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吧?」格林拍拍庫帕托的肩膀,緊跟著狄迪馬而去。

庫帕托捏緊雙拳,雖然阿依的出現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力,可被詛咒的族人中,實力最強的一批卻還緊緊守護在雕像周圍。

狄迪馬與格林兩人就算最後成功了,也得付出巨大的代價!

他們這是做好犧牲的覺悟了!

「走!」庫帕托低喝著,招呼身後僅存的十數位族人。

「怎麼會這樣!」

這時的阿依顯得手足無措,她沿著訊號傳遞的方向前行了數千米,終於接近了這個廣場,可未等她任何動作,就莫名其妙的觸碰了一個警戒性的魔法陣,這才導致了位置暴露。

她心中懊惱不已,作為一名專攻魔法陣的學者,她竟然敢犯了一個低級錯誤!實在是太不小心了!

當然,這也跟她心中擔憂波爾克,失了方寸有很大關係。

嗖嗖!

大約半分鐘后,十幾名黑精靈便圍攏過來,他們眼中的暴虐與之前阿依遇到過的黑精靈少年如出一轍,身上散發出的氣勢更為強大。

「米哈布大叔,那斯柯達大哥···」

阿依吐出一個個熟悉的名字,這些昔日裡帶著和煦笑容的人如今早已成為了詛咒的傀儡!

這讓阿依心中壓抑到了極點。

咻!

精神有些恍惚的她沒有注意到從天而降的一抹刀光,凌厲的氣勢如泰山壓頂,撕扯著半空。

這一刀若是劈實了,阿依恐怕就香消玉殞了。

嘩嘩!

勁風習習!

當刀刃距離前額頭不足一米之時,阿依終於回過神來,但為時已晚。

她閉上了雙眸,等待死亡的審判。

「阿依!!」

轟!

死神正在翩翩起舞之時,一道黑芒徹底將其打回地獄。

長刀被截成兩端,落入了大地之中。

啪嗒!

阿依感覺自己投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當她重新睜開雙眼,就對上了波爾克那張疲憊卻充滿了擔憂的面龐。

「波···波爾克?」阿依嘴唇蠕動著,獃獃的望著眼前之人,如同丟了魂似的。

「我這是在做夢嗎?」

「說什麼傻話,大白天做什麼夢。」波爾克哭笑不得。

「啊!」

失了兵器的黑精靈憤怒的沖了過來,硬生生打斷了兩人的交流。

波爾克抬起頭,身上的溫柔頓時轉化為凜冽殺氣。

黑光!

嗡!

一抹抹耀光閃爍,黑幕層層疊疊堆積,鑄造成一堵牆壁,攔截在了黑精靈的面前。

「咳咳咳!」

在使用完魔法后,波爾克蒼白的臉頰忽然一紅,劇烈咳嗽起來。

「你怎麼了?波爾克?」阿依一把抓住愛人的手臂,可她瞧見的卻是一條條散發著邪惡氣息的黑線。「這···」

「我的時間也不多了呀。」波爾克做著深呼吸,盡量控制自己的狀態,他不想在心愛之人的面前化為一頭惡獸。

「為什麼會這樣!」聽聞沒有現實見到那麼來的有衝擊,阿依的眼淚瞬間掉落。

「你怎麼來了?女王大人應該不會放你進來的吧?」波爾克的聲音溫柔至極,輕輕撥弄著少女的長發。

「我偷偷進來的。」阿依帶著哭腔小聲道。

「真是這樣,這可不是一個好決定,阿依。」波爾克道。

「我不想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想看到你!」阿依昂起美麗的面容,「難道你真的和母親說的一樣,不希望我來?」

帝國重器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不願意你冒險。也因為我愛你,我還想再見到你!」波爾克緊緊摟住阿依,「我自私嗎?」

「怎麼會?」阿依的小腦袋搭在了波爾克的肩上,「就算再危險我也會進來!你知道的!」

「所以,就要先解決眼前的麻煩了。」波爾克淡淡道,遠望見了狄迪馬與格林的身影,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們的打算。

「阿依!」

朕的皇后能見鬼 「嗯?」

「他們畢竟是我的族人,不要···」

「我明白的!」阿依鬆開了那溫暖的懷抱,一抹抹綠色的元素圍繞在她周身,「我不會真的傷害到他們!」

「好,那就動手吧!」 ?轟!轟!

波爾克自行驅散了黑幕,與阿依兩人頂了上去。

他們的動作看似大開大合,卻並沒有真正傷害到湧來的黑精靈,僅僅是將他們擊退罷了。

而得益於波爾克一行人的拖延,狄迪馬和格林沖入了廣場之內。

這時,盤坐在佩奧利斯塔雕像周圍的幾名中年人直接站了起來。

他們的身份在黑精靈一族中亦是顯赫,只弱於狄迪馬與查馬克兩人。伴隨著這樣一批人的失守,早已給黑精靈一族蓋上了一層陰霾。

「吉克!阿倫納多!」狄迪馬瞧見迎上來的兩人喃喃道,面容上的悲傷一閃而逝。

曾經,他們是親密無間的戰友,而現在,卻要因為一個該死的詛咒手足相殘!

「狄迪馬,你進去,我給你開路。」格林淡淡道,面色非常平靜。

「你開路?不!格林,你一個人擋不住的,我們需要一起!」狄迪馬拒絕了格林的提議。

「一起的話根本沒有機會!」格林斷然道,「狄迪馬,我已經做好犧牲的準備了,你可一定要成功呀。」

「你想幹什麼?」狄迪馬一聽這話,心中頓時升起不妙的感覺。

「偉大的黑暗女神,將你的力量賜予你虔誠的信徒!我將用靈魂與生命向你獻祭,以渴求這震撼人世的無窮黑暗!」格林吟唱起來,全身慢慢被一股騰起的黑霧所包圍。

那些黑霧如同擁有生命一般,在格林的體內穿梭著。又像是一隻只螞蟥,吸食著格林的生命之力!

黑暗獻祭·魂舞!

嗡!嗡!

一道道交錯的黑暗之光匯聚于格林的頭頂,灰濛濛的靈魂小人緩緩成型,跳著莊重又嚴肅的舞蹈。

當魔法公式一一搭建,格林的面容迅速衰老下去,變為一風濁殘年的老者,氣若遊絲,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格林!」狄迪馬雙眼頓時血紅。

「雖然我一個人無法擊敗他們幾個,但想要托住的話還是綽綽有餘的。」格林的聲音也變了,不再渾厚粗壯,沙啞的如同鹽湖邊磨礪出的大顆粒結晶,刺耳尖銳。

「別擔心,老夥計,咱們的時間還有不少,去吧,為了我們的族人,咳咳!「格林輕輕咳嗽著,渾濁的目光中忽然暴起一刀精芒,乾癟的身子猛然膨脹起來,面色潮紅如天邊懸挂的血月!

格林的青春再次回歸,他又恢復成了之前的模樣。

可狄迪馬知道,這是迴光返照,一旦獻祭得來的力量散去,那就是格林消逝的那一刻!

「別辜負我的心意。」格林最後望了一眼狄迪馬,往前踏出一步。

吉克、阿倫納多,以及其他幾個黑精靈瘋狂的圍攻過來,他們感受到了敵意與危機!

「哈哈哈!當初你們可奈何不了我,現在,依然是這樣!」格林大笑著,眼角燙出一滴淚水,有緬懷,也有蒼涼。

戰爭結束后,詛咒爆發前,他們這些黑精靈族的「老傢伙」可是經常在一起切磋、探討、進步,因為黑精靈一族可以依靠的只有他們了。

那個時候,憑藉著自己的天賦與對魔法的理解,格林常常能壓制住其他人,這也讓他有了打趣別人的資本。

可現在,他寧可自己敗了,也不想以這種方式與老友們見面。

咔咔咔!

一個照面后,格林與幾人糾纏在一塊。有了獻祭的力量,這些老傢伙自然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威脅。同樣,他想要解決這群老傢伙也還是差了些。

狄迪馬迅速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繼續朝著廣場中心的雕像跑去,那裡有著拯救族人的希望!

「殺死···來犯者····殺死···來犯者···」

斷斷續續又充滿魅惑的聲音陡然響起,如同催眠的指令,讓留存在雕像前的最後一人從沉睡中蘇醒。

啪嗒!

他挺直了身子,回過頭來。

狄迪馬心中一震,苦澀不斷蔓延。

該來的還是得來,查馬克,沒有想到再見面會在這樣的場景之下。

沒錯,最後的一人就是現任黑精靈一族的族長,一腳踏入傳說的頂級史詩級強者!

只不過他現在的狀態不是很好,臉上擴散的黑色絲線就像是附著的血管一般躍動著,令人作嘔。

不遠處的佩奧利斯塔雕像散發出紫色的熒光,充斥著一股子邪氣。

「狄迪馬!」查馬克吐出三個字,眼眸中並沒有一絲血紅,反而十分清澈。

這讓狄迪馬有些恍惚,難道查馬克沒有被控制嗎?不!他身上散發的味道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查馬克了!

「投入女神大人的懷抱吧!我們可以續寫新的篇章!」查馬克張開雙手,一臉的狂熱加虔誠。

對於這個表情,狄迪馬不感到陌生,只是此時查馬克的信仰早已不是黑暗女神了。

「查馬克,我們的信仰永遠是黑暗女神!」狄迪馬艱難道。

「黑暗女神?她有在乎過我們?哈哈哈!戰爭狼煙起,我們所崇拜的眾神在何處?他們高高在上,只會像看著螻蟻似的望著我們!他們是所謂的神!可曾經也是這大陸上的一份子!他們可以成為神,我們為什麼不可以!」

「瘋子!」狄迪馬暗罵一句。

「看起來我們談崩了,不過也好,只有新生的虔誠者才能加入我們!你們這些老東西也該被淘汰了!」查馬克殺意凜然。

「淘汰?還沒到時候呢,我一定要摧毀你!」查馬克凝視著雕像,氣勢緩緩攀升著。

隆隆!

雷光大作,預示著一場大戰的到來,又或者是老天的不滿與悲鳴。 ?「父親!」

遠處的波爾克早在查馬克出現的時候就轉過頭來,望著曾經英勇的父親變成如今模樣,波爾克心中一陣刺痛。

「波爾克。」阿依察覺到了波爾克的變化,小手緊緊抓住他的大手,給他一個堅定的眼神。

「呼————」

波爾克深吸一口氣,盡量平復下自己的心情。

半個月前,查馬克還在王宮之內,他的病情惡化之後,突然有一天就消失了!

三天後,他就以如今模樣回歸黑精靈部落,也正是從那開始,佩奧利斯塔的雕像便矗立在中央廣場上,使得詛咒近一步惡化。

「我得過去,阿依。」波爾克喃喃道。

「好!我幫你!」阿依點了點頭,她不需要知道波爾克做什麼,她只知道現在他需要她!

「自然女神····」

吟唱在繼續,大地開始暴動起來,一個個土包隆起,猶如地心的涌動,那是來自於大地的呼喚!

阻攔在兩人面前的黑精靈都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

噗呲!噗呲!

咔咔咔!

少頃,一株株碩大的藤蔓拔地而起,他們迅速蔓延,覆蓋了整片大地,又在短時間內將所有失去了理智的黑精靈束縛起來。

「嗯!」阿依臉頰蒼白,一顆顆豆大的汗珠緩緩凝聚,密布在其白皙的肌膚上。

「阿依!」見自己愛人如此,波爾克驚呼一聲。

「波···波爾克···去吧···我能···撐住····」阿依抬起頭斷斷續續道,隨後咬牙堅持著。

這個魔法的等級不是太高,但想要支撐起它就需要龐大的麥基克!這種消耗無疑是可怕的!

波爾克狠心回過頭直奔廣場。

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