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真要發生點什麼事,眼前這個跳脫又暴躁的傢伙還真沒法給她安全感。

維奇冷笑一聲,說:「別想了,能讓希明親自前往的,都是最危險的前線,就像這次的空間漩渦,那絕不是你這種弱小的女人可以去的地方。」

空間漩渦嗎?莎莉皺眉,心裡冒出一個荒唐可笑的猜想。

那一天,他們喂完莫特后,就像往常一樣回到了旅店,一切似乎沒有什麼不同,但莎莉卻感覺氣氛在悄然改變……

而此時,空間漩渦的附近。

希明和托尼在仔細偵查著附近的狀況。他大概知道阿爾法的心思,放在平時,他可以裝作不知道,但是這一次,阿爾法不該拿這種嚴重的事來算計。

惡魔的氣息已經瀰漫了附近的大片森林,那邊的惡魔很快就能突破空間層,而峽谷附近,有將近一萬多平民在居住。

一旦惡魔從空間漩渦里湧出來,這些居民的靈魂,首當其衝會成為惡魔美味的食物。

「必須立刻進行封印儀式。」希明凝望著遠處幽綠色的空間漩渦,神情凝重。

「聖騎士閣下,附近的情況非常嚴重嗎?!」托尼跟在他的身後,聽到他這麼說,大吃了一驚。他只是普通的教廷騎士,聖光天賦並不算好,所以雖然察覺到這片森林瀰漫著瘴氣,卻無法感知瘴氣的嚴重程度。

「非常嚴重。」希明轉過頭,正要繼續說話,卻發現不遠處站著大片的居民,那些或老或少的居民正朝他這邊張望,竊竊私語著。

對於附近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那麼多武裝士兵,還有一向在前線衝鋒陷陣的聖騎士,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們的家園,這些原住民們感到非常好奇,而部分聽到了風聲的居民,則憂心忡忡地望著他,似乎想要問點什麼,卻又礙於他的威嚴不敢靠近。

「……還有附近的居民,必須立刻遣散!」希明說完,下意識拿起水袋,卻發現裡面已經沒有水了。

峽谷里的水源、食物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瘴氣污染,已經不適宜飲用了。希明感到有些頭疼。他還要在這裡呆上一段時間,而且軍隊一旦進入這裡,補給也要跟上……

他不知不覺就想到了糧食和水源的儲備問題,就在這時,一個嫩生生的聲音在他身邊響起。

「騎士叔叔,您是要這個嗎?」


希明低頭一看,看到了一個穿著普通的平民小姑娘,她靈動的大眼正怯怯地望著他。希明嚴肅的神情緩和了下來,他半蹲下來,微笑著接過小女孩遞過來的水罐和小包裹,耐心地等待她的話說完。

「這是我從家裡帶來的水和麵包。爺爺說,峽谷里的東西都不能吃了,但是叔叔你們已經在這裡呆了好多天……」她沒有繼續說下去。


希明輕笑了一聲,說:「謝謝你的善意,我們正需要這個。」

…… 他說著,輕輕拍了拍小姑娘亞麻色的頭髮。

「叔叔,這裡會有危險嗎?」 唐朝好舅子

看著小姑娘不安的眼睛,希明很想安慰她,但話到嘴邊轉了個圈,卻還是選擇說了實話:「是的,這裡非常危險,所以你們要配合士兵叔叔的疏散,暫時離開這裡。」為了她的生命安全,他必須要讓他們了解事情的嚴重性。

他說著,抬頭看了看, 清純總裁小警衛

他們只是沒有任何武力值的平凡人而已,如果留在這裡,只需要一個照面就會成為惡魔的食物,而且吞噬他們的靈魂,將會給受傷的惡魔提供恢復。

「那我可以先回家把提莫帶走嗎?」小女孩眨著圓圓的大眼睛望著他,似乎非常希冀他能說出肯定的回答。

「提莫是誰?」

「是我養的小鴨子。」她回答。

希明輕輕搖了搖頭,說:「在這之前,我希望你先照顧好你的家人。你必須分清什麼才是你最重要的,孩子。」

他說完,站起身來朝人群喊道:「各位!這裡非常危險,請大家配合我們的疏散行動!」

那邊的人群果然一陣騷亂,希明轉過頭對托尼說:「我把這個任務交給你,請務必護送他們安全地離開,還有,把這裡糟糕的情況告訴阿爾法,讓他立刻帶著聖光捲軸趕到這裡。」這裡的形勢太嚴峻了,這絕對不止一兩個惡魔跨界而來這麼簡單。

托尼激動卻嚴肅地正步,挺直了背脊大聲回答:「請放心!我會出色的完成這次任務。」能和最勇敢的聖騎士閣下並肩作戰是他所有同僚的願望,而現在,只有他站在這兒。

托尼接到命令后,立刻抱起小女孩轉身朝人群走去。平民小姑娘懵懂地坐在騎士叔叔的手臂上,轉頭回望著希明。

在這充滿瘴氣的峽谷中,穿著白底金邊鎧甲的聖騎士就這樣挺直背脊站在原地,安靜而嚴肅地看著他們離去。

就在這個時候,大地忽然一陣戰慄,整個峽谷突然翻天覆地起來!

「啊!——」

「發生了什麼事?!」

……

峽谷上方的懸崖抖動著,不斷掉下碎石,人群中有人發出了慘叫!

希明心裡一緊,飛快地轉頭朝漩渦看過去,只見那不停旋轉的幽綠色漩渦猛地擴大成原來的兩倍,三倍……

「聖騎士閣下?!」托尼飛快地拉開了一位老人,驚疑不定地轉回頭看希明。

「立刻撤出峽谷!所有人!!」希明大喊著,飛快地蹲下身躲過一塊大碎石,抱起兩個孩子朝峽谷口衝去。

這個時間段正是男人們的打獵時間,來這裡觀望的大多是老人、女人還有孩子,希明張開了聖光護罩帶著所有人往峽谷口奔去。

這樣的地動天搖,並沒有持續太久,當他們衝到峽谷口的時候,地震忽然停止了,碎石也不再往下落,飛速擴大的幽綠色漩渦,靜止了。

「吼……」低沉恐怖的野獸嚎叫從漩渦里傳了出來,緊接著,一隻只渾身燃燒著火焰的地獄犬從漩渦里走了出來,它們雙眼血紅,長長的嘴裡有著最尖利的獠牙,上面流著唾液,彷彿飢餓已久。

地獄犬一隻接著一隻,而沒有形體的幽綠色惡魔靈體,也一個接著一個從綠色漩渦走出來——它們就像是綠色的巨人,四五米高的身軀里,只有一雙冷漠的眼睛,沒有五官,也沒有雙腿,然而它們飄過的地方,連大地都被腐蝕成漆黑的顏色。

這就是惡魔嗎?果然……就像教廷書籍里記載的一樣猙獰,希明全身都緊繃了起來。他不畏懼戰鬥,但是,他身邊還有非戰鬥人員。

「吼!——」

彷彿聽到了什麼命令,惡魔們發出了怒吼,一致朝峽谷口狂奔過來——

「啊~那是什麼?!」

「是惡魔!惡魔來了!」

……

峽谷口站滿了老人、婦女和孩子,他們驚恐地擠在一起瑟瑟發抖,對於他們來說,山林里的野獸已經是他們見過最猙獰的生物,眼前散發著死亡氣息的惡魔們就像死神,對他們宣告著死亡的到來。


「聖騎士閣下,它們的數量太多了!」托尼強忍著恐懼和渾身顫抖的衝動,如果不是希明仍然站在這裡,他恐怕連站都站不穩了,抱著兩個孩子的他已經做好了隨時撤退的準備——現在這種情況,能救一個是一個,已經……無法顧及所有人了。

他下意識回頭看了看那些面帶驚恐的婦女和老人們。

「我來阻擋它們,你立刻帶著他們離開!一刻也不要停留!」面對著洶湧而來的惡魔們,希明緊繃著臉張開了聖光屏障,金色的光芒籠罩了整個峽谷出口!

「聖騎士閣下,您也一起離開吧!這樣下去,您也會被惡魔大軍淹沒的!」托尼強忍著恐懼,不願看到他獨自留下來。

再強大的勇士也不可能戰勝一整個惡魔軍隊,即便他是聖騎士,一個人的聖光之力在面對成千上萬的惡魔時,也顯得那麼微弱。

「立刻撤離!這是命令!」他朝托尼嚴厲地怒喝著,「把這裡的情況帶到聖光營地去,你肩負著無數人性命的安危!」

托尼渾身一震,下意識挺起胸立正:「是!」

他崇敬地朝聖騎士敬禮,隨後飛快地帶著驚恐的平民們離開了,希明深吸了一口氣,轉身面對數以千計的惡魔大軍。

……

她又做噩夢了。

自從希明離開后,每天晚上,她都會感覺到夢中有人在清晰地呼喚她……不,應該說,是呼喚塔多拉。

夢境中,她總是能看見一個披著猩紅斗篷的男人站在高處,她看不清他的臉,只能看到他血紅色的帶笑的雙眼,還有唇邊彎起的獰笑……

而今晚也不例外,只不過他離她更近了,她甚至能聽到他優雅的低笑聲。

他到底是誰……?

莎莉如臨大敵。

『呵,你讓我感到驚奇……小傢伙。』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個人便不再開口,然後她忽然聽到了千軍萬馬的嘶吼聲,她看到了惡魔的大軍從空間漩渦里涌了出來!那些她在惡魔學識上看過的兇殘生物全都出現了,地獄犬,虛空魔,地獄火……它們就像海洋一樣匯聚在一起,這些猙獰的惡魔們朝著一個瘋狂地翻湧過去,而那個方向——

有聖光!那熟悉的光芒一下子攢緊了莎莉的心,她努力想要睜開眼,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擺脫噩夢,而就在這時,她終於看到了聖光里的那個人。

希明……真的是他!

『快走……快離開那裡!』她努力想要朝他呼喊,卻發不出聲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惡魔大軍像潮水一樣湧向他,將要把他吞沒!

灰暗的夢境斷斷續續,虛虛實實,莎莉感覺自己的大腦昏沉卻清醒著,眼睛無法睜開,身體也無法動彈。

恍惚間,她看到了希明抽出了他的寬劍,她看到了他抬起手,親吻手腕間的銀色項鏈,她聽到他在自言自語。

他說:『幸好忘了把你還給她。』

她看到他溫柔的雙眼在下一刻變得凌厲,而惡魔大軍,已經逼近他的眼前——

「不!——」莎莉尖叫著,終於醒了過來,她驚惶地看了看四周,卻更驚恐地發現自己並不在床上!明明是猛然驚醒,可她的身體卻已經自己打開了房間門,正站在空蕩而漆黑的走廊中,夜風從長廊盡頭的窗戶吹拂過來,將她整個人吹得清醒。

冷冽的夜風彷彿一同冰冷的冰水潑了她一身,莎莉頭皮發麻地回想起夢境中的那種吸力,回想起夢境中的一切——包括被惡魔大軍包圍的希明!

『……能讓希明親自前往的,都是最危險的前線,就像這次的空間漩渦,那絕不是你這種弱小的女人可以去的地方。』維奇的話在她的耳邊響起,莎莉的心涼了一截!

惡魔大軍破界而來,夢境里的神秘人對她莫名的吸引力,還有……希明那莫名溫柔的舉止……這些,都是真實發生的嗎?!

『幸好忘了把你還給她』他那溫柔的眼神還在她眼前揮之不去,他的低語彷彿再次在她的耳邊回蕩,就像他在她的耳邊輕聲說話。

為什麼在那種時候,他想到的會是和她告別?莎莉的心中彷彿翻湧著狂風大浪,她說不清為什麼心裡感到一陣刺痛,也如同被架在烤架上灼燒、煎熬著,是他的眼神太溫柔了嗎?還是想起自己不久前明知道他對她的好感,還刻意捉弄他?

她瘋了似的拍著對面維奇的房門。

「開門!維奇!!快起來!」

即便聖光之力不強,但聖騎士的警覺性仍然很高,著裝整齊的維奇很快打開了門。

「發生了什麼事?」他嚴肅地望著她。 「希明有危險!我們必須立刻支援他!」她攢緊了維奇的手腕,轉身拖著他就快步往外走。

「喂?!等等——」維奇這麼個大男人,竟然就這麼被她拖著走了,他趕緊用力把她拖了回來,「你先說說發生了什麼事……」

「來不及了!」莎莉深吸了口氣,努力把混亂的思緒壓了下來,「我殺死的那個惡魔,我從它遺留的記憶里知道了一些事,而這次出現的漩渦——讓希明趕過去的那個漩渦,和它有關。我在夢境里看到了一切,我……」儘管這只是她的猜測,但是她想……那邊的那個惡魔,是為她……不,是為塔多拉而來的吧?為什麼在過去的一百多年裡沒有發生,卻在她殺了塔多拉、佔有了它的力量之後才發生呢?

她殺了塔多拉,以至於引起了某個惡魔的注意,在希明的聖光之力影響下,她對此一無所知,當那個惡魔漸漸逼近,希明不得不到前線去,而她也終於無法抵抗那個惡魔的吸引力,然後她從夢境中看到了一切,看到了將要殉教的希明……莎莉幾乎不敢去想這些連鎖反應。

如果他真的因為她而死,如果……

「等等,你說你在夢境里看到希明遭遇了危險?而你堅信這是因為那個死去的惡魔引來了別的同伴,對方在召喚你,所以你看到了一切?」維奇臉上有著不可思議的表情,隨後他甩開莎莉的手,生氣地說,「小姐,我知道你很思念你的夢中情人,但我只是你的監護人,不是一起上廁所的青春密友,你不必把剛做的春夢告訴我,好嗎?」

「希明在落日峽谷,對不對?中立之城不遠處的落日峽谷,而這也是上一次惡魔入侵的入口,過去的一百年裡,你們光明教會的人漸漸遺忘了它,以至於這次的事態嚴重到這種地步才讓希明去處理。」莎莉緊緊盯著他,「我說的對嗎?」

維奇震驚地看著她:「你怎麼知道?!」這可是機密啊!就算他告訴過莎莉漩渦的事,但他絕對沒有提起具體地址!而且……而且一百年前惡魔入侵的地址,她絕對不可能知道才對……難道她說的是真的?!

「我們要立刻去支援他,維奇,他獨自一人被成千上萬的惡魔包圍了,他張開了聖光壁壘在苦苦支撐——」莎莉咬了咬牙,正要繼續說,不料維奇卻忽然拔尖了聲音喊道:「你說什麼?!他獨自一人?該死的阿爾法——」

他氣急敗壞地大步朝門外衝去,莎莉跟在他身後,看他壞脾氣地推開了被驚醒的旅店老闆,飛快地打開門,拖著她一頭扎進了夜色里。

維奇騎著戰馬帶著莎莉,從密林一路橫穿,完全不管密林的夜路是多麼危險,可他的戰馬雖然訓練有素,卻並不適合在崎嶇的山林里奔跑,他們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

「該死的!!」維奇暴躁地一甩韁繩,戰馬萎靡地趴在地上——經過一整夜馱著兩個人奔跑,它已經很累了,而密林的路也實在太崎嶇。

莎莉咬了咬牙,跳下戰馬朝四周望著,清晨的霧氣開始在密林里瀰漫。再這樣下去,他們根本來不及趕到希明的身邊——這裡離落日峽谷實在太遠了,除非他們會稀有的空間法術。

難道真的只能去為他收屍了嗎?

莎莉心裡堵得難受,就連嗓子眼也像是堵滿了東西,只要一說話,說不定就會哽咽出來。是她害死了他嗎?那個光明而又溫和的男人,難道就這樣戰死在惡魔的狂潮里嗎?

不,這不是他的結局!他應該在更公平的戰場上閃耀著聖光的光輝,而不是被淹沒在惡魔之潮里!

莎莉用力地咽了口氣,硬氣地睜大了雙眼,在心中開始了呼喚——

「來到我的身邊,莫特,我的夥伴……我需要你。」

她呼喚著,同時祈求著時光之神,希望它能走得慢一些,再慢一些,至少讓希明多堅持一會。就像過往的每一次一樣,這一次的莫特同樣沒有令她失望,很快,莎莉聽到了莫特特有的歡快嘶鳴聲。

小暴龍是屏障山林中的最佳坐騎,它們世代生存在這片危險的土地,早就已經適應了這裡的地形,所以莫特趕到她的身邊,並沒有花過多的時間。

「嘿!壞傢伙!你怎麼來了?」維奇看到朝他們奔跑而來的小暴龍莫特,驚喜地快步迎了上去,他並不知道莎莉還擁有惡魔的力量,也並不知道莫特是應莎莉的召喚而來,神經非常粗地覺得莫特吃飽了到處亂跑,碰巧跑到了附近,「光明女神庇護!我們正需要你……」

『甩開這粗魯的傢伙,寶貝兒。』莎莉在心裡默念著,她已經顧不得要暴露,已經沒有時間顧慮了,希明……還在等待救援,而莫特的傷剛好,馱著兩個人會大大降低它的奔跑速度。

因此當維奇熱情地迎了上去時,小暴龍歡快地衝過去給了他一個惡狠狠的甩尾,毫無防備的聖騎士被暴龍粗壯的尾巴甩到了樹上。

「啊!你這傢伙——」維奇摔在了地上,齜牙咧嘴地爬起來,卻發現據說毫無戰鬥力的莎莉已經騎上了莫特的背脊,他的身體一陣緊繃,「你想幹什麼?!」

「抱歉了聖騎士先生。」莎莉沒有多話,飛快地對莫特施放了加速的法術,暴龍嘶鳴著,像風一樣奔跑起來,很快就跑出了很遠距離。


「該死的!你還能釋放惡魔法術?你竟敢欺騙我——!」維奇驚覺上當受騙,氣急敗壞地追了上去——

……

「我走不動了……我……要累死了……」一位老人癱軟在地上。

托尼急了,連拖帶拉地抓住老人的手腕:「快走!!聖騎士閣下在用生命為你們爭取時間!你們知道被惡魔吞噬的下場嗎?那可就永遠無法回歸女神的懷抱了啊!」

艾澤大陸南方的居民普遍信仰光明女神,托尼的勸說顯然很有效,所有覺得自己體力耗盡的平民,忽然又湧現出無窮的力量,拖著孩子朝前方繼續倉皇地逃亡。

托尼回頭望著血紅色的落日,一顆心不斷地往下沉。已經整整一天了!他根本連支援軍的影子都沒有看到!發生了什麼事?希明閣下不是說過支援軍隊已經準備好了聖光捲軸,就在路上嗎?

他簡直不敢想象,如果他無法及時地帶去支援,獨自面對成千上萬惡魔的聖騎士將會有什麼遭遇,哪怕……哪怕他的聖光之力再強,也絕對躲不過被千萬惡魔撕碎的下場啊!而沒有了聖騎士的阻擋,那些惡魔將會從峽谷里瘋狂地湧出來,到時候……

『……你肩負著無數人性命的安危!』

托尼想起了聖騎士鄭重的命令和自己此時的無力,他痛苦而用力地揪緊自己的短髮,整個人都陷入了絕望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