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出去玩。」

萊天想了一下,說:「小世子爺想去哪裡玩?」

「不知道,我對這裡又不熟。」

「那屬下帶小世子爺隨便逛逛吧。」

「那走吧。」等的就是萊天這句話。 「小世子爺,我們該回去了。」萊天已經後悔出來。

這才出來半個時辰的時間,小世子爺從這條街的第一家開始,進去就買東西。買的東西送楚將軍府,賬單卻送到楚王府。

聽說昨天把王爺養的銀龍魚給吃了。

萊天算是看出來了,這小世子爺不是省油的燈,變著法整王爺。

剛從鋪子出來的澋煜回頭看了萊天一眼,說:「急什麼,這條街還沒逛完。」

萊天無語,這是逛完,王爺回府看到那一疊賬單怕是要吐血。

「小世子爺,咱還是回去吧。」萊天語氣裡帶著一絲哀求。

澋煜覺得萊天神煩,走到賣燒餅的攤子面前買了兩個肉餡的燒餅,直接塞給萊天。

「吃東西。」

「屬下不餓。」萊天這樣說,但還是接了過來。

「不餓也吃。」說完對賣燒餅的道,「去楚王府拿錢。」

賣燒餅的見這位小公子身旁跟著的侍衛,穿的衣服上有楚王府的標誌,便微笑著點頭。

萊天擰眉,大概明白小世子爺為何要給他吃燒餅了,無非就是拿東西堵住他的嘴。

澋煜繼續往前走,然後進了金銀首飾店鋪。

他一進去,掌柜便迎上來。

「小公子想買什麼?」

「把你們店最好看最貴的首飾拿出來。」

掌柜一聽這個口氣,連忙點頭把店裡貴的首飾拿出來一一擺開。

因為個子的問題,澋煜讓萊天抱著他,他從第一個看到最後一個,隨手點了三樣。

萊天看了一眼鬆了一口氣,可是小世子爺接下來的話驚得他差點把小世子爺摔下來。

「除了這三種,其它的都包起來,送到楚將軍府,賬單送到楚王府。」

澋煜話剛說完就感覺身體往下掉,立即用手抱住萊天的脖子。

「萊天,你是要摔死小爺嗎?」

萊天抱緊小世子爺,臉色不太好的問:「小世子爺,這也多首飾帶得完嗎?」

「女人最缺的就是衣服跟首飾了,作為兒子我給我娘買這些怎麼了?」澋煜說完轉頭看向掌柜,見掌柜還愣住,便不滿的道,「老闆,這個生意還做不做了?」

「做,做。」 快穿之夢中行 掌柜連忙召夥計過來把小世子爺要的首飾打包,然後跟小世子爺確認一下,「首飾送楚將軍府,賬單送到楚王府,對嗎?」

「嗯。」澋煜說完便從萊天懷中下來,走出店鋪又進了隔壁的店鋪。

楚將軍府。

管家已經收到了無數的禮品,每個送過來的人都說是小世子爺讓他們送過來的。

劉小禾得知後過來,看到大廳里堆了一堆東西,不禁失笑。

「估計楚王今天要大出血咯。」

楚雲笙擰眉,看著這些東西,問身邊的女人。

「這些怎麼處理?」

「搬回桃苑,這可都是我兒子給我買的東西。」

在場的人終於明白小少爺像誰了,真是有什麼樣的娘就有什麼樣的兒子,母子二人一樣的無恥。

楚雲笙沒吭聲,吩咐管家:「把這東西搬回桃苑。」

話剛說完,又有人送東西來了,劉小禾直接拆開看。

看著都是金銀首飾,而且還是好貨色,她不禁再次失笑。

「這小子,眼光倒是不錯。」

說著就把一對鐲子帶在手上,然後把雙手伸給楚雲笙看。

「好看嗎?」

人到中年 「不好看。」

一旁的楚一覺得自家將軍要挨罵了,誰知道夫人接下來的話讓他愣住。

「嗯,我也覺得不好看。」劉小禾把鐲子取下來放回去。

楚一納悶了,一般情況下,夫人不應該痛罵將軍一頓嗎?

楚雲笙把楚一臉上的表情盡收在眼裡,抬腳踹了楚一一腳。

「還愣著做什麼?」

楚一立即跟管家他們一起搬東西。

另一邊的楚王,正在郊外亭子會友人,突然收到緊急信號,臉色一變。

「怎麼了?」慕容敖問。

「府里出了點事。」楚王說完就走了,慕容敖跟上。

楚王府,管家看著手中一疊的賬單,腦殼疼得厲害。

「發生何事了?」

管家見王爺回來了,連忙上前,把手中的賬單遞給王爺。

「王爺,您快去阻止小世子爺吧,在這樣下去王爺您的家底都要被敗光了。」

慕容敖看了一眼好友手中的賬單,不禁失笑。

「你何時有孫子了?」

楚王沒有回答,吩咐管家:「派人把那個臭小子找回來,就說本王找他。」

「是,奴才這就去。」

楚王粗略看了一眼賬單,全都是珍貴物品,這死小子眼光倒是獨到。

「你還沒回答我你何時有孫子了?」

「就最近冒出來的一個。」楚王沒好氣的回答,拿著賬單走向前廳。

慕容敖跟在自個家似的,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下人給他泡了一杯茶。

沒多久,澋煜帶著萊天回來了,進來就奔向黑著臉的楚王。

「爺爺,你可算是回來了,人家好想你啊。」澋煜無視楚王的黑臉,往他身上爬,然後抱著楚王的脖子撒嬌搖晃。

「有客人在,下去坐好。」不知道為什麼,楚王突然沒有那麼氣了。

「哦。」澋煜從楚王身上滑下來,轉頭看向楚王說的客人。

慕容敖也看著他,一眼就確定這就是好友的孫子,因為這爺倆長得太像了。

「這位爺爺,你好生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

慕容敖挑眉,覺得有意思,便問了一句。

「那是在哪裡見過?」

「請問您姓慕容嗎?」

慕容敖吃驚的看著好友,楚王也覺得奇怪,問澋煜。

「你認識他?」

他們的反應讓澋煜確定這位長得像慕容叔叔的爺爺姓慕容了。

他搖頭:「不認識,但是我想我認識您的兒子,他叫慕容浩。」

這次慕容敖更加不淡定了,問這孩子。

「你認識慕容浩?」

「嗯,認識,凡是對我娘有意思的男人我都記得很清楚。」

這下慕容敖的臉色不太好了,最近幾年兒子確實有個喜歡的女人,但是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至今他都沒有查出那個女人是何人。

如今聽好友孫子說的話,他不淡定了。

沒想到自家兒子居然對一個有夫之婦感興趣,而且還是好友的兒媳婦,這讓他老臉往哪裡擱?

澋煜瞧著慕容浩,說:「慕容爺爺,您沒事吧?」

「沒事。」

「咳咳,澋煜過來。」楚王為了不讓好友難堪,把澋煜叫過來。

慕容敖看著好友身邊的孩子,突然很好奇,便道:「不知可否見見你娘?」

「這個我得問問我娘,不過我娘不在這裡,等我在爺爺這裡玩夠了回去后問問我娘要不要見見慕容叔叔的爹。」

「好。」

慕容敖開始羨慕好友有個可愛的孫子,覺得這個孩子長的挺不錯。

說起玩,楚王把手中的賬單在澋煜的面前晃動。

「這些你跟我解釋解釋?」

「爺爺你房間的機關為什麼失靈了?小金餓了我只能帶它出去找東西吃,可是一到那些店門口,他們就拉著我進去,給我介紹這個介紹那個,我作為楚王府的小世子爺怎麼能只看不買,買便宜貨肯定丟爺爺您的臉,所以我就挑最貴的買了。」

慕容敖低頭掩著嘴暗笑,從這孩子的眼裡看出來是故意為之,再看看好友憋著氣得模樣,更是忍不住想笑。

「那東西哪去了?」楚王咬牙問。

「我就在爺爺這裡玩幾天,我買的東西那就是我的,我自然是要帶走,為了不麻煩我讓他們直接給我送楚將軍府里去了呀。」澋煜說完眨了眨眼睛。

「你小子很好。」楚王很想掐死他,特別是他這有恃無恐的模樣,讓人想吐血。

「謝謝爺爺誇獎。」澋煜很誠懇的拜謝了一下,然後接著說,「爺爺,我的小金還餓著,它要吃蟲蟲。」

寵婚撩人:小嬌妻,有點甜 楚王算是明白了,這小子最終目的就是他密室里的那些蠱蟲,不給他他就造事。

礙著好友在這,他沒有跟澋煜多說。

「萊天,帶他下去梳洗一下,換身乾淨的衣服。」

「是,王爺。」

澋煜撇了一下嘴巴,跟著萊天走了。

他一走,楚王對好友笑道:「讓你見笑了。」

「哪裡,我倒覺得這個孩子挺不錯,是個好苗子,讓我很是羨慕。」

「是挺不錯,就是壞得很,才來我這兩天,把我養的銀龍魚釣起來吃了,今天又……」楚王指著賬單,一言難盡,「估計再過幾天,就要拆我這王府咯。」

還別說,楚王這話說對了,澋煜跟著萊天後面走,邊走邊想,要不要把楚王那房間的地面拆了,他就不信弄不到那些蟲子。

萊天回頭看著小世子爺,見小世子爺不知道在想什麼,他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小世子爺,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要不要把爺爺的房間拆了。」這話估計就澋煜敢說,同樣他也是故意說給萊天聽。

萊天聽完眉心直跳,臉色也變了,不知該如何開口說話了。

澋煜見他這般,道:「你別跟著我,我自己回去靜靜。」

萊天站在原地,看著走遠的小世子爺,他轉身去找王爺。

楚王正跟好友閑聊,見萊天返回來,便皺眉詢問。

「怎麼了?」

萊天看著王爺的好友,慕容敖立即明白,起身笑道。

「我先去休息了。」說完走出大廳讓下人帶他去住的地方。 「說。」

賴上霍先生 「小世子爺說要把王爺您房間給拆了。」

萊天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開口把小世子爺說的話告訴了楚王。

楚王聽完炸了,臉一沉:「他親口對你說要拆了本王的房間。」

「是的。」萊天似乎明白了,小世子爺就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吧!

「本王知道了,你下去。」楚王臉色不太好,他就不應該招惹這個小混蛋。

「阿秋。」走在去往花園的澋煜打了一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子。

慕容敖路過這裡,看到他便讓下人退下,然後向澋煜走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