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默凜然,剛來就強血境巔峰,這實力確實也駭人。

須知,蕭默雖然起步比較晚,可藉助石珠之威也是花費了兩年多時間才到的強血境第三層,尋常人可沒有石珠這等巨寶,可依舊能在十來歲年紀達到強血境巔峰,就這種實力,蕭默估計在沂水縣那地方一千年能出一個算不錯了。

時間流逝,轉眼已經到了深夜,銀月不知疲倦的揮灑著銀輝,今夜無風。

「七個時辰了…」蕭默喃喃道,神色很是凝重。

在蕭默身旁的鬥雞眼少年臉是綠綠的,別人能在石洞呆七個多時辰,而自己……

「厲害了,我的哥,這西北王是我親哥啊。」二狗嘀咕著。

洪鈞也不出聲了,一對豹子眼也是一眨不眨的盯著右起第三洞,而其它石洞進出的人直接就被過濾了。

突然——

右起第三個石洞黑影一閃,一道高大、長發齊肩約十二三歲的少年高昂著頭,邁步走了出來。

蕭默一直緊緊盯著,而這高大少年一出來的瞬間,他忽然怔住了。

這少年赫然是他見過的!

蕭默可還記得剛被丟進圓台的當天,在爭奪食物時候被一高大,長發齊肩的,年紀不大卻看起來桀驁霸氣的少年,而那少年赫然就是這在石洞待了近八個時辰的西北王!

「原來是他!怪不得!」蕭默恍然,當日在爭奪食物時,自己被他隨意衝撞刮到過,可僅僅是擦著點也讓自己連續退了四五步,當時就覺得這人很強,如今看來,這人實在是強到離譜!



少年人群像是沸騰了,密密麻麻的人向西北王涌去,瞬間就將西北王緊緊環在中間。

「西北王,妖孽啊,居然呆了八個時辰!」

「西北王,咱們組隊吧,好不好。」

「西北王,你是我親哥啊。」

「西北王,我愛你,你就收了女婢吧。」

西北王嘴角抿起一個得意的弧度,齊肩的長發隨著他的走動有韻律的蕩漾著。

顯然,對自己能在悟道碑內呆上八個多時辰,這西北王對自己還是很滿意的。

……

各種各樣的議論,恭維,百般巴結,男的,女的,數不勝數,蕭默和洪鈞苦笑著站在原地,感覺整個人耳朵都像是要吵聾了。

「哥,咱們也去吧,看那貨的騷包樣,我憋不住了。」洪鈞漲紅著臉,氣呼呼地道。

「去吧,你先去我等你。」蕭默平靜道,他也有些看不慣這西北王了,洪鈞實力擺在那,若能打壓一下西北王的囂張氣焰無疑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兒。

「好勒。」洪鈞咧咧嘴,一路小跑著就往右起第三洞走去。

同樣的石洞,正好這會有一個十六息的哥們出來,洪鈞連忙鑽了進去。

蕭默微笑著目送洪鈞進入石洞,須臾,他直接蹲下身來,扯了根地上的青草,斜斜叼在嘴角,等待著。

「咦,傻大個進去了?」鬥雞眼從眾星捧月的隊伍中回來,一眼就見到原來洪鈞所站的位置沒有了身影,連忙問道。

「對,我兄弟進去了。」蕭默隨口回道,旋即有些清冷地瞥了鬥雞眼一眼:「對了,不要叫他傻大個,他有名,叫洪鈞!」

「呃。」鬥雞眼不由得一窒,訕訕地撓了撓頭。 時間流逝,很快,一個時辰過去了,在這期間,又有一位在石洞里呆了五個多時辰的少年出來了。

「五個時辰?看來這十萬人的試煉場還真是卧虎藏龍啊…」聽著周圍傳來的議論聲,蕭默平靜的看著遠處人群中被一群人圍攏著卻顯得很淡定的光頭少年。

「光頭?」蕭默微微有些詫異,光頭在洪荒大陸大部分的地方還是很少見的,然而在洪荒極西的泠域有一個叫『唐國』的神秘宗派,宗派內全是光頭,唐國來歷神秘,在泠域勢力極為強大。

「這少年若出自唐國的話…」蕭默有些震驚,再次為世外天的通天手段而震撼。

須知,唐國在泠域幾乎是一域諸侯,若是世外天連唐國的人都敢擄掠的話,那麼很顯然,世外天根本在乎唐國。

當然,這一切都是蕭默的猜想,事實上這光頭少年到底是否來自泠域蕭默都不知道。

「世外天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呢?」蕭默不由得沉思。

也就在這時,蕭默陡然眼睛一亮,只見右起第三洞黑影一晃,洪鈞有些狼狽的跌跌撞撞從石洞內出來。

「哼,破老頭,欺負俺!」洪鈞一腳踹在石洞邊上,而後石洞內忽然狂風大作,似洞內有恐怖異物將要發怒般,洪鈞嚇得連忙一縮頭,跑了回來。

「怎麼回事?才呆了一個時辰?」蕭默有些詫異地迎上前。

洪鈞天賦堪稱恐怖,從沒修鍊過卻能比擬強血境巔峰強者,這般天賦異稟都才呆了一個時辰?

然而,包括蕭默在內的所有人卻忽略了,能在石洞內呆一個時辰本來就很強了,像這十幾萬少年平均也才呆不到一盞茶時間而已!所有人都只注意到洪鈞力氣大,皮厚,天賦異稟,可天賦好並不代表悟性就好,天賦好僅僅也就是起點高些而已,和悟性不是完全的正比。

「哇,東將軍就出來了,我沒看錯吧?」鬥雞眼有些誇張地長大嘴巴,揶揄著道,而『東將軍』則是圓台東北方位的眾少年給洪鈞起的諢號。

「別提了…」洪鈞臉都漲紅了,絕口不提在石洞中的事,看蕭默的目光也有些閃躲,囁嚅著道:「哥,我…」

「呵呵…」蕭默咧嘴一笑,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大步就往右起第三洞走去。

陸續進入石洞的很多,同樣還是進入右起第三洞,蕭默入洞背影多少顯得有幾分寂寞,除了洪鈞投以希冀的目光外,像二狗和鬥雞眼也只是隨意一瞥便移開了目光。

而石碑前的其他少年根本都沒有人注意。

石碑從側面看其實也就一丈厚,可蕭默進入石洞后卻像進入了另一片天地般,在踏入石洞的剎那一股奇異的波動傳遍全身,如剛進入世外天一樣的感覺,再看周圍時,場景已然大變。

這是一件密室,周圍的牆是青磚砌的,青磚的表面布滿了道道猙獰裂縫,甚至於有的裂縫裡還長出了苔蘚,給密室內平添了幾分古樸和落寞。

「嗯,這人是?」蕭默目光一掃,目光就定在了密室內的一閉著眼雙手掌心上作虛托狀的老者。

密室不大,也就三丈見方,一眼望去,一覽無遺,除了這有些奇異的老者和一個碩大的沙漏外,室內什麼都沒有,而所謂的秘籍、功法之類的書籍蕭默卻一本都沒看見!

「秘籍呢?」蕭默瞪眼。

陡然——

「歡迎進入悟道碑的代號1991的年青人,你是第291319652位進入的年青人,現在請選擇你需要的功法和秘籍,秘籍與功法最高級別為『孤』品,級別越高,領悟難度約大,其中孤品秘籍與功法共三部,『靈』品秘籍功法共261部,『凡』品秘籍功法共6449426部,孤品秘籍可直接修鍊至祭骨境界,孤品功法分別有攻擊、身法兩個,現在你有一息的時間選擇!」

一道蒼莽的聲音直接在蕭默腦海響起。

蕭默心中的震駭無以復加!這密室內絕無第三個人,而面前的這老者嘴巴一直沒動,連眼皮都一直閉著,壓根就像一尊木雕般,如今這一道詭異的聲音竟直接傳入腦海,話語裡帶著不容質疑的語氣,那麼,到底誰在說話?

是眼前的這個詭異老頭嗎?

蕭默心念電轉,正思索著,然而這時腦海里忽然緊接著又響起了時間沙漏流逝的簌簌聲。

「我選孤品,都選孤品!」蕭默根本來不及細想,急切之下竟選擇了最難的孤品!

在無邊洪荒,秘籍功法共有凡品、靈品、孤品、源品四個級別,像靈品就已經極度罕見了,而孤品秘籍功法在一些古老家族中也是鎮族之寶一般的存在,至於源品,那是傳說,別說見過,聽過的少都寥寥無幾。

而孤品秘籍功法在這悟道碑里居然有三部!像這樣的秘籍別說三部,即便就一部,消息漏了出去也足已引起一場血雨腥風。

「三部孤品秘籍與功法分別是《大修羅經》、《開天斧訣》、《神形八變》,你有一息的考慮時間,請選擇!」

「我選《大修羅經》和《神形八變》。」蕭默連道,根本不用看,光聽名字蕭默都可以斷定《大修羅經》必然是孤品秘籍,而《開通斧訣》則是戰斧功法,而《神形八變》定是身法類無疑了。

現如今,自己刀法有《絕影刀法》,若論刀法威力《絕影刀法》肯定是和《開天斧訣》沒法比了,但威力強的未必就是適合自己的,像斧法自己就從沒練過,壓根都沒一點基礎,況且戰斧走的是威猛霸道路線,而自己的絕影刀卻是以速度、詭異取勝,路線都完全不同了。

「若能將我的絕影刀法練至大成,再配合《神形八變》的話…」蕭默眼裡滿是炙熱光芒!

就在蕭默剛選擇完的剎那——



兩本藏青色的足有成人拳頭厚的書籍憑空就出現再了老者的手中。

「這就是孤品級別的《大修羅經》和《神形八變》?」蕭默嚇了一跳,旋即反應過來,目光灼灼地盯著眼前的秘籍。 「先看《大修羅經》。」蕭默猶豫片刻,還是首先選擇翻閱秘籍《大修羅經》。

畢竟《大修羅經》乃是可以直接修鍊到祭骨境界的孤品秘籍,修為境界是根本,而刀法身法之類不過輔助罷了。就好比一個成年人和一個才剛出生的嬰兒對陣,成年人手無寸鐵,嬰兒擁有寶刀一樣,哪怕這寶刀再鋒利,可嬰兒連刀都提不動,這還怎麼打?

況且,這可是孤品的秘籍啊,修鍊孤品秘籍時所掠奪天地靈氣的速度可比靈品凡品要快得多!而蕭默目前修鍊的不過是凡品的《青牛功》,並且《青牛功》全本也就能修鍊到強血境圓滿而已。

而此刻距離蕭默進入石洞才五息時間而已。

時間流逝,一個時辰后。

「嗯?」正靜心翻閱《大修羅經》的蕭默忽然感到一陣強烈的暈眩感傳來,而秘籍上的字跡也在漸漸模糊,而此刻《大修羅經》才剛剛看了開頭,連五分之一都沒到!

「怎麼回事?」蕭默收回目光,掃了一眼眼前的老者,只見他依舊微閉著眼,手掌向上虛托著,與剛進來時候所見的情景一般無二。

「難道這就是悟道碑對進來少年的考驗,翻閱越久就越趕到暈眩?」蕭默想到一個可能,不由得臉色大變,如今兩本孤品秘籍,一本還沒到十分之一,而另外一本壓根都一個字還沒看!

「早知道就選擇靈品的秘籍功法了,若是靈品,以我的悟性應該能看完本吧?」蕭默唇角掠過一絲苦笑,旋即也不再多想,繼續埋頭翻看著《大修羅經》。

須臾,腦海中如同針刺,蕭默勉強瞪大著眼睛看著,可此刻的翻閱速度已經大大下降,就在蕭默感覺腦袋宛若被重鎚砸了一下,要爆炸的時候。

陡然——

「嗡」

一道奇異的波動從蕭默胸口處直接傳遞至腦海,而此刻給蕭默的感覺就像是一個三伏天渾身熱得要冒火的人突然跳進了大湖一般,瞬間透心涼。

「這石珠真是玄奧莫測啊…」蕭默不著痕迹地瞥了一眼胸口處十分安靜的石珠,心裡不由得感嘆。

可以說這玄奧石珠完全改變了蕭默的人生軌跡,若沒有石珠,他這會最多也就修鍊到強血境第二層,還在正雲打鐵上工,拿著一年不到十兩銀子的工錢,他也不可能手刃仇人蕭安,當然,若沒有石珠,以蕭默的平凡也不可能被十七關注,而被擄掠至世外天來。

只不過,這世間的事本就福禍相依,誰又能有個定論呢?

又一個時辰過去了,那種如同要撕裂頭部的疼痛再次傳來,就在蕭默感覺要堅持不住的時候,渾身再次一清,胸口處的石珠發出一道波動,抵消了那股強烈的暈眩感。

「看來,以我的悟性能堅持一個時辰也是極限了。」蕭默感慨:「還好有石珠助我,不然這悟道碑算是白來了。」

石洞外。

已經是深夜,可巨碑前依舊熙熙攘攘擠滿了人,各種議論,攀談聲不絕於耳,這時,已經有人注意到了右起第三洞。

「咦,你們發現了沒有啊,第三個洞好像很久沒有人出來了?」一個長著一對大招風耳的少年疑惑地向旁邊人問道。

「好像是,難道又是個能比擬西北王和大明的存在?」

「不可能,西北王何等人物?而大明據說來自泠域唐國,絕非一般人能超越的!」

第三石洞正對著的一土丘上,洪鈞一口將手中的肉脯吃掉一大塊,得意地向身邊的鬥雞眼和二狗等人道:「看見沒,俺大哥多厲害,這都進入石洞兩個多時辰了,可還沒出來!」

一旁的鬥雞眼眼皮一翻,活脫脫一隻傲嬌的大公雞:「唔,確實厲害,我的親哥。」

二狗也是向洪鈞比了比大拇指:「東將軍的大哥,那必須厲害啊。」

外界的變化蕭默自然是不知道的,全身心都頭伏到了《大修羅經》秘籍中。

快三個時辰時,暈眩感再次傳來,與此同時,那股清涼的波動再次從胸口湧出,暈眩感瞬息消失。蕭默心中大定,連忙穩固心神繼續翻閱著《大修羅經》。

而此時,孤品秘籍《大修羅經》蕭默也才翻閱了一成多點而已。

時間流逝,黎明時分,蕭默進入石洞后的第六個時辰。

洞外巨碑前。

「看見沒,俺大哥都進入石洞六個多時辰了。」洪鈞得意的很,眉飛色舞地向身旁人說道。

鬥雞眼眼皮一抬,默然無言,他已經被打擊到了,別人動輒就呆好幾個時辰,再看看自己……

二狗也是無語地瞥了洪鈞一眼,每隔一個時辰這洪鈞都要來一次大喇叭廣告,洪鈞嗓門大的很,周圍人幾乎都傳遍了。

「這蕭默的悟性居然如此之高?先前一直不顯山不露水,藏得夠深啊…」二狗的朋友喃喃道。

而在洪鈞身旁的眾少年早就熱鬧開了。

「這叫什麼蕭默的,可真是厲害啊,都六個時辰了。」

「是啊……這目前除了西北王就屬蕭默悟性最強了。」

「真不愧是東將軍的大哥啊。」

「嘖嘖,你看那東將軍得意的勁……,唉,不過要是是我大哥,我也得意…」

巨碑前的另一側。

一個錚亮的光頭頭上還有著六個戒疤的少年盤膝坐在一塊地勢頗高的石頭上,看石洞的目光很平靜。

這少年就是大明,來自泠域唐國,他一襲灰色的百衲衣,衣衫雖然破舊,上面還密密麻麻打了很多補丁,可看起來還是非常乾淨、樸素,和周圍普遍像是來自蠻荒的野人般少年格格不入。

「蕭默…」西北王背負著手眺望著第三石洞,目光幽深,嘴角也挑起了一抹弧度。

「六個時辰了,真厲害……」那有著齊臀長發的女孩背倚著一棵大樹,好奇地眺望著第三石洞。

熱鬧喧囂持續著,不少少年甚至從山腳林子里打來了野山雞或是野獐子,在巨碑前生起了篝火,一邊吃著烤肉一邊談笑著。 翌日深夜,這時候距離蕭默進入石洞已經十四個時辰了,而此時,巨碑前十幾萬少年的情緒已然到達了一個巔峰。

「這蕭默啊,真的是人嗎?怎麼可能在洞內呆這麼久?」一臉上長滿麻子的少年臉上驚訝道。

「難以置信啊,莫非他選擇的是凡品秘籍功法?」

「不可能!悟性這般妖孽的斷然不可能選擇凡品秘籍功法!」一圓臉少年顯然對石洞內的情況很熟悉,決然道:「凡品秘籍一般翻閱一兩個時辰就完全領悟了,靈品級別的秘籍則註解很多,很難看得懂,領悟難度提高了怕是好幾倍。像一個悟性上佳的人領悟一部凡品秘籍若只要一個時辰的話,去領悟一部靈品秘籍怕是要花五六個時辰,而實際上,在石洞內他根本看不了五六個時辰,因為石洞內那書很詭異,越看到後面就越暈眩,根本看不完!」

洪鈞坐在一塊大石頭上,面前的烤雞、獐子散發著陣陣肉香,甚至還有一隻烤得焦黃脆嫩的野山羊,這些都是身旁的少年從山腳打來「孝敬」洪鈞的,而此刻的洪鈞正吃得不亦樂乎。

「看見沒,俺大哥都進入石洞十四個時辰了,一天多了還沒出來,就這悟性比那西北蟲怎麼樣?」洪鈞一邊大口呑嚼手中的烤雞腿肉,瞪著一對銅鈴大眼對身邊少年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