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秋看着張運國的背影,不由得感嘆,「張道長果然算無遺策,真不愧是奇門大師。」

張運國的身影一趔趄。

我不配。

大廳內。

宋秋眼巴巴地看着楚塵。

他又沒有參與感了。

「這幾天留在家裏,最好哪裏都不去。」楚塵交代,「盡量多在別墅四周圍安裝多一些攝像頭,留意可疑的人物,羅雲道尊,小墨,甚至張道長還有我自己這幾天估計都經常在外面,家裏要靠你來保護。」

我懷疑你在敷衍我。

宋秋瞟著楚塵,只能是悻悻地點頭。

他也想出去橫刀立馬,大戰一場啊。

蘇月嫻已經將湯裝好,笑吟吟地拿出來給楚塵。

「媽,我的湯呢?」宋秋只能尋點心靈的慰藉。

「廚房裏,自己去裝。」蘇月嫻瞅了宋秋一眼,「剛才不是頭也不回挺瀟灑的說不喝嗎?」

宋秋默默走進了廚房。

楚塵提着裝着湯的盒子,來到了金灘大廈。

「真不愧是禪城數一數二的寫字樓啊。」楚塵抬起頭看了一眼,金灘大廈的每一層的窗口都還亮着燈,有些樓層還隱約看見有人在忙碌著,楚塵看一眼時間已經是晚上的十點半了。

金灘大廈二十一層。

楚塵提着湯走進去,第一時間聽見了會議室有聲音傳來。

北塵正在開會。

楚塵走過去,正在說話的是宋顏,「那就這麼決定了,將產品的上架提上日程,初定的日期是……下周五。」

「北塵的一戰,就在下周五了。」夏言歡說道,「時間有點緊迫,大家這幾天就辛苦一點了。」

「九城製藥在禪城的渠道那邊,我會跟進。」夏北此刻說話的態度跟楚塵一開始認識的夏三少爺完全不同,神情專註,認真,他確實是立志要闖出一番天地。

「楚總來了。」這時,靠近門口的一名北塵骨幹看見了楚塵,脫口而出,神色隱隱有着驚喜。

楚塵在禪城的名氣如日中天,文武雙絕。

儘管楚塵很少出現在北塵,可北塵都流傳著楚總的傳說。

從金灘城的采青大賽開始,一路披荊斬棘,敢將黃家拉下馬。

今晚北塵面臨着困難的時候,楚總出現了,這無疑是給北塵的員工注入了一支強心劑。

「楚總。」

在一聲聲熱切的聲音下,楚塵提着裝着湯的飯盒走了進來。

楚塵有點尷尬,「你們繼續,我就來送個湯。」

這很符合楚塵曾經定下的目標……

宋顏負責賺錢養家,他負責貌美如花。

眾人:「……」

「塵哥,我還以為你是來出謀獻策的呢。」夏北幽幽地看着楚塵。

「怎麼了?」楚塵坐在宋顏的旁邊,「北塵才剛進入正軌,就遇到困難了嗎?」

「北塵連一個產品都還沒有,談何正軌。」宋顏白了楚塵一眼,「準確的說,是我們走向正軌的路上,遇到困難了。」

「錢氏突然將他的產品提前上架,時間是下周日。」夏言歡沉聲說道,「我們兩家的新產品在功效上幾乎一致,錢氏是禪城老字號,如果等他的產品上架之後,我們的生存空間會更加小,所以,我們只能在他們之前將新產品推出去,初定的日期是下周五,時間雖然緊迫,但是我們全力運作的話,還是沒有問題。」

「那祝你們馬到成功。」楚塵笑吟吟地開口。

祝你們?

眾人的目光紛紛看着楚塵。

這個北塵的甩手掌柜,完全忘了自己的角色了。

「散會。」

北塵的骨幹員工們先一步離開,夏北本來想留下來當個電燈泡,最後還是被夏言歡拉走了。

「老婆,喝湯。」楚塵的聲音溫和,微笑地看着宋顏,「工作上的事情再忙,也得好好休息,喝完湯我們回家睡覺。」

宋顏的動作一頓,看了看楚塵。

「你的事情還順利吧。」

「李振一家人身上的蠱都順利解開了。」楚塵並沒有打算跟宋顏說關於屍蠱的事情,「怎麼樣,下周五,有信心嗎?」

宋顏喝了一口湯,姿態優雅,眉宇之間輕輕地蹙了下,「北塵打着夏家製藥的旗號,夏家製藥在羊城頗有名聲,可禪城市場從沒出現過,這樣的一件新品上架,我也不敢保證能不能成功。」

楚塵沉思了起來。

宋顏的眼神也頗為期待地看着楚塵。

這段日子以來,她見識過楚塵的手段以及能力。

或許北塵的局面,楚塵還有其他的應對方法。

片刻。

楚塵微笑,「既然這樣,那先喝湯吧。」 顧澤鑫猜的沒錯,此時的顧清辭剛剛吃完早餐。

昨天得到了某人的同意之後心情超好,今天早餐也吃了好多。既然顧澤鑫答應了自己,她也不怕他反悔,坐等收錢就行了。

也不知道他什麼情況,不就是問他要了點錢嘛?生氣了還是怎麼了,一大早早飯也不吃就躲公司了!

雲姨收拾好東西出來的顧清辭哄著孩子,「太太,您要不要打個電話問問先生,我看他一大早就走了,我問他,他說是去公司了!這麼早上班,連早餐也沒吃。」今天她才剛進廚房,顧澤鑫就走了,正是不容易啊!

顧清辭抱著孩子,聽雲姨這麼一說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昨晚剛剛求過他,他今天又生氣了,一大早去公司她是不是應該關心他一下?

把孩子交給雲姨,拿起手機回了房間坐在床上糾結,要不要打電話給他,畢竟她現在算是寄人籬下。

糾結良久最終還是拿起了手機,不過沒有打電話,而是發了一條簡訊。

「吃完早餐再工作,按時吃飯,照顧好自己!」身為總裁,早餐什麼的一個電話應該就能解決的吧。

發完簡訊將手機扔在一邊,整個人向後仰,倒在床上。她不知道怎麼樣和一個男人相處,以前她都是把男人當兄弟一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沒辦法以這種方式和顧澤鑫相處。

她沒有談過戀愛,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以前她什麼都是自己扛著,甚至不需要男人,覺得自己和雲姨就這樣能過一輩子,可是現在發現,一個人和兩個人終究是有區別的。

才沒多久,她就體會到了顧澤鑫對她的包容和疼愛,她能感覺到,這是他發自內心的感情,不帶任何雜念。說沒有感覺是假的,可是她不是原來的「顧清辭」,她不知道要怎麼回應顧澤鑫對她的那份感情。

正想著,手機就響了,以為是顧澤鑫打來的,沒想到看到來電顯示確實許雪青。

「喂,寶貝兒我回來了!想我了沒?」對方的周圍有點嘈雜,聽著聲音感覺應該還在機場。

「你回來了?」許雪青可是「顧清辭」的閨蜜,出去那麼久終於回來了。也好,能找個人陪自己聊聊天,談談心。

「對呀,本來還要半個月,我待不下去了,就提前回來了!」國外待久了感覺還是回來的好。呼吸著熟悉的空氣,人都清醒不少,「你有空出了嗎?找個地方聚聚?」

她在外面除了家人,最擔心的可就只有這個「一根筋」的閨蜜顧清辭了。

「好呀,你先回去放東西,下午我過去找你!」她也想見見日記里經常被提起的許雪青是什麼樣的。

「行吧,我在家等你呦~」隨手攔下一輛計程車將行李箱拿上車,「我可是給你帶了禮物的,晚了我就送人了。」

「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收拾東西吧!」反正她在家也沒什麼事情,一會兒中午吃完飯就過去,安安就交給雲姨了!

「OK!一會兒見!」掛了電話,許雪青看著路邊的風景陷入了沉思。

GN總裁辦公室,顧澤鑫正吃著劉牧買來的早餐,就聽到了消息提示音,打開手機看到簡訊,一愣,隨即嘴角翹起,心情愉悅。看來顧清辭還是知道關心他的。

放下手機,心情愉悅地吃完早餐後用紙巾擦了擦嘴,才重新拿起手機打算回消息。

消息還沒有發出去顧清辭就打電話來了,強壓著心中的喜悅,按下了接聽鍵「有事兒?」

「嗯,你早餐吃了嗎?」還是得先關心他一下的。

「剛吃好,一會兒要開會。」嘴角翹起,聲音高冷。表裡不一的男人!

「別太累了,對了,我想和你說一聲,我下午要和雪青出去,可能晚上和她在外面吃,就不回家了。安安我交給雲姨。」雖然她被人監視著,不過她還是要提前報備一下的。

「好我知道了!」某人剛剛好好的心情又沒了。

「那,你今天早點回去,我保證晚上一定按時回家!」晚上還是要回家睡的。

「好,去的時候打電話給司機,回來的時候我去接你。」晚上他下班了就不需要司機了。

「我知道了,記得按時回家,按時吃飯。」飯一定要按時吃,身體還是很重要的,她知道得了胃病有多難受,以前就是因為飲食不規律得了胃病,三天兩頭去醫院。

「好,我知道了,有事情給我打電話!」聽到她這麼關心自己,感覺真不賴。

掛了電話,顧清辭就開始收拾自己。吃完午飯,把孩子交給雲姨就安心出門了!打電話叫了司機,報了一個地址。通過日記,她知道了許雪青的家庭住址以及她們平時常去的地方。

到了地方,打電話給許雪青,她沒多久就下來了。

「既然有司機那我就不開車了。」自然的拉開車門坐在後座,「沒想到啊,不錯嘛,現在都有司機了!怎麼?終於開竅了?」

以前出門的時候她還從來沒有看到過有司機,哪一次不是打車,看樣子她是變了不少啊。一會兒得好好八卦一下!

「嗯……一會兒說。」正好有些問題可以向她「諮詢」一下。

「呦呦呦~我才出國多久,怎麼就知道開竅了,不簡單啊!」天哪不會是知道吧,那她是不是應該找個地方慶祝一下顧清辭這個木頭終於想通了。

有些事情在外人面前不方便講,和司機報了個地址,等到了地方得好好聊聊。

兩個人去了一家常去的咖啡廳,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快講講,這段時間什麼情況啊?」剛坐下來,許雪青就有點迫不及待地問顧清辭。

「也沒什麼情況啊,就是突然想開了!」其實只是因為換了一個靈魂而已。

「不對吧,我以前怎麼勸你你都不聽,這麼就突然想開了?」可不是這麼簡單吧!

「我……我生完孩子,他其實對我挺好的,現在孩子都有了,只能好好過日子了。至於其他的已經不重要了。」一開始她就沒有打算離開,現在更捨不得了,特別是安安!

「天哪,你真的把孩子生下來了!」難怪前段時間給她打電話,她都是關機想來是在醫院裡坐月子吧,「男孩女孩?好看嗎?」

天哪,當初走之前,她不止聽顧清辭一遍一遍地說要打掉孩子,她還一直擔心自己走了之後會出什麼意外,沒想到顧清辭居然把孩子生下來了!

「男孩,小名安安,大名顧頎寧。」想到孩子,顧清辭渾身散發著母愛的光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