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在旁聽了,感覺一陣的噁心,雖說蘇嬰長的確實挺好看,但和尚這番評價還是太過了。

「呵呵,圓通道友還真會說笑,我哪有你說的那麼美,這本功法書怎麼賣?」蘇嬰心裡大罵和尚無恥,但臉上卻掛著甜甜的笑容。

「這本書嗎……,若是完整的話價格肯定不菲,只可惜它現在是殘缺的,如果仙子需要,兩千顆聚氣丹。」圓通和尚猶豫了下,這才報出價格。

聚氣丹做為最基礎的丹藥,也是他們這些低階修者的交易貨幣,很多時候這樹林中的交易大多是用聚氣丹來結算的。

聽到這個數字,蘇嬰差點吐血,這麼一部破功法,還是殘篇,和尚居然要兩千顆聚氣丹,是不是瘋了。不過,當其轉頭望向周易時,卻發現這小子不停的點頭,那意思必須要買下這本書。

「周易,等你把我身上的毒解了,看姑奶奶咋收拾你。」蘇嬰肺都快氣炸了,心中暗罵。

「圓通道友,這價錢也太貴了,能不能便宜點。」蘇嬰知道和尚好色,當下柔聲細語的說道,那聲音好似清風拂柳,又似晨霞初現,聽的人骨酥肉麻。

和尚頓時雙眼放光,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連忙說道:「既然仙子開口還價,小僧怎麼也得給幾分薄面,這樣吧,最後一口價,一千顆聚氣丹。」

周易看著和尚那色迷迷的樣子,輕輕搖了搖頭,一個出家人還如此好色,真是枉修佛法了。

「好吧,多謝道友了。」按著這部功法的內容,其實兩千顆聚氣丹並不算多,現在和尚一下子減了一半,蘇嬰深怕夜長夢多,很快就答應了下來,不過在付給對方丹藥時,她還是一陣陣的肉疼,畢竟這一千顆丹藥也是她的全部家當了。

把功法給了周易,蘇嬰就想轉身離去,忽然和尚在後面喊道:「還不知仙子芳名?」

蘇嬰早就對圓通和尚厭煩之極了,當下也不理會,徑直走出了樹林。

一見這般,和尚並沒有死心,幾步來在了周易的近前,壓低了聲音說道:「這位兄弟,這本《降龍伏虎功》深奧之極,你肯定不能完全的看懂,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大可以來問我,不過你必須要告訴我她的名字。」

周易眉稍輕輕一挑,旋即壞笑說道:「既然這樣,等我有不懂的地方向你請教過後,再告訴你她的名字。」

說完,周易也揚長而去。

「你……」圓通和尚氣的半死,弄了半天連人家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頗有一種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覺。 周易剛剛走出樹林,就見蘇嬰俏生生的站在那裡等他。

「拿來!」

「拿什麼?」周易明知故問。

「溫柔鄉的解藥。」蘇嬰那張小臉上寫滿了不悅。難道這小子想賴賬嗎?

「其實我給你吃的只是一種增進靈氣的丹藥,並非什麼毒藥,所以也不需要解藥,至於說師姐送的這部功法,師弟先謝過了。」周易說完,不去看蘇嬰變成豬肝色的俏臉,飛也似的向著宗門方向奔去。

「周易,你個混蛋,竟然敢耍我,走著瞧!」蘇嬰氣的直跺腳,沒想到居然被一個剛入門的新弟子給耍了一把。

放下蘇嬰不提,周易一口氣就跑回了宗門,回到住處后將房門關死,開始認真研究這本《降龍伏虎功》。

看了一會兒周易終於對功法有了些許的了解,這部《降龍伏虎功》共分為七層,裡面有幾種不弱的神通,若是能學到一兩種,他在新弟子考核上,肯定會大放異彩。

美中不足,這部功法殘缺了后兩層,讓周易多少有些遺憾,不知道日後能否有機會將后兩層的功法尋到。即便如此,這前五層的功法依然實力非凡。

「白崇天,你被趙前程收為了親傳弟子又能如何?」周易在不經意間,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又看了幾遍功法,將其中的行功路線記熟,而後周易就開始演練起來,不得不說,這部《降龍伏虎功》確實有些難度,即便周易不停的用靈氣包子補充靈氣來修習,三天時間才剛剛窺入門徑,即便如此,他還是有了一種要突破的感覺。

之前,他已經是旋氣境二層的巔峰了,眼下有《降龍伏虎功》相助,可以說是如虎添翼。旋氣境的第三層以煉肉為主,一但修成,身上的肌肉會如鐵石般堅硬,力量也會爆漲。

又過了三天,周易正在院子中練習《降龍伏虎功》,忽然他一拳打出,只感覺丹田中的靈氣漩渦劇烈轉動了幾下,隨後大量的靈氣順著體內的經脈,向著身體各處的肌肉蔓延而去,絲絲靈氣滲透進每一寸肉絲當中,並不停的激發其潛能。

這一瞬間,周易只感覺有成千上萬的小蟲子在身體里爬行,麻痛難忍。同時體內的每一塊肌肉都在不停蠕動,像是要破繭成蝶。

「吼!」仰天一聲長嘯,以周易為中心,猛的爆發出一股肆虐的力量,將其身上的衣服撕碎,片片碎布滿院子亂飛,如無數蝴蝶亂舞。

在陽光的照耀之下,周易全身的肌肉變成得菱角分明,身材頓時魁梧了許多。

「旋氣境三層!」周易看了看身上的變化,臉上露出了幸喜的笑容。

從進入內門開始,最多一個月的時間,他就修鍊到了旋氣境三層,這個速度太過可怕,遠遠超過那些所謂的天才。

隨著境界的提升,周易發現,自己丹田中的靈氣漩渦也大了一圈,可以儲存更多的靈氣供他使用。

實力的提升,帶來的不僅僅是肉身上的改變,更是心境上的巨大變化,此刻周易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彷彿可以微微的觸碰到一些和天地有關的東西,這種感覺很微妙,像是真實存在,卻又沒有半點頭緒。

剛剛進入到三層,周易並沒有急著繼續修行,而是回到了房間,開始盤膝打坐慢慢的穩固下境界。

兩天後,周易終於是把境界牢牢的定格在了旋氣境的三層,與此同時,他還愕然的發現,隨著自己境界的提升,丹田中的那口黑色平底鍋製作靈氣包子的速度也快了一些,由原來的兩個時辰一個,變成了現在的一個半時辰一個。

「莫非這口鍋的能力,也會隨著我實力的增加而改變,若是進階到了旋氣境四層,那製作靈氣包子的時間會不會再縮短一些呢?」周易喃喃的自語。

忽然他腦海當中閃過一道靈光,現在他已經是三層的修為了,可以進入水月宗的《藏經閣》觀看一些典籍,或許有機會弄明白自己體內這口鍋的來歷。

想到這,周易一刻也等不了,直接出了住處,向著《藏經閣》方向奔去。

這《藏經閣》裡面除了有各種功法書外,還有許多重要的典籍,裡面記錄著各種各樣的奇聞異錄和與修行有關的知識,這些都是水月宗歷代修者苦心整理出來的,若論價值,可以說是無價之寶。

以周易現在的腳程,只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就來到了《藏經閣》的門前,這是一座三層的小樓,門口站著一名身穿內門服飾的弟子。

「這位師兄,在下想進《藏經閣》閱覽典籍。」周易十分恭敬的對著守門弟子說道。

那名弟子斜撇了眼周易,見他是個生面孔,便沒好氣的說道:「去那邊的測試石上測下修為,只有三層以上的弟子才可以進入。」

周易也不廢話,直接將手掌按在了門口邊上的測試石上,瞬間石頭表面就出現了三道光亮。

「嗯,合格,可以進去了,不過你每天在裡面最多只能待兩個時辰的時間,過了兩個時辰後會被自動送出來的,」守門弟子半死不活的說道,好像極不願意重複這句話。

周易微一點頭,徑直向著《藏經閣》的大門走去。剛剛來在一半,還不等他推門而入,只感覺眼前白光一閃,下一刻,人就出現在了《藏經閣》的裡面。

周易大為詫異,這是他第一次做傳送類的法陣,感覺無比新奇。等大腦適應了傳送眩暈后,他終於看見了《藏經閣》的內部。

他所處的地方,是《藏經閣》的第一層,這裡密密麻麻的擺了很多的書架,上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書籍,每個書架的頂端都會有一個相對應的標籤,以便來此之人查找。

「功法類、身法類、煉丹類……」周易逐一的看過去,對於功法類的書籍,他現在已經沒什麼興趣了,因為自己所修的《降龍伏虎功》還沒有大成,再學別的功法就是貪多嚼不爛,反而會誤了《降龍伏虎功》的修習。

逐一的看過了這些分類后,周易並沒有找到和鍋有關係的,無奈之下,他只好將腳步停在了「奇聞異錄」的書架面前,並從中隨便取出一本書,大致的翻看了起來。

這書裡面所記載的內容,都是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有些甚至是腦洞大開,周易連想都沒有想過。

迅速翻看完了一本,周易又開始換下一本,就這樣,一口氣翻了十幾本書,都沒有看到和鍋有關的記載。

正當周易快要絕望之時,他看到了在書架的頂層,擺放著一本很厚的書,上面落滿了灰塵,似乎好久沒有人動過了。

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周易將那本厚書取了下來,輕輕將書皮上的灰塵抹掉,只見上面出現了三個醒目的大字《柳傳志》。

「難不成這本書是一個叫柳傳的人所寫?」周易心中這樣想著,隨手將書頁給翻開了,與其它的典籍差不多,這本書里也是記載各種奇聞的,不過當周易翻到一半的時候,眼睛頓時就是一亮,因為他在書中的一幅圖畫上,看到了一口鍋,與自己體內的鍋不同,這是一口半圓形的鍋,表面還銘刻有許多的符紋,這些符紋有規律的排列,像是加持了某種陣法禁制。

周易快速向著書上的文字看去,時間不大,他的身體居然有些輕微的顫抖,修為到了他這個境界,如果不是受到莫大的觸動,是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這本《柳傳志》里記載的大致內容,是說很早以前,修行界除了煉丹師、煉器師、制符師、陣法師等等以外,還有另外一個十分古怪的職業,烹飪師。

顧名思義,烹飪師就是以製作各種美味佳肴為主,但這可不是一般的食物,由烹飪師做出來的食物具有和丹藥一樣的效果,也可以增進修者的修為,唯一與丹藥不同的是,它不會對修者本身產生抗藥性。

一般來講,如果一名修者長期大量的服用丹藥,久而久知身體就會對這種丹藥產生抗藥性,慢慢的丹藥對修者會失去效用,另外丹藥還有一個很大的弊端,就是藥性的積累,過多的服食丹藥,一些丹藥的殘餘藥性會在修者體內累積,若是不能及時排出,對於修行百害而無一利。

而烹飪師製作出來的食物卻沒有以上丹藥的缺點,由於是食物間的進補,身體可以自然吸收,更不會殘留下藥性。最重要的一點,烹飪師做出來的食物,如果食材使用得當,還會改變一個人的體質,這可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

另外還有一個逆天的神效,烹飪師講求以形補形,也就是說,如果一名修者的手臂出現了損傷,或者乾脆被截肢了,那麼烹飪師就可以通過奇異的烹飪手段,將其它類型的手臂製作成美味的佳肴讓其食用。

數次過後,受損或者是被截肢的那部分手臂會重新生長出來,光是這一種詭異的神通,就足以讓烹飪師立於所有職業的頂端。

當然了,烹飪師也並不是隨手用什麼食材都可以製作出這樣神奇的食物,他們也需要有相對應的食譜,就如煉丹師需要丹方是一個道理。

做為烹飪師,最重要的一個標誌就是鍋!這就像一名劍修手裡必須要有一把劍一樣。

看到這裡,周易用手輕輕摸了摸自己的丹田,難道他體內的這口黑色平底鍋就是烹飪師用來製作美味佳肴的?可它又怎麼會跑到自己體內了呢? 帶著心中種種的疑問,周易繼續向下看去,只見《柳傳志》後面所記載的內容就有些含糊不清了,只是說烹飪師這種職業由於所受的限制頗多,時間久了也就慢慢的失傳了,至於說是受哪種限制,書上並沒有提及。

將書合上,周易心裡默默的想了一會兒,隨後他屏氣凝神,腦海當中極力的幻化出一個包子的模樣,時間不大,丹田中的黑色平底鍋中,就凝聚出了一個雪白的靈氣包子出來。

「我製作靈氣包子的時候,並沒有食譜的輔助,難不成這是最為低階的烹飪,所以並不需要食譜,只要隨心而發就行了?」周易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不覺,兩個時辰的時間到了,隨著白光一閃,將還在沉思中的周易給傳出了《藏經閣》。也不理會那名守門弟子,周易低頭向著住處走去,現在他的腦子裡滿滿的全都是關於烹飪師的東西。

如果自己真能成為一名烹飪師,那以後的前途將會不可限量,物以稀為貴,現在的修行界,根本沒有烹飪師出現過,別的不說,光是這靈氣包子就可以讓很多人垂涎。

「周易!」一個充滿了憤恨的聲音如一道炸雷般的響起,把陷入沉思中的周易給嚇了一跳,他急忙停下腳步,抬頭望去,只見熊國武帶著徐印等一干新弟子,正向著《藏經閣》的方向走來。

看到周易,熊國武睚眥欲裂,此刻他已經知道了蘇嬰刺殺失敗的事情,讓他想不明白的是,以蘇嬰那《暗影秘術》的刺殺方法,周易是如何發現並制服蘇嬰的呢。

熊國武的身後,徐印等人看到周易無不露出義憤填膺的表情,就好像和周易有血海深仇一般。

「周易,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來《藏經閣》?你不知道這裡只有旋氣境三層以上的弟子才可以進入嗎?」徐印撇了撇嘴,滿臉鄙夷的說道。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個什麼德行,還有臉跑來《藏經閣》。」杜飛也在一旁說著風涼話。

周易淡淡的一笑,也不生氣,對於這幾條雜魚,他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徐印等人就是井底之蛙,根本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都是目關短淺的鼠輩。

「我修為不夠,難道你們就夠了?」周易不緊不慢的回擊著。自打知道烹飪師一事後,他的心情大好。

「切,我們雖然修為不夠,但是我們有白師兄給的特殊令牌,可以自由出入《藏經閣》。」徐印拿出一塊牌子,在周易的面前晃了晃,臉上驕傲的神情就好像得到了皇帝給的免死金牌。

周易心中微微一凜,沒想到親傳弟子的待遇還真是不錯,沒進階到旋氣境三層,就可以用令牌進入《藏經閣》。

若是放在以前,也許周易會嫉妒一下,但是眼下他已經是三層的修為了,這塊令牌對他來說沒有半點的屁用。

「嗯,真不錯,看來你這狗沒白當,還得到了主人賞賜。」周易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可是這話說的夠損。

「你……」徐印氣的差點噴血,這周易的嘴還真是不繞人,若是換了旁人敢如此說,他早就上去一頓爆打了。

可是面對周易,徐印卻沒有這樣的勇氣,兩次被打成豬頭,這樣的教訓讓他深深知道,他不是人家的對手,即便是衝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周易,你別太放肆了,前幾天的賬我還沒和你算呢。」熊國武自認是二層的修為,所以並不懼怕周易,至於上次的失敗,他只當自己輕敵了,如果早知道對方是二層修為,肯定不會吃虧的。

「怎麼?還嫌打的不夠,如果這樣的話,我今天可以成全你。」周易一邊說著,一邊做了個手掌下壓的姿勢,正是那天用《震山掌》將熊國武打敗的姿勢。

這個姿勢,對於熊國武來說,那是絕對的恥辱,現在他幾乎成了內門弟子中的笑柄。

「周易,今天老子不滅了你以後隨你的姓!」熊國武大怒,頭髮都快立起來了,兩顆圓眼珠子一瞪,迸發出駭人的凶光。

「好啊,就這麼說定了。」周易底氣十足的說道。以他現在的境界,別說是一個熊國武了,就算是三個也可以輕鬆滅掉。

見到周易答應的這麼痛快,熊國武心裡又泛起了嘀咕,不過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再想收回是不行了。

「你們幾個去纏住他,我找機會給他致命一擊。」熊國武別看人長的五大三粗,可是腦袋並不笨,上次吃了周易的虧,這一次他可學乖了。

徐印等人一聽,一個個都摩拳擦掌起來,剛入門的時候,周易一個挑他們一群,那是因為他們實力不行,現在進入宗門一個月了,實力多少也長進了一些,總不會再被挑一群了吧,另外還有熊國武在旁偷襲,這次周易別想全身而退。

「兄弟們,上!」徐印一揮手,這十幾名弟子就把周易給團團的圍住了。

「周易,你今天完蛋了,再把剛入門時的威風拿出來呀?今天非打的你滿地找牙不可!」杜飛比禿尾巴狗都橫,一邊晃著拳頭,一邊叫囂。

「是嗎?那今天就看看誰滿地找牙。」周易話音剛一落下,身形猛的閃動,只一下就到了杜飛的近前,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拳。

周易的速度明明不快,可是杜飛的身體卻像灌了鉛一樣,就是沒有辦法閃避,拳頭在他的眼裡逐漸的放大,最後打在了其嘴上。

「砰!」

一拳下去,杜飛捂嘴倒退,當他的手鬆開時,只見好幾顆潔白的牙齒脫落了下來,這還是周易手下留情,沒有出全力,要不然這一拳就能打爆他的頭顱。

「你……喔……我……殺了你……」杜飛前面的幾顆牙齒都被打掉了,說話漏風,嗚嗚了半天,周易只聽清後面三個字。

一見杜飛吃虧了,徐印立刻大叫:「我們一起上,別給他個個擊破的機會。」

其他弟子聞言,都感覺徐印說的對,當下一窩蜂似的沖了上來,可是周易的身形就像是一條游魚,幾個閃動之下,就將這些人的攻擊盡數躲避開來。

「徐印,下一個是你!」隨著話語聲,周易再次攻出一拳,正中徐印的面部。

「砰!」徐印連退數步,張嘴吐出數顆潔白的牙齒,這下可好,他和杜飛一樣了,說起話來都不利索了。

「給……我殺了他,出事我頂著……」徐印氣急敗壞,嘴裡嗚嗚的吼著。

這個時候,一名弟子抓住了機會,輪起拳頭對著周易的后心就砸了下去,周易感覺到了,但是他並沒有躲避,而是硬生生的承受下了這一擊,結果那名弟子的拳頭就如打在了鋼板上,不僅沒有傷到周易,反而自己的手臂被反震之力給震脫臼了。

以周易旋氣境三層的實力,肉身早就不是這些普通弟子可以比的了。他所顯露的這一手,立刻就把所有人都給震懾住了,剩下那幾名想衝上來的弟子紛紛停下了腳步,眼中無不露出吃驚恐懼的光芒,這還是剛入門的弟子嗎?即便挨打了還能反傷對手。

就在他們稍稍遲疑的瞬間,周易虎步狼行,衝到幾人近前,每個人都賞賜了一拳,只聽得「砰砰」之聲不絕於耳,但凡中拳者必定口噴鮮血倒飛出去。

站在一旁伺機偷襲的熊國武見到周易如此威猛,雙眼的瞳孔不由得緊緊一縮,他沒想到短短几天不見,周易好像又成長了。不過他捫心自問,若是與周易換個角色應該也可以做到。

就在周易將最後一名弟子打飛時,熊國武抓住了機會,周易這一拳轟出,前力剛盡,后力無法接續,而且還是背朝著他,正是他偷襲的最佳時機。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熊國武自信的以為,自己報仇的機會到了,當下他右手用力握拳,一股渾厚的靈氣迅速攀爬到了手臂上,對準周易的后心就狠狠轟了過去。

「終於忍不住出手了。」周易沒有回頭,卻感覺到身後惡風不善,用腳指頭想也能知道是熊國武發難了。

不過對於這種成度的偷襲,他還是不放在心上的,當下身形接連向前衝出幾步,一下子就躲過了熊國武攻擊的鋒芒,隨後周易反身一腳,時機拿捏的極准,正好踢到熊國武打出的拳頭上。

這一下,輪到熊國武前力剛盡,后力不足的時候了,整條手臂差點被周易給踢折。

「你……」熊國武做夢也沒有想到,周易是如何做到的,對方明明沒有發力點了,可是怎麼就衝去了呢?

「你什麼你,我的乖兒子,以後你就隨我姓吧!」周易一邊取笑著熊國武,一邊身形急沖,而後飛身躍起,抬起膝蓋,重重的擊在熊國武的下巴上。

這一擊著實不輕,繞是熊國武那彪悍的身體,也倒飛出去十幾丈遠,臉上一片血肉模糊,連爬都爬不起來了。

「我說過,以後見著我要繞著走,下一次可就沒這麼幸運了。」周易掃視被他打倒的那些人,冷笑出聲,隨後大搖大擺的向著住處行去。

熊國武倒在地上,肉體上的創傷遠沒有心靈上的大,他實在想不明白,這個新入門的小子到底是何來頭,居然可以連敗他兩次。

「哥,你啥時候回來呀!幫我出了這口惡氣!」徐印滿嘴流血,牙齒被打掉大半,說話四處漏風,嗚咽一般的哭喊著。 周易邁著輕盈的步子,看著碧藍的天空,心情好到了極點,他倒不是因為打敗了徐印、熊國武等人高興,而是因為知道了烹飪師的一些事情,雖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還不能算是一名烹飪師,但最起碼他有體內的神秘鐵鍋,至少有成為烹飪師的可能。

真若是有一天能成為烹飪師,他的身價將會無限的上升,什麼天才弟子,什麼宗門精英,通通會排到他的後面,物以稀為貴,現在的修行界烹飪師已經絕跡,他將成為一個活寶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