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平時不是很會撩撥嗎?怎麼會不好意思呢?」葉嬉反駁,「再說了,我也沒發現王爺有不好意思啊,不如王爺證明給我看看?」

宋司卓,「……」

他嚴重懷疑葉嬉是故意的。

不過肚子還沒有填飽,還是先填飽了肚子再說。

葉嬉看著他不接話的樣子,輕笑兩聲,到底沒再打趣宋司卓了。

……

第二日,天剛剛亮就下起了淅淅瀝瀝地小雨,即使門窗都關著屋內也滲透了一絲泥土的味道,那是空氣被洗刷過的證明。

慕府的每個院子屋子都在四角房檐上掛了鈴鐺,微風吹起,傳來叮鈴鈴地聲音,擾了眾人的清夢。

葉嬉也是聽到聲音醒過來了。

「怎麼醒的這麼早?」宋司卓側著身子看著睡眼惺忪的葉嬉,「趕路花了月余時間,難得能這樣好好休息,也不多睡一會兒。」

「睡不著,心裡總是揣著事情,無法深睡。」葉嬉也側過身子來和宋司卓面對面,枕著自己的手,就這樣看著宋司卓。

「因為瘋癲和尚?還是燕良伯?亦或是慕府管家?」宋司卓一下子列舉了三個人,能讓葉嬉現在還惦記著的,無非就是這三個人了。

「都有。」葉嬉回答的誠懇。

「今日我讓章紹陪你出去打探一番消息。」 這運氣,簡直沒誰了!

「居然又是白簽!」

「雲染今天的運氣也太好了。」

「運氣再好有什麼用,剛才有一場躺了幾個用力過猛的弟子。下一場參賽弟子是偶數,看她怎麼躲。」

「艹,現在場上剩下來的弟子,幾乎都是四階靈士往上。她一個初階靈士現在上去,是不打算要小命了吧?」

「沒靈根都敢跟雲樹,那種七階靈士簽生死契,你覺得她在乎性命?」

「恐怕是看準了家主在場,沒人敢動她吧!」

「……」

眾弟子議論紛紛。

好在第三輪的時候,雲染抽中了雲家內門弟子云春雷。

眾弟子才停息下來。

雲樹和雲小雅,沉在低谷的心情迅速回升。

哼,雲染,這下看你怎麼躲!

雲染的簽號是比較末的。

眾弟子比賽結束后,都沒有忙著離開,紛紛來到台階上找位置坐下。

這些人,顯然是有心看熱鬧。

不過,這些對雲染絲毫產生不了不影響。

她的目光落在下方,一個小擂台上。

那是八階靈士雲若行,和雲隱的戰鬥。

雲若行方才一記火龍捲,幾乎爆出全部靈力,想要在若是的情況下扳回一城。

由於這一擊來的太突然,雲隱始料未及。

千鈞一髮之際,雲隱一抬手,突然放出一道藍色閃電。

閃電在雲隱手中似乎變成了鎖鏈,將那火雲卷五花大綁,捆了個結實。

火雲卷在那閃電鎖鏈之下,瞬時碎成齏粉。

不堪一擊!

雲若行就此落敗。

方才雲隱只發一招,快到飛起。

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還沒看清楚看明白,雲若行的火雲卷便煙消雲散。

雲染卻看得很清楚,雲隱那一擊,分明就是雷系靈力。

她的目光鎖住得勝下台的雲隱,唇角微微揚起。

這個雲隱,倒是有點兒意思!

緊接著,莫長老念了雲染和雲春雷的名字。

雲染起身剛準備下場比賽,便聽有人喊道:

「雲春雷,你這回撿了個大便宜。」

「這一場結束,你在家族的排名,直接挺進前二十。這運氣,真他娘的好!」

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扛著一柄開山斧從觀戰台站起來。

聽到這話,他立刻笑開了。

「雲堂傲不是總愛跟老子叫板嗎,自己都被雲染揍廢了,現在還在床上躺著,真是沒用!」

「你們等著,我這就上去收拾了雲染,讓雲堂傲那個廢物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實力。」

一階靈士對四階靈士!

雲染對雲春雷的這場比試,在雲家眾弟子看來,毫無懸念。

雲樹看著雲染走上擂台,目光中儘是嘲弄。

他壓根兒就不覺得,雲染能撐到跟他比試的時候。

她卻還自大到,要跟他簽生死契。

她當真以為,自己還是從前那個天才少女嗎?

可笑至極!

任憑你怎麼跳,也擺脫托不了你的命運。

雲樹看雲染的目光,儼然是在看一具屍體。

莫長老宣布一聲:「比試開始!」

雲春雷揮動著手中的板斧,笑道:

「雲染,我看你還是自己認輸吧,你這小身板兒經不起我這柄大板斧。」

「我真怕給你打廢了,家主拿我問罪。」

他嘴上說著害怕,語氣卻沒有一點兒懼怕之感。

坐在上首看台上的雲老爺子,一臉肅然地看著擂台上的雲染。

枯樹般的手,緊緊捏著椅子的扶手。

伍林的面色,也略顯緊繃。

雲染卻絲毫不懼。

她抄起手,慵懶地說道:「你到底打不打?」

「廢話這麼多,都快趕上那些嘴碎的婦人了。」

「婆婆媽媽,沒點兒男人樣兒。」

雲春雷一怔,臉色極為難看:「雲染你這廢物,簡直討打!」

她竟然說他,沒點兒男人樣兒。

頓時,場上鴉雀無聲。

眾雲家弟子不明白,雲染就算恢復了靈根,她也就是一個一階靈士。

她憑什麼,跟雲春雷叫板?

記憶中的雲染,從前,她即便是貴為雲家天才靈修,也沒這麼張揚。

而今就這修為,就敢這麼猖狂。

她是不是瘋了!

雲春雷被徹底激怒了:

「我這就讓你看看,男人到底什麼樣兒。」

「是嗎,那我倒要好好瞧瞧了。」雲染目光輕蔑。

她沖雲春雷勾勒勾手指:「放馬過來!」

話音落定,雲春雷動真格的了。

他火力全開,一上來就爆發出九成靈力。

在火屬性靈力的加持下,他揮舞著那柄被灼得通紅的板斧,向雲染劈了過去。 第3043章

「是啊,大先生也知道小九比較喜歡我,也有點依賴我,拿我當姐姐,這點我其實挺高興的。」慕安安說,「就摔倒跟我哭,其實就是想跟我鬧,我把人帶回來就沒事了。」

「那我也的確放心了。」宗政良明顯是信了慕安安的話,「慕小姐也知道那邊現在情況,恐怕接下來小九要麻煩慕小姐了。」

「能照顧小九我很開心,大先生放心,我和七爺都會照顧好她,畢竟是妹妹。」

「哦對了,大先生,還有個事情,我一直想問,沒好意思問。」慕安安突然想起什麼似的。

「慕小姐請說。」

「剛才小九摔跤了,可能是委屈到了,還說要找媽媽。」慕安安淡淡的說道,「我怎麼好像,一直都沒見過大夫人?」

慕安安這個詢問,讓宗政良眼眸眯了眯,眼角微微抽搐了下。

「她媽媽最近一直都在國外,這幾年很少回來。」

「難怪小九想媽媽了。」慕安安淡淡說道,「我也聽小九說起過大夫人不少事,據說大夫人家族就是搞醫學研究,而大夫人未結婚之前,也是非常年輕的醫學研究者,有機會,真的很想認識下大夫人。」

「我夫人回來,一定幫慕小姐引薦。」宗政良說道。

慕安安笑着點頭,「那就麻煩大先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