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妍吃驚的喊道:「啊…他來公寓找你了!」

「嗯,說是聽說我會來了。」蘇紋兒點點頭,滿腹疑惑。

高妍思索了良久,神秘兮兮的問:「不會是他派人在我們小區一直監視著吧!」

蘇紋兒笑著搖頭道:「不可能…他不會如此無聊的。」

「如果不是這樣…那就只有一種解釋…陳壘。」高妍特意提起陳壘的名字,來提醒蘇紋兒。

蘇紋兒聽了,認真一想,排除其他所有可能,只剩下陳壘這一個而已。

「你說的沒錯,很可能是陳壘…」蘇紋兒搞不清楚,陳壘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難道是專門讓藍小藍來確定她是否真的回到平昌了?

「你也不要想太多,我猜他就是不放心你…就讓小藍來看看你是否安全。」

高妍開口勸說蘇紋兒道,不讓她繼續胡思亂想。

唉!蘇紋兒拿著筷子,頓時,食慾全無,無論她走到哪裡,始終無法逃離陳壘的視線。

她離開古鎮也有一周了,也不知道古鎮現在如何了?陳壘的計劃是否得以實現?

她真的可以不用再回去了嗎?

蘇紋兒愁眉苦臉的對著高妍問道:「高妍,你說,陳壘真的能在半個月內,將一切都處理掉嗎?」

高妍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認真的點點頭道:「他既然這麼說了…應該是已經做了完全的準備了吧!你只需要耐心的等待消息即可。」

不知為何,越是到最後,蘇紋兒的心越是混亂,按理說,她現在已經是安全的,無論古鎮發生何事,都和她無關,她已經是徹底的局外人了。

可是,她真的可以做到,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陳壘獨自在古鎮奮鬥著,而自己就這樣置身事外,想想,心裡很不是滋味,再怎麼說,她不是承諾,要當陳壘的搭檔,幫他完成任務的嗎?

高妍看她憂心忡忡,默不作聲,忍不住問道:「你不會是擔心陳壘發生意外…才如此坐立不安的吧!」

蘇紋兒慌張的解釋道:「沒有…你想多了…我不在古鎮,對陳壘來說,也算是丟了一個包袱…他行動起來更加的方便。」 葉無天打量著對方,一時弄不清楚對方的用意,這小子怎麼來了?

自己一直期盼的人並沒出現,反而這個意料之外的人出現在自己面前,葉無天也不知該說什麼好。

「張局,我朋友可以走了嗎?」於啟城扭頭看著他身邊的胖子。

「可以。」

於啟城笑著走到葉無天面前,「葉少,好久不見。」

「你這是?」

「保釋葉少你。」

葉無天像是不認識於啟城,這還是他所認識的於啟城嗎?不像。

「葉少,有什麼事咱們出去再說好嗎?這裡不太方便。」

葉無天很想拒絕,只是他現在沒辦法拒絕,小無天都已經黑成這樣子,還如何拒絕?

十分鐘后,葉無天離開了警局,離開那個鐵籠般的拘留室。

走出警局的他只對於啟城說了一句話,改天再見,對此,於啟城並沒強留,一臉微笑的送葉無天出去。

葉無天其實是失望的,在他的想法里,來保釋他的人不應該是於啟城。

朱劍他們幾個去了nǎ里?

恢復自由后的葉大爺第一時間衝到醫院,一番檢查下來,自己被確認是中毒,並且這種毒素目前暫時沒任何解藥。

新毒素?

葉無天很焦急,自己隨身所帶的那些葯全部被那個該死的女人弄走,就連他的手機都不放過。

醫院無法知道他中什麼毒,連葉無天自己也不知道,正所謂醫者難自醫,他同樣可以為自己搭脈,但是效果會大打折扣。

憑藉著現在的醫術水平都無法查出是什麼毒素,太子那小王八蛋也算是費盡苦心。

為了買機票回東城,葉無天還託了不少關係,那個女人拿走他的手機與藥丸,這都還能理解,連同他的身份證一起拿走,這又是何解?

回到東城的葉大爺直奔鳳仙子所在的辦公室而去,卻被告知鳳仙子回總部去,暫時無法聯繫。

無奈之下,葉無天又憑藉著記憶打電話給谷河子,得到的又是一個讓他無語的答覆,谷河子與南派掌門柯劍南一起雲遊未歸。

放下電話的葉無天忍不住仰天長嘆,難道真是天要滅他?關鍵時候一個個都不在。

沮喪不已的葉無天不知該怎麼辦,眼下,小無天已經完全變成深黑色,這樣下去,最壞的結果會怎樣?

「讓人替我準備這些藥材。」回到公司后,葉無天二話不說,將一張紙遞給程可欣。

接過白紙的程可欣下意識問:「你要這些材料幹什麼?」

「我中毒了。」

「中毒?」程可欣嚇得從椅子上彈起,連一早準備好跟葉無天算賬的言詞都忘了,「中什麼毒?」

「我也不知道。」

程可欣臉色蒼白,快步繞過辦公桌:「那……那嚴重嗎?」

一臉鬱悶的葉無天點點頭,「應該很嚴重。」

在程可欣心裡,幾乎沒什麼事能難倒葉無天,如今連他也說嚴重,那就是真的很嚴重。

「怎麼辦?你想到辦法了嗎?有沒有辦法解?」

「我也不知道。」

「我……我馬上讓人幫你準備材料。」程可欣急得六神無主,此時她什麼都忘了,什麼氣也消了,只希望葉無天能一切安好,能身體健康,這比什麼都重要。

打完電話后,程可欣又回到葉無天身邊,神情關切道:「你現在有什麼不舒服嗎?」

「不舒服倒是沒有。」葉無天不知怎樣開口:「寶貝,你別太過擔心,不會有事的。」

「你可千萬不能有事,你有事,我怎麼辦?其它人怎麼辦?」

葉無天聽得心一暖,還是這傻丫頭好,「放心,我一定不會有事。」

「她們都知道你中毒了嗎?」

「不知,剛回來。」

程可欣一笑,她這個笑容有幾分詭異,轉身拿起桌上的手機快速按了一會,隨後將手機放下。

「外面的所傳言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我被人陷害,對方是毒影門的人。」

聽到毒影門這個門派,程可欣又臉一變色,光是這個名字就有一定的震懾作用。

沒多久,司徒薇與歐陽幸月幾乎同時殺到,從她們一進門,美眸就盯著葉無天看,似乎想要將葉無天內外都看個透徹。

「中什麼毒?」司徒薇開口。

「暫時無法得知。」

「那怎麼辦?你不是醫生嗎?快點想辦法。」司徒薇並不滿yi葉無天的回答。

葉無天啞然,心道,有哪個醫生是萬能的?

「讓我們們看看。」司徒薇又道。

葉無天老臉一紅,當下阻止,「毒在體內,怎麼看?」

若是真讓她們看到他那玩意變成深黑色,還不知會將她們嚇成什麼樣,最主要是葉無天認為丟不起那個老臉。

「爺,你眼睛在閃爍,你在騙我們們。」

「沒有的事。」

「還說沒有,你說慌會臉紅,你看,你的臉紅了。」

葉無天心裡的那個汗啊!這些女人怎麼一個個都像妖孽厲害?他屁股一動,她們就知他想幹什麼。

「你不會中淋.病吧?梅.毒?」司徒薇忽然恍然大悟,滿臉吃驚。

可憐的葉大爺差點沒被雷翻,靠!這妖精,她還能再強悍一點么?

「說什麼呢?」

「外面都這樣說的,不行,你得讓我們們看看,我要驗收。」

葉無天無語的看著對方,然後又看向程可欣與歐陽幸月,「你們的意思呢?也要跟著一起鬧嗎?」

以為程可欣與歐陽幸月會搖頭,哪知她們就那樣站在那,既不反對,也不同意。

這讓葉無天糊塗不已,難不成她們也想那樣?

「行吧,你們要看就看吧。」說著,葉無天掏出小無天。

當三女看到小無天的真實情況時,一個個都臉色大變,包括一直從容的歐陽幸月也都忍不住震驚起來。

三女倒吸口涼氣,情況比她們想象中還要嚴重,深黑色,本是###的東西,現在竟然變成深黑色?

「這就是梅.毒?」司徒薇喃喃道。

氣不過的葉無天想對著她那性感的粉臀狠狠一腳踹過去,死妖精,說的話總能讓抓狂。

「不是梅.毒又是什麼?」司徒薇又是一句。

看著三女詫異的眼神,葉無天方知什麼叫丟臉丟到姥姥家。

換在平時,倘若三女肯同時一起研究小無天,他這個做大哥的一定會很開心,只是現在這樣卻是無論如何都開心不起來。

「毒影門,是他們設計害我。」葉無天解釋道。

「人家站在那裡,你不去惹人家,你會中毒?」歐陽幸月冷冷問道。

葉無天苦笑,這歐陽幸月可不像程可欣那麼好糊弄,「一言難盡。」

「先別說那些,還是看看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這些毒。」程可欣插嘴。

司徒薇與歐陽幸月幾乎同時翻白眼,當初第一個揚言要給臉色這壞蛋看的人是她,現在主動站出來保護的人也是的她。

「噁心死了。」司徒薇說道:「爺,你快點想想辦法。」

「毒影門的人有解藥嗎?」歐陽幸月問。

「他們肯定有,問題是找不到人。」程可欣明白歐陽幸月想做什麼。

歐陽幸月沒再說什麼,心下卻有另一番盤算。

「找他們要解藥不太現實,他們就是想看我出醜。」

「你自己想想辦法。」司徒薇問道:「有什麼需要我們們幫忙?」

「幫我買部電話,把以前的卡補回來,另外我的身份證也幫我弄一張,其它暫時沒有。」想了想,葉無天又道:「還有這幾天有人找我就幫我推掉。」

兩個小時后,葉無天鑽進他那間特殊房間,關上厚實的門后開始配製藥丸,首先要做的就是解毒,以小無天現在的顏色,別說司徒薇看著噁心,連他自己看著都覺得噁心。

由於葉無天中毒,三女都沒心情跟葉無天計較什麼,跟他中毒的事情一比,在外面偷吃又算得了什麼?不值一提。

葉無天強.奸一案鬧得滿城風雨,有人開始傳葉無天因為無臉見人,開始躲起來。

人們只知葉無天對人家女孩無禮,卻沒幾個人知道葉無天中毒,這種事情不能說,傳出去,非凡博不到同情,反會被拍手叫好,出去花天酒地,酒肉池林,惹病了,不是活該嗎?不是天收嗎?報應,人們只會暗中拍手叫好,尤是那些看葉無天不爽的人,更是恨不得將手掌拍爛。

得知葉無天已離開京城,那間警局的局長忽然有種莫名的壓力,趕忙通過關係找到於啟城,希望於啟城能幫忙出出主意。

「於少,這事萬一有人過問,請於少你幫忙說句話,感激不盡。」

於啟城笑道:「放心吧,人是我去保釋的,不會不管。」

聽到於啟城這樣說,這位胖局長方才放心下來,有於啟城頂著,絕不會有事,弄不好他這個局長還有可能會陞官,這麼一顆大樹,無論如何都要乘機抱緊才行。

打發走那個胖局長后,於啟城陷入沉思,自己這次幫了葉無天,相信葉無天應該知道他這是在示好,對這份示好,葉無天會看得上嗎?

於家需要盟友,需要強而有力的盟友,葉無天是一個人選,但絕對不是唯一的人選。

「葉無天,你會怎樣選擇?希望你別讓我失望。」於啟城輕搖著酒杯喃喃自語著。 高妍察覺到蘇紋兒說話慌裡慌張的,她淡淡的笑道:「好…我說錯了,跟你沒什麼關係…」

蘇紋兒心裡在想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也沒必要戳穿她的謊言。

蘇紋兒垂著腦袋,緊閉嘴巴,沒有再說些什麼,臉上有些不好意思呢。

高妍頓了一會兒,接著又問,「我最近工作不忙,要不請假陪你玩吧!」

「不用,剛過完年,無論哪個公司都是有一大堆的工作,你還不是不要為了我,讓你們領導生氣了…」

蘇紋兒急忙揮手拒絕道,她怎麼能打擾高妍工作呢,自己一個人挺好的。

高妍瞧她如此堅持,也就沒再繼續勸說,而是認真的點頭道:「那好吧…你先到處轉轉,有沒有什麼朋友去見見…」

高妍的話,引起了蘇紋兒的注意,她忽然想到一個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