監聽記錄,上哪去知道這些公關們有沒有做過一些什麼私底下的行為?

「是啊,這次是為了凱特·布蘭切特,昨天還有愛德華跟伊萬他們的…..」這個時間段裡面基本上只要是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的成員,那麼家裡的電話就不可能安靜下來,她當然也不例外。

光是這個星期瑪格麗特就接到了不下幾十個電話,都是為了拉票的,不僅僅是她剛剛說的那幾個人,還有一些關係一般人士都在給她打電話試圖爭取到一票,比如說馬特·達蒙這種的,他們的交集也僅僅只有將近十年前的那部《天才瑞普利》,平時真的算不上是熟絡,這次也為了自己的好兄弟喬治·克魯尼和基友本·阿弗萊克的弟弟過來拉關係;再比如說約翰尼·德普這種,連合作都沒有過,但是卻靠著Kiki的牽線親自下場為自己拉票的。

當然也不乏那些關係不錯的或者是有過合作的人,比如說愛德華·諾頓為了勞拉·琳妮這個老朋友拉票的;讓·皮埃爾·熱內為了瑪麗昂·歌迪亞拉票;伊萬·麥克格雷格為自己的蘇格蘭老鄉蒂爾達·斯文頓拉票;凱拉·奈特莉為了她那部電影《贖罪》拉最佳影片的選票;休·傑克曼為了自己的老鄉凱特·布蘭切特拉票;老朋友維格·莫特森為自己拉票…..

不僅僅是表演獎,還有最佳影片的歸屬問題,基本上這段時間她的電話溫度就沒降下來過。

總體上來說,瑪格麗特覺得今年的頒獎季要比去年過的熱鬧多了,因為今年沒有韋恩斯坦兄弟來攪局,大家突然就變得活躍了起來,加上實力強勁,水平都差不多,所以這潭水就被攪得格外的渾,算得上是一片亂戰了。

倒是男主角,相對於女主角那邊的競爭慘烈,這邊被瑪格麗特在心中戲稱為劉皇叔的小姨夫丹尼爾·戴·劉易斯一出幾乎搶盡了別人的風頭,他可是奧斯卡的親大爺,除非出現什麼意外情況,否則的話瑪格麗特不覺得能有人把他給幹掉。

「那你打算投給誰?」遞給瑪格麗特一碗熱乎乎的橙汁,盧克倒是很好奇。

雖然沒有得到過奧斯卡的提名,但盧克其實也是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的成員,進入新世紀之後學院在成員上面要比以前放鬆了一些,他畢竟是近幾年來躥升速度非常快,而且有過重要作品的男演員,從這點上面來說,申請一個候選人的身份並且得到投票支持也沒什麼好奇怪的,《蝙蝠俠前傳》之後他就得到了這個資格。

即使知道這件事情的普通大眾不多,但對於圈內人士來說並不是什麼秘密,而家裡面有兩個學院成員來說代表著什麼?最近的熱鬧已經證明了一切。

「男的話我打算投給維戈,他是我的朋友。」瑪格麗特一臉壞笑的說。

維戈·莫特森跟她一起合作過《魔戒》,雖然戲份不多,但這人為人很不錯,而且這位可是她爹的迷弟!迷到了她老爸都掛了多少年了依然念念不忘的,前幾年還開了一個紀念威廉·休斯的攝影展,這迷弟的程度,簡直比鐵杆還要鐵杆,當然要維護。

「最佳女主角的話我會投給瑪麗昂·歌迪亞,我喜歡《玫瑰人生》裡面她的表演,至少在我這裡她是最好的。」瑪格麗特接著說。

媒體們總是拿瑪麗昂·歌迪亞在這部電影中的表演來跟她當初在《羅密歐與朱麗葉》中的表演相比較,稱之為燃燒生命的表現,但瑪格麗特卻對此嗤之以鼻,她們兩個走的完全就是兩條路線,完全不具有可比性。不過她確實喜歡對方在電影裡面的表現,還拉著盧克貢獻了好幾次票房。相比較起其他的幾個演員倆說,當然要把票投給自己喜歡的演員啊!

「最佳男女配角方面,我都沒什麼想法,打到我這裡的電話也不是很多,你呢?」跟最佳男女主角和導演還有最後的最佳影片的大獎這幾個重災區比起來,男女配角方面真的算不上是激烈。

「男主角當然是湯米·李·瓊斯,女主角跟女配角的話無所謂了,男配角投給賈維爾·巴登,然後最佳影片當然是《老無所依》。」盧克回答。

他跟瓊斯關係不錯,當然會把男主角的票投給他,而科恩兄弟,盧克雖然自認為是個商業片演員,但也是有一顆嚮往著藝術的心臟的,作為獨立電影屆跟神秘風格的大拿,科恩兄弟的作品當然會吸引他。更何況這兩位的票都拉到他這裡了,做個順水人情也沒什麼。

「那我男配角也投給賈維爾·巴登好了。」瑪格麗特。

「那我女主角也投給瑪麗昂·歌迪亞好了。」盧克。

兩個人同時開口,默契的一笑。就這樣決定了自己的投票的去處,既草率又任性,跟他們在提名時候的嚴謹真是相差甚遠。

人們都說奧斯卡提名靠實力,得獎靠運氣,這種說法其實並沒有錯誤,因為這中間不僅僅關係到演技,還關係到當時的社會訴求跟各種背後交易,而這個有著超過六千人的評委團們在投票規則上面也證明了這點。

簡單的說,提名階段,最佳影片這個選項是向所有的學院成員開放的,只要你有行為能力就能投。而其他的獎項,比如演技獎技術獎一類的,提名人是由在該部門工作的學院成員投票選出。舉個例子,如果你是一個演員,那麼你可以投出五張選票,分別是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跟最佳影片獎;如果你是一名導演,那麼你只能投出兩票,導演獎跟最佳影片獎。

但這只是提名階段而已,到了最後的投票日期中,這個規則就變成所有的學院成員都可以對所有的獎項投票。嗯,紀錄片,短片(包括紀錄短片,真人短片,動畫短片)跟外語片例外,這五個獎項要求投票的人必修在指定的電影院觀看了所有的提名作品之後在電影院現場索取選票並且投入到現場的選票箱裡面。

從歷年的曬選票結果來看,明顯是表演獎、最佳劇本跟導演還有最佳影片這幾個熱門幾乎每個人都會投,專業技術獎項則是除了最佳剪輯跟美術一類的之外投的人比較少,更多的是專業性質強的人去投票。

那麼問題來了,如何在這個龐大的基數中保證自己的勝利?這個時候各種媒體上面的宣傳跟金元政策以及以往的拉票酒會們就起了作用了,所以說某些演員們輸得不冤,因為到了後期基本上就是錢跟資源的鬥爭了,除非是具有社會性意義的電影黑不下去,否則的話,就到了應驗那句演技從來不是奧斯卡最看重的東西的時候了。

而自從韋恩斯坦兄弟崛起之後就讓這個過程更加瘋狂並且變本加厲,那可不就是靠運氣嗎?

或者說還要靠人品,最後的投票期間千萬要向上帝祈禱別出什麼亂七八糟的幺蛾子,或者是自己的對手有良心一點兒,否則的話基本上也是錢跟獎項兩空的結果。

還是要用韋恩斯坦兄弟舉例子,在第七十五屆奧斯卡上面,其實《紐約黑幫》是非常有希望成為最後的贏家的,畢竟老馬丁連一些莫名其妙的跟電影無關的行動都參加了,天天在媒體上面刷屏,而丹尼爾·戴·劉易斯,這位一向低調的演員也是從頭到尾的把各種流程走了個遍,電影本身製作也非常精良,十項提名即使不能全拿也總不會空手而歸變成《肖申克救贖》第二吧?

但事實就是那麼打臉,羅伯特·懷斯,就是那個導演了《音樂之聲》跟《西區故事》的前學院主席,在《每日新聞》上面發表了一篇大肆讚美《紐約黑幫》的文章。本來這事好事,你看這位地位這麼崇高的人士都出來背書了,那這片子肯定好啊,所以還不趕快投票?

結果萬萬沒想到啊,就在整個米拉麥克斯都在喜氣洋洋的等著橫掃奧斯卡的時候,那篇被韋恩斯坦兄弟拿來當範本公關的文章被爆出來不是前主席寫的,而是米拉麥克斯的公關寫的,這特么的就操蛋了。

於是形勢一片大好的《紐約黑幫》全滅,十提零中,拷貝了一下老大哥《肖申克救贖》的歷史風範。但問題是《紐約黑幫》這片子雖然不錯,但跟在各種榜單上已經快要被神化的《肖申克救贖》實在是不能比。更何況那年的好片真的太多,所以最終也就只能悄無聲息的沒了水花。

劉易斯還好,畢竟已經拿過了一次小金人,老馬丁就比較慘,折騰了那麼多也沒能得償所願,還是要繼續折騰下去,心情可想而知。

至於那些被韋恩斯坦幹掉了的影片跟演員和導演們就更是相當完美的詮釋了一下什麼叫做天有不測風雲,離獎項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被各種醜聞跟亂七八糟的手段給淹沒這種事情都成了常事了,直接導致了這對兄弟在業界之內的惡名昭彰。

基本上,在新世紀的前幾年裡面,這對兄弟雖然不能說在奧斯卡上面百戰百勝的,但說是權勢滔天也不為過,因為他們在獨立電影這塊涉及到的資金鏈不多的區域確實是有著足夠的發言權跟勢力,也就是去年,本來以為穩拿的最佳女主角被西蒙·豪斯給暗算了一下,在金元上面又被斯嘉麗狠心切肉的氣勢給打擊的暫時失利而已。而今年這對兄弟因為去年花費了太多的精力在《女王》上面,也只能暫時放緩自己的腳步,等待明年再在奧斯卡上面殺個回馬槍。

所以也就導致了今年的頒獎季格外的熱鬧,砸錢的砸錢,走人情的走人情,大家紛紛各使手段試圖捧走那座小金人。

瑪格麗特跟盧克這種情況並不少見,既然提名已經專業過了,那麼最終投票當然是要可著自己的心意來,關係網路可不就是這麼來的嗎?

就像是已經銷聲匿跡了一段時間的布拉德·皮特跟安吉麗娜·朱莉,這對夫妻兩個人在頒獎季的電話熱度也是頗高。

憑藉著《邁克爾·克萊頓》入圍了最佳男主角的喬治·克魯尼要衝擊奧斯卡,當然需要拉票,自然也不能放過好兄弟布拉德·皮特啊。

「你確定要把票給喬治·克魯尼跟卡西·阿弗萊克?」朱莉挑眉問他。

當初他可是跳腳咒罵那些『好兄弟們』對他的事情保持緘默不出聲,現在怎麼又想開了?

「維持一段關係並不是壞事,我以為你知道。」皮特不怎麼在意的說,繼續在看手裡面的劇本。

這就是好萊塢,從來就沒有永遠的敵人,只要有利益牽扯,過往的恩怨誰管他去死?被哈維·韋恩斯坦甩了一臉鈔票的本·阿弗萊克現在不照樣跟這對兄弟相處的不錯?被米拉麥克斯搞掉了最佳女主角的凱特·布蘭切特還不是繼續跟他們合作電影?在自己的事業跟前途面前,那些恩怨就是個屁!圈子就那麼大,總會碰到一起的,誰知道今天的敵人會不會是明天的合作夥伴?

現在他既然能夠為喬治·克魯尼跟卡西·阿弗萊克投出自己的選票,將來就能夠要求克魯尼跟波士頓幫為他的事業做出回報,那麼為什麼要拒絕這種互利互惠的事情呢?

「我是知道,但卡西·阿弗萊克,你認真的嗎?」朱莉做了個無語的表情。

作為一個靠著聯合國跟女權主義重新崛起的人,她對阿弗萊克兄弟的傳聞還是有那麼些了解的。說老實話,朱莉承認自己在

作者有話要說:

某些衛道人士的眼中是個道德敗壞的女人,但跟性.騷.擾比起來她覺得自己簡直就像是一朵純潔的小白蓮花了,當初跟韋恩斯坦兄弟合作《隨心所欲》的時候的遭遇簡直讓她噁心到了極點,對於這種人當然沒有什麼好印象。而且要命的是這跟她自己現在正在塑造的人設衝突,要是以後被媒體挖出來了可就打臉了。

《紐約黑幫》那年,真是各種大戲頻出,韋恩斯坦兄弟跟波蘭斯基互懟,你黑我我黑你的,專挑狠得來,然後最後的結果就是《芝加哥》拿到了最佳影片,《鋼琴師》拿到了最佳導演跟男主,韋胖參與制片但被賣給了派拉蒙的《時時刻刻》拿到了最佳女主,然後劉皇叔的最佳男主角飛了,摩爾被韋胖坑的報了個最佳女配把票給分了也是什麼都沒拿到,老馬就更不用說,形勢一片大好之下落空,但是除此之外還要看到一件事情,《魔戒》他倆是挂名製片的,所以那一年的五個BP有四個都跟這對兄弟有關,三個直接深度參與,簡直細思恐極

魯尼·瑪拉這種不太可能被韋胖騷擾,但她是韋女郎啊,算是吃過紅利的,而且還跟卡西·阿弗萊克交往過,不過她這次神隱了,還有布萊克,也是韋女郎,不過這個發言了,還有個神隱的是凱特·布蘭切特,這位可比瑪拉跟韋胖的合作深多了,貌似現在還沒發生,話說你們造嗎?她跟達.賴是朋友,還出席了對方的籌款晚會,我記得有人扒當時的門票一張三百來著,也不知道記沒記錯←_←,本尼的話他提名的電影就是韋胖提名操作的啊,後來也深入合作,好像還有一部電影沒上映來著,這次也是神閃避了,科林·費斯是韋男郎這點毫無疑問,因為他出名的電影基本上都是韋胖的,提名跟獲獎的更不用說,但他算是比較誠懇的,發言也很實在,算是說出了很多人的心理。還有劉皇叔,這位不用提了吧,第一個男主角就是韋胖公關下來的。至於小李,你們都忘了《紐約黑幫》跟《飛行家》還有昆汀的《被解救的姜戈》了嗎?尤其是《飛行家》當初沖獎的勢頭不要太猛烈,所以被扯出來簡直再自然不過。像是更早期的靠著韋胖打入英美圈兒的朱麗葉·比諾什還有朱迪·丹奇他們也被拉著出來溜了一圈。綠娃那時候真是慘到不行,似乎一下子就完蛋了似的,她算是個很高產的演員,但是13年空白了一整年,按照電影的製作流程來算的哈,正好是被韋胖騷擾之後的那段時間裡面,我當時一直奇怪她為什麼會去接電視劇,畢竟也算是有名氣的電影咖了,要知道這可不是有線台的電視劇。不過她自己本身實力過硬,而且長相上面有特色,後來還是掙扎了出來,也是被韋胖坑的夠嗆

至於男星沉默的問題,女星都被逼著表態了,這幫子平時也在艹女權跟既得利益者為啥不能被逼著表態?出事就罵女人,男人就全是純潔的小白蓮花?不說馬達跟克勞壓新聞的事情,要知道之前艾瑪·沃特森的那個heforshe的女權運動的活動可是把好萊塢的好多男演員都給包括進去了,個個在節目上面占著女權鬥士的便宜,天天當自己是正義使者,平時也沒少搞事情,靠著這手博關注抬聲望爭資源的,現在才想著安靜如雞了?世界上哪來那麼多的好事啊?說到底,被逼著發言的都是曾經跟韋恩斯坦深度合作過、享受過好處艹過女權的人,人家那些平時不艹女權的男星和沒吃過韋胖紅利的男星也沒被拉出來溜過啊。

出來混是要還的這句話大概就是這場媒體狂歡的最佳詮釋。他們的記性比誰都差,但也比誰都好,明星這麼透明化的職業過去做了什麼他們都記得一清二楚,到了需要的時候就該上場了。倒是馬克叔,從頭到尾都是自發的懟,真鬥士無疑

再說個題外的,某位導演為啥名望那麼高?因為他在93年的時候就靠著韋胖空降奧斯卡拿到了最佳攝影的提名啊!想想看,那可是二十多年前,奧斯卡還相當神聖的時候,當年即使是韋胖忙著霍利·亨特沒工夫折騰也能做出這麼神的操作,你們感受一下這對兄弟的彪悍之處

感謝小天使

泠然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10-2519:33:47

XXL瑩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10-2617:38:34

白堊紀的小嘍啰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10-2822:10:31

紅紅紅塵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10-2920:23:56

白堊紀的小嘍啰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7-10-2920:59:03

讀者「夜雨惑北」,灌溉營養液+152017-10-3016:12:04

讀者「cimile」,灌溉營養液+102017-10-3014:11:07

讀者「抬頭就是陽光」,灌溉營養液+62017-10-3013:06:25

讀者「毛絨狐狸」,灌溉營養液+12017-10-3001:28:48

讀者「Raphael☆?」,灌溉營養液+52017-10-2922:52:52

讀者「小白小姐到此一游」,灌溉營養液+152017-10-2922:11:29

讀者「自由的風」,灌溉營養液+202017-10-2922:05:19

讀者「不想減肥的胖狐狸」,灌溉營養液+12017-10-2919:41:53

讀者「莫柒墨黎(╯‵□′)╯︵┻━┻」,灌溉營養液+102017-10-2919:21:32

讀者「朔媽」,灌溉營養液+62017-10-2918:40:58

讀者「豆^O^沙」,灌溉營養液+1202017-10-2918:31:41

讀者「ddddd」,灌溉營養液+52017-10-2918:29:01

讀者「」,灌溉營養液+102017-10-2916:57:44 正好,目光都落在了一身魅藍色錦衣,看上去陰冷孱弱輕晃著酒杯的月無暇身上。

連樞也抬眸看了一眼,然後極淺地挑了一下眉梢,細長邪魅的丹鳳眼中似是有一抹意味深長又似是什麼都沒有,那張令人驚惑交加的絕艷面容依舊是一片幽深難測,根本看不出她在想些什麼。

月拂陰冷沉寂的眸子則是微微一眯,有些說不出來的危險,蒼白的唇揚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笑得沒有任何溫度。

見尋緋墨說要與月無暇同席,眾人的神色都有些許意外,心中各自思索納悶。

難道北越這位尋王爺認識月王爺?可是,月王爺身體病弱,別說是前去北越,便是離開上京都不曾,怎麼會認識尋緋墨?!但若是不認識,在場這麼多的世家子弟,為何偏偏是月王爺?!

這件事情,不僅是他們疑惑,便是南宮振天和太后,眼中都寫著不解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