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強行平心靜氣,拘槍鎖定了劉毅指引的方位。

劉毅沿着牆體斷面,迅速向後挪動,直到轉移至斷牆盡頭才停下。

保持着趴伏的姿勢深呼吸了兩次后,猛的直起身體。

之前坡下打劉毅冷槍的狙擊手,在這段時間裏同樣轉移了一段距離。

在劉毅露頭的瞬間,起身微調槍口瞄向扣動扳機……

「嘭~」QBU97式狙擊步槍響起。

特有的556毫米彈頭,在敵人扳機還沒有完全扣下的時候,已經完成了空間的跨越。

從目標頭盔下緣射入,轉瞬間又從後腦射出,帶飛了頭盔的同時,大片由鮮血碎骨和白黃色腦漿共同組成細屑噴灑而出。

而站直了身體的劉毅,終於發現了遠點有一線沙地,正在緩緩且持續的延展塌陷著。

電光石火間記住了參照物,身體前傾雙腳后移,利落的恢復了趴伏的姿勢。

「看到了!」劉毅興奮的彙報了發現,同時將瞄鏡裝回導軌。

視線再次看向遠點的時候,迅速找到參照物,並以參照物為基點,確定了發現異常的區域。

身體斜爬在斷牆橫截面上,將一枚高爆彈送入槍膛,雙臂探出懸空拘槍。

穩定了一秒后,利落的扣下扳機。

「嘭~」QBU10低沉的擊發聲響起。

127毫米口徑的彈頭,飛行了大約一秒鐘左右,一頭扎進了沙土當中。

沙粒激射間,被命中的區域瞬間塌陷,出現了一處差不多有半米深的豁口。

可惜沙土過於鬆軟,阻隔力不夠。

高爆彈靠慣性帶塌了一片溝道后,一頭扎進了沙土深處並沒有爆開。

「嘭~」高梅扣下了扳機。

556毫米的彈頭,雖然不像大口徑狙擊槍彈那樣威力十足,但也再次在沙土間打出了一片豁口。

甚至,正用瞄具觀察的劉毅,還看到了豁口處有半邊人臉一閃而過。

馬上左移槍口,對着人臉閃過的方向,再次扣下扳機。

一陣沙粒橫飛間,又是一處豁口出現在瞄鏡當中。

劉毅擊發后,始終緊盯着目標位置。

可惜的是,並沒有觀察到激射的沙石中,有血跡濺起。

不過,他沒有氣餒。

畢竟已經摸到了對方的掘進位置,進入戰場四天以來,並沒有消耗多少的子彈,終於有了傾瀉的地方。

通過兩次射擊,確定了大口徑狙擊彈,對砂土層有足夠的穿透力后,劉毅直接跳下斷牆,重新回到高梅旁邊。

而後,兩人手中的狙擊槍交替射擊,一輕一重的擊發聲有節奏的響動間,遠點意識到位置暴露的七個雇傭兵,不再小心的隱蔽動作。

手中工兵鏟旋風一般上下翻飛,盯着頭頂身側面前背後,接二連三不間斷鑽出來的彈頭,盡全力瘋狂的掘進著。

眼瞅著就要突進前方的一處沙丘後面,被夾在中段的一個小子,脖頸間一道血線飈射。

剛挖起來的一鍬沙土不等甩到身側,人就歪倒在了溝道中。

其它六人好似完全沒有發現同伴倒了,掘進的動作絲毫不受影響。

前面的人繼續向前,後面的人毫不停滯的跟進。

十幾秒后,將溝道挖到了沙丘背面的同時,也用沙土將倒斃的同伴埋在了身後……

。 秦天立刻對鐵凝霜道:「請你進來。」

鐵凝霜顫了一下,有些畏懼的慢慢走了進來。她像是做了錯事的小姑娘一樣低着頭。

秦天冷聲道:「你來這裏做什麼?」

鐵凝霜激動的道:「我想跟你——」

秦天冷聲道:「跟我做什麼?」

「鐵小姐,咱們之間好像並沒有什麼關係吧?」

「為了避免我妻子誤會,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

鐵凝霜想不到秦天為了維護輪椅上的這個女人,竟然這樣冷漠的對待自己。

她眼中立刻出現了委屈的淚花。

「聽到了嗎?」

蘇酥得意的道:「小妹妹,你還是太嫩了。」

「你以為靠漂亮臉蛋,就可以勾引我老公了?」

「我告訴你,他對你,也就是玩玩。」

「男人就像是狗一樣,在外邊吃了野味,終究還是會乖乖的回到家裏。」

鐵凝霜愕然:「你知道他是誰嗎?你竟然敢說他是狗!」

蘇酥冷笑道:「他,就是我的狗。」

「有本事,你把他牽走啊?」

鐵凝霜再次張大了嘴巴。

她不可思議的看着秦天,道:「你對我如此冷漠,卻甘願被她羞辱?」

「她不過是一個殘廢,有什麼了不起?」

「住口!」秦天真的生氣了,冷聲道:「這是我的家事,不需要你多嘴!」

「鐵小姐,還是那句話,沒什麼事情,你可以離開了!」

「你——」鐵凝霜眼中淚珠滾滾,她是個要強的女孩子,努力忍着不讓自己哭出來。

她氣得胸口起伏,大聲道:「我爸讓我告訴你,有個大財團要來龍江開一個投資會,我們家是主辦方。」

「你治好了我爺爺的病,作為回報,想去參加的話,可以給你一個名額!」

「你愛去不去!」

說着,扔下一個帖子,捂著嘴,奪門而去。

好不容易,秦天在她心目中的形象高大起來。沒想到,這麼快,就轟然崩塌了。

蘇酥冷笑看着秦天,道:「還不去追?」

秦天沒說話,把手中杯子遞到她面前。

蘇酥喝了一口,歪著頭想了一下,饒有趣味的道:「什麼大財團?」

秦天沒好氣的道:「管他什麼大財團,哄蘇大小姐開心最重要!」

聽了秦天的話,蘇酥嘴角上揚,浮現小女孩惡作劇得逞的笑意。

轉過頭來,她故意板着臉,指著秦天腳旁邊的帖子,沒好氣的道:「撿起來給我看看!」

秦天照做。

「天富資本?」蘇酥皺眉:「沒有聽說過這家公司啊。」

又看到下面有關天富資本的介紹,她瞪大了眼睛。

「全資控股多家上市醫藥公司。」

「只要是他們投的項目,三年之內,必成獨角獸,人稱真正的天使資本……」

「這也太厲害了吧!」

驚訝之後,又忍不住道:「這麼厲害的資本,怎麼會跑到龍江這個小地方來搞投資會呢?」

「難道龍江有什麼值得他們投資的?」

秦天看到帖子的一角,有一個不起眼的金豬圖案。

金豬招財。一般人縱使看到,也不會在意。覺得只是圖一個吉利。

很少人知道,這是一個特殊的標識。

「你想去?」看着蘇酥的表情,他忍不住問道。 褚冰清做事向來張弛有度,有些話心中明了從不會說出來落人話柄,可今天真的是忍無可忍。

跟前都是親信,她也懶得顧及什麼,不吐不快。

「程家今天的災難完全可以避免,卻成了今天的地步,你還有臉站在這裏?」

程耀陽低頭,「媽,我知道打沈安安是我不對……」

「別給我避重就輕!你知道我說的壓根兒不是沈安安!」褚冰清咄咄氣勢喝道。

程耀陽隱忍低頭,心知肚明褚冰清話里的意思,「我一定會處理好的!」

褚冰清抬起手,讓他止聲,「不用,那個女人讓耀庭去處理!」

程耀陽一駭,「媽!」

「我說的話沒用了嗎?」褚冰清一個嚴厲的眼神將程耀陽要求的話全部堵了回去。

程耀庭過去拍了拍程耀陽的肩膀,「媽也是為你好,現在你出現在警局,實在不太方便。」

程耀陽深知婚禮前他與顧婉柔被拍到的事雖然被壓了下去,可還是被人紛紛猜測,他確實不能露面,可現在婉柔被關起來,這件事可大可小。

「大哥放心,我會替你憐香惜玉的!」程耀庭勾唇一笑。

程耀陽抖開程耀庭的手,嘴唇緊繃,咬牙言道,「那多謝了!」

搶救室的門開了,醫生走了出來。

一眾人起身,圍了過去。

「醫生,我先生怎麼樣?」

「程太太,別擔心,已經脫離了危險,程先生的心臟一直不好,盡量不要讓他情緒上有大起大落,有助於修養!」醫生說。

褚冰清點頭,「謝謝醫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