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事,快進來。」顧言馨一把將羅依依拉了進來,然後迅速地將門給關上了。

顧子俊看到羅依依,臉色立馬就變了,上次的事情,她還沒死心嗎? 新妻上任:搶婚總裁,一送一 怎麼又來了?

「喂,顧子俊,你別擺著一張臭臉,你放心好了,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是純粹關心姐姐的。」

既然羅依依這麼說,肯定也是知道了網路上面的事情。

「子俊姐姐,我都知道了,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相信你,你不是這樣的人,肯定是他們陷害你的!」羅依依天真無邪地說道。

「謝謝你,依依,你坐吧,我給你倒一杯水。」

「不用了,我自己來。」羅依依立馬端著杯子,然後自己動手去了。

「搞得像在自己家裡似的。」顧子俊嘀咕了一句。

這羅依依就是沒臉沒皮的,到了這裡一點也不客氣。

「子俊,你少說兩句吧!」

「就是啊,就你能幹,看看你現在半死不活的樣子,誰稀罕你啊!」羅依依對顧子俊諷刺道。

「你說誰半死不活呢?」顧子俊立馬生氣地站起來了。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行不行!」顧言馨真是拿他們兩個沒有辦法。

一對冤家,也不知道時候能夠休戰。

顧子俊瞪了羅依依一眼,便回到房間去了,而羅依依沖著他做了一個鬼臉。

「子俊姐姐,我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擠進來的,幸好門口的保安認識我,放我進來了。現在見你一面,就好像見明星一樣的難,你說那些人也真是的,無不無聊,整天關注人家的八卦事情。」羅依依忍不住的吐槽。

「誰知道呢?」顧言馨毫不在意。

她現在倒是不擔心外面的人會怎樣說她,會怎樣寫她,她唯一擔心的就是蕭逸晗那邊。

老太太高虹和蕭仲恆會不會給他施壓,加上大房和二房虎視眈眈,所以現在壓力最大的還是他。

「對了,子俊姐姐,子俊的傷勢沒事吧?我看著挺嚴重的,到處都是傷……」羅依依又問道。

顧言馨看了她一眼,然後笑了笑,「這才是你來的真正目的吧!」

羅依依不好意思地低著頭,「我也是來看你的啊。」

「好了,你的小心思,我都明白。子俊的傷勢沒什麼,醫生說養一養就好了。」

「那就好……」羅依依這才放心下來。

這一天,羅依依似乎也沒打算再出去,一直在這裡照顧顧言馨和顧子俊。

比如說家裡缺點什麼東西,羅依依就負責出去買,顧言馨很不好意思麻煩她,但她卻甘之如殆,估計是因為顧子俊在這裡吧!

只要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做什麼都是開心的。

一整天的時間,顧言馨不敢給蕭逸晗打電話,因為害怕耽擱他,他現在應該很忙,忙得不可開交。

純純欲動:首席別亂來 等到他忙完以後,自然會給她打電話的。

這樣的事情,一直到第二天。

顧言馨正在廚房裡面給羅依依和顧子俊弄早餐的時候,羅依依立馬興奮的過來了。

「子俊姐姐,快來快來快來……」羅依依拉著顧言馨便出來了。

「依依,什麼事情啊?我還有事情要做呢。」顧言馨問道。

「子俊姐姐,你快看這條新聞。」羅依依將手機遞給了顧言馨。

顧言馨在圍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嘖,然後拿著手機看起來了。

最近的頭條上面寫著:逆天反轉,原來那女人活該被打!

顧言馨吃了一驚,因為上面還有顧珊珊的配圖。

「子俊姐姐,你快點擊進去看看啊,大反轉啊!」羅依依興奮得不得了。

顧言馨點擊進去以後,上面首先掛著的就是顧珊珊的照片。

居然都是一些艷照,該露點的地方都被打上了馬賽克,看不清楚,但是照片就是顧珊珊。

每一張姿勢撩人,而且身邊還有個男人,男人的臉被遮住了,只能看見五官,兩人之間的舉動真是太親密了,簡直不忍直視。

上面寫著顧珊珊不檢點,在和蕭氏集團總裁訂婚前,就已經和男人拍拖,不知羞恥,這樣的人怎麼配得上男神蕭總裁。

隨後,下面就是一大波的網友評論了: 這還是訂婚前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和蕭總裁結婚,還談得上什麼原配啊!只能算個前女友吧!

或許前女友都算不上,蕭總裁壓根兒就沒喜歡她,是她自己以正室自居而已。

嘖嘖,真是太不要臉了,這麼放蕩的女人,簡直和夜場面出來賣的沒什麼兩樣。

啊!!之前我還罵了顧言馨,看來她真是被冤枉的,她和蕭總裁之間才是真愛啊!

怎麼辦,我婆婆也說她還朝顧言馨扔了一個雞蛋,現在想想真是挺後悔的……

我們誤會了顧言馨,顧珊珊才是那個不要臉的女人,這樣不乾不淨的女人,怎麼配得上蕭總裁。

……

總之,之前一直罵顧言馨的網友們現在紛紛打臉。

下面的評論也是霎時間全部倒向了顧言馨,現在顧言馨是他們口中的可憐著,而轉眼間,顧珊珊成了他們口中放蕩下賤的女人。

這網路上面的輿論可真是變化莫測啊!

僅僅是一個晚上的時間,什麼都變了,她顧言馨也翻身了,顧珊珊淪為眾人踩踏的對象。

顧言馨看到這些以後,心裡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了,這兩天憋得真是太難受了。

她猜想,現在顧珊珊的樣子一定很好看吧!

這就叫自食惡果,和上次一樣,害人終害己。

這照片上面的男人她認識,她記得那會顧珊珊還在念大學的時候,就交過一個男朋友,是校外人員,然後顧珊珊似乎和他睡過了。

沒想到那時候兩人真是激情四射啊,居然還怕了這麼多勁爆的照片。

顧珊珊這樣的人也不過是玩玩而已,嘗到鮮以後,就和那男人分手了,沒想到這些多年以前的照片,都給翻出來了,她還真是有些佩服蕭逸晗。

「哇!真是沒想到啊,現在的局勢一下子就變了,剛才我打開手機的時候,我還不敢相信呢。」羅依依依然忍不住的興奮。

隨後,她出去看了看,樓下圍觀的群眾還有那些記者一個也沒有了。

估計他們現在要採訪的對象不是顧言馨,而是顧珊珊了。

這件事情,終於平息了,顧言馨終於可以拿出手機開機了。

她把手機裡面之前威脅恐嚇的簡訊全部刪掉,清理了一下。

隨後,杜淺淺便打來電話了。

「顧言馨,你的電話終於打通了,我擦,害我白擔心一場,你家總裁這速度也太快了吧,一個晚上的時間,就把你抬上去了,把顧珊珊給弄下來,真是不得了啊!」杜淺淺在電話裡面說個不停。

「好了,現在沒事了,萬事大吉。」

「不過,你倒是火了一把,風頭都要蓋過那些當紅明星了。」杜淺淺調侃了一把。

「改天和你細說,先這樣吧!」顧言馨說完,便掛了電話。

她現在很想給蕭逸晗打一個電話,也不知道他忙完了沒有。

她想了想,還是算了,給他發了一條微信。

【我在明山公寓等你。】

為了表示對他的感謝,今天晚上她就犧牲一下子自己陪陪他咯!

顧言馨現在出門不怕了,周圍再也沒有那種憎恨和厭惡的眼光,她的生活似乎又恢復了平靜一樣。

她打了車便來到了明山公寓,把家裡收拾了一下,再坐在沙發上面刷著朋友圈和新文客戶端,她現在也很想看看這媒體是怎麼寫顧珊珊的。

她沒想到,大家攻擊顧珊珊比之前攻擊她還要厲害,顧珊珊以前的事情,幾乎全部被扒出來了,反正就是各種黑,讓人看了太爽了!

顧言馨腦子裡面各種幻想著顧珊珊現在的表情,還有白鳳,他們一定是抓狂了吧!

直到下午的時候,門口才響起了蕭逸晗的腳步聲。

打開門以後,顧言馨立馬就撲上去,然後抱住了他,主動地送上了自己的唇。

「蕭逸晗,我愛死你了!」顧言馨說道。

「恩,我也愛死你了。」蕭逸晗摟著顧言馨,並反客為主的深入起來。

兩人在客廳裡面激吻了一番,這才鬆開彼此。

「看都你這麼開心,我心裡也就放心了。」蕭逸晗說道。

「蕭逸晗,你特么的太有本事了,你是怎麼做到的,一個晚上就把局面扭轉了,連顧珊珊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照片都給翻出來了,真是厲害啊!」顧言馨高興地捶打了一下蕭逸晗的胸肌。

蕭逸晗聽后,臉色有些不自然了。

「怎麼了?你怎麼看上去有些不高興?」顧言馨不解地問道。

「不是我做的。」蕭逸晗淡淡地回答。

「你……你說什麼?不是你做的?顧……顧珊珊這件事情,不是你扭轉的局面嗎?」顧言馨吃驚地問道。

蕭逸晗搖了搖頭,然後將西裝脫下,扔到了沙發上面。

「不是我,蕭氏集團一大堆股東都在等著我給交代,王蘭他們又纏著我,我正讓朱彬去處理調查這件事情,沒想到事情已經平息了,速度還真是快,連我都沒想到,我還想問問你呢?是誰在幫你?」

顧言馨:「……」

她徹底懵圈了,居然不是蕭逸晗!

面具嬌妻:惡魔總裁好霸道 她一直以為是蕭逸晗的!

「言馨,你不知道嗎?」

「我……我當然不知道了,我第一個反應就是你做的,但是你現在說不是,我也不知道……難道是蕭逸楓嗎?」

顧言馨現在能夠想到的人,只有蕭逸楓了,畢竟每次自己出現危險的時候,好像都是他救了她。

「不可能,這一次,蕭逸楓是想要拉我下馬,他恨不得將這件事情給鬧大了,他怎麼會幫你呢,在股東大會上面的時候,他還提出了各種問題為難我,所以絕對不是他,這樣做對他沒有好處的。」蕭逸晗否定了。

「那我也不知道了,我身邊沒什麼能力大的朋友,更不可能是杜淺淺。」

「算了,總有一天會知道的,看來你今天準備的驚喜,弄錯對象了。」蕭逸晗調侃道。

「蕭逸晗,你胡說八道什麼!」

「不然呢?你認為是我做的,所以才這麼主動投懷送抱,說到底,我還是沾了別人的光。」

小氣的男人!顧言馨瞪了蕭逸晗一眼。 「媽,我怎麼知道會這樣,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

這時候,顧玉明從外面回來了,一身的狼狽,看樣子心情也很糟糕。

「老公……」

「別叫我,你看看你們都乾的什麼好事!」顧玉明厲聲說道。

然後將自己的西裝脫了下來,上面全都是髒東西,被人扔了雞蛋。

「怎麼搞成這樣啊?」白鳳問道,顧玉明身上還有種難聞的味道。

「你說呢?外面那些人就好像是瘋了一樣。」

顧玉明說著,然後上前狠狠地甩了顧珊珊一巴掌。

這一巴掌非常的重,顧玉明看來是下狠手了。

「爸爸……」顧珊珊兩眼淚汪汪的,估計心裡也難受,顧玉明第一次打她這麼狠。「畜生!你看看你都乾的什麼好事,竟然鬧到頭條上去了,你不怕丟臉,我還怕丟臉呢,我的老臉都被你給丟盡了。現在公司的股票直線下滑,很多客戶竟然也不和我公司合作了,就連那些董事們,也拿這

些事情來開玩笑,你要我老臉往哪兒擱啊!」

顧玉明氣不過,所以這才回來找顧珊珊算賬。

說著說著,他恨不得再給顧珊珊一巴掌。

「夠了,不要打了,珊珊到底是我們的女兒,出了這樣的事情,她也很難過,這還不是顧言馨那小賤人給害的。」白鳳對顧玉明吼道。

「都是你教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個就一個鼻孔出氣,我早就告訴過你們,不要和顧言馨鬥了,她身後有蕭逸晗,你們斗得過嗎?現在好了,把顧氏也拖下水了,真是沒用的東西!」

顧玉明說著,狠狠地推了白鳳一把,白鳳便摔倒在地上了。

「顧玉明,你真他媽的狠心,珊珊是你的女兒,你不為她著想,現在還來怪我們,我真是看錯你了,你真不是個男人!活的這麼窩囊!」白鳳像個瘋子一樣大聲吼道。

啪!!

婚色蕩漾:別樣情深慕先生! 顧玉明上前便給了白鳳一巴掌,隨後又狠狠地往她身上踢了幾腳。

「臭女人,我這麼多年他媽的也受夠你了,老子對你還不夠好嗎?你他媽的敢這麼說我,我就今天打死你這個賤人!」

顧玉明一個勁兒地踢著白鳳,白鳳只是抱著頭,然後嚶嚶地哭泣。

「爸,別打了別打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嗚嗚……嗚嗚……」顧珊珊立馬上來拉住了顧玉明。

顧玉明這才停住了,然後胸口起伏不定,估計是氣得夠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