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啊!」秦然茫然地說。

「那就等到今天晚上,我會告訴你的。」林凡邪笑道。

「為什麼要到晚上?」秦然摸不著頭腦地問。

「你還想白天啊?」林凡一怔。

「我就想快一點知道。」秦然奇怪地看著他,什麼問題一定要到晚上說才行?

「白天要趕路,還是等到今天晚上再說吧!」林凡想了想,說道。

「好吧,你真是麻煩!」秦然瞪了他一眼,嗔道。

不過,她的心情也好了一些,之前由於知道林凡在下界還有女人的事,讓她心裡有點難受,但現在想想,在修真界自己是他唯一的女人,而且自己也的確喜歡他,他也喜歡自己,那就足夠了。

說是趕路,但其實一點也不趕,林凡一路帶著她遊山玩水,一直玩到晚上,也錯過了宿頭。

「今天就在野外住吧!」林凡拿出了帳蓬,說道。

眾人也沒有什麼意見,太虛子兩人是男人,根本就不需要什麼帳蓬,隨便找個地方打坐就好了。

秦然開始還很嬌羞的,不過看到帳蓬裡面的設施后,也非常好廳,便半推半就的答應他一起住在裡面。

「太虛,你們兩個去打點野味,今天晚上我親手做一頓好吃的。」林凡說道。

「是!」太虛子兩人馬上就應了下來。

沒一會,他們就拿著十來只野味回來,而林凡也架好了燒烤架子,火都升好了,就等著燒了。

「你真會做飯啊?」秦然驚訝地說。

「當然,我可是一個大廚,做出的東西不比你們家差。」林凡微笑道。

「吹的吧?」秦然表示不信。

「如果我做的很好吃,你會怎麼樣?」林凡笑道。

「你還想怎麼樣?」秦然嬌媚地說。

家有萌寵,花心老公來碗裏 「如果我做的好吃,你就要主動親我,怎麼樣?」林凡壞笑道。

秦然臉一紅,啐道:「你真壞!」

「怎麼樣嘛?」林凡邪笑道。

「哼,我還怕你不成?」秦然嬌臉微紅,說道。

「那就這樣說定了!」林凡得意地說。

隨著時間推移,一股香氣也散發了出來,秦然的口水都禁不住要流下來了,早就將自己跟他打賭的事忘到一邊去了,眼巴巴地看著他手裡的東西。

「好了,你試一下吧!」林凡微笑道。

秦然飛快地接了過去,也顧不得什麼淑女風度,一口咬了下去。

「好好吃!」她情不自禁地說了一句。

「現在知道我做的好吃了吧?那麼,一會你可要兌現諾言哦!」林凡壞笑道。

秦然一怔,才想起自己嗖他打賭的事,不由得臉都紅了起來,扭捏說:「我不要!」

「願賭服輸,否則的話,會受到懲罰的!」林凡壞壞地說。

「反正我不管!」秦然說了一句,也懶得再理他,吃了起來。

林凡將手裡燒好的扔給了太虛子兩人,兩人拿到后,便識趣的離開了,到了幾百米外找地方坐下,這樣既可以不打擾到林凡泡妞,又能起到警戒作用。

「好香!」一個人冒了出來&。

「破天,你怎麼也到了這裡?」林凡一怔,說道。

「我就說嘛,這麼香的味道是如此的熟悉,原來是林老大你在弄啊!」破天大笑道。

他一點也不客氣地坐了下來,接過林凡遞來的東西,猛吃了幾口,才說:「我還不是上次那個任務,那些混蛋也到了這裡來。」

「原來是這樣。」林凡一點也不意外,那些人敢到外門去,這裡自然也不會放過的,畢竟這裡才是真正的修真界,靈氣充足多了,他們從上界下來后,如果不想境界掉下去,在這裡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了。

破天飛快地吃掉了一隻雞,然後才看著林凡說:「老大,你這境界提得真快,這才多久沒見,你不但從那邊上來了,而且不提到了分神期,看來不用多久,你就可以到仙界去了。」

「我是迫不及待了!說真的,想到那種場面我就熱血沸騰啊!」林凡臉上泛起了神往之色。

「哈哈……老大你還是跟以前一般,這好戰的性格不變啊!」破天大笑道。

「我這不叫好戰,只是看不得那些混蛋罷了。」林凡正色說道。

「嗯,我明白!那些敗類不除,仙界也永無寧日。」破天點頭說道。

林凡將最後一隻雞烤好,自己開始吃了起來,同時從身上取出了美酒,跟破天對酌起來。

「來這裡有沒有什麼收穫了?」吃了一會,林凡才問道。

「還沒有什麼進展,那些混蛋藏得真深。」破天有點沮喪地說。

「也許,我能幫你找出來。」林凡微笑道。

破天一凜,搖頭說:「你千萬別冒險,否則的話,萬一我來不及馳援,那就麻煩了。」

「放心吧,我沒事的。」林凡搖頭說。

「總之,一切安全為主!你別忘了,雖然他們到了這裡,修為上會下降很多,但也不是你現在能敵的。」破天認真地說。

「我知道啊!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是那種莽撞的人,而且也不想送掉小命。」林凡笑道。

「好吧,那我就放心了!」破天點頭說。

看了看天色,他長身而起:「老大,我先走了,有什麼事就聯絡我,短期內我應該都會在這裡。」 「好強大!」看著破天離去的身影,秦然驚嘆道。

「當然強大了,如果你知道他是什麼人,那你就明白他為什麼會如此強大了。」林凡笑道。

「他是哪一派的?以前我可沒聽說過這號人。」秦然問道。

「他啊,是上面的。」林凡指了指天上,說道。

「上面?上面是哪一派?」秦然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愕然問道。

「你真笨!」林凡捏了她的鼻子一下,笑道。

「人家就是不知道嘛!」秦然羞澀地說。

「上面,自然便是仙界了!」林凡輕輕將她摟住,說道。

「仙界?」秦然一驚,一下子從他懷裡坐了起來,震驚地說。

「是啊,他就是仙界的執法人員,而且還是最高級的那種。」林凡點頭說。

秦然震驚地看著他,半天才說:「不對啊,我聽說仙界的人不能下來的,這是怎麼回事?」

「誰告訴你仙界的人不能下來?一直以來都能下,只不過有規定而已。而且,如果不是得到上面的命令下來,那就是非法下來,會遭到執法者的追殺。這一次,破天就是奉命下來追殺那些人的,之前在外門那邊就殺了幾個了。」林凡微微道。

「原來是這樣啊!奇怪了,他是一個仙人,怎麼會叫你老大的?」秦然想到破天對林凡的稱呼,問道。

「那是因為你老公我天生就是老大的命,不管能力強弱,看到我都不得不向我稱臣!」林凡傲然說道。

「切,我才不信!你現在就是一個分神期的,人家一個仙人,無論在境界上還是氣勢上都比你強,為什麼就會讓你懾服?你真壞,快說理由!」秦然嗔道。

「我說的是真的啊!」林凡聳了聳肩,說道。

「真你個頭!別以為我好騙,哼!」秦然嗔道。

林凡無奈地看著她,說道:「好吧,其實以前也是神仙,只不過是轉世重修罷了!所以呢,破天認出了我以前的身份,所以才會這麼尊重我,明白了么?」

「你以前是神仙?」秦然驚訝地問。

「對啊,有什麼奇怪的么?」林凡笑道。

「那你以前是不是特別厲害的?」秦然非常感興趣地說。

「當然了,不然以破天那麼驕傲的人,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的服我?」林凡認真地說。

「那你以前到底是什麼人?」秦然興緻越來越高,問道。

「我有一個很響亮的稱號,叫陰陽神君,你聽說過吧?」林凡微笑道。

「什麼,你是陰陽神君?」秦然震驚地說。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林凡笑道。

「我的天啊,你竟然是陰陽神君,我真是太幸福了!」秦然突然大叫起來,顯得非常的興奮。

「呵呵,現在知道自己幸福了吧?來,親老公一個!」林凡邪笑道。

秦然臉上一紅,不過卻真的親了他一下,然後便飛快地收了回去。

「這可不行,我是讓你親這裡!」林凡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說道。

「才不,你壞死了!」秦然嬌羞地說。

「親不親?」林凡嘿嘿笑道,做出了威脅的動作來。

「就不!」秦然偏過頭去。

「那我就自己來了!」林凡哈哈一笑,摟著她倒向了沙發上。

「不要……」秦然驚叫一聲,然後聲音就沒了。

吻著吻著,林凡的邪火就上升了,大手無法控制地伸了進去,雖然秦然掙扎了一下,但最後還是讓他突破了防線。

「你壞死了!」等到兩人的嘴巴分開,秦然嬌羞無比地說。

林凡的手還在裡面,不斷地挑動著她,秦然感覺到自己越來越無力了,想推開他,可是根本就使不上勁,而且內心中也有一種衝動,於是便任由他使壞了!

帳蓬里的氣氛越來越曖昧了,秦然的意識也越來越薄弱了,根本就不加以抵抗,任由他將自己的武裝都清除了下來。

直到痛楚傳來,她才反應過來,再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老公,你一定要憐惜人家!」她眼淚汪汪地說。

……

等到一切都風平浪靜了之後,秦然躺在他林凡的懷裡,嬌媚地看著他。

「老公,你真好!」她有點嬌羞地說。

「我對你當然好了,可是我現在難受啊!」林凡鬱悶地說。

他可還沒有釋放出來,憋得很難受,可是秦然卻不堪再戰了。

「可是,人家不行了叫呢!」秦然可憐兮兮地說。

「唉……」林凡長嘆一聲。

「那你以前是怎麼過來的?」過了一會,秦然嬌羞地問。

「以前啊,如果只有一個人的話,通常只能用別的方法了。」林凡眼珠一轉,說道。

「什麼方法?你說吧,看看我能不能做到。」秦然看到他難受的樣子,有點不忍心地說。

這一問,就將她永久的推落了深淵,從今往後,她幾乎每晚都要做著同樣的事了。

林凡嘿嘿一笑,將方法說了出來,秦然果然羞得要死,啐道:「我才不幹,羞死人了!」

「可是,我真的好難受!小然,你的那些姐妹可都是那樣子過來的,不然的話,我早就憋死了!」林凡說道。

「不要,羞死人了!」秦然臉色通紅,扭捏著說。

「那行啊,我再來了!」林凡嘿嘿說道。

「不要!」秦然大驚,再來的話,自己豈不完蛋了?

「那就來吧!」林凡其實也沒有真的想再那樣,只是嚇一下她而已。

「你壞死了!」秦然無奈地說。

……

等到林凡徹底釋放出來后,他臉上露出了滿足的表情來,說道:「小然老婆,你果然聰明得很!」

秦然打了一個飽嗝,嬌羞無比地說道:「壞人,人家都漲死了!」

「嘿嘿,那可是大補之物,特別是老公我的,絕對是真正的精華!」林凡笑道。

「騙人!」秦然不依地掐了他一把,嗔道。

「真的啊,你很快就可以體會到了!」林凡一本正經地說。

「真的?」看他說得認真,秦然有點相信了。

「絕對是真的,我可不會騙你!」林凡說道。

「好吧,如果不是真的,以後我都不跟你來了!」秦然嬌羞地說。

「你捨得那種感覺么?剛才你也是非常舒服的,對不對?」林凡笑道。

「才不是,不跟你說了,我要去洗澡。」秦然掙扎著坐了起來。 旅程繼續著。

在經過近半個月的旅行后,林凡一行終於來到了魔獸森林外。

「宗主,這裡面非常危險的,有些魔獸比我們還強大。」太虛子遲疑著說。

林凡笑了笑,說道:「不用怕,比你們強,不代表我們就會有問題,跟著我進去吧!」

BOSS寵妻太兇勐 「可是……」太虛子有點著急了,這魔獸森林跟外面不同,在外面自己還有可能保護到他,可是進入裡面后,一切都是未知數,萬一出事了,自己就是萬死莫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