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冷哼一聲,並沒有說話。他現在不會說出自己的身份,尤其是那東荒人族女子非常神秘。這個時候,他更不可能說什麼了。

「赤羽王,要出手就出手吧,不用顧忌什麼,我師尊不在此地。」洪錚大搖大擺的下了聖山,笑容燦爛的看向赤羽王。

「你靠近一點與我說話。」赤羽王沉聲說道。

「好啊。」洪錚快步向赤羽王走了過去,與他相隔不過幾百丈。這幾百丈,對於一個通天大境的高手來說,幾乎可以忽略。

要擊殺洪錚,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看到洪錚這麼坦白,赤羽王反而有些吃不定了。他環顧四周,想找出一些高手存在的痕迹。但什麼都沒有發現,天地間連一絲的波動都沒有。

這讓赤羽王反而有些驚悚了。

這個洪蒙分明有什麼依仗,否則絕對不可能如此有恃無恐。而且,一個小小的四階巔峰修士,面對通天大境的高手,沒有一絲的懼意,反而從容不迫的。那證明了這個修士,分明見過不少的通天大境的高手。

而且,看他的神態,分明是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那只有一個解釋了——此人的背後,絕對有一尊王者!

「哼!」赤羽王冷哼一聲,轉身回到了鵬聖關中。藍鴛王也是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消失不見。只有紫鵬王對洪錚微微一笑,飽含鼓勵。

洪錚心中鬆了一口氣,這完全就是一場心理戰術。他吃定了赤羽王在沒有弄清自己的底牌前,一定會投鼠忌器,不敢對自己出手。

不得不說,洪錚對人心的把握,已經達到了一種可怕的層次。

「在南國,只能靠自己,真是如履薄冰,一個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洪錚後背涼颼颼的。赤羽王真要動起手來,他絕對沒有任何生機。

接下來,他準備回人龍族一趟,然後就去尋找什麼天道宮。人龍族乃是龍魔子的後代,他是龍魔子的通感者,理應要去照看一下。不過現在看來,人龍族的處境很不妙。

南國到處都是放逐區,基本上都是禁區,有的地方,就連通天之王都不願意進入能夠將放逐區當成老巢的,可能只有淫魔那種猛然才敢如此。

人龍族之前淫魔告知過,在南國的荒蕪地帶,名叫罪惡關。 法師的宿命 從名字就能夠看出來,這關內生存的,都是地位很低下的種族與部落。

罪惡關離鵬聖關足足相隔兩千關,中間單單是放逐區,就有上百個。 屹立娛樂之巔 並且每個放逐區,都浩瀚到了極致。百關才有一個放逐區大小,進入進去,基本上都會迷失。

所以跨越放逐區,只有一個辦法,一個是靠飛行道寶橫跨,另外一個就是傳送陣了。每個關內,都有數十個傳送陣。

當然,也有一些強大的通天之王還是會橫跨放逐區的。

洪錚最終還是回到了鵬聖關中,想借用傳送陣。這次他進入鵬聖關,眾人的態度都變的各不相同。

洪錚感覺到有不下於數十道強大神念鎖定了自己,盯在自己的後背上,他感覺自己像是被洪荒巨獸盯上,如芒在背。

他心中一沉,有人動了殺機!

他表面如常,大搖大擺,向傳送陣所在的方向走去。這座傳送陣,是紫鵬王負責管理的,相對來說,他比較好說話一點。

他進入到府邸后,那神念還未消失,洪錚就覺得麻煩來了。這是與紫鵬王相當的高手,甚至地位都相差不多。否則不可能神念也跟著進來,沒有絲毫的隱藏。

這個人的神念也根本沒有隱藏,很明顯在試探洪錚,或者說是在試探洪錚那所謂的師尊。

「紫鵬王大人,晚輩想用下傳送陣,回族內一趟可以嗎?」洪錚徑直來到紫鵬王的宮殿,雙手奉上一滴帝道甘霖,「我師尊曾經送我兩滴,晚輩用了一滴,還剩一滴,送給紫鵬王大人,略表敬意。」

帝道甘霖的氣息一出現,就震驚了許多人。帝道甘霖懸浮在虛空中,如同鑽石,在虛空中折射出斑斕色彩,五光十色的,很是好看。

紫鵬王瞳孔狠狠的收縮著,就連黃金獅子,玄武,東荒人族女修,眼中亦是瞪大了眸子!

暗中,那神念一下子退走,不敢再輕舉妄動。

能隨手帝道甘霖的人物,那能是普通的王者嗎?而且,南國的眾多修士都知曉,帝道甘霖只存在於那些王族手中。

但就算是王族,也不會隨意送出這種珍貴的玩意兒。只有皇族,甚至帝族的人,才敢這麼大方。

難道,他的師尊,是帝族的人?

想到此處,就連紫鵬王看向洪錚的眼神都變了,他連忙擺擺手:「客氣了,傳送陣只要南國修士都可以用的。但是,人龍族太過於遙遠,並且處於邊荒地帶,沒有直接傳送到那裡的傳送陣,你需要中轉好幾次,路過十二關,才能夠到達的。」

「無妨。」洪錚不動聲色的點點頭,心中卻是在考慮,這三個東荒人族該怎麼處理。一直帶著,很不方便。 第五百九十一章宇文關

紫鵬王收起了帝道甘霖,越看洪錚,越是欣賞與滿意。知曉忍心,顧全大局,懂得理解,不急不躁,天資驚艷,這樣的年輕人,現在已經很少了。他親自領著洪錚,前往一處傳送陣中。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宮殿,金碧輝煌的,有不少南國魔修看守。當中有數十座大陣正在發光,來來往往,穿梭不斷。

那就是傳送陣。

這種傳送陣需要南國獨有的赤色火晶才能夠啟動,而且,還要給那些看守的南國魔修同行費。

洪錚心中一咯噔,表面卻不動聲色。因為這玩意兒,他沒有啊!

紫鵬王笑呵呵的說道:「洪蒙,這就是傳送陣,會將你傳送到十萬里之外的宇文關,你需要在那裡中轉。通行費是一百晶石,啟動大陣需要兩百晶石。」

洪錚點點頭,低頭裝作取晶石的樣子。

但片刻之後,他尷尬的笑了起來:「那個,鵬王,能不能借一萬晶石,之前來的時候,族內很窮,並沒有帶多少晶石,都用的差不多了。」

紫鵬王一愣,意味深長的看了洪錚一眼:「三百赤色仙晶都沒有?」

洪錚苦笑:「這種玩意兒,我師尊是看不上眼的,不會給我。族內的情況,你也知曉。」

紫鵬王表面不說什麼,心中卻是有些認可洪錚的話。王者對這些俗物是根本看不上的。而且洪錚一旦開口借三百,反而讓他懷疑了。借一萬,說明洪錚對這玩意兒也不在意。

「行吧。」紫鵬王也壓根沒打算洪錚會還,一滴帝道甘霖放出去,能價值百萬赤色晶石,甚至千萬。

他隨手扔出一個袋子,遞給了洪錚。

洪錚接過,感謝了一句,轉身踏入到傳送陣中,額頭上已經出現了冷汗。

光芒閃動間,傳送之力啟動,帶著洪錚,還有三個東荒萬族開始遠去。但就在這時,洪錚心中一沉,那道若有若無的神念再次鎖定了自己。

「走的掉嗎?」洪錚在無盡的虛空中傳送中,耳邊傳來了驚雷一般的聲音。聲音很明顯經過偽裝,充滿金屬質感,分不清男女。

但暗中隱藏的人,卻爆發出了通天大境的波動,震的虛空都是在搖晃,差點將洪錚一行人震出了虛空。

傳送陣的速度很快,片刻之後,就帶著四人來到了宇文關。一落入這座關,洪錚迅速的出關,因為傳送陣都被封鎖住了。他再次感覺到了不妙,來到關外,赤紅色的大地在地平線的盡頭閃現。

關外,就是放逐區,血色大漠。

那道神念在一處荒野中與人溝通,接著,天際盡頭走來了兩尊青銅鑄造而成的身影。高大無比,足有百丈,矗立在天地間,眼瞳像是兩盞燈,璀璨無比,看向洪錚幾人所在的方向。

那道神念,與宇文關的人聯手了!

「小子,看你往哪走!」銅人沒有絲毫的生機波動,但修為逆天,氣息驚人,乃是通天大境的高手!

很明顯,兩尊隱藏在暗中的高手不願意露面,元神入主青銅人,橫移而來。在兩尊銅人的身後,還有一人橫渡虛空而來。

他乃是人形,但全身都覆蓋了鱗片,手持一桿三叉戟,遙指洪錚。在此人的背後,還有一輪血月在發光,懸在他的腦後,像是寶輪,旋轉間,有大荒氣在蒸騰。

此人面貌很年輕,只有二十多歲的模樣,卻散發出了徹地大境三重天的修為!

「在下宇文古,前來領教,留下三個東荒生靈,放你離去。」南國魔修說道,面貌無比的猙獰,笑容很是殘忍,嘴唇猩紅。

「死囚宇文古怎麼出來了?」

「他不是被鎮壓了嗎,怎麼會被放出來?」

宇文關中,迅速有人注意到了,眼中出現了驚意。

「好手段,放出一個死囚,來殺我,無論成功或者失敗,似乎與你們都沒有關係了。」洪錚眼眸冰冷,帶著三人迅速的向關外衝去。

無論是宇文古,還是兩尊銅人,都不是目前的洪錚能夠抗衡的。所以他想也不想,雙翅展動間,來到了赤色大地上。

「還想跑?」宇文古不屑的笑了笑,手一招,「殺!」

轟!

轟!

兩尊銅人出手了,修為轟然爆發,通天大境的氣勢衝天而起,將蒼穹都轟的坍塌了。二者各自拍出了一掌,極速放大,化為山嶺般,向洪錚壓蓋而來。

洪錚帶著三人,施展出了縱地金光,一遁千里,在赤色的疆域中,化為了一道流光。他的目的,乃是放逐區!

進入血色大漠,好歹還有一絲的生機。但正面與這三尊人物抗衡,連一絲的生機都沒有。

「留下三個東荒生靈,我饒你一命!」宇文古懸浮在虛空中,手執三叉戟,遙指洪錚。「我的目的很簡單,給我,放你離去。」

洪錚回頭,臉上出現了譏諷之色。可能嗎,暗中的人不僅需要東荒生靈,更要自己的命。

再說了,要洪錚束手將東荒生靈送出去,洪錚做不到。

他不是好人,但絕對不是那種窮凶極惡之人。

銅人一擊,驚天動地,兩掌還未到,強烈的罡風吹在了洪錚的身上,將洪錚還有三尊東荒生靈轟的肌體上出了裂紋。

「走!」洪錚卷著三人,迅速的進入到了血色大漠中,這已經是放逐區的邊緣了!

如山嶺般的兩掌蓋在了放逐區上,頓時被一股奇異的力量震的潰散,消失不見。兩尊銅人猛然停下了身軀,看向洪錚。

「留下東荒生靈,交出帝道甘霖。」

「進入放逐區,生死也不由你掌控了,希望你能考慮清楚。」

銅人一前一後的開口,說道。

他們也沒想到,洪錚居然如此的果斷,一言不合,就入放逐區。血色荒漠,就連有的通天之王都不願意輕易的進去。

洪錚看向遠處,空氣混濁一片,到處都是血色的大沙暴,視線所及之處,不過百丈。在血色的荒漠中,還有無數的血色沙丘矗立在那裡。令人心悸而惶恐的氣息從血大漠中傳來,讓人很不舒服。

「不用!」洪錚帶著三人,進入到了血大漠中,留下了堅毅的背影。 第五百九十二章血大漠

「嘿,比不怕死?」宇文古興奮的怪叫一聲,從背後飛了出來,化為一道流光,亦是鑽進了血大漠中。

「我反正是死囚了,沒多長時間好活。二位大人,無論我成功不成功,還希望二位大人以後不要為難我的家族,宇文古謝過。」宇文古轉身,對兩尊銅人跪下,虔誠的說道。

「放心去吧。」

「如果你成功,我將赦免你。」

銅人先後開口,眼中卻是有殺機。這個宇文古,無論成功不成功,是不可能留活口的。萬一那個洪蒙的背後,真的有什麼通天之王級別的師尊,一旦查下來,首先遭殃的,就是宇文關。

宇文古一死,也就死無對證了。

宇文古大喝一聲:「好,我去也!」

他咆哮一聲,手持三叉戟,衝進了放逐區。

轟隆隆!

他絲毫不掩飾自己的修為,徹地大境三重天的修為爆發,轟的虛空都是隆隆作響。洪錚回頭,面色變的凝重起來。

「也是一個不怕死的人物,居然敢跟進來。」洪錚說道。二人之間相隔十里,彼此都能夠感應到對方的氣息。宇文古修為很高,只需要十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夠追上洪錚。

「這是要將你逼近放逐區深處的節奏啊。」黃金獅子幸災樂禍的說道。

玄武嘎嘎大笑:「小子,你也沒多長時間好活了,怎麼樣,被死亡威脅的感覺如何?」

東荒人族女修氣質很好,儀態萬千,捋了捋貼在腮邊的髮絲:「都活不了,也是個好事,死前還能拉一個墊背的。」

洪錚轉過頭,陰測測的看了一眼人族女修:「你叫什麼名字?」

她一愣,輕笑道:「名字只是個代號而已,並不重要。」

「如果我非要知道呢?」洪錚逼近她,將她掐在手中,「記住,我不想殺你們,但不代表我不會殺你。」

「如果你非要我知道,可以叫我黑夜,白天黑夜的黑夜。」人族女修依舊笑著,很是溫婉。

「黑夜……好名字。」 嫁入豪門:惡魔首席的小逃妻 洪錚放開了她,加快了速度。

他速度很快,縱地金光施展,再有鳳凰翅與筋斗雲的加持,幾個呼吸間,就將宇文古甩開了數十里。

此刻四人已經深入到了血大漠。

虛空中渾濁一片,能見度很低,風沙打在臉上,噼啪作響。後方宇文古的氣息已經感應不到了,很明顯已經被洪錚甩掉。

他停下了身軀,看向四周。

這大漠極為的浩瀚,綿延不知道多少里,一望無邊。一座又一座沙丘密布,沒有任何生靈的氣息,像是死地。

他蹲下身軀,抓起一把赤色的沙子,放到口鼻間,有淡淡的血腥味道。並且沙子中還攜帶了一種毀滅性的波動,很滄桑。像是在遠古時代,被某種強大到可怕的力量掃過。

「這裡曾經發生大戰。」洪錚喃喃自語。

「你是真白痴還是咋地?」黃金獅子譏諷的說道,「血大漠誰不知道?」

「血大漠是南國一個大帝隕落之地,就是在此地,白帝少昊孤身而來,大戰三帝,擊斃一尊,重傷一尊,逃遁一尊。荒帝東皇太一開創東荒修鍊體系,白帝少昊維穩,不好戰。但發怒起來,南國無人敢惹。青帝太無平定天下,亦是可怕。東荒三帝,均是可怕到了極致,乃我東荒人傑。」玄武說道,眼中出現了虔誠之色。

黑夜淡淡一笑,並不說話。

洪錚一陣的發獃,居然還有這段往事。心中對那種極致力量很是嚮往。

「你們南國的好日子不多了,亂世與盛世共同開啟,機遇大井噴不斷降臨。我東荒一定會出現大帝。而且神運算元推測,絕對不止一尊。」黃金獅子冷冷的盯著洪錚。

「是嗎?」洪錚淡淡一笑,不可置否。

天空漸漸的黑暗了下來,月明星稀,夜間的血大漠很瑰美與神秘。 激戰女神 但溫度下降的也非常快,就連洪錚,都感覺到了一絲的不適。

洪錚看向遠處,那裡風沙可怕異常,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牆壁,在牆壁之後,洪錚隱約看到了地面上出現了不少漩渦。

「隱藏氣息,今夜在此地修整一番,白天再過去。」洪錚說道,「想要活命,就不要露出自己的氣息。宇文古我不是對手,現在的你們更不是。」

說吧,他盤膝坐在地上,徹底封閉了自己的氣息,隱藏在沙丘中。

夜光下,宇文古徹底的失去了洪錚等人的蹤跡。他雙眸陰冷,四處巡視著。這裡天地靈氣非常的暴躁,難以被汲取入體內。尤其是那沙暴,捲起的血色沙子,能夠干擾他的靈覺。

「你們走不掉。」宇文古笑的非常滲人,嘴唇非常的猩紅。

天地似乎都寂靜了下來,只有風沙的呼嘯聲。洪錚雖然封閉了氣息,但還是在感應周邊的一切。宇文古是個不要命的貨,他可不是。

黃金獅子匍匐在地上,似乎陷入到了沉睡中。玄武縮進了殼內,就像是一塊黑岩石。而黑夜,則是盤坐在那裡,非常的恬靜,抬頭看著星空,也不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