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孫三的眼睛裡面閃著狠毒,他知道他一個人不是對方的對手,可是,這個事情沒完,今天他認慫了,以後一定要找回臉面。

「好,既然你認識到錯誤,我也就不深究了。」

蕭天打他的腳從孫三背上移開,慢悠悠的說。

「謝謝小兄弟了。不知道小兄弟大名?」

孫三看到蕭天移開腳,心裏面想著,果然是年輕人,果然夠嫩,僅僅幾句話就相信了他的話,果然好騙。

「不過,今天這輛車撞了人,你說這麼辦?」

孫三剛剛起到一半的時候,就聽到蕭天的話。

「小兄弟你說怎麼辦吧!」

聽到蕭天的話,孫三心裏面雖然不想這麼說,可是好漢不吃眼前虧,他還是笑嘻嘻的對著蕭天說。

「既然你說了,大夥也都聽到了,那麼我就辦了。大家做個證,你過一會兒不要反悔。」

蕭天的嘴邊邪邪的笑著,看著周圍的人說著。

「好。」

「我們作證了。」

「放心,大家都給你見證。」

…………

聽到蕭天的話,周圍的人看著蕭天的笑容,雖然不知道蕭天想要幹什麼,不過還是起鬨著對著蕭天說。

「你確定。」

蕭天最後還是笑著看了孫三一眼,眼睛裡面帶著笑意的說。

看到蕭天的笑意,孫三不知道為什麼的,心裏面感覺到一陣陣的不安,不過又沒有辦法,只好對著蕭天點點頭。

「我確定。」

「那就好。」

蕭天一下子笑出來,然後說。 「大家都聽到他的話了,既然如此,那個我就做主了。」

蕭天看看周圍的人,然後接著說。

「人是車撞的,人犯錯的罰,車犯錯,也的罰,既然如此,那麼就把這輛破車給我砸了,大家都過來幫幫忙。」

聽到蕭天的話,周圍的人一愣。

「砸車,居然是砸車。」他們的心裏面大聲的喊著,看著在那裡停著的幾十萬的陸虎,有有人膽大的年輕人不知道那裡找來一塊板磚,一下子拍在車的玻璃上面。

在一板磚下面,雖然陸虎的汽車玻璃竟然沒有破碎,不過雖然汽車的玻璃沒有破碎,但是玻璃上面還是出現一道道的裂痕。

「我的車啊!」

看到有一個人一板磚砸上去,孫三的心裏面別說有多難過,車可是他的寶貝,平時的時候,就是刮蹭一下,他的心裏面都難過幾個小時,不要說是讓一板磚上去。孫三心裏面心疼的的,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在自己的心上面狠狠的扎了幾下一樣。

「小兄弟,我的車,我的車啊!」

孫三想要衝過去,可是蕭天一下子閃到他的面前,堵住他的去路。

「怎麼了,孫先生,你的車有什麼事情?」

蕭天玩味的看著孫三,嘴邊閃著不知道什麼意為的笑意。

「小兄弟,雖然我們有過節,可是與我的車沒有什麼關係,另外,那個姑娘的問題,我原因賠償,願意賠償。」

孫三看到越來越多的人過去砸車,心裏面著急的看著,苦苦的求著蕭天,對著蕭天說。

「那個姑娘的醫療費,精神賠償費……」

蕭天開始慢慢的說著賠償的種類。

「五千。」

孫三打斷蕭天的話,小心翼翼的對著蕭天說。看看蕭天的穿著,孫二就知道蕭天不是一個有錢人,所以他心裏面估計,一萬應該夠了吧!

「你當老子是乞丐,就五千,他媽的,趕快砸,狠狠的砸。」

蕭天一下子就大聲的咆哮起來。心裏面卻想著,媽的,這些人真有錢,開口就是五千,要知道,自己一個月的生活費才八百,五千塊錢,自己這麼多年還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錢。

不過,雖然心裏面這樣想,可是蕭天卻拚命的做出來對五千塊錢的不屑,好像是因為給的錢太少而憤怒。

而在蕭天的旁邊的一米處的那個柔弱的女孩,聽到蕭天直接敲詐出對方的五千塊錢,心裏面驚訝不以,要知道,她平時的拚命的打工,賺錢,每個月最多就是二千,這還是她每天的時候都兼職三份工作,如果她手裡面有了五千塊錢,她就會輕鬆許多。

這時候,已經有三個人跑去砸車,已經有兩塊車玻璃碎裂,他們已經開始砸開其他的地方,看的這樣的情況,孫二感覺自己心裏面在滴血,自己七十萬的陸虎啊!

「一萬萬,大哥,我叫你大哥了,我身上只有一萬塊錢,你全部拿去,我全部給你。」

孫三已經馬上就要哭出來的看著蕭天說。

「我的出手費,精神損失費……」

蕭天慢慢對著孫三說。他看的孫三這麼有錢,他就知道這個孫三沒有說實話,所以他又逼迫一下孫三。

「三萬,三萬,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不然我們就一拍兩散。」

聽到蕭天的話,孫三有些瘋狂的說,如果蕭天再提過分的要求,他就是拚命,也不會答應蕭天的。

看的火候已經差不多了,蕭天知道,這個胖子的忍耐已經達到極限,所以蕭天開口說:

「大家不要在砸了,這位先生已經充分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所以聽我說一句話說。」

蕭天大聲的對著周圍的人說。周圍的人聽到蕭天的話,一下子就朝著蕭天看過來,就是那幾個砸車的人,沒有了蕭天的支持,他們也沒有了繼續砸車的勇氣,趕快退到人群裡面。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有時候,犯錯誤不怕,怕的是不能改,既然先生充分的認識自己的錯誤,我們就應該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接下來,我們讓孫三先生說幾句。」

蕭天說完以後,看了看孫三說。

聽到蕭天的話,雖然孫三不想要站出來說,可是看的蕭天不善的眼神,孫三知道,如果他不站出來說,蕭天是不會放過他。於是,他忍著心裏面的怒意,然後慢慢的笑著開始說。

「我長在紅旗下,生在新時代,接收新時代的教育,剛才經過這個小兄弟的教育,我心裏面明白我以前的話是多麼的對不起大家,多麼的對不起養育的我的祖國。對於我以前的錯誤,希望大家能夠原諒,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的改正的。」

孫三現在的臉上面都是土,身上的衣服亂糟糟的,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乞丐一樣,在這樣的情況下面,說著這樣的話,心裏面別提有多彆扭,有多滑稽。看的不少的周圍的人心裏面都笑了。

「呼呼,哥們你真厲害。」

一個好蕭天差不多的年輕人對著蕭天說。邊說著邊對著蕭天舉起大拇指。

「小夥子,有你的。」

一個大媽一樣的人物對著蕭天說。

「哇塞,帥哥,你有沒有女朋友。」

一個長的不錯的妹子對著蕭天拋了一個媚眼說。

………………

看著周圍的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蕭天心裏面感覺:做好人,就是不一樣。怪不得世界上面有那麼多的人最求名聲這個東西。聽到周圍的這麼多人的讚賞,蕭天感覺有些飄飄欲仙的感覺。 「大家看看,我們一堆人圍著一起,多堵塞交通,事情既然已經結束了,那麼大家就散開,散開,你們看看,多少的車和人被我們堵住了。」

看的孫三說完以後,蕭天從後面走出來,看著周圍的人說。邊說,蕭天還指了一下後面的一大堆的被堵在那裡的汽車,摩托車,還有自行車……

「小夥子說對。事情已經解決,我們就散了吧!」

一個年紀比較大的老大娘說。

「好,既然這個胖子認識到錯誤,我們就不能一直追著對方的錯誤不放,大家散了。」

一個年紀和蕭天差不多的小夥子說,說完以後就走了,剛才砸車的時候,他就參與進去,不過剛才的行為只是被蕭天一激,熱血沸騰下面的表現,現在冷靜下來,心裏面有些后怕,他就趕快走了。

看到有一個人走,其他的人也迅速的散開。

「小夥子,以後再見。」

走之前,那個老大媽還對著蕭天笑著說了一句。

看到周圍的人漸漸的散開,蕭天轉過身,對著孫三說:

「賠償金。」

看到蕭天笑盈盈的臉,可是想起來蕭天剛才的行為,孫三心裏面不由的想:惡魔,這個人一定是惡魔,把所有的人玩於手掌之間,這樣的年輕人,如果成長起來,肯定是一個梟雄式人物。

「好,小兄弟,錢在車裡面,我過去取。」

孫三賠笑看著蕭天說。

「馬上,我可是趕時間。」

蕭天邊說話,邊抖了抖胳膊,胳膊輕輕的一抖,胳膊上面就發出來「劈里啪啦」像炒豆子一樣的聲音。

「對,馬上,我馬上取,馬上取。」

看到蕭天的動作,孫三有些怕蕭天再出手,就馬上打開車門,在車趕快翻起來,湊了半天的時間,孫三隻湊出來二萬九千,那裡也找不出來一千塊錢。

「還沒有取出來。」

就在孫三急的頭上面都好像有無數的螞蟻在爬的時候,他的後面傳來蕭天的聲音。

「小兄弟,能不能寬限一下,我總共就只有二萬九千,實在不行,我去附近的銀行去取,你看行不行?」

孫三小心翼翼的看著蕭天,他本來以為,全身上下已經有三萬,沒有想到竟然只有二萬九千,這時候他才突然想起來,他周圍請客吃飯花了一千。

不過,蕭天好像沒有聽到孫三的話一樣,直直的看的孫三的車裡的一個圓形玉墜。

就在蕭天走進車跟前的時候,蕭天的腦海裡面忽然傳來一個消息。

「發現一塊靈石,蘊含十點靈力。」

聲音響起來的同時還給蕭天傳過來一個能量寶石的圖片,就是孫三車上面的汽車吊墜的圖片。

「缺一千塊錢啊!」

蕭天故意拖著聲音說。

「是。」

孫三無奈的對著蕭天說,心裏面想著怎麼打發蕭天這個小惡魔。

「這好說啊!」

蕭天對著孫三說。然後拈了一下汽車上面的吊墜,對著孫三接著說:

「這個吊墜看起來不錯,不如就拿它頂了,你是行不行。」

「好。」

聽到蕭天的話,孫三鬆了一口氣,這個吊墜是他花了二千買的,雖然比一千多,不過為了打發蕭天,他也顧不上那些了。說完以後,他就把吊墜一下子摘下來,遞給蕭天。

「賠償費既然到手了,那麼我們就再見。」

蕭天看了看孫三,然後笑了一下說。

「再見。」

孫三看著蕭天說,心裏面卻想著:小子,你還想要再見,再見的話,就是爺弄殘你的時候。

不過看著蕭天轉過去,孫三看到蕭天的背影的時候,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蕭天長的什麼樣子,看看射上的人,他感覺每一個人都和蕭天長的像,可是每一個都不是。

「活見鬼了,怎麼可能。」

他的心裏面就好像翻起來千層巨浪,估計太不可思議了。

就在孫三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時候,蕭天則拿著錢,帶著那個柔弱的女孩離開了那裡,他可不想在那裡多呆,現在他的實力還不高,七八個人不在話下,可是人再多,他就應付不了。

看著一瘸一拐的走著的柔弱的女孩,她的身上時不時傳來一股好像是百合花一樣清新淡雅的香味,蕭天有些心猿意馬了。

「我帶你去醫院吧!」

蕭天趕快收起來心裏面心猿意馬,看著女孩一瘸一拐的腿,上面還腫著,就是腳也有些扭,對著女孩說。

「不需要。」

聽到蕭天的建議,女孩馬上拒絕的對著蕭天說。

「可是你的腿和你的腳,如果不去醫院看看,短時間好像好不了。」

蕭天聽到女孩的拒絕,對著女孩說。

「家裡面有紅藥水,塗點就行了,我的身體沒有那麼的嬌弱。」

女孩拒絕的說,心裏面卻是因為不想出醫藥費,比較她的家裡面情況,她心裏面知道,去一下醫院,又不知道要花多少錢,所以對於蕭天的提議,她想也沒有想就拒絕。

「好吧!」

聽到女孩的堅決的聲音,蕭天無奈的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