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啊?白痴,我有說過要你照顧我嗎?」

在冥夢看來,這都不過是她們的一廂情願罷了,自己可從來沒有開口要求過她們做過任何一件事情。

「我說你呀……」

巫女火氣更大了,猛然昂起了上半身。

「哦,好痛!」

糟糕的身體狀況提醒著她不可輕舉妄動,讓她只能哼哼唧唧的重新趴了下來。

不過卻一直用惡狠狠的目光瞪住了對方。

「混蛋,你以後別想再去我那裡住了。」

像她這樣差勁的傢伙,是絕對不允許靠近博麗神社一步。

「哼,那種破爛神社我才不稀罕呢!」

冥夢不屑的哼了一聲,幻想鄉那麼大,又不是這有那裡才適合她。

「……」

巫女沒再說話,只是把牙齒磨得咯咯直響。

「你們就別吵了,還想讓神玉再發飆一次嗎?」

看著這兩個傢伙都幾乎無法動彈了,還依然針鋒相對的爭執個不休,伊吹萃香和茨木華扇二人沒好氣之餘,又有些哭笑不得。

「嗯……」

這句話的確威力十足,靈夢她們趕緊閉上了嘴巴。

「看你們這付半死不活的樣子,都不許亂動,就讓我幫你們做一下按摩吧!」

儘管技術並非特別的好,不過目的只是加快身體恢復的速度,伊吹萃香還是蠻有自信的。

「喂,等下,你可不要用那麼大的力氣啊!我這身骨頭已經承受不起第二次折騰了。」



靈夢忍不住露出了驚惶的表情來,對方可是鬼族的頭目,那一身怪力不控制好的話,捏碎自己的身體簡直比擰斷一根豆芽還要簡單。

為了生命安全著想,非常有必要事先提醒一下她。

「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的。」

伊吹萃香將手掌放平,輕輕按壓在了靈夢的肩胛骨上。

「準備好了嗎?」


「嗯……」

少女越想越不放心,猶豫著是不是委婉的拒絕掉對方比較好。

不過她考慮的時間似乎太長了一點了。

「一二三。」

「啊!!!!!」

聽到慘叫聲,冥夢不禁勃然變色,接著又笑了起來。

能夠見到有人在自己眼前遭遇不幸,是她最喜歡見到的。特別是對面那個傢伙,簡直讓她身心感到無比的愉悅。

「那麼,冥夢小姐就由在下來吧!」

茨木華扇活動著雙手,走到了她的旁邊。

「只不過在下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如果有什麼不足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

少女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

=============================分隔線=============================

時間過得很快,在吵吵鬧鬧之中,太陽落向西邊,緩慢地沉入到了海平面的下方去了。

魔理沙她們還沒有回來,估計是因為魅魔跟風見幽香正在忙著「切磋」吧!

兩個傢伙一旦打到興頭上,就很難停得下來,有時候甚至會持續打上一天的時間。

「不管了,我們還是先開始吧!」

也不知道她們什麼時候才回來,總不能一直等著她們嘛!

大家已經眼巴巴的看著我半天了。

「哦耶!」

苦候多時的女孩們終於等到了這一句話,不禁激動得跳了起身。

首先被光和暗用餐車推進來的,是我今天專門為蕾迪準備的禮物。

一個七層高的超級大蛋糕。


每一層都使用了不同的材料,並且,還添加了一些食用色素。褐色的是巧克力蛋糕,乳白色的是冰果蛋糕,還有淡黃色的奶油蛋糕。每一層的色彩都不相同,而且口味也不一樣。

「嗚哇!」

第一次見到如此特別的甜點,把眾人驚訝得眼睛都瞪大了。

我舉起暗遞過來的刀子,往每層蛋糕都切了一小塊,然後在碟子中擺放成了一個圓形。

「這是我新作的蛋糕,希望你能是第一個品嘗。」

我將碟子遞到蕾迪面前,說道。

「這這這……」

雪女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了,這種明顯是照顧她的行為,讓她感到很是受寵若驚。

「這怎麼行呢?小女子何德何能……」

自己不過是一名小小的雪女妖怪,這裡比她名氣大的人多的是,第一位再怎麼樣也輪不到她的啊!

「你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宴會的吧!不需要太過在意的。」

本來這次的宴會就是專門為她準備的,那幫傢伙才是計劃之外的人。

「可是……」

「蕾迪你就不要拒絕啦!快點吃吧。」

所有人忍不住催促她了,要是這傢伙不首先開始的話,她們也只能繼續等下去了啊!

「啊,嗯。」

想不到大家竟然如此熱情,蕾迪一時感動到想要哭了。

在一群人的目光注視下,她小小的嘗了一口那柔軟蓬鬆的蛋糕。

「嗯?」


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在身體裡面爆發了。

蛋糕入口即溶,淡淡的香氣在唇齒之間流動,最終綻放於舌尖。恍惚之間,蕾迪彷彿看到了一片廣闊無垠的大草原,盛開的鮮花點綴著大地,無數五顏六色的彩蝶飛舞於花卉之上。柔和的暖風輕輕吹拂著臉頰,送來了一陣陣鮮花的清香。

這是身為雪女的她,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景象。

充滿生機,欣欣向榮的世界。

「原來,這就是春天了啊!」

淚水不知不覺間,充盈了蕾迪的雙眼。

「哇啊啊,竟然那麼難吃嗎?都叫人哭起來了。」

一群人都被嚇了一大跳,看樣子大家的期待落空了啊!東方偶爾也是會有失手的時候的。

「不是不是,只是因為我實在太感動了。」

發現大家誤會了,蕾迪趕緊擦去了臉上的淚水。

「感動?」

眾人忍不住面面相覷了,不過是吃了口蛋糕而已,有必要反應那麼誇張嗎?

「蕾迪,蕾迪。」

琪露諾拉了拉蕾迪的手,眼中充滿了渴望。

「張開口,啊……」

雪女知道她想要什麼,立刻挖了一大勺雪白的蛋糕,放進了對方口中。

「嗚呼……好甜!好冰!」

小女孩捂住臉頰,發出了幸福的叫聲。

冰涼的感覺沒有在口腔內停留太久,就急轉而下,直達肺腑。甜蜜的氣息混合著冰雪般的寒意通過血液,傳到了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真是一種相當獨特的體驗。

「太好吃了,我還要。」

這種冷冰冰的甜點,簡直是琪露諾的最愛。

「哥哥。」

「師父。」

見到她那副滿足的樣子,其他的小女生們當即上來圍住了我。

其他人雖然沒有表現得像她們那般迫不及待,可也都是一臉的期待。

「別急別急,一個一個來……」

七層的超級蛋糕,想把它當飯一樣吃個飽是不可能的,不過也足夠讓每個人都好好品嘗一下了。況且這並不是今晚的主食,吃蛋糕就吃飽了的話,辛苦準備的其它東西該怎麼辦?

幫忙分了一會兒蛋糕,我就把事情扔給光她們了。

「嗯?」

擠出了人群,卻意外發現還有人是對這種東西不感興趣的。

也不對,儘管很努力的表現出自己對此根本不屑一顧的表情,只是時不時瞄過來的視線,說明冥夢的內心並沒有那麼鎮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