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殺了,不殺了。」張副市長一聽門鈴聲,不由站了起來道,「應該是老朋友過來了,我們一起過去開門。」張副市長拍了拍華新的肩膀。

「老趙,快進來快進來。」張副市長開門,就把來人迎了進來。

「張兄,老趙我今天就帶了一瓶茅台+一籃子水果,這不算賄賂你吧。」老人晃了晃手中的東西沖著張副市長說道。

「你看看你,來我這裡還帶什麼東西,就吃一頓家常便飯,介紹一個小朋友給你認識認識。」 冷情總裁的前妻 張副市長埋怨道,「快進來。」

「好。」來人進門之後換了鞋,就提著茅台和果籃放在了客廳的茶几上。

「老趙,來來,我給你介紹一個小朋友。」華新沖著來人說道,旋即指著華新道,「華新,我的救命恩人。」

「哦。」

「原來張兄口中所說的救命恩人,就是小夥子你。」來人旋即沖著華新伸出了手,「張兄經常在我面前提起你,沒想到小夥子你年紀輕輕就有這麼好的醫術,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你好。」華新也禮帽的同來人握了握手,並仔細的打量著來人。

來人一米七的樣子,穿著樣式簡約舒適優雅的休閑裝。

但華新眼睛很賊,一眼就看出來人雖然衣服樣很簡單。但價格卻不菲,是實打實世界十大品牌之一的卡爾文克萊。雖然並不像阿瑪尼和范思哲那樣在華夏普通老百姓的眼中那麼有名氣,卻是世界十大品牌的前三,米國第一大設計師品牌。

「華老弟,這是你張哥早年的好朋友趙國棟,蓉城十大富豪之一哦。」張副市長不由把來人介紹給了華新道。

「卡爾文·克萊恩(net)是米國第一大設計師品牌,曾經連續四度獲得知名的服裝獎項;旗下的相關產品更是層出不窮,聲勢極為驚人。極簡風格是net在設計上的註冊商標,也是現今的流行風潮,net的設計哲學更趨向現代主義,專註於美學一一傾向於強調一種純粹簡單,輕鬆優雅的精神。總是試著表現純凈、性感、優雅,而且也努力做到風格統一。」

「趙先生人如其衣,低調而不奢華,內斂而不張揚,小子見識了。」華新禮帽性的恭維了一句。

「什麼蓉城十大富豪,小夥子你就不要聽張兄恭維我了。」趙國棟溫和的笑道,「我就是一個滿身銅臭味的商人,不過小夥子對時尚的觸覺也很是敏感啊,就連我自己對ck都不是很了解,還是我家愛人替我張羅的衣服。」

「不過,小夥子的醫術這麼棒,不僅救了張兄的一條命,還保住了張兄的兩條腿,算是拯救了張兄一家人,老趙我在這裡謝謝小兄弟了。」趙國棟旋即伸出了另外一隻手緊緊的握著華新的手道。

「客氣了。」華新禮帽的道「我是一名醫者,救死扶傷是我的天職,不應言謝。」

「小夥子年紀輕輕就這麼謙遜有禮,不像現在有些年輕人那麼張狂,前途無量啊,前途無量啊。」趙國棟拍著華新的手背,贊道。

「說笑了。」華新溫和的笑道。

「今天就是隨隨便便的一頓家常便飯,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要這麼客氣和見外了,來來來。」張副市長連忙示意華新和趙國棟兩人入座。

「華老弟,說起來,你和老趙,一個是醫生,一個是做醫藥生意的,所以醫藥不分家,你們也算是半個同行,以後有機會多接觸接觸。」張副市長看向華新和趙國棟兩人道。

「趙先生是蓉城十大富豪,那小子就高攀了。」華新禮帽的道。

「什麼十大富豪不十大富豪,不過是人家隨便說說罷了。當年老趙我走投無路的時候,如果不是張兄拉我一把,可能我現在就已經被高利貸給逼迫的家破人亡了。」趙國棟不由唏噓不已的說道。

「我也是按照政策而已,是你自己努力,其實不管我什麼事的。」張副市長居功不至偉的說道。

「你是我的救命稻草,如果不是你拉我一把,估計也沒現在的我了,這份恩情不能忘記啊。」趙國棟鄭重的道,「所以,我特別感謝兄弟救了張兄一命,不然我這心裡也愧疚啊。」

「看看你們,都說了是家常便飯,現在倒好,還互相恭維起來了。」楊副院長不由插嘴道,「今天我們不說公事,只聊家常。」

「好好,老楊這話說的對。」張副市長不由笑道。

「老楊,你看看我,等下我一定先自罰三杯。」趙國棟同老楊告罪道。

「聽說小兄弟是學中醫的,楊院長和李院長私下都說你是國醫聖手呢,手裡的病人幾乎都不用醫院裡面的葯,而是自己私人的葯?不知是什麼葯,可否也讓我見識見識。」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那是楊院長和李院長抬舉小子,小子能有什麼能耐。」華新謙虛的說道。

「華老弟,你這就謙虛了吧。」張副市長不由點了點華新說道,「小夥子有能耐,謙虛是好事,但是過分謙虛就不好了,還是要有點年輕人的張狂。」

「哈哈哈。」楊副院長聞言,不由大笑。

「老張啊,這下你可就說錯了。論到張狂,誰還能比得了這小子。」楊副院長不由癟嘴道,「想當初高速公路上,這小子可狂得沒邊呢。」

「老張,老楊這話實在。論到張狂,我們裡面沒人能比他更狂手更黑。」市局孫浩雖然同華新接觸不多,但這小子把周東澤和穆桂英折騰的不要不要的可不是假的,下手也是黑的很。

「哈哈哈。」

「我倒是把這茬給忘記了。」張副市長哈哈大笑,旋即看著華新道,「華老弟,你這性子現在變了啊。」

「哈哈。」華新大笑。

「華老弟,老趙可是蓉城十大富豪之一,主要的產業就是醫藥方面,老趙的人品還是信的過的。 花下獠牙:絕寵天價嫡女 你有什麼藥品,倒是可以申請一個專利,然後和老趙合作開發出產品出來,這樣不是可以造福天下的百姓了么?」張副市長也不由提議道。

「是啊,小兄弟,你覺得如何?」趙國棟不由希冀的看向華新,他也希望能尋找到一個突破口。

「這啊,倒不是不可以。」華新不由說道,靈液本就是根據小培元丹丹方煉製而出的東西,有著補充元氣,清理體內渣滓,強身健體的作用,身體好了,自然就容光煥發,還有著美容養顏的效果。

「小兄弟可以考慮考慮,這畢竟也是造福天下百姓的事情。」趙國棟不由興奮的道,「找個時間,小兄弟可以去我公司參觀參觀,再去我的廠區去看一看,屆時小兄弟如果有意向,我們就可以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

「好。」華新點頭。

「好了,也別聊了,可以開始吃飯了。」這個時候,舒蕾蕾的聲音不由從廚房裡面傳了過來。

「今天我老趙又來蹭嫂子的飯菜了。」趙國棟不由沖著舒蕾蕾笑道。

「老趙啊,你來了,先坐,馬上就開飯了。」舒蕾蕾沖著趙國棟點頭示意。

「舒姐,我雖然不會廚房那一套,但我端端菜還是行的。」華新不由站了起來,向著舒蕾蕾走了過去。

「好好。」

張副市長、楊副院長、李院長、市局孫浩、趙國棟紛紛站了起來,開始收拾桌子,並紛紛就坐。

舒蕾蕾一見華新,臉上雖然若無其事的沖著華新笑著說道:「嗯,小夥子就是應該出出力。」但是心裡呢,卻警惕著華新的無恥。

「嘿嘿。」華新訕訕的摸了摸後腦勺,然後就進了廚房。

「你把這些都端上去吧。」舒蕾蕾刻意同華新保持著一段距離,然後示意華新去端已經做好的糖醋排骨,小雞燉蘑菇,酸菜鯽魚,家常小炒肉等等。

「好嘞,舒姐。」華新見舒蕾蕾刻意同自己保持著一段距離,便什麼也沒做,老老實實的端菜上菜。

很快,就放了滿滿一桌子的菜。

「舒姐,快來,就等你一個人了。」張副市長、楊副院長、李院長、市局孫浩、趙國棟都紛紛入座。華新端了菜,也坐上了位置。

張副市長家的飯廳里,是一個長方形的大理石餐桌。

張副市長、楊副院長、李院長、市局孫浩、趙國棟等人紛紛入座兩邊。兩桌邊的兩個位置留給了華新和舒蕾。華新坐在了另外一邊,把對面空著的靠著張副市長的位置不由留給了舒蕾蕾。

「好了,好了。」

「這是最後一個涼拌皮蛋了,你們吃啊,不要客氣,就是一頓家常便飯。」舒蕾蕾把涼拌皮蛋放在桌之後,就坐在了張副市長的旁邊,同時若無其事的撇了一眼坐在自己對面的華新。只是,華新嘴角微翹,眼中意味深長的笑容頓時就印入了她的眼帘之中。

舒蕾蕾心中警惕著華新的無恥,但臉上卻任然笑盈盈的沖著大家說道:「好久沒做菜了,手藝都生疏了,大家不要見笑啊。」

「怎麼會,嫂子的手藝還是那麼好。」市局局長孫浩不由開始恭維了起來。

「哈哈,是啊。小舒的手藝還是要得的。」楊副院長和李院長也不由說道。

「華老弟,今天第一次過來,你可是我們一家人的大恩情,不要客氣,就像自己家一樣。」張副市長不由示意華新。

「張哥,我會的。」華新不由笑道,旋即緊緊的凝視著舒蕾蕾。

華新這麼明目張胆的盯著舒蕾蕾看,舒蕾蕾早就已經察覺。

只是,她沒想到華新的膽子這麼大,無恥到這種程度,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麼肆無忌憚的盯著自己。

「華老弟,我臉上有花么?」舒蕾蕾不由扭頭看向華新,微不可查的警告了華新一翻,這才嘗試著去摸。

「不是。」華新笑道,「怎麼會,我只是突然覺得舒姐好像更加年輕漂亮了,容光煥發了許多啊。」

舒蕾蕾聞言,心中就是一凜,「這個無恥的混蛋。」

「哦。」華新這麼一說,張副市長、楊副院長、李院長、市局孫浩、趙國棟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舒蕾蕾的臉上。這不由讓舒蕾蕾的臉色頓時就是微微發紅,心裡七上八下的。

剛剛在廚房裡面,雖然沒有同華新發生過什麼。

但華新那無恥的混蛋盡然那麼的磨`蹭她那裡,挑逗她。

她自然也有了反應,以為這樣的反應餘韻還留在臉上,頓時讓她看上去臉色就像花了淡淡的腮紅一般,心裡七上八下的,有些發虛。

「是啊。」

「我左看右看,都覺得蕾蕾今天臉色比過去好看多了,好像年輕了許多,水靈水靈的。」 珍瓏 張副市長不由率先說了出來,「就像淡淡的腮紅一樣,感覺整個人都年輕了。」

「那是當然。」華新神秘的笑了起來,「那張哥,你想知道這是為什麼么?」 「華老弟!」

舒蕾蕾聞言,心裡七上八下的更加厲害了。

她本想事後警告華新,再敢這樣對自己,就告訴張副市長。

但她清楚自己臉上帶著淡淡的腮紅,就好像高潮餘韻一樣,是因為男女之事後才出現的反應。雖然沒有和華新那樣,但華新的磨蹭和撩撥讓她已經有了反應,所以反應在了臉上。

按照華新的無恥,舒蕾蕾一顆心都提了起來。害怕華新倒打一耙,說是和自己那樣才有了此反應,舒蕾蕾將無地自容,不由壓抑著自己的聲音,給華新使了一個警告的眼神。

砰!

餐桌下面,還不由伸出一隻腳踹了華新那麼一下。

「啪。」

卻哪裡知道,華新就好像長了眼睛一樣,雙腿就夾住了舒蕾蕾的一隻腳。

「華老弟,蕾蕾,你們之間究竟打什麼啞謎,還不告訴我?」張副市長自然沒有懷疑舒蕾蕾會和華新有一腿什麼的,不由勾起了好奇心的道。

「是啊。」

「我也覺得小舒今天的臉色比過去紅潤了許多,就好像變成了小姑涼一樣水靈水靈的。」老楊仔細凝視著舒蕾蕾。

「嫂子,你今天確實不一樣啊。」市局孫浩也盯著舒蕾蕾仔細的瞧著。

一下子被這麼多人瞧著,舒蕾蕾心裡更虛了。

本是華新磨蹭、挑逗在先,難道要自己說是因為被華新調戲么?她可沒那個臉。

「舒姐,你不說,那我就說了哦。」華新一臉神秘,而眾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舒蕾蕾的臉上時,華新的一隻手卻悄無聲息的放了下來,旋即抓住了舒蕾蕾的腳踝。

他用雙腿膝蓋夾住舒蕾蕾的腳,一隻手挽起舒蕾蕾的褲腳,五指指甲輕輕的從舒蕾蕾的嬌嫩小腿上輕輕掠過。舒蕾蕾頓時就覺得如同觸電一般的感覺襲來。

「華新你……」舒蕾蕾嬌軀一顫,不由提高了聲音瞪著華新。

「舒姐,有什麼好保密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華新故意神神秘秘的說道。

「你……」舒蕾蕾一聽華新提及大家都是成年人,心裡更加篤信憑藉著華新的無恥,他要說的必定是剛才磨蹭、挑逗她,所以她臉上才出現了如同情,或者高潮餘韻之後的淡淡的腮紅,一顆心撲通撲通的狂跳著。

「舒姐,既然你不說,那我就說了哦。」華新神秘的一笑,旋即看向張副市長。

張副市長心裡古怪,看了看舒蕾蕾,又看了看華新。

「蕾蕾,究竟是什麼事?怎麼扯上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啊。」張副市長不由疑惑的看向舒蕾蕾。

「沒,什麼事都沒有,華老弟他喜歡胡說八道。」舒蕾蕾心裡七上八下的道。

「我知道了。」這個時候,趙國棟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瞬間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而這個時候,餐桌下面,華新的手輕撫著舒蕾蕾的小腿,舒蕾蕾想抽卻抽不出來,也怕弄出大動靜過來。而她的臉色也更加的紅潤了,彷彿淡淡的腮紅又加了一筆。

「是葯!」趙國棟篤信的說道。

「葯?」張副市長几人頓時看向舒蕾蕾,什麼葯會讓舒蕾蕾臉上的神色呈現這個樣子啊。尤其是大家都是成年人這句話,頓時就讓這些老司機心裡變得古怪起來,不好的字眼就不由浮現在了腦海之中,不過,以舒蕾蕾的身份,也不會幹這種事啊。

而與此同時,舒蕾蕾聞言,心裡那個七上八下。

也不由聯想到了那些字眼,頓時就更加的羞愧和羞憤了,瞪著華新,恨不得把華新給吃了似的。

「冰果!」

華新打了個響指,指著趙國棟道:「還是趙先生有眼力啊。」

張副市長這幾個老司機心裡雖然閃過了不好的字眼,卻也沒有提及。

「張兄,你仔細看看嫂子。」

趙國棟不由示意張副市長的道:「嫂子臉上的神色是不是紅潤了許多,連眼角的魚尾紋似乎都消失了一般。」

「哦?」經趙國棟這麼一說,張副市長等人就仔細的看了起來。看的舒蕾蕾臉色更加的紅潤了,尤其是華新這個無恥的小子,居然在餐桌下面那麼對自己。

「好像是哦。」張副市長不由疑惑的道,「魚尾紋是沒有了的樣子。」

「張哥說的對。」

「舒姐,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又什麼不好意思的,還害臊呢。」華新故意在大家都是成年人這幾個字眼上加重了讀音,不由讓人浮想聯翩。

舒蕾蕾聞言,更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情,尤其是華新現在做的事情。

「張哥啊。」

「你們老夫老妻了,舒姐也想和你恩恩愛愛嘛。所以,她就想我討要啊,看能不能讓她保養的再好點啊。」華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旋即看向趙國棟道,「剛剛趙先生還提及要和我合作,不知道趙先生覺得我這葯,是不是還能入得了你的法眼呢。」

「真的是葯啊。」趙國棟聞言,不由笑道,「我剛剛也就是瞎猜而已,沒想到碰到了死耗子,哈哈。」

「嗯嗯,你這藥效倒是挺不錯的樣子,但是具體的情況,我還不清楚,小兄弟能不能給我仔細講講。」趙國棟不由來了興趣。

「哈哈。」

「不急,舒姐好不容易給我們做了這麼大一桌子菜,我可得好好的嘗嘗舒姐的手藝呢。」華新看向舒蕾蕾道,「對吧,舒姐。」

「哎,我說什麼呢,你們說的那麼神神秘秘的,我們都老夫老妻了,相濡以沫一生才是最幸福的。」張副市長不由握著舒蕾蕾手道。

「嘿嘿。」舒蕾蕾一顆心頓時就放了下來,長長的鬆了口氣。但是,餐桌下面,華新那無恥的混蛋,居然把自己的腳就那麼放在放在……她不由狠狠的瞪了華新一眼。

「舒姐,你可別瞪我。你為了和張哥的感情這麼做也是想維持兩人的夫妻感情嘛,今天見張哥這麼高興,我忍不住啊。」華新說著忍不住的時候,餐桌下面果然就忍不住了,污的無法直視。

(本章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