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父,就你還沒資格知道!」關明不屑的撇撇嘴,上清尊者先是弒師在前,滅同門在後,完全沒有一絲人性。

聽到兩人的對話,在大殿中的武者都是駭然無比,上清尊者竟然吃了自己師父的血肉,只為提升自己的修為,簡直慘無人道。

就連邪道,對此也很是不恥。

「本尊已經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我想,將你煉製成魁屍,一定會成為我的一大助力。」上清尊者聲音變得比之前更加陰冷。

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就見一隻漆黑的手已經朝著關明抓了過來,充滿了濃郁的屍氣,這可是金丹後期的修士,關明不敢有絲毫大意,從龍戒中取出法寶長劍。

眨眼劍法!

瞬息之間,關明就已經斬出百劍,這百劍將這隻漆黑的手斬成了無數塊,漸漸的消散,但關明依舊被這掌的反震之力逼得退後三步,胸口更是一陣氣血翻湧。

關明強忍著吐血的衝動,已經到了喉嚨,也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

「實力不錯,地丹後期境界竟然能接下我三成力一掌,不錯,你剛才施展的是眨眼劍法吧,沒想到你是她的傳人,只不過,在一百多年前,她不就已經死了嗎?」上清尊者難得的讚賞了關明一句,而他竟然看出了關明的攻擊路數。

關明也是心驚,上清尊者竟然只憑一招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生前,谷瑾萱必然和上清尊者有過交集,不然,谷瑾萱不可能對上清尊者如此了解。

「我還只有金丹期的時候,曾經遇見過一次上清尊者,和他有過交手,那一次,他差點死在我的手中,但最後還是讓他給逃了。」谷瑾萱在關明的意識中回道,言語中明顯有些惋惜。

「原來如此。」如此說來的話,上清尊者認得眨眼劍法到也不奇怪了。

上清尊者並沒有急著攻擊,而是看著關明,似乎在等待關明的回答。

在上清尊者出手的瞬間,祖黎和宮九霆同時出手,只是見關明獨自應下,他們才停了下來,但此時卻是一臉戒備的盯著上清尊者。

祖黎出手幫忙併不奇怪,但宮九霆竟然也出手,這就讓關明納悶了,他和宮九霆的關係並不好,而且和葉高暢還是不死不休的死敵,就算暫時和葉高暢合作,但宮九霆也沒有出手的理由。

看向葉高暢,關明以為是葉高暢的原因,葉高暢微微搖頭,顯然他也是不解。

宮九霆這時主動開口解答:「關明,老夫不想幫你,只是欠了老黑一個人情,他讓我在地宮中護你周全,我還他人情罷了!」

老黑,黑和尚,原來如此,黑和尚此次雖然沒有前來羊角市,但卻依舊惦記著關明的安危,這讓關明心中甚是感動。

「咚!」少林高僧廣善手中的禪杖猛然撞在地上,看著上清尊者喝道:「妖孽,交出舍利子,我佛慈悲,可饒你一命,只將你囚禁!」

「笑話,小娃娃,就算是你師祖在這裡也不敢這麼狂妄的跟我說話,就憑你,你算什麼東西!」上清尊者冷哼一聲,一掌探出。

這一掌,可不比關明剛才那一掌,廣善臉色瞬間巨變。

「金鐘罩!」

「嗡!」

一個金色大鐘將廣善身體包裹在其中,金鐘上面梵文繚繞,四尊佛陀圖像栩栩如生,各有各由的動作。

金鐘罩乃是少林絕學之一,廣善已經將其修鍊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轟!」

這一掌結實的拍在金鐘罩上面,金鐘罩頓時出現裂紋,並且逐漸裂開,裂紋越來越大,最後一下子崩塌開,廣善也吐了一口鮮血往後退去,神色驚駭無比。

真武五轉境界的高手,竟然擋不住上清尊者的一招。

而且,金鐘罩本就是以防禦著稱。

不過想來剛才的事情也是有些好笑,廣善已經近百的高齡,卻被上清尊者稱作小娃娃,想來也是,上清尊者算年齡的話,最起碼超過三百歲,廣善在他面前,的確只能算是小娃娃。

「諸位,我建議大家一起上,先除掉此人,我們在決定舍利子的分屬,如何。」苗疆那鶴髮童顏的老者建議道。

上清尊者雖然只出手兩次,但眾人都已經見識到上清尊者的實力,論單打獨鬥,他們誰也不是上清尊者的對手,聯手的話,還有一線希望,而舍利子是他們突破靈照境的希望,他們自然不想白白放過。

「我贊成!」卜鶴占點頭,顯然沒意見。

其餘幾位真武五轉高手也相繼點頭,幾位高手就這麼暫時聯合起來,至於其餘的武者,這裡根本就沒有他們說話的份。

而且對上上清尊者,他們也只有被秒殺的份。

「桀桀,一群小娃娃,還真是口出狂言,難道你們以為,就憑你們幾個真武五轉的境界,就能威脅到我不成,就算再來幾個,本尊也不懼。」

上清尊者笑得很邪:「今日既然全部都到這裡了,就全部留下了,剛好本尊還差一隻魁屍大軍,有你們,足夠了,桀桀!」

「砰!」

一聲巨響,剛才被強行打開的銅門此時竟然合上了! 實力弱小的武者心頭提到了嗓子眼,他們剛才也見識了上清尊者的實力,和他們簡直相差低別,此時的戰鬥,他們根本無法插手,只能在旁關望,將希望寄托在這幾個真武五轉的高手身上。

不過一共有六個真武五轉的高手,還有一個祖黎,還有其肩上的果凍,其實力完全不弱於真武五轉,甚至還猶有勝之。

這到是讓他們有些些許底氣。

但自然不會這麼順利,隨著銅門的關上,本來分屬站於宮殿各角的怪物眼眶中燃起藍色的火焰,位於最中央的那匹骷髏馬也緩緩的走過來,騎在背上的乾屍手中斬馬刀一揮,地面多了一道溝壑。

從這乾屍身上,傳出的威壓著實恐怖。

這,竟然是一具相當於真武五轉實力的乾屍。

其餘分屬於各處的骷髏怪物,共有十一具,皆是真武境界的實力,加上騎骷髏馬的乾屍,剛好十二隻怪物,加上曠遠馳,宮一和仇九,那就是十五個真武境界的高手,其中一個還是真武五轉的實力。

這些怪物紛紛移動到上清尊者的身後,整齊待命。

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如果只有一個上清尊者,幾個真武五轉的高手還能與其一戰,將其托住,但此時一下子多處十五具堪比真武境界以上的怪物,局勢瞬間就被扭轉,完全偏向上清尊者那邊。

如此恐怖的實力,的確夠將他們全部殲滅在這裡。

畢竟,除了這幾個真武五轉的高手,其餘武者中,實力最強的,也不過半步真武而已,而且,武者的數量也只剩下不到一千。

豪門蜜愛:霸道高官的小嬌妻 但就算是不到一千的人數,也根本不是這十五具怪物的對手,這是實力的壓制,不是用人數就能改變的。

所有武者面如死灰,死亡籠罩而來,他們已經完全亂了方寸。

關明眉頭深深的緊皺。

「小關子,形式不妙啊,武者這邊已經沒有士氣,持續下去的話,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裡。」谷瑾萱的聲音也有些著急。

「看來,當下唯一的方法就是讓所有人凝成一股繩,才能度過這次危機。」 重生九零:新時代 關明苦笑道,但是這不到一千的人中,有屬正道,也有邪道,而且其中一些勢力還有不少仇怨,要讓他們將後背交給對方,怕是有些困難。

但現在,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不然,所有人都得死。

銅門已經關閉,唯一的退路也被上清尊者封死,除此之外,關明已經沒有第二路可選。

今日一戰,要麼是上清尊者隕落,要麼,就是在做的所有人全部命喪於此。

幾個真武五轉的高手也是變了臉色,他們聯手,方能與上清尊者一戰,可沒有其他功夫對付這十五具堪比真武境界的怪物。

而且,他們聯手,他不一定能夠將上清尊者全面壓制住。

危機,瞬間就蔓延開來。

上清尊者顯然也沒有耐心繼續磨下去,森然的開口命令身後的怪物:「全部殺了,我的孩子們,記住,我要的是全屍。」

「你敢!」真武五轉的高手都是勃然大怒,在此處的都是華夏各勢力的精英弟子,可以說,如果這批人死在這裡,那華夏的江湖將一蹶不振。

因緣安期生遍逅萼綠華 到是西方人的巴爾克喜於樂見,華夏的實力被削弱,對他們西方人而言,可是好事。

大喝並沒有讓怪物的動作停止,曠遠馳連同怪物已經朝著人群沖了過去,幾位真武五轉的高手正欲阻攔,上清尊者手一揮,一股濃郁的屍氣散發出來,且伴隨著一個巨大的印璽出現。

法寶!

以一己之力,上清尊者就將所有的真武五轉高手全部攔了下來,包括祖黎在內。

關明同時一聲大喝:「不想死的話,所有半步真武的高手朝我靠攏。」

關明的話雖然起到了作用,但在場接近百位的半步真武高手,靠攏過來的也就三十來個而已,而且多是一些和關明有些許交情的勢力。

三十人,其中還包括本來就在關明任務中的那些半步真武高手。

其實關明也能了解,每個勢力都有自己的私心,而且前來此地的基本都是每個勢力最精英的弟子,損失一個都將是宗門巨大的損失。

其實,在此之前,已經有很多武者折損在地宮當中,此次結束之後,華夏的江湖勢力怕是要修養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元氣。

而且,關明這一聲喊,讓所有半步真武的高手全部朝他靠攏,也有人認為關明是想保全自己的性命,利用這些半步真武的高手作為自己的屏障。

甚至有人,對關明的話很是不屑。

「關明!」曠遠馳已經衝過來,第一個找上的自然是關明,他對關明可是恨之入骨,不親手殺死關明,他的心裡根本不會痛快。

「小甲,攔住他!」本想將小甲留作底牌,但此刻明顯不行了。

小甲一躍而出,身子瞬間漲大,蛇尾就朝著曠遠馳抽了過來,一人一蛇瞬間戰作一團,小甲乃是金丹期的妖獸,曠遠馳畢竟只是武者而已,實力自然要比小甲弱上不少。

其餘的十四隻怪物已經沖入人群中,開始了毫無懸念的屠殺,特別是騎在骷髏馬上的乾屍,斬馬刀一刀一個,好不幹脆,就算是半步真武的高手,也是被他一刀劈成兩半。

只是瞬息的功夫,武者這邊就已經有接近二十餘人斃命。

華夏武者這邊一下子慌亂起來,反觀關明這邊,朝他們衝過來的一共就只有三隻怪物罷了,而三十個半步真武的高手朝關明靠攏過來的時候,關明就讓他們每人服下一枚丹藥。

虎魄丹。

這是提升武者實力的丹藥,可以提升三倍左右,一個半步真武的高手服下或許不敵真武境界的怪物,兩個同樣不是對手,但三個呢?三個不夠,四個呢?

這次進入地宮,關明早就預料到其中的兇險,所以他早早的準備了不少的虎魄丹,除了咸武山莊的眾人人手一粒之外,他自己手中還存有不少。

三十個吞服了虎魄丹的半步真武高手,實力都大幅度提升,根本不用關明等人出手,就將兩隻怪物攔了下來,所以目前為止,關明這邊沒有損失一人,而且應付起怪物來也是相當輕鬆。

其餘勢力的武者很快就發現了這個情況,開始且戰且退,紛紛朝著關明這邊靠攏,關明不由譏笑,有些人吶,就是要等流血才知道後悔。

不然,其實剛才根本就不會損失那麼多的武者。

「關明先生,請你賜下丹藥,冥王府不盛感激!」一名邪道的半步真武老者開口道。

「關明先生,請賜葯,創和觀感激不盡!」一名正道的半步真武開口道。

一時間,正邪兩道的武者紛紛請求關明賜葯,關明也知道形式危急,沒有片刻遲疑,丹藥從龍戒中飛出,落到這些半步真武境界的高手手中,這些半步真武境界的高手一口吞下,實力瞬間暴漲。

就連西方的半步真武高手,關明也都給了丹藥,畢竟現在不是糾結異國武者的時候,同心結氣才是最重要的。

除掉剛才已經死亡的,約莫還剩下九十來個半步真武的高手。

「現在所有人聽我的號令,由我指揮作戰!」關明再次大喝,擔任起了指揮官,就算提升了這些武者的實力,但雜亂不堪的話,還是很容易被怪物擊潰。

畢竟,其中可有一位堪比真武五轉的怪物存在。

「是!」雖然人數已經不到一千,但同時吼出來的氣勢越很大,在宮殿中久久回蕩,此時為了活命,不論正邪還是異國武者,只能聽從關明的安排

無疑,關明成了這些人的主心骨。

經過血的洗禮,這些人終於被扭成一股繩。

怪物那邊也聚集起來,站在騎在骷髏戰馬乾屍的身後,好似是在聽從指揮,並沒有忙於攻擊,而武者這邊,則全部匯聚在關明左右。

兩方對峙,猶如兩軍交戰,只不過,一方人數差不多千數,一方,卻只有十四個而已,但卻是各個擁有真武境界以上實力的怪物。

隨著乾屍手中的斬馬刀揮下,怪物再次沖了過來,關明也大聲喝道。

「八個半步真武高手一組,攔下一隻怪物,為主要攻擊,八十個化勁期高手輔助攻擊,切記穩住心神,千萬不要亂了陣腳。」關明也是大聲下令。

武者立馬按照關明的話照做,迅速的分組出來,對上怪物,一時間將怪物攔截了下來,人員上面,也很少在出現損失。

「武當弟子聽令,結天罡北斗陣!」武當那邊,龍際一聲大喝,七個武當弟子頓時站立於不同的方位結陣,將怪物困在其中,而多餘的人則是在外面護法。

「少林弟子,十八羅漢陣。」少林那邊,之前拿出舍利子的那名僧人一聲大喝。

關明微微錯愕,此次少林的人可沒有十八個,怎麼結陣,但關明立馬就傻眼了,原本一些不屬於少林的勢力站在少林這邊,很快就湊齊了十八人,同樣結陣困住了怪物。

俗家弟子。

關明眼睛一眯,難怪一直有一種說法,天下武功出少林,加入十八羅漢陣的這些人分明都是些俗家弟子,離開少林后就加入了不同的門派。 少林不愧是擁有悠久傳承的門派,而且現在佛教更是滲透華夏各地,其它門派存在少林俗家弟子倒也正常。

但就算如此,有了少林俗家弟子的加入,也僅僅只能困住一具堪比真武境界的怪物而已,畢竟本身此次進入地宮中的武者就不是太強,最強者不過是半步真武而已,化勁修為的更比比皆是。

隨著關明的命令下達,所有武者都不敢違抗,因為他們根本沒有獨自抵抗怪物的實力,只有聽從關明的安排,方能獲取一線生機。

每一組分別是八個半步真武的高手,加上二十個化勁期的高手,半步真武的高手都已經吞服關明提供的虎魄丹,實力大有提升,八人合力,外加二十個化勁期的高手,一時間到是和怪物打得難分秋色。

而小甲也獨自應付下兩隻堪比真武境界的怪物,到此時,一切隱藏的手段,若是不使用,藏匿起來也沒有絲毫作用,袁沛柔祭出五毒珠,獨自應戰一具堪比真武境界的怪物,可謂讓所有人驚駭無比。

因為之前袁沛柔就很少出手,沒人知道她的具體實力,現在,眾人卻是瞭然,原來,袁沛柔的實力已經堪比真武境界。

如果沒有五毒珠的話,袁沛柔的實力最多和化勁大圓滿的高手一戰,和半步真武也顯得有些吃力,但五毒珠畢竟是五毒宗第一任宗主在身死前元嬰所凝,法寶級別已經超過了靈器。

再加上袁沛柔本身就是修鍊《五毒訣》,完美契合五毒珠,五毒珠早就被袁沛柔煉製成本命法寶,施法出來,威力何其恐怖。

莫說真武境界,就算是金丹期修士,袁沛柔也有能力一戰。

相對來說,真武初期本就要弱於金丹期的修士,畢竟兩者修鍊的道路不同,雖然到後面會顯得持平,但不到靈照境的話,差距還是始終保留著。

加上曠遠馳,宮一,仇九,以及剩下的十一具堪比真武境界的怪物都被阻攔下來,而且此時這些怪物也很難取得優勢。

但那具騎著骷髏戰馬的乾屍,實力堪比真武五轉的高手,就算有八位吞服了虎魄丹的高手聯手,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現在基本上的人都被關明分配出去,現在就只剩下關明周圍的人以及自己,這些人,需要同他一起對抗真武五轉的乾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