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思雨好歹是和我一起長大的,她的脾氣我也都是了解的,父親越是這樣打擊他,她越不會妥協。」

這時助理,秦總的秘書朝著自己走了過來,於是說道:「小秦總,我先不和你說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先回去了。」

「好。」

等到掛斷電話之後,秦天寒陷入了深思,他雖然了解秦思雨,但是想起助理說的話,秦思雨她現在畢竟處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說不定很快就會投降。

秦天寒現在是真心希望秦思雨可以堅持的時間長一些,這樣等到父親對他徹底失去信心之後,那那個位置就是屬於自己的了。

所以他現在必須得想辦法做一點什麼才可以,但是自己的手又伸不到那麼長,這時他突然想起自己還有一個老同學在巴黎那邊,看看能不能讓他幫上一些什麼忙?

經過了幾分折騰之後,才得到了對方的電話號碼,秦天寒便嘗試著撥通那個號碼。

「喂?你好,請問是哪位?」

「是我啊,你的老同學,秦天寒。」

對面聽到人是秦天寒,便立馬巴結了起來,要知道他現在可是秦氏集團的繼承人,要是攀上了,那說不定以後的路,就可以一馬平川了。

。 所以無論是圈子裏的人還是公司里的人,都是尊稱她一句nancy姐。

「不用客氣,今天第一天正式上班,希望你能夠很快進入工作狀態,有什麼不會的地方就問秘書小姐姐吧!」

今天路棉心打算去看一下李澤南上的那個綜藝選秀節目。

一場選秀下來,他們公司一共推送了十個藝人,好在十個藝人全部都晉級了,而且名字都非常好。

這一次參選的公司多達幾十號,而唯一全部晉級的公司也就只有她的公司而已。

為了犒勞一下自己的員工,自然是要給他們一些鼓勵的,還有一些小禮品。

作為老闆,有的時候自然要學會如何拉攏人心。

她出門的時候帶了夏夏,畢竟夏夏是她的私人助理,無論走到哪裏都要跟着她,而公司的事情大多數都是交給秘書處理的。

夏夏激動的心情,一直憋到了公司大門口。

直到進了電梯,才開始更加激動了起來。

「我的天吶,一會兒我就可以看到我的偶像了,而且還有那麼多帥氣的小哥哥們,我覺得自己這份工作簡直太值了,幸福感爆棚啊,棉棉,你說我怎麼那麼幸運啊?怎麼就有你這麼一個開了一個公司的閨蜜呢?」

路棉心看着她這個興奮的樣子,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都已經這個年紀了,竟然還像是十八歲的少女一樣。

「你只要好好工作,以後你想見誰我都會找機會介紹給你認識的,畢竟在圈子裏我還是有點地位的,想要接觸到哪個藝人,也不是特別難的事情。」

夏夏激動的像是個孩子一樣,緊緊的抱住了路棉心。

「棉棉,你簡直就是我的幸運星啊,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好好工作努力工作,不會讓你失望的,但是你答應我的事情,也一定要說到做到啊!我想見的明星可多了呢,以後我一一列出個單子告訴你!」

就在這時,電梯的門突然打開了,來到了一樓。

好巧不巧的是外面站着的兩個人,正好是他們公司的員工。

而此時夏夏依舊抱着路棉心,這個樣子顯得有些尷尬。

夏夏也覺得特別尷尬,整個人特別石化,但是他這個人反應特別迅速,立刻就轉移了話題。

「南總,我真的太謝謝你了,如果沒有你的話,我怎麼會找到這麼好的一份工作,我一定會特別努力的工作,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而且我真的是一個超級喜歡明星的粉絲,今天你能帶我去見李澤南,我都要開心上房了!」

外面站着的那兩個員工,原本對她們兩個也是有些質疑的。

這麼久以來,追求路棉心的男人比比皆是,但是從來沒有見過她付過誰的約,也沒見過她身邊有什麼男朋友,甚至沒有跟公司任何一個男藝人,有過任何親近的行為,這好像有點反常,所以大家認為她是不是蕾絲,喜歡的應該是女人吧,所以剛才看見的那一幕不禁讓人浮想聯翩。

但是聽完夏夏剛才說的那一番話,又打消了他們的顧慮。

畢竟夏夏是個新人,從來沒有見過明星,如今能見到自己的偶像,什麼的激動之情,難以言表,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他們家nancy姐也是比較好說話的,只要不是做太過分的要求,她大多數都是有求必應的,所以她的助理對她比較親近也是很正常的。

紫筆文學 與公會的人打個招呼,與小夥伴吃了晚飯,便帶著拉魯拉斯回到自己的房間。

亮起燈,兩個人便坐在那小小的書桌前,看起了書,這些書都是他從三樓的圖書室內拿出來的,這是得到會長同意的。

艾斯特看得是『魔法起源錄』,講述的是魔法的起源,但從書中的描述,最初的魔法起源不為人知,整個世界發展的歷史,最初的歷史是泰坦歷,泰坦統治世界,之後不知道為何,泰坦消失,緊隨而來的是精靈族統治的精靈歷,之後便是巨龍統治的時代,之後才是人族歷。

但泰坦歷之前呢?

沒有任何的記載。

阿斯特看完書,揉了揉太陽穴,按照前世的記憶,這個世界很複雜,傳說有著神靈得存在。

不說別的,就是拉傑爾與『妖精的尾巴』初代的會長都是受到了神靈的詛咒,才會變成那個樣子。

神靈,到底是的怎樣的存在呢?

按照系統得說法,百級可化神,就是不知道這個神與神靈是否一樣。

看了一眼拉魯拉斯,此時她正在認真的看著一本圖文並茂的書籍,嗯,兒童刊物。

要讓這孩子看真正的書籍,對她還是很難,畢竟這孩子的心智也就相當於六七歲的孩童。

像這種兒童書籍正好適合她。

望了一眼窗外,天已經晚了很多,便將書合上。

「拉魯拉斯,該休息了!」

「拉魯~」拉魯拉斯應了一聲,合上書。

洗澡,關燈,睡覺,一氣呵成。

艾斯特與拉魯拉斯相互道了聲晚安,便在各自的床上入睡。

……

砰砰~

急促的敲門聲將艾斯特和拉魯拉斯驚醒,艾斯特皺了一下眉頭,「拉魯拉斯,你接著睡,我去看看,這格雷也不知道發什麼瘋!」

格雷雖然每天都會來叫自己,但卻不會如此慌亂,除非有時候什麼大事發生。

「拉魯~」拉魯拉斯甩了甩自己的腦袋,飛到自己的肩膀上,打著哈欠,有些搖搖欲墜。

艾斯特微微一笑,直接將披風披在身邊,將拉魯拉斯遮住。

敲門聲一直響著,艾斯特將門打開,便看到一臉焦急的格雷。

「艾斯特,你還睡,公會出大事了!」艾斯特還未發問,格雷便焦急的說了出來。

艾斯特臉色一變,便跟個格雷朝著樓下急匆匆趕去。

艾斯特剛到公會一樓,便發現今天的公會與往常有些不一樣,氣氛十分凝重,帶著肅殺的氣息。

很多成員都聚在任務板前默默地說著,討論著,就是幾個孩子也也在聚在一起,默默討論著。

「居然是這個任務~」

聽著周圍的議論,艾斯特微微皺眉,隨後看向任務板看了一眼,頓時瞳孔一縮。

『清剿:黑暗魔導士!』

看到這任務欄上,大大的任務單,尤其是鮮紅的字樣,讓他有些震驚。

黑暗魔導士,這五個字可以說是魔法界的禁忌,那是一群瘋子,以魔法肆意危害人類,破壞極大,是所有正統魔導士得敵人。

正統魔導士有著魔法公會,自然黑暗魔導士也是有著公會,被命名為黑暗公會。

黑暗公會在四處破壞,以各種手段危害社會。

這次的任務是評議院發布的任務,為所有公會所共有,所有公會都可以接取任務,去絞殺黑暗魔導士。

艾斯特環顧了一下四周,幾乎所有公會有名有姓的成員都到了,看到吧台上,艾斯特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吧台之上,一個穿著小丑般的衣服,手中拿著拐杖,身材與小孩子一般無異,看起來異常老邁的老人,盤膝坐在那裡,手中拿著酒,時不時喝上一口,臉上帶著輕鬆,與公會之中那些沉重的成員形成對比

此人,正是『妖精的尾巴』當代公會會長———馬卡羅夫·朵勒阿!

「會長老爺子,你怎麼回來了!」艾斯特臉上帶著興奮的問道。

馬卡羅夫·朵勒阿,妖精尾巴公會會長,同時也是被譽為當代聖十的存在。

所謂聖十,便是在魔法領域有著傑出貢獻的十位魔導士,這十位魔導士不僅僅魔法知識豐富,就連戰力都強的可怕。

在艾斯特與拉魯拉斯的感知中,眼前這個看似普通不著調的老人,體內蘊含著極其可怕的能量。

拉魯拉斯有些畏懼又好奇的偷偷的看著馬卡羅夫。

「哈,」馬卡羅夫喝酒的動作微微一頓,隨後哈哈一笑,「艾斯特,你醒了啊~」

身為公會會長,雖然並不經常出現,但對公會裡的一些情況都很了解。

艾斯特,哦不,是拉魯拉斯不喜歡早起,今天這麼早起來倒是有些稀奇。

「是的,老爺子~」艾斯特微微一笑,回了一句。

「拉魯~」拉魯拉斯也打了一個招呼。

「拉魯拉斯,你好~」馬卡羅夫也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老爺子,那個任務……」艾斯特沒有說完,便被馬卡羅夫打斷,「這個不急,先等一會吧!」

艾斯特點點頭,倒也沒有多問。

並沒有等多久,公會的成員便到的差不多了。

這是馬卡羅夫敲了敲手中的拐杖,頓時整個公會都安靜了下來。

「小傢伙們,都安靜下來。任務你們大概應該已經看到了!」馬卡羅夫開口說道,其餘人都安靜的等待著。

馬卡羅夫跳下吧台,朝著公會任務走去,所有都讓開道,讓他到任務欄前面。

他用拐杖敲了敲任務欄,說道,「你們也都看到了,這個任務很危險。」

「討伐任務,討伐的對象是黑暗公會的成員,而黑暗公會魔導士得危險性,你們也是知道的。

根據評議院的信息,咱們所在的區域,出現黑暗魔導士活動的跡象,不管他們有何等陰謀,必須找到他們!」

眾人點點頭,黑暗公會是公認的敵人一但他們陰謀得逞,必然會為大陸造成不小的傷害。

這個大陸曾經發生三起因為黑暗公會而產生的陰謀,而結果足足造成了數百萬人死亡。

要知道,艾斯特所在的國家,總人口也不過千萬。

馬卡羅夫將一張地圖貼在了任務欄上,「按照評議院給的任務,我們所負責的區域在這裡!」

馬卡羅夫畫了一個圈,完全是以『妖精的尾巴』所在的瑪格諾利亞鎮為中心,向外輻射,大約有著兩百公里的範圍,而這也是『妖精的尾巴』日常活動的區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