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伍緩慢前進著,辰落也與李業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才一會功夫身後又慢慢排了不少人,看來這次煉丹師大比的人還真不少。

在進了煉丹師會所裡面中間的位置后,辰落也終於看到了那名讓整個大堂吵鬧不已的始作俑者--潘溫柔。

他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面容清秀,皮膚白皙,唇紅齒白,一身錦衣玉袍,正翹著二郎腿坐在幾名面試的白鬍子煉丹師的桌子前面,悠閑地品著茶。

他給人一種精神十足的樣子,但性格古怪淘氣,不時的伸出腳想悄悄絆倒前來報名的煉丹師,可能是之前有人被絆倒出醜過,那些前面報名的煉丹師都防備的看著潘溫柔,擔心他朝自己使壞。

而那幾名白鬍子煉丹師則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看了看喝茶的潘溫柔又看了看隊伍中排隊推攘別人的五六個小廝,最後只有搖頭嘆氣,一種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出現在臉上。

辰落不禁好奇,這名看起來「童心未泯」的潘溫柔究竟是何來歷,如此大吵大鬧都沒人敢出聲制止。

終於排到了那幾名小廝了,潘溫柔將茶杯往桌上一放,從座椅上站了起來,大聲朝幾名進行登記的煉丹師說道,「今天我可是有乖乖排隊了,趕緊給本公子登記好,明天本公子要參加煉丹師比賽!」

「潘公子,昨天就已經告訴你了,你達不到比賽資格,不能進行比試。」一名看起來比較平和的煉丹師老者不厭其煩的朝潘溫柔說道。

「不行,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本公子就是要參加比試,你們把規矩改一改!」

這話一出,在場不少人嗤之以鼻,連煉丹師都不是,如何能夠參加煉丹師之間的比試,更何況,這規矩一改,那些沒學過煉丹的修士豈不是都可以參加,這不是添亂嘛!

辰落暗自好笑,覺得這名少年是不是哪根筋沒有搭對,這麼大的人了,脾氣真跟小孩子似的,偏偏又還特別執著,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那種類型。

那做登記的幾名煉丹師臉色都不好看,潘溫柔此舉無疑是無理取鬧,正當開始說話的那名煉丹師準備說什麼時,外面喧嘩、不滿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走開!讓一讓!攔著我家公子的路,小心把你腳剁了!」兇狠威脅的聲音不小,所有人人都能聽得見。

正當大家都朝門口望去時,一攏紅衣出現在大家的視野之中。

那是華麗大氣的大紅長袍,上有玄紋雲綉,穿在一個身材修長的年輕男子身上,顯得有些出類拔萃。

但落到那人臉上時,卻感覺有些桃花斐然,他長相俊美異常,五官如雕刻一般稜角分明,眼睛是細長的桃花眼,眼波似水,鼻樑高挺,嘴唇很薄,但紅如鮮血,如同他身上那件大紅的錦袍一般。

臉上帶著絲絲笑意,手中羽扇搖曳,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

也許是他手下那聲兇惡的威脅聲讓人有種先入為主的感覺,這個手持玉扇的男子儘管長相妖冶俊美,卻總讓人覺得有些放浪不羈,桀驁不順一般。

那幾名做登記的白鬍子煉丹師見到這個出場,不免有些失望:又是一個公子哥!

不過突然「噗通」一聲響,大堂徹底的安靜了,所有人張大了嘴,看著地下……

地下的正是剛剛走路搖曳有風,風度翩翩的俊美公子哥,現在正以一個狗啃泥的樣式摔倒在地,高束的頭髮也散亂了,看起來狼狽不已。

而始作俑者的一隻腳才剛剛收回來,臉上滿是得逞后的笑容,連忙偷偷摸摸一溜煙的跑回了他之前坐的椅子上坐好,他正是潘溫柔……

那名紅袍公子哥可能還沒有反應過來,或許是長這麼大從來沒有人絆過他,一時不敢相信事實的真相,還繼續以狗啃泥的樣子趴在地上。

滿室鬨笑聲徒然響起,那名公子哥的幾名手下才反應過來,趕忙將主子扶了起來。

紅袍公子哥臉上果然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見大家笑他他都沒有任何反應,目光直直的朝前面座椅上的人掃去。

「小子你居然敢絆倒本大爺!」桃花眼射出精芒,修長的手指顫巍巍地指向了真正裝無辜的潘溫柔。

(感謝好基友潘婷友情出演,對拉,沒錯,潘溫柔就是這樣來的,請表吐槽這個名字,這其中集聚了她多年來想要變溫柔的偉大願望的願力,咳咳,但這終究是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感謝RaineHake、三月語的平安符,感謝zn6qe472dj的粉紅票子~感謝夢夫人的評價票~么么噠~祝新年快樂喲,馬上有錢馬上成功馬上得意馬上有愛情~ ?(給大家拜年啦~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恭喜發財哈~~)

見到被揭穿了,潘溫柔也不狡辯,反而站起來直接說道,「我爹爹說了,像你這樣出場,都是壞人的出場慣例,本公子就討厭你這樣的壞人!」見沒有那人高,他腳還墊了墊,昂首挺胸,氣勢絲毫不輸。

「你……你……你!你居然敢說你大爺我是壞人!我們姜家還沒有一個人敢這樣說我,小子你找死是不是!」紅袍公子哥也不管頭上散亂的髮絲,合著羽扇指著潘溫柔就破口大罵了起來,臉上通紅,顯然很氣憤。

但這時看戲的辰落卻與徐叔龍叔對視一眼,眼中意味不明。

人群中的人也算看明白了,這兩個吃飽了撐的貴公子哥就是閑的,一個古靈精怪到處搗亂,一個則是剛入世不久,明明修為不弱,卻還是被人絆倒了的「單純」公子哥,而且還要找人理論,說白了,那還是「傻」!

幾名做登記的煉丹師老者實在看不下去了,拍著桌子站了起來,「你們要打出去打,沒看到後面還有那麼多煉丹師等著登記報名嗎?都給我出去!」

「不行!我要報名!」兩個聲音異口同聲說道。

正是紅袍男子與潘溫柔,兩人話一同說出,然後各看了一眼,又同時狠狠的對對方「呸」了一句。

「潘溫柔你不要鬧了,說了你不合資格,等你成為了煉丹師再來吧!」老者又將話重敘了一面。

「噗,潘溫柔,好娘的名字,你不會是女人吧,長得細皮嫩肉的,不是女人就是小白臉!哈哈哈,居然連煉丹師都不是還來報名,你要不要臉啊!」紅袍男子笑起來花枝亂墜的,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要多怪異有多怪異。

「瘋婆子,本公子懶得理你!」潘溫柔鄙視的說道。

「你說誰瘋婆子……」

「讓讓!」這時辰落從隊伍中走了出來,一手扒開兩人,走向了登記的老者。

「請問前輩,沒有本命丹火,卻有融合的異火,能不能直接進入第二場比賽?」辰落恭敬的朝老者說道。

「哦?你拿出來看看。」一名老者見場面終於控制下來,趕緊接著辰落的話說道,不然等會又鬧騰起來,這些前來參加比試的煉丹師都登記不完了。

辰落依言將異火取了出來,一時間大堂內一陣灼人的氣息暴露而出,明亮的火苗安靜的在辰落掌心上搖曳,但火苗上危險的氣機卻能讓所有人都清晰的感覺到。

「這是三階的地心炎!」老者看著辰落手上的異火,眼睛明亮的說道。

「是的,而且不出意外,不久后我便能讓其再上升一個等階。」辰落平靜的說道,這個異火她已經融合了很久,三年來一直都有在用靈力滋養,前世幾百年的控火經驗,讓異火再上一個台階根本不是問題。

「哦?如此看來道友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夠讓這異火升階了?不過光有異火可不行,異火與本命丹火不同,相比之下,異火難以控制得緊,如此一來就需要道友你在此展示一下你控火的嫻熟度,老夫看看能不能直接通過第一關,進入明天下午的第一場比試。」老者見辰落只有築基期的修為,而且這異火還是三階的,並不是很好操控,於是說道。

「既然如此,百里落就獻醜了,還請各位前輩看好。」辰落聽罷便點頭應道。

說完,她將手心上的火焰拋倒了半空中,神識一動,這小火苗就變成了一隻小鳥的形狀,落在辰落指尖上。

控火最重要的因素便是精神力,也即是神識。辰落神識強大,加上早已是玩火的行家,心念之間,便能讓火焰變成任何形狀。

但辰落沒有停下,她指尖的火焰好像活了一般,不斷變化著各種形狀,然後又將火焰分成了無數的等份,圍繞在辰落周圍,最後竟不斷分裂,一層一層在包圍在她身旁。

眾人目瞪口呆,辰落的控火手段可謂是世間少有,將火焰變幻出各種形狀簡單,但將一簇異火分裂成無數的異火,這就考驗的是控火者的精神力了。

然而在眾人眼下,辰落周圍圍繞了無數層的小火焰又一下子全部變幻了形狀,這個形狀有些像複雜的瑞獸,很難控制,而且這些火焰形成的瑞獸還在不斷的分裂,讓她周圍十步之內無人敢近。

掃過眾人的表情,尤其多看了那個自稱姜家人的紅袍少年兩眼,看到他有些驚嘆的模樣,辰落才將異火瞬間收攏,收回丹田。

「果然厲害!竟然能夠將異火控制得如此嫻熟!老夫自認在你這個修為的時候是絕對無法做到的,果然江山代有人才出啊!恩,不錯,那麼這次煉丹比試你便能夠直接免過第一場,到時準備好明日下午的比賽。你報上姓名,老夫給你登記一番。」這名白鬍子老者與其他幾位煉丹師都讚不絕口,對辰落讚賞有加,語氣也十分友好,拿起筆準備將她的名字寫上去。

「在下百里落!」辰落恭敬的回答道,態度不謙不卑,並沒有因誇讚而沾沾自喜。

「行了,這個寫有你名字的令牌你拿好,明日入場需要檢查。」老者將辰落的姓名在紙上寫好,又拿了一塊令牌給她。

辰落正準備上前接過,一道青藍色身影簇了上來。

「哎哎哎,不行,還沒有給我登記呢,這個人不能插隊!」潘溫柔插腰面對著幾名進行登記的白鬍子煉丹師,手指著辰落不滿的說道。

「這位潘公子,你不是煉丹師也沒有資格參加比賽,又擾亂了隊伍的秩序,這般胡攪蠻纏可不是君子所為。」辰落看著不過和她一般高的潘溫柔,不冷不熱的朝他說道。

「就是,娘娘腔走開,別攔了本大爺的路,我等會再來找你算賬!」紅袍少年搖著玉扇也走了過來,接著辰落的話奚落著潘溫柔,並一把將他拉開。

潘溫柔被人推開也不惱,反而站穩后雙手環胸,驕傲的說道:「這場比賽本來就是我爺爺幕後主持的,只要我說聲不同意,以爺爺那麼疼我的性格來說,這場比賽都能夠馬上取消!哼,你們幾個老骨頭,別以為我剛從藥王谷出來凡俗中,你們就想欺負我!」

前面半句話潘溫柔是對著所有人說的,而後面一句話他是有意說給幾名老者聽的。

辰落聽罷后,眉頭不由得一挑,她知道這少年來歷不簡單,卻沒有想到其居然是藥王谷的人。

藥王谷是夏華大陸里最大的靈藥種植地,裡面各種稀少的靈藥靈草,各種年份長的藥材比比皆是,因為不對外開放,所以有著一絲的神秘色彩。以前也曾經有人去藥王谷硬闖過,但一般都是失敗而歸。可見藥王谷不斷靈藥資源豐富,而且還有強大的修士坐鎮。

既然是藥王谷的人在幕後操辦這場比賽,那也難怪比賽勝出的煉丹師可以獲得的獎品是那麼珍貴稀少的靈藥了。

在場前來參加比賽的煉丹師一聽,頓時又驚又怕,擔心如果這次這場盛大的比賽真的取消了,可就真的是白忙活一場了。

幾名進行登記的老者聽到潘溫柔居然將這個消息公諸於眾並且說出取消比賽的話語,不禁有幾分無奈,心下覺得他太不懂人情世故,但自然不能說出來。藥王谷在煉丹師的心中,是非常重要的地位,這位來自藥王谷的小公子自然也得罪不起。

煉丹師比賽已經籌備已久,自然不是說取消就會取消的,但這個小公子哥看起來不依不饒,到時候藥王谷的那人追究起來也是麻煩事,幾人對望幾眼,都微微點頭,只得任由這位小公子去胡鬧了。

「哼,早點這樣不就好了,偏要讓我將爺爺抬出來!」潘溫柔睨了幾眼老者,見他們點頭,不爽的說道,然後他明亮的眼眸一轉,將辰落上上下下打量了幾遍,才摸著下巴說道,「你叫百里落是吧,你以後就教我控火了,不然我就取消你的比賽資格!」

「不講道理的娘娘腔,你不但不是煉丹師,而且沒有融合異火,你讓別人怎麼教你控火?還是說你現在準備去融合異火?哈哈,那你得小心了,被異火反噬,你就死翹翹了,到時連你什麼爺爺都救不了你!」紅袍少年搖著扇子笑得格外開心,圍著潘溫柔身旁轉了一圈,之前摔倒后凌亂的髮絲垂落肩頭,一走一動中,配上他獨有的邪魅外貌,怎麼看怎麼風情萬種,比絕色美女還要吸引人目光。

潘溫柔臉色不好看,或許是紅袍少年靠得太近,他***的臉上微微發紅,狠狠推了紅袍少年一把,說道,「本公子如何不關你這個瘋婆子的事,你要再唧唧歪歪,我就讓你無法參加比賽!」

紅袍少年哈哈大笑,眼睛都眯成了月牙,聽到潘溫柔的話后像是聽了極大的笑話,說道,「我姜雲貝想乾的事還沒有幹不成的!就是你什麼爺爺親自來了,也阻攔不了本大爺參加煉丹比試!懶得和你這娘娘腔多說,本公子登記完還得去沐浴更衣,今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你可別再來胡攪蠻纏!」

名叫姜雲貝的紅袍少年朝潘溫柔說完就不再看他,然後身上徒然爆發出強大的能量,這赫然是金丹期修為才有的能量!rs ?所有人都是一驚,沒有想到這名年紀不大的紈絝公子哥居然是金丹期大修士!

辰落雖然早就看出了他的修為,但心中依舊有些驚訝,這名少年年紀看起來與她相當,但金丹卻十分雄厚,顯然並不是在最近才進入金丹期,而是進入了最少一年之久,這般年齡就有如此成就顯然不一般啊!要不是家族在他身上花了不少功夫,就是他資質逆天!或者兩者皆有,不可小覷!

緊接著姜雲貝將自己的本命丹火攝了出來,熟練的在幾名老者面前操控一番,才將丹火收進金丹,收斂了氣息。

這一切發生不過幾息之間,幾名老者卻看得仔細,心下大驚,已經察覺了這名姜姓少年的不平凡。

但他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少年就隨意取出來一塊玉佩丟在桌上后,令幾名老者都身軀一震,徹底說不出話來。

那塊玉佩很快被姜雲貝收好,掃了幾眼戰戰兢兢的老者,他不由得翻了白眼,有些鄙視這些人的大驚小怪。

辰落眼光犀利,目光一直都留在姜雲貝身上,他拿出的那塊玉佩她也看得仔細,上面刻著「姜始」二字,散發出古老的氣機。

這下辰落便徹底確認了這名少年的姜家身份,但好奇的是為什麼姜家人會來參加這次的煉丹比試?而且這名紅衣少年又是在姜家擔任什麼角色?暗中會不會還有姜家人在保護他?這一切都是需要注意的。

「愣著做什麼,快點給本少爺牌子啊!」姜雲貝注意到大部分人的神情都十分驚訝,心中雖說不上洋洋得意。但出了風頭的滿足感還是有的,他撥弄了一下頭髮,呵斥了幾個老傢伙一頓,手搖著玉扇,嘴角輕挑。挑釁的看了潘溫柔幾眼。

但潘溫柔這次卻沒有找他麻煩,哼地一聲將臉轉了過去,移動著小碎步向辰落的方向靠近。

看到潘溫柔的意圖,姜雲貝眉毛一挑,將桌上已經寫好他姓名的木牌拿好,又將寫有「百里落」三字的木牌拿到手裡,遞給了一旁站立著不說話的辰落,並朝她說道,「不知前輩找到住所沒有,現在這城中各大客棧人滿為患。剛好晚輩包下了一座大庭院,客房多多,如果前輩還沒有落腳之處的話,要是不介意可以同晚輩做個伴。」

姜雲貝一口一個前輩,讓辰落有些奇怪。像姜家這般的大家族一般都是眼高於頂。尤其是公子哥什麼的,更是紈絝不已,可這姜雲貝卻有些不同,從前面的表現就能看出這個少年心機並不重,或者可以說是「單純」,如果這就是他的本性,就只能說他出淤泥而不染,不似以前見過的姜家人那般心狠手辣。

可如果這一切都是這名少年在演戲,那麼辰落只能說他太不簡單了,城府完全超乎想象。

在思量間。辰落心中有了計較,姜雲貝是姜家人,不管他是單純也好,城府深也好,卻是有可能找到那個與她有著血緣關係的男人的一條線索,如今這條繩頭自己跑到她手中,她當然要順藤摸瓜,抓住這個機會,探到韓宇浩的下落。

「剛好在下正為住所而煩惱,道友這般盛情邀請,在下就卻之不恭了。」辰落接過木牌收好,淡淡的說道,表情看起來並沒有太多的欣喜,帶著疏遠的意味。

「喂,我住的地方更大,你跟我回去,包你吃穿住行,無數靈藥隨你挑選!」潘溫柔見兩人居然這麼快達成了共議,連忙說道,連將各種靈藥的誘惑的拿了出來。

「娘娘腔你省省吧,百里大哥已經答應本公子了,你再多誘惑也無濟於事!」姜雲貝搖著扇子滿不在意的說道,但心中卻有些緊張,百里落會不會因為這些靈藥就去了那一邊,那他可就丟臉丟大了。

「多謝厚愛,在下已麻煩了姜公子,就不再麻煩潘公子了,感謝好意。」辰落直接朝潘溫柔說道,臉上沒有一絲的猶豫。

姜雲貝聽罷不由一喜,面上也表現出來,朝一旁的潘溫柔挑釁的望了兩眼,就帶著辰落等人離去了。

潘溫柔使勁蹬腳,十分不滿,但眼睛一轉,馬上撒腿就跑了出去。

……

姜雲貝的住處並不遠,繞過兩個街頭便到了,位置雖處在城中央,但因宅院很大,裡面倒並不顯得吵鬧,反而十分僻靜。

一路上辰落與姜雲貝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幾句,聊的不過是煉丹上的一些問題,其他什麼都沒講。

但回到住所,給辰落安置好住房后,這個少年終於忍不住了,心中的疑問立即就問了出來。

「百里大哥,您為何跟著我回這裡,而不是去潘溫柔那邊,藥王谷的靈藥那麼吸引人,沒理由會有人拒絕的……難道是您聽說過我們姜家?知道我們姜家的勢力,所以選擇了來我這邊?」姜雲貝很自來熟的叫著辰落百里大哥,進來后說話也不顧忌了,想說什麼就問了出來。

「藥王谷我聽說過,但姜家……世間這麼多姜姓,卻沒有一家姜氏特別出彩,在下哪裡知道你來自哪個姜家!只不過是因為那小丫頭恁的煩人,而且男女授受不親,我一個大男人住在人家小姑娘家不但諸多不便,而且被別人知道了,也壞了那丫頭的名聲,此不是君子所為。」辰落表現得一直十分淡然,並沒有將對姜家的警惕與看重掛在臉上,對待姜雲貝就像對待一個普通人一般無二。

「什麼?那個娘娘腔是個姑娘?」姜雲貝面容大驚,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然後嘖嘖嘆道,「難怪我說她怎麼細皮嫩肉的,聲音還那麼細,原來是個姑娘,還好我今天沒有同她計較,不然人家還以為我姜雲貝欺負女人。不過她那麼潑能嫁得出去嗎?修為還那麼弱,嘖嘖,無可救藥了!」

看著姜雲貝一邊搖頭一邊感慨,辰落裝作有些八卦的樣子,不經意的說道,「那小姑娘看起來對道友有些意思,不然也不會單單整你了,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我得要恭喜道友了,高攀上藥王谷的千金,可不是人人都有如此好運的。這樣一來,你姜家定然要出名了。」

「怎麼可能!就算她看上我,我還看不上她呢!我們偌大的姜家,可不是小小的藥王谷能夠攀上的,我未來的夫人那可是高級大陸上的大宗血脈,又豈是潘溫柔那樣的鄉野村姑可以比擬的!」姜雲貝聽到辰落說潘溫柔對他有意思,連忙擺手不信,並且說出了未來夫人的來歷。

辰落不由一驚,姜家居然和高級大陸上有聯繫,那麼很有可能當年伏擊徐叔龍叔他們的就是姜家!裡應外合,才能夠如此確切的找到徐叔他們當時的位置。

驚訝之色辰落故意表現在了面上,然後笑了一聲並說道,「道友莫非是開玩笑,那高級大陸豈是能夠隨便去的,那大宗血脈又豈是能夠隨意與低級大陸的人聯姻的!你年紀輕輕雖然修為過人,但不可白日做夢啊!再說了,就算你姜家非常厲害,但你一個少主身邊居然就跟了幾個普通奴僕,連個正經的保護者都沒有,這也難免有些說不過去吧!」

受到了鄙視,姜雲貝當然不樂意了,說道,「等到比賽的最後一天你就可以知道我們姜家的冰山一角了,而且不是我自大,現在開始這城中的修士是絕對不可能會對我出手的,那幾個做登記的老頭你看見了吧,他們現在肯定已經安排人保護在我周圍,不讓別人接近,這就是我姜家的號召力!我單槍匹馬,有這個令牌,一個人便能走遍天涯海角。」

看著揚了揚手中玉佩的姜雲貝,辰落依舊裝作一副不相信的模樣,然後走進了房間,說道,「這房間挺大,那麼我們四人便不麻煩道友了,晚餐時再見吧。」

說罷辰落關門送客,毫不客氣。

見辰落還是不相信,以為自己在吹牛,姜雲貝第一次生出無奈之感,心裡打定主意一定要在族人來了之後,給他看看姜家真正的勢力,讓他開開眼界。

……

「徐叔怎麼看?」

房間里,辰落朝徐叔問道。

「有些草率了,如此貿然進入姜家的範圍,被姜家人發現,便成了瓮中之鱉。」徐叔沉吟說道。

「險中求富貴,姜家不是一直在尋我嗎,量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我會與他們少主在一起。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況且,我準備多從這姜雲貝身上套出些話來,接觸下來,這個少年的確是有些單純,不似以往見到的姜家人一般狠辣,或許真的能夠從他口中得到關於韓家的消息。」辰落緩緩說道。

這些話三人並沒有避開歐陽澤,不過歐陽澤也是一頭霧水,他並沒有聽說過姜家,也不知道辰落與姜家為何有仇,但這一路下來,也知道了姜家的勢力十分不簡單,看樣子應該是夏華的隱世家族,心中不免多了一份警惕。

ps:

感謝大家的粉紅與打賞~么么噠~

推薦一本好書,古言,接近尾聲了。

書名《穿越晨光里》,不懂種田也無妨,發揮一身本領只為造就幸福生活。

作者:夢夫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